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香港警察在线阅读 - 第28章 一场春雨

第28章 一场春雨

        随着时间的流逝,爱丁堡中学变得越来越热闹,众多的老师逐渐来到教师办公室里面,开始一整天的教学工作。

        百无聊赖的张郎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办公桌旁,不是看向窗外的风景,就是欣赏着何敏曲线玲珑的背影,就这样虚度光阴,他终于等来了今天的最后一节国语课。

        铃,铃,铃~~

        伴随着清脆响亮的上课铃声,张郎开始踏入高三A班教室,放眼望去,与上一节国语课大不相同,今天的同学们异常乖巧,没有交头接耳,全都正襟危坐地等待着自己的国语老师,整个教室里面安安静静的,落针可闻。

        “现在开始上课,我们今天继续上一节课的古诗词——关雎,大家翻开国语课本到......”

        张郎走上讲台,没有过多的题外话,他直接开始了今天的教学工作,不知不觉之间,时间悄然流逝,又是一阵清脆悦耳的下课铃声,他合上了手中的国语教材,面带微笑,心情愉悦地看向课堂中昏昏欲睡的众多学生,语气揶揄道:

        “好了,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下课!”

        “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

        说罢,他便拿着国语教材和戒尺迫不及待地准备离开教室,却是被速度更快的周星星拦住了去路,

        “张老师,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闻言,张郎停下了脚步,他疑惑地看了一眼周星星,李智龙丢失的警枪已经被自己找到并且还了回去,不知道周星星还留在学校里面干什么,难道对方还惦记着何敏?想到这里,他便耐心地等待着其他同学离开教室,看看周星星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久,高三A班的学生全都放学离开了教室,除了庄尼和乔治,他们二人来到张郎和周星星身前,支支吾吾道:

        “张老师,我们,我们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停顿了一下,庄尼迟疑地看了一眼周星星,最后又看向张郎,继续补充道:

        “非常重要的事情!”

        见此,张郎并没有多想,只以为庄尼和乔治想起什么关于东星大飞的情报要告诉自己,因为顾忌在场的周星星而吞吞吐吐,念及至此,他便看向一旁好奇不已的周星星,吩咐道:

        “周星星,你去教室外面等一下,我先和庄尼,还有乔治谈一谈!”

        “凭什么?!是我先来的,要出去也是他们两个出去!”

        周星星不服气道,面色不快,对于这些细枝末节的小问题,他其实并不放在心上,只是故意跟张郎找茬罢了。

        昨晚喝酒的时候,听阿达说张郎也在追求何老师,而且两人进展神速,关系亲密,他是一阵火大,就是因为有张郎这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世界上才会多了自己这种孤家寡人,简直就是不可饶恕,他要让张郎明白单身狗的愤怒。

        见周星星一副不肯合作的样子,张郎也不在意,他将对方安排在庄尼以及乔治之后,并不是轻视对方,恰恰相反,张郎习惯先吃点心,最后再吃正餐,不过,既然当事人不愿意的话,他也无所谓,索性便从善如流道:

        “你说的对,先来后到,庄尼,还有乔治,你们两个先去外面等一下,我和周星星谈一谈,没有问题吧?”

        “嗯,没问题!”

        庄尼点了点头,接着便和乔治一起离开了教室,等在门外走廊之中。

        “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张郎微笑着看向周星星,耸了耸肩膀,继续道: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额,没有!”

        闻言,周星星面色一滞,感觉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棉花团上面,不但没有发泄出去,反而害的自己更加郁闷了,差点吐血,自己当张郎是情敌,对方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藐视,心里面胡思乱想,面上却维持着平静,他看向张郎,开门见山道:

        “关于大飞走私军火,和恐怖分子交易的案件,署长吩咐我和阿达听从你的吩咐!”

        说完,周星星撇了撇嘴,满脸的不爽。

        “没了?!”

        张郎狐疑地看向周星星,只见对方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点小事根本不至于让对方如此表现,心中一动,他开口试探道:

        “因为何老师?”

