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香港警察在线阅读 - 第55章 渣男必须死

第55章 渣男必须死

        “阿润,十三妹,欢迎来家里做客,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站起身子不敢置信的阿润以及十三妹,张郎勉强笑道,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看向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心道这不会是我最后的晚餐吧!

        “阿郎,你们认识?”

        不等阿润和十三妹反应过来,周文丽倒是先看向张郎好奇道。

        “嗯!”

        张郎微微点头,莞尔而笑道:

        “我认识十三妹的爸爸曹达华,他是湾仔警署的卧底警察,就在昨天,我们还合作破获了一起军火走私案!”

        为了隐藏自身的秘密,害怕大大咧咧的十三妹多嘴向文丽告状,张郎决定率先爆料,转移十三妹以及阿润的注意力,要是曹达华已经告诉了十三妹的话,张郎心里还有另外一个猛料。

        他知道十三妹喜欢东星的可乐,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可乐正是东星的白头翁派去杀害咸湿及其情妇的杀人凶手,对方现在应该离开了香港,跑路去了珠海一带。

        “什么?!”

        十三妹果然大吃一惊,难以置信道:

        “我爸爸是卧底警察,不是古惑仔?!”

        一旁的阿润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平日里畏畏缩缩的达叔竟然是卧底警察,她看向张郎狐疑道:

        “阿郎,你没有骗我们吧?”

        “当然没有!”

        张郎微微摇头,一本正经道:

        “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呢?你们回去问一下达叔就知道了,他这个月休假,下个月正式加入湾仔警署重案组,和周星星一起搭档,前途一片光明!”

        “我就说嘛,他好端端地让我去什么警察学院,原来他自己就是警察!”

        十三妹面色欣喜,激动地喃喃自语,原来她父亲一直都是无名英雄,而不是洪兴里面任人欺负的古惑仔。

        “好了,都坐下吧,我们边吃边聊!”

        莎莲娜笑着招呼一句,她看向餐厅外的张阿姨道:

        “张阿姨,麻烦你添一副碗筷!”

        “知道了,方小姐!”

        ......

        众人围桌而坐,阿润低着脑袋沉默不语,十三妹倒是不时地看向张郎以及周文丽,见二人举止亲密,她暗自忍耐着,自己可不能多嘴,一时口快只会毁了阿润的前程。

        看着安安静静用餐的阿润以及十三妹,和之前相比判若两人,周文丽不由地疑惑道:

        “阿润,十三妹,你们两个怎么了?”

        “没什么!”

        阿润抬头看向周文丽,连忙转移话题道:

        “文丽姐姐,谢谢你给我妈妈在剧组里面安排了一份工作,这样一来,我和妈妈又能生活在一起了!”

        “不用谢,举手之劳罢了!”

        周文丽微微摇头,她看向阿润笑道:

        “你一个人去台湾拍戏难免孤单,我也不放心,正好让伯母陪你一起!”

        “你要去台湾拍戏?!”

        张郎心中一惊,忍不住惊呼出声。

        “人家去不去台湾拍戏,关你什么事?!”

        被张郎的大嗓门吓了一跳,莎莲娜翻着白眼不满道:

        “你干嘛那么大声音?!”

        “不好意思,失误,失误!”

        张郎心虚地赔笑一声,接着便看向阿润吩咐道:

        “阿润,你去那里拍戏记得保护好自己,天黑以后不要一个人外出活动,我听说那里有一个竹联帮,行事嚣张跋扈,无法无天,比我们这里的古惑仔还要狠!”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阿润低眉顺眼道。

        “多管闲事,你和阿润什么关系呀?!”

        十三妹冷笑着讽刺一句,目光不屑。

        “十三妹,阿郎是我朋友,更是我妈妈的救命恩人!”

        不等张郎回答,阿润连忙出声,她看向十三妹,目光恳求,

        “你知道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张郎是你的大恩人,他是天底下最善良诚实的人,这样行了吧?!”

        十三妹翻了翻白眼,心里也是一阵后怕,刚才差点就忍不住了,灭了张郎事小,害阿润不能成为大明星事大。

        “伯母的救命恩人?”

