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香港警察在线阅读 - 第26章 留宿下篇

第26章 留宿下篇

        “你在干什么?!”

        见阿芬浑身穿着清凉,背靠墙壁站着,手中还拿着一根医用注射器,张郎猛然惊醒,整个人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口中大喝一声,并快速冲了过去。

        “没什么!我没干什么!”

        听到张郎充满怒气的声音,阿芬连忙望了过去,只见对方已经冲进厨房,站在自己跟前,她神情慌乱起来,眼神恐惧,只知道连连摇头,大声吼叫,状若疯狂。

        她将手中的医用注射器扔进灶台上的铁皮盒子里,盖上盒盖,整个的抱在自己怀里,浑身颤抖地缩在墙角,口中低声呢喃起来,声音断断续续,

        “对不起!对不起!你一定要原谅我!”

        “好难受,我好难受,一次,就这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

        “我求求你,最后一次好不好?!”

        阿芬手脚并用地爬到张郎身前,抱着他的大腿,抬头仰望,苦苦哀求起来,脸色痛苦,涕泪横流,

        “我以后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让我吸最后一次,好不好?!”

        望着衣着暴露,狼狈不堪的阿芬,张郎内心震撼,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如此近距离接触吸毒的人,毒品不仅摧残身体,更是践踏人格尊严。

        想到这里,张郎立即弯腰将阿芬怀里的铁皮盒子夺了过来,向厨房里面的洗碗池走去,他要将这些害人的玩意统统扔进下水道里面。

        “还给我!你快点还给我!”

        阿芬见自己的铁皮盒子被夺,大声哭喊,她抱着张郎的大腿,使劲往后拽,意图阻止张郎接近厨房里面的洗碗池,同时抽泣哽咽道:

        “求求你,不要扔,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要扔!”

        张郎一把拨开阿芬,没有理睬,他打开铁皮盖,取出医用注射器,将里面的无色透明液体全部注入洗碗池,包括一小包白色粉末,然后打开水龙头,将这些罪恶之源全部冲入下水道,彻底断了阿芬的念想。

        “不要!”

        阿芬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洗碗池旁,连忙关闭水龙头,可惜,洗碗池里面除了一层浅浅的水迹,其他什么都没有剩下,她转身扑向张郎,拍打起来他的胸膛,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张郎抓住阿芬的双肩,将她转过身子,面向厨房门口,大声呵斥道:

        “你看看你女儿,她就站在那里,还那么小!”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晶晶已经被阿芬的哭喊声惊醒,循着声音,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站在厨房门口,怀抱着公仔猫,望着厨房里面的张郎,以及自己的妈妈。

        说罢,张郎又将阿芬拖向客厅,打开吊灯,好让她看清楚镜子中的自己,

        “你再看看你自己,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你会死的,到时候谁来照顾晶晶?!”

        在这个过程中,晶晶紧紧地抱着公仔猫,一直跟在张郎以及阿芬的身后,沉默不语。

        “不要!我不要这样!”

        望着镜子中自己的鬼样子,阿芬吓得大声尖叫起来,身子直往后缩,她转身抱着张郎,浑身战栗,冷汗淋漓,口中粗重地喘息着,泣不成声,

        “我一直都在戒,就是戒不掉啊!”

        “我原来是不吸的,我老公天天吸,让他戒就说戒不掉,我就陪他一起吸,想证明给他看可以戒掉,可是,原来真的戒不掉啊!”

        说到这里,她浑身颤抖的更厉害起来,而且手脚抽搐,

        “把我绑起来!快点,把我绑起来!”

        闻言,张郎知道她快要忍不住了,害怕对方自残,他立即抱起阿芬,将她扔在床上,使用腰带将她的手脚反绑了起来,床单塞在嘴里面,让她紧紧地咬着,以防咬到自己的舌头。

        “妈妈!”

        见自己妈妈被张郎绑了起来,在床上痛苦地翻滚着,晶晶抱着公仔猫走了上去,眼神里面满是担心和害怕。

        “晶晶乖,妈妈现在不舒服,我们让她休息一会儿!”