        “你还好意思说?!你明明都有女朋友了,干嘛还要招惹何老师?!”

        被张郎说到自己的痛脚,周星星一下子蹦了起来,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张郎跟前,抓住他的衣领,语气激动道:

        “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就看上了何老师,现在却被你横刀夺爱!”

        看着气急败坏的周星星,张郎翻了翻白眼,用力拨开了周星星的双手,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

        “第一,是我先认识的何老师,不是你;

        第二,我同样对何老师一见钟情,这点倒是和你一样;

        第三,何老师并没有爱上你,横刀夺爱纯属无稽之谈。”

        说罢,他看了看眼神呆滞起来的周星星,开玩笑道: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们两个可以公平竞争嘛,要是关系确定下来的话,那就是兄弟妻,不可欺,你说对不对?”

        闻言,周星星傻傻地点了点头,这样一分析,好像真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转念一想,他猛然惊醒,看向搭着自己肩膀的张郎,气愤道:

        “你少忽悠我!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遗憾地看了一眼周星星,没想到对方居然反应过来了,不应该啊,难道是上了两天学变得聪明了?想到这里,他双手一摊,耍无赖道:

        “何老师那么漂亮,多一个女朋友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以后努力抓贼,度化一下我罪孽深重的内心!”

        “呵~~”

        周星星看着不要脸的张郎,冷笑一声,威胁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何老师,把你住豪宅,开豪车,还有好几个女朋友的事情统统抖落出来?!”

        “她已经知道我是一个花花公子了!”

        张郎佯装无所谓道,心里面却是七上八下,看来得加快攻略速度了啊,免得周星星哪天想不开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内心里面千思百转,面上却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故意激将道:

        “你要是说了的话,只会给人一种小肚鸡肠的印象,我们完全可以公平竞争,难道你没有信心胜过我,只会耍一些卑鄙手段的吗?!”

        “当然不是!”

        周星星死鸭子嘴硬,故作不屑道:

        “像我这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仪表堂堂的人,会追不到何老师吗?开玩笑!”

        说完,他便哈哈大笑起来,还真像鸭子一样,别具特色的笑声,充满魔性。

        “你这样想就对了!”

        张郎拍了拍周星星的肩膀,眼睛一转,又加了一道保险,继续说道:

        “何老师还有一个妹妹,改天我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一下!”

        “她叫什么名字?长得怎么样?”

        周星星立马舔着脸问道,也不知道他是没有信心胜过张郎,还是心里面并没有他说的那样爱何敏。

        “她叫何月月,至于长相嘛,你可以参考一下何老师,作为亲姐妹,何老师那么漂亮,她妹妹会差劲吗?”

        张郎并没有正面回答周星星,何月月虽然不像何敏一样妩媚动人,但是同样的小家碧玉,倒也配得上周星星这个穷小子,如果他们两个人彼此看得上对方的话。

        “是吗?”

        周星星又傻笑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口水都流了下来,在张郎嫌弃的目光中,他用校服使劲地擦了擦,急切道:

        “你什么时候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啊?”

        “等这次案件过后,你要是升职的话,我就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说罢,张郎看了看右手腕上的江诗丹顿,直白道:

        “好了,就聊到这里,你先回去吧,我和庄尼还有乔治谈一谈!”

        “Yes,sir!”

        周星星好像打了鸡血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教室,仿佛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已经近在眼前,等他走后,庄尼以及乔治重新走进了教室。

        “张老师,大飞要派人砍你!”

        一走进教室,庄尼就急切道。

        “什么?!”

        张郎一惊,并不是害怕被人砍,而是以为自己暴露了身份,被大飞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想到这里,他连忙追问道:

        “他为什么要派人砍我?!”

        闻言,庄尼和乔治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由庄尼吱吱呜呜地说出了实情:

        “我们把你发现警枪的事告诉了大飞,表明以后不会在学校里面继续收取保护费,之前的保护费也会还回去,大飞因此非常愤怒,要给你一个教训,让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样的话,我们以后还能在学校里面继续发展社团!”

