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偷香高手在线阅读 - 第2328章 不怀好意

第2328章 不怀好意

        “不错,寄希望于蒙古人找不到宝藏还是不太现实,”李莫愁沉吟片刻说道,“我看这藏宝图高昌国的遗址就如同迷宫一样,正好可以利用里面的复杂地形对付蒙古人,阿秀,你和我一起先去迷宫那边布置一番,好好招待一下这些蒙古的不速之客。”

        李文秀本来还有些舍不得离开苏普,但想到他整日里和阿曼亲昵地在一起,看着也难受,便答应了下来。

        苏普却急了:“不行啊,那个恶魔多半就藏在那迷宫之中,再说了你们也才两个人,就算再怎么布置,又如何对付得了这么多蒙古军队?”

        李文秀也有些没底,李莫愁却说道:“那恶魔到时候我顺手收拾了便是,至于蒙古众多军队也不是什么大事,军队再厉害也比不过天地之威,那迷宫中既然埋藏着高昌国的宝藏,定然会有很多机关,我提前去熟悉布置一下,就算不能让他们全军覆没,但那种地形他们军队再多也施展不开,我们想脱身也容易。”

        见她们去意已决,苏普只好嘱托道:“那你们一定要小心。”

        李文秀本来还有些依依不舍,李莫愁却有些不耐烦起来,直接拉了她便走,待离开过后,皱眉对妹妹说道:“你俩到底是咋回事?”

        李文秀脸色一红,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什么怎么回事。”

        李莫愁哼了一声:“你对他的情意瞎子也看得出来,他对你也不无意思,那你俩关系为何这般……这般奇怪。”

        李文秀凄然一笑:“他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就是那个叫阿曼的么?”李莫愁脸色一冷,“我去将她杀了便是,你也不用担心,我动手肯定会神不知鬼不觉,不会让那个苏普起疑怪罪到你身上的。”

        李文秀顿时急了:“不要,我和苏普只能说有缘无分,又岂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去害别人的性命?那样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心安的。”

        “那就你一个人承受余生所有的痛苦么?”李莫愁看到他们的关系,仿佛看到到了自己的影子,“难道你就不想和意中人双宿双栖么?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若是能和苏普在一起,想来是很好很好的,可如果要靠害人才能得到这样的幸福,”李文秀顿了顿,一字一句说道,“我偏不喜欢!”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李莫愁能感受其中的坚决,想到自己前些年做出了和她完全不同的选择,可意中人依然没有回到身边,不由触景神情:“问世间情为何物……”

        望着姐姐落寞远去的背影,后面的李文秀眨了眨眼睛,她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这位姐姐似乎也隐藏着一段情伤,急忙追了上去,一边和她聊起这些年分开后的事情,一边试图打听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且说蒙古营地里,宋青书从阿曼那里听到苏普的反常,便在营地四处巡查,正好撞见归来的苏普,试探着问道:“刚刚去见谁了?”

        苏普表情不自然:“刚去那边方便了一下。”说完便心虚地离开。

        宋青书有些疑惑,他这反应和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啊,如果是和李文秀见面,那肯定会商量对付我,可刚才感受他的身体反应,竟然没有一丝一毫防备,这很不正常。

        可惜又不能直接问,宋青书犹豫了一下,便快速在营地周边搜寻起来,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没有李文秀的踪影,也没有任何其他可疑的事情。

        苏普到底去见谁了?

        宋青书按下了心中疑惑,接下来暗中留心苏普的一举一动,可让他意外的是,接下来苏普并没有什么异常,难道这一切都是阿曼的错觉?

        没过多久博尔忽派出的斥候陆陆续续回来了,他综合各种情报后,与斡陈一起选定了一个方向,大军继续开拔。

        又走了几个时辰,时间明明还早,可是天际已经乌黑一片,苏普等人见状急忙说道:“有沙尘暴要来了,不能继续赶路了!”

        斡陈、博尔忽跟随铁木真南征北战,自然见识过沙尘暴的威力,也不敢逞强,马上命令军队在背风的沙丘各自挖坑躲藏,拴好马匹,待沙尘暴过去再赶路。

        宋青书望着天边乌压压一片,不禁感慨天地之威何等强大,人武功再高也难以匹敌。

        以水月大宗如今的身份,他自然不需要亲自动手,以有士兵帮他挖好了坑,和斡陈、博尔忽、兀孙老人等人挨在一起。

        博尔忽安排好了军队回来后,一巴掌拍在了兀孙老人肩膀上:“萨满怎么进了沙漠后一直沉默寡言?”

        兀孙老人正在逼毒,被他一巴掌拍得气血翻腾,差点毒气倒流攻心,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可惜又不好发作,只好说道:“我在冥想而已。”

        一旁的斡陈点头笑道:“有萨满一路,果然是这么让人放心,这些年大汗南征北战,只有我们偷袭别人的,没有别人偷袭我们的,这都是靠萨满的精神探查啊。”

        宋青书眉毛一挑,没想到兀孙老人的精神力还有这样的用途,听起来应该像雷达一样,能查探到方圆一大片地域的异常情况,唯一不清楚的就是他的查探范围有多远。

        博尔忽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沙漠里方圆千里都没有人烟,有什么好查探的,更何况这么大的沙尘暴,谁能躲得过去?萨满也不必查探了,来来来,我们一起喝酒。”

        兀孙老人答道:“我还是查探一下的好,你们自己喝吧,不用管我。”

        宋青书暗自发笑,这家伙看样子还没把毒逼完全,只好用这个借口掩人耳目,他这个状态,能探查才有鬼了。

        听他这样说,博尔忽倒也不好再打搅,便提着酒囊来到阿曼身边:“来,喝口酒暖暖身子。”

        阿曼有些不自然地往旁边挪了挪:“谢谢将军,不过我从来不喝酒的。”同时四处张望寻找苏普,只不过苏普被蒙古士兵拉去指点挖坑事宜了,哪里找到到他的身影。

        “草原上的人哪能不喝酒,马上天黑了,你穿得又单薄肯定会冷的。”博尔忽有些贪婪地望着眼前少女的美貌,一行人地位最高的当然是斡陈和兀孙,不过斡陈娶公主在即,显然是没法沾花惹草的;兀孙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天来并没有来找阿曼,难道是这老头对这种少女没兴趣,喜欢那种年纪大成熟一些的?

        嗯,也不无可能,毕竟以兀孙的年纪,五六十岁的在他眼里也是小姑娘。

        既然这两人都不下手,那就轮到自己了,啧啧啧,这丫头还真是水灵啊,这脸蛋比煮熟的鸡蛋还有白嫩细腻,还有这小腰,可比家中那婆娘的水桶腰有吸引力多了,到时候自己力气用大点,不会将她的腰给折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