        周文丽好奇地看向阿润,感兴趣道:

        “阿润,可以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当然可以!”

        阿润笑着点了点头,回忆着说道:

        “不久之前,我妈妈做眼部手术需要一万港币,不然的话,会有彻底失明的危险,我和十三妹只有五千港币。

        在一场擂台比赛中,阿郎帮我把五千港币变成一万港币,我妈妈的手术费凑齐了,经过医生的治疗,她现在彻底康复了。”

        微微停顿,阿润瞥了一眼十三妹,开口笑道:

        “不仅如此,就在上个星期,有一帮匪徒想非礼我,幸好阿郎偶然遇见,不但赶跑了匪徒,还从他们的手里拿回达叔的彩票,也就是十三妹的爸爸,奖金足足有六十多万港币,他们家终于有机会搬离钵兰街,十三妹心里也是非常地感激张郎!”

        “原来如此!”

        周文丽了然地点了点头,她看向阿润迟疑道:

        “阿润,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吧,能告诉你的我一定告诉你!”

        阿润注视着周文丽,目光紧张,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

        “那我就直说了!”

        周文丽笑着点了点头,直白道: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住在半岛酒店,穿的也是俏佳人品牌,又说自己家里穷,我猜测那些花费都是你男朋友支付的!”

        见阿润微微点头,周文丽继续道:

        “公司为你安排的是清纯路线,会对外宣布你没有男朋友,这样做的话,对你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没有,他不会在意的!”

        阿润微微摇头,又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张郎,目光幽怨。

        “那就好,快点吃饭吧,菜都凉了!”

        “嗯!”

        ......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

        众人用餐结束,阿润和十三妹提出告辞,

        “文丽姐姐,莎莲娜姐姐,阿郎,我和十三妹先回去了,下次再见!”

        “已经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就在这里住一夜,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拉着阿润的双手,周文丽热情挽留。

        “不用了,我......”

        阿润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周文丽出言打断,

        “就这样说定了,我带你们去客房!”

        说罢,她拉着阿润和十三妹便往二楼走去,只留张郎和莎莲娜二人在一楼大厅。

        “你那是什么眼神?”

        见莎莲娜紧盯着自己,目光奇奇怪怪的,张郎感觉浑身不自在,难道她在用眼神暗示自己立刻还车?想到这里,他从口袋里面掏出车钥匙,一边扔给对方,一边开口抱怨道:

        “同样是大股东,凭什么你开法拉利跑车,我一毛钱分红都没拿到,你这个铁公鸡,快点分红派息,我下个月还要请中环警署的同事去半岛酒店吃升职宴呢!”

        “分红派息?”

        莎莲娜接过车钥匙,不屑地瞥了一眼张郎,傲娇道:

        “有钱当然是拿来扩大生意了,干嘛要分红?至于那辆法拉利跑车,那是公司的财产,不是我个人的!”

        “额!”

        张郎面色一滞,摇头叹息道:

        “我还以为是你自己花钱买的,原来是用的公司的钱,公司董事会同意你买法拉利跑车,为什么不同意分红?这样长期不分红的话,还有人愿意投资我们公司吗?”

        “长期分红就能做大做强吗?”

        莎莲娜白了张郎一眼,耐心解释道:

        “你、我、还有文丽妹妹,我们三个人占据集团51%的股份,其他都是持股比例不超过5%的中小股东,公司的钱就是我们的钱。

        买法拉利跑车只需要几百万,还能避税,分红要花几个亿,还要缴纳高昂的个人所得税,只不过是把钱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外一个口袋,干嘛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至于公司董事会,那玩意有用吗?你和文丽妹妹基本不过问公司的事,在莎莲娜集团,我的意志就是公司的意志。

        至于怎么吸引投资者,说故事就好了,给他们画上一张蓝图,再配上一句标语——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看着光芒四射的莎莲娜,张郎喃喃自语道:

        “会有人这么傻吗?”

        闻言,莎莲娜撇了撇嘴道:

        “没听说过人傻钱多吗?我跟你说一个真实的故事,在美国华尔街,一个叫贝尔福特的股票经纪人开了一家证券公司,讲故事画蓝图,欺诈发行股票,一家垃圾公司都能圈钱几亿美金,何况是我们的莎莲娜集团!”