        听了庄尼的解释,张郎松了一口气,只要不影响到大飞周末的军火交易就好,其他的倒是无所谓,当然,他自己也会注意安全,免得阴沟里翻船,想到这里,他便看向眼前满脸急色的庄尼以及乔治,开口安抚道:

        “好了,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回去吧,以后当一个好学生,现在回头还不晚!”

        “谢谢张老师,那我们走了!”

        “嗯!”

        望着轻轻松松离开的庄尼以及乔治,张郎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两个不良学生心地倒是挺不错的,也不枉自己网开一面,给他们两个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只希望自己没有看走眼,他们两个可以继续保持下去,这样的话,接受良好的教育,本身又有富裕的家境,毕业以后大概率成为有用之才,回馈社会。

        想到这里,张郎暗自摇头,环境对人的影响真是潜移默化,重生以来,自己倒是越来越像一个好警察,说句俏皮话,那就是贫穷的时候,我没有选择,现在富裕了,我想当一个好人!

        当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作为一个好警察的张郎也不例外,他的身上还是有着那么一点点小缺点——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环顾一圈空无一人的教室,张郎开始往教师办公室走去,一路上和相识的老师迎面而过,彼此问候一声,脚步不停,不久之后,他便来到了目的地。

        教师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梁琼丹以及何敏两位老师,后者在等待自己,前者就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扮演牧羊犬的角色了,

        “梁老师,你还没走呀?”

        看着毫无起身离开之意的梁琼丹,张郎明知故问道。

        瞥了一眼张郎,还有不远处的何敏,梁琼丹暗叹一口气,羊入虎口,为时已晚,她翻着白眼戏谑道:

        “怎么,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吗?”

        说罢,她便开始起身离开,经过张郎身边之际,直白道:

        “阿敏是个好女孩,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你要好好珍惜她,不要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知道了吗?!”

        “梁老师,你放心吧,我可不会强迫别人,那样最是没有效率,而且后患无穷,很多时候,同样的事情,换一个思路的话,往往皆大欢喜,你情我愿!”

        张郎微笑着回应道,诱惑可比强迫高明多了,就像警队使用线人那样,严刑逼供都得不到的情报,往往几万港币却可以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追求漂亮的女人也一样,首先要有吸引对方的金苹果,可以是财富,地位,颜值,甚至是感情。

        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张郎,梁琼丹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当张郎答应了自己的劝告,便微笑着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张郎以及何敏二人独处一室。

        见四下无人,张郎将教师办公室的门窗全部关闭,窗帘也拉了起来,接着便走向何敏,一把揽过对方的纤腰,将她从座位上提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一圈,抱在自己怀里,口中坏笑道:

        “何老师,我有没有强迫你什么啊?”

        闻言,何敏面色一红,连忙避开他灼热的视线,细声道:

        “有,你强迫我......”

        “唔~~”

        话音未落,张郎便低头轻吻,将她剩下的言语全部堵了回去,没有想象中的反抗,只有热情如火的回应,柔软的唇瓣让张郎流连忘返。

        见对方守势薄弱,张郎更是得寸进尺,双手亦是情不自禁地攻城略地,最终被一双纤纤玉手阻止,口中喃喃自语道:

        “别,你别这样!”

        闻言,张郎勉强压下心中的邪火,他望向浑身酥软,面色嫣红,瘫在自己怀里的何敏,对方正睁着一双弥漫春雾的眼眸,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毫无反抗能力。

        见此,张郎心中一软,他抚摸着对方的脸庞,温柔道:

        “走,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嗯~~”

        何敏低吟一声,微不可闻,面色更是鲜红如血,美不胜收。

        说罢,张郎便替何敏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任由对方抱着自己的胳膊,满脸幸福地依偎在自己怀里。

        他领着何敏离开教师办公室,坐上法拉利跑车,风驰电掣地赶往自己曾经的居所,位于湾仔区的温柔乡街道,一场春雨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