        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阿芬,张郎抱起旁边的晶晶,一边摸着她的头发安慰着,一边转身走向客厅中央的沙发,他重新躺了下去,盖上毛毯,让晶晶趴在自己怀里睡觉。

        随着时间的流逝,阿芬挣扎的力度逐渐减弱,直至最后彻底安静下来,精疲力尽的她慢慢陷入沉睡。

        凝望着凄惨狼狈的阿芬,怀抱着幼小可怜的晶晶,张郎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心中一直无法平静下来。

        很快,一夜的时间便过去了,黎明到来,一缕阳光从厨房里面照射进屋子,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张郎将怀里的晶晶轻轻放在沙发上,他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接着便走到阿芬身后,解开她被绑起来的手脚,见阿芬眉毛颤动,嘴里面呻吟了一声,张郎轻笑着说道: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阿芬慢慢地坐起身子,她看了看眼前的张郎,又看了看不远处沙发上的晶晶,渐渐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顿时惴惴不安起来,没想到最终还是让张郎发现了自己不堪的一面,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张郎,他还会不会雇佣自己,让自己搬去家里。

        张郎可不知道阿芬在想些什么,见她恍恍惚惚的样子,只以为对方是心里难过,他拿起床边的衣服扔给阿芬,开玩笑道:

        “穿上吧,都走光啦!”

        闻言,阿芬下意识地接过外套,接着又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下身只穿了一件黑色内裤,上身也只围着一条黑色胸围,其他地方光洁溜溜的,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啊!你快转过去!”

        张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心道自己早就看光了,还亲手抱过,他依言转过身子,见晶晶揉着眼睛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便微笑着迎了上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晶晶,你知道哪里卖早点吗?”

        “我知道,就在楼下,胖婶家里就有的卖,她们家里的茶叶蛋可好吃了!”

        听见要买早餐,晶晶一下子清醒了起来,大声回应道。

        “好,我们去买吃的,让妈妈在家里睡懒觉!”

        “嗯!”

        被张郎抱在怀里,晶晶搂着他的脖子,歪着小脑袋从他的肩膀位置看向床上的阿芬,见自己妈妈已经恢复正常,正在穿衣服,她便高高兴兴地回应道:

        “妈妈,我和姐夫去买吃的啦!”

        望着高兴不已的晶晶,阿芬停下穿衣的动作,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张郎,喜欢一直黏着他,就像她曾经的父亲一样,便微笑着吩咐道:

        “好,晶晶要乖乖带路,不要淘气,等下张老师还要去上班,知道了吗?”

        “知道啦!”

        望着张郎以及自己的女儿晶晶消失在客厅里面,听着张郎脚踩木质楼梯发出的吱呀声,以及自己女儿晶晶哈哈大笑声渐行渐远,阿芬彻底地放松了下来。

        她脱去已经穿了一大半的外套,恢复成昨晚的装扮,赤裸双脚,走到客厅的落地镜前,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苍白,黑眼圈,好在身材依然苗条,曲线优美。

        接着,她走向客厅中的沙发,在上面躺了下来,盖上毛毯,蜷曲着双腿,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肩,嗅着周围特殊的味道,内心渐渐安定下来,充满欢愉。

        “嗯~~”

        不久之后,一声压抑的痛苦声从毛毯里面传出,如泣如诉,声如蚊吟,细不可闻。

        “吱呀~~”

        破旧的木门被人打开,

        “妈妈,我和姐夫回来啦,还给你带了茶叶蛋!”

        话音刚落,晶晶便蹬蹬蹬地跑了进来,她看见自己的妈妈还躺在客厅沙发上面,全身覆盖着毛毯,便嘻嘻哈哈地取笑道:

        “妈妈还在睡懒觉,太阳都晒屁股啦!”

        关好房门,张郎也紧随晶晶之后走了进来,他看见阿芬还躺在沙发上面,只以为对方身体不舒服,便走上前去,准备揭开毛毯查看一下。

        当他抓住毛毯,准备拉开之际,

        “别,别打开!”

        阿芬从毛毯里面探出脑袋,秀发凌乱,额头上还密布一层汗珠,面色嫣红,两只大眼睛也是水汪汪的,就好像是发烧了一样,双手紧紧地抓着毛毯的边缘位置,死活不肯松手,就是不让张郎揭开。

        “你是不是发烧了?”

        张郎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感觉差不多,便继续询问道:

        “家里面有温度计吗?我给你测量一下体温!”