        微微停顿,莎莲娜又继续道:

        “在我们身边也有类似的例子,大妈上街买菜还知道和菜贩砍价,看看蔬菜是不是新鲜,货比三家,这只是几十块钱的生意。

        同样是这些人,她们去交易大厅买股票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敢花几千几万的积蓄,美其名曰投资,实际就是给人割韭菜送钱。

        还有更惨的,一些自诩投资专家的半吊子连交易规则都不清楚,就敢进入期货市场,那里的金融大鳄更狠,拿石油期货来说,你投资100万,他们能让你亏损1000万,100万保证金没有了不说,还倒欠银行900万!”

        张郎咽了咽口水,还是和匪徒火拼安全些,没有硝烟的金融战场太可怕了,摆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看向莎莲娜为难道:

        “公司不分红的话,我下个月请客吃饭怎么办?”

        “公司不是不分红,是现在不分红,做大做强以后再考虑回馈投资者!”

        莎莲娜翻了翻白眼,她从皮包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一边递给张郎,一边开口解释道:

        “这是我的副卡,你拿去花吧,密码就是你生日!”

        “里面有多少钱?”

        张郎伸手接过银行卡,随口问道。

        “这是我的工资卡,每个月100万港币,我花了一些,里面还剩几十万港币,足够你请客吃饭的了!”

        莎莲娜无所谓道。

        “什么?!每个月工资100万?!”

        张郎大吃一惊,一边将银行卡揣进自己兜里,一边嬉皮笑脸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

        望着泼皮无赖的张郎,莎莲娜抱着双手戏谑道:

        “你女朋友文丽更有钱,怎么不找她要点?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比如在学校里面和某位女老师卿卿我我?”

        闻言,张郎心中一惊,表面上却是故作淡定,他走到莎莲娜跟前,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

        “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呢?银行卡密码也是我的生日,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爱我?”

        “呸~~”

        莎莲娜轻啐一口,连忙推开张郎,恼羞成怒道:

        “你别胡说八道,我只是不想看见文丽妹妹伤心难过,你真是个混蛋!”

        说罢,不等张郎回应,莎莲娜便气呼呼地往楼上走去。

        “喂,我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

        张郎大声喊道。

        “你去死吧,我明天就去银行修改密码,改成我父亲的忌日!”

        莎莲娜的声音从二楼传出。

        “不要啊!我错了,大人饶命!”

        为了每个月50万的零花钱,张郎果断跪地求饶。

        “渣男必须死!”

        砰~~

        莎莲娜的嗔怒声和摔门声一并传出。

        ......

        “莎莲娜姐姐怎么了?”

        周文丽从二楼走下,看向大厅中的张郎疑惑道。

        “没什么,她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

        张郎胡说八道一句,在周文丽嗔怪的眼神中,揽着她的纤腰笑道:

        “你知道莎莲娜父亲的忌日是哪一天吗?”

        闻言,周文丽瞥了他一眼,面色古怪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我打算到时候去祭拜一下伯父!”

        张郎认真道,他还是第一次想到这样的问题,至于女友文丽,她的爸爸并没有确切的死亡消息,而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从此杳无音信。

        “她爸爸的忌日和你的生日是同一天,都是8月18日!”

        周文丽无奈道。

        “What?!Are    you    kidding?!”

        (翻译:什么?!你在开玩笑吗?!)

        张郎大吃一惊,一句鸟语脱口而出,难道是我自作多情了?银行卡密码到底是莎莲娜父亲的忌日,还是自己的生日?

        “你在想什么呢?”

        周文丽纤细的右手在张郎的眼前晃了晃,声音甜腻道:

        “已经这么晚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张郎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看着温柔可人的周文丽,一把将其拦腰抱起,接着便往三楼的主卧室走去,面色揶揄,

        “春宵一刻值千金,晚上的功课还没有做呢,做完再休息!”

        “啊!”

        周文丽惊呼一声,面色羞红,微微嗔怒道:

        “你干什么呢?家里还有客人,快点放我下来!”

        “你放心吧,她们不会听见的!”

        不顾周文丽的挣扎,张郎抱着她径直走向雪白的床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