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微信连三界在线阅读 - 正文_第19章 你的事儿犯了

正文_第19章 你的事儿犯了

        “海子,你跟妈说实话,你哪来这么多钱,你不会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见邻居们都走了,宋芹才把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



        “说什么呢,自己的儿子,自己不了解?海子不是那样的人。”陈文横着脖子,训斥道。



        “你个死老头子,那你说这么多钱哪来的?”



        “我哪知道,你问海子。”林文把头扭了过去。



        “爸,妈,你们放心,这钱一点问题都没有。”林海赶忙上前说道。



        “我在仿古街的地摊上,花400块钱淘了一张古画,没承想,是明代唐伯虎的真迹,被京城来的一个老爷子,花1000万买走了。”



        “什么,1000万?这……”一家人全懵了。



        这可是他们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啊。



        “一,一张画就卖了1000万?”林文说话都结巴了。



        “是啊,爸,您儿子现在是千万富翁啦。”



        “好啊,好啊。”林文激动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你个死老头子,赶快坐那,把我转的都晕了。”宋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喜上眉梢。



        “哥,你说的都是真的?”林芸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惊喜。



        “是啊,如假包换。”



        “太好了,有钱了,爸妈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林芸的话,让林海心里一酸。



        是啊,为了他们兄妹俩,父母吃了太多的苦了。



        “爸,妈,家里的地就不要种了,以后儿子养你们。”



        “那哪行,你那钱还得留着娶媳妇呢,你省着点花,我可听说,城里娶媳妇,可得花不少钱呢。”林文一吹胡子,训斥道。



        “你个死老头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和儿子横什么横,海子,别理他,看他那德行。”宋芹笑着白了林文一眼。



        林海微微一笑,心里无比的温馨。



        他就是在父母这种日复一日的争吵中长大的,记忆中的时光,虽然清苦,但真的好幸福啊。



        林海又把给父母和林芸买的衣服拿了出来,只是没敢告诉他们价格,否则,父母绝对会叠得整整齐齐的放起来,穿都舍不得穿。



        “爸,妈,我想明天到镇里的饭店,请街坊四邻们吃个饭,感谢一下他们这些年,对咱们家的照顾。”又说了一会话,林海向父母征求道。



        “应该的,做人不能忘本,我去通知他们。”林文一听,立马坐不住了,出了门就去通知人了。



        “这死老头子,就爱出个风头,到外边还不知道怎么和别人吹呢。”



        林海笑了笑,没说话。



        做子女的,能让父母为之自豪,就是尽孝。



        “走,芸芸,跟哥去订饭店。”



        “嗯。”林芸早就想坐坐自家的车了,高高兴兴的跟着林海去了镇里。



        “海子明天要在镇里的饭店请客,一定要去啊,我让海子开车接你们。”



        林文一家一家的通知着,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似乎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



        没多久,整个村子就都知道了,老林家的小子发达了,要花大钱请大家伙去镇里吃饭。



        孙桂枝在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坐在炕上,气呼呼的喘着粗气。



        “好啊,这个林海,不知道靠什么歪门邪道弄来点臭钱,就敢不把老娘放在眼里了,这请客,都不通知我了,我对他们家的好,都忘了吗,真是没良心!”



        “你什么时候对我大哥家好过了?”林武小声嘀咕了一声。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你侄子请客,都不叫你了,你还能坐的住?你个窝囊废,我怎么就眼瞎了,找了你这么废物。”



        “不行,还反了天了,我非得给他们家点教训不成,要不在这样下去,哪天还不得骑到我脖子上了。”孙桂枝越想越气,砰的关上门,跑到里屋打电话去了。



        “哥,你不知道,二婶可过分呢,上个月,她娘家侄子过满月,通知妈和老婶过去随份子钱,妈和老婶和他家又不熟,就随了200,结果二婶当着众人的面,说妈和老婶给她丢脸了,逼着她们每人随了500,结果入座的时候,说人太多了,让妈和老婶和那些服务员坐在一起吃,都不让入席,里面坐的,全是她娘家人,妈回来后都气哭了。”



        “还有,那次更过分……”林芸仿佛找到了宣泄口,把这几年孙桂枝干的一些缺德事,全都抖搂了出来。



        林海面无表情的听着,又是心疼父母,又是气恼孙桂枝不是个东西。



        “放心吧,芸芸,那种人,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晚上,林海和父母一起聊到很晚才睡,睡在家里的土炕上,林海感到无比的踏实。



        第二天,林海又毫无意外的没有抢到红包,气得林海差点把手机摔了。



        今天还要接送邻居们,本来林海想雇一辆大巴车,把人一车全拉过去,但林文执意要林海自己开车,一车一车的往镇上拉。



        林海拗不过,也明白自己父亲的心思,拉了十多趟,才把人全拉过去。



        饭店里人都聚齐了,林海忽然想起件事。



        走到门口,林海拨了个电话。



        “你好,哪位?”



        “是萧老吗?我是小林啊。”



        “稍等。”



        “小林啊,哈哈。”不一会,电话里响起了爽朗的笑声。



        “萧老,您还在兰城镇吧?”



        “嗯,在呢。”



        “今天中午,我在镇上的明珠大饭店,请街坊四邻吃饭,不知道您有没有空,一起过来坐坐,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哦?哈哈,你这小朋友,有意思,好,我一会就过去。”



        挂了电话,萧青山朝着身后毕恭毕敬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道:“中午的安排取消,我要去明珠大饭店。”



        “首长,这……”



        “这什么这?”



        “首长,省里,市里还有县里的领导都已经在路上了。”



        “谁让他们来的?”萧青山忽然发起火来,身后的年轻人,立刻汗流浃背。



        “让他们都给我滚回去,谁来老子枪毙了谁!”



        “是是是。”年轻男子连连点头,不断擦着头上的汗水。



        “唉,算了。”萧青山叹了口气,“还是让小吴去说吧。”



        “谢谢首长体谅。”年轻男子心中一阵感动。



        要是真让他去说,省市里那些大佬们一着急,迁怒到他,他就废了。



        “好了,黄镇长,中午你陪我过去,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



        黄波眼睛一亮,“是,首长。”



        明珠大饭店,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熙熙攘攘,都在议论着林海怎么怎么有出息,老林两口子有福了之类的话。



        林文和宋芹热情的招呼着乡亲们,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林海站在饭店门口,不停的四处张望着。



        “海子,乡亲们都坐了半天了,要不开始吧。”又过了一会,林文从里边走了出来。



        “爸,再等一会。”



        “你在等谁啊?”



        “等一位贵客!”



        林海话音刚落,一辆警用面包车,拉着警笛,呼啸着停在了林海的面前。



        “谁是林海!”车里,一个衣着不整,满脸酒气的警察走了出来。



        林海一愣,“我是,有事吗?”



        “小子,你的事犯了,跟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