        “没,没有温度计!”

        阿芬将毛毯往上拉了拉,只留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张郎,支支吾吾道:

        “我没事,你去上班吧,别迟到了!”

        “那怎么行?!”

        张郎眉头紧皱,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阿芬可是有前科的人,谁知道那些罪恶之源有没有开始肆虐她的身体,想到这里,他便严肃道:

        “快点起来,我带你去医院里面检查一下身体!”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阿芬脑袋直摇,就是不肯同意,她看着张郎,低声说道:

        “我真的没事,你去上班吧,求你了!”

        “你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见她这副样子,张郎心中一动,只以为对方做贼心虚,趁自己和晶晶外出买早餐的时候,在屋子里面偷偷地吸食白色粉末,越想越生气,他看向沙发上的阿芬,语气严厉道:

        “快点起来!别逼我动手!”

        “不要,你先出去一下,我马上就起来,求求你了!”

        听到张郎威胁的话语,阿芬面色慌乱起来,眼神倒是可怜兮兮地望着张郎,双手更是死命地抓着身上的毛毯,一副害怕不已的样子。

        见此,张郎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顿时怒火中烧,这才多长时间就坚持不住了?他不在顾忌阿芬的恳求,直接动手将对方身上的毛毯抢夺过来。

        放眼望去,张郎面色一滞,周围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尴尬起来,他急忙转过身子,将毛毯重新递给了阿芬,接着便往屋外走去,口中佯装平静道:

        “我先去上班了,晚上再来接你和晶晶去我那里,桌子上有早餐,记得多吃一点,还有,不要再碰那些害人的玩意,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

        听见身后传来阿芬的低声回应,张郎顿了顿,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沉默地走出了出租屋,只留下晶晶和阿芬两人待在客厅里面,大眼瞪着小眼。

        听见楼下传来轰鸣的引擎声,晶晶一惊,立马跑到厨房里面,她爬上灶台,打开窗户,趴在铁栅栏上面,看着楼下的红色跑车,大声招呼道:

        “姐夫,再见,记得晚上来接晶晶啊!”

        可惜,张郎并没有听见晶晶的告别声,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法拉利已经跑出了院子,快速地离开了这片破旧的街道。

        对面楼层的阿力倒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感觉有点奇怪罢了,晶晶的妈妈那么年轻,哪来的女儿嫁给开法拉利的人?

        见张郎已经离开,晶晶开始爬下灶台,发现对面的叔叔正在看着自己,她马上露出大大的笑脸,摇着自己的小手道:

        “叔叔再见!”

        说罢,她便跑回客厅里面,看到自己的妈妈还躺在沙发上面,她便将小餐桌上面的茶叶蛋以及牛奶端到阿芬的面前,

        “妈妈,这是姐夫买给你的早餐!”

        闻言,阿芬从沙发上面坐起身子,她将毛毯裹在自己身上,露出两只雪白的手臂,左手接过牛奶,抿了一口,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乖女儿,

        “晶晶,你和张叔叔吃过了吗?”

        “恩~~”

        晶晶兴奋地点了点头,满脸笑容,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炫耀似的说道:

        “我吃了好多好多的茶叶蛋,还有其他的东西,可好吃了,”

        说完,她想了想,小脸又纠结起来,扳着小指头道:

        “昨晚吃的鸡排第一好吃,火锅第二,然后才是茶叶蛋!”

        看着颇为苦恼的晶晶,阿芬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脸蛋,仿佛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喜欢张老师吗?我把你送给张老师当女儿,好不好?以后可以天天吃鸡排,还可以穿漂亮的花衣服,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一起玩耍,怎么样?”

        “不要!”

        晶晶连连摇头,她抱着阿芬的胳膊,扑到她的怀里,撒娇道:

        “我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

        “恩!”

        阿芬眼里戳着泪水,她双臂用力,紧紧地抱着自己女儿晶晶,口中也是喃喃自语道:

        “宝贝,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的,一定会的!”

        被阿芬抱在怀里,晶晶的双手在沙发上面胡乱摸索着,一件黑色胸围出现在她的眼前,正是自己妈妈的衣服,她献宝似的递给阿芬,

        “妈妈,你的衣服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