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香港警察在线阅读 - 第19章 莎莲娜

第19章 莎莲娜

        记者招待会圆满结束,张郎和陈家驹重新回到了林雷蒙的署长办公室。

        “张郎,你刚来中环警署,我准备让你和陈家驹一起去执行一项任务,这项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你怎么看?”

        林雷蒙看着张郎,虽然自己答应了好朋友要关照张郎,但是如果对方是贪生怕死之辈,或者没有能力的话,自己也只能给对方在警署安排一个闲职了,这样对好朋友李修贤警司也有一个交代,这次任务就当做是一次考验,虽然心里面想了这么多,林雷蒙的脸上却是一片平静,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Yes,sir!”虽然张郎不知道林雷蒙的心里想法,但是他却知道上级领导交代任务问你怎么想的时候,他需要的不是你的想法,而是你的态度,不管你怎么想的,最终领导只需要你一个肯定的答复就OK了。

        何况就在刚才,脑海中的警察系统又刷新了一条新的任务:保护检方证人女秘书莎莲娜,直至开庭,任务奖励200积分。

        “非常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林雷蒙对张郎的积极态度非常满意,接着道:

        “我给你简单的介绍一下情况,之前抓捕的毒贩叫朱韬,年龄在48岁,表面上是一个商人,他名下的生意包括有夜总会,进出口贸易,房地产等等,我们查过他所有的生意,差不多全都是亏本的,上次我们接到线报,朱韬要在木屋区和泰国人交易毒品,我们准备趁他们交易的时候实施抓捕行动,人赃并获,一网打尽,行动代号猎猪行动,后面的情况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

        “我都了解清楚了,”见林雷蒙一口气说完案件的简单情况,虽然张郎早就从陈家驹口中了解清楚了案件的基本情况,但是他还是耐心地又听了一遍,然后表示感谢:“Thank    you,sir!”

        “很好,你和陈家驹的任务就是负责保护朱韬的女秘书——莎莲娜,她是我们检方的证人!”

        林雷蒙一锤定音,交代了张郎和陈家驹具体的任务。

        ......

        在前往署长办公室的过道中,朱韬的律师和莎莲娜并排走着,身后跟着俩个在拘留所值班的女警。

        “我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你可以交保出去?你真是走运啊!”看着莎莲娜,朱韬的律师语气异常地感叹道。

        莎莲娜看了朱韬的律师一眼,此时的她在拘留所里面待了一段时间,心里面提心吊胆的,害怕被警方控告,从而坐牢,却是没有精力,也不想和他做无谓的争辩。

        “他们是来见署长的。”来到署长办公室门前,负责跟随看守莎莲娜的女警手指着朱韬的律师和莎莲娜,向在门前办公的署长秘书告知道。

        “请等一等!”闻言,署长秘书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准备呼叫署长问询。

        “俩位请等等!”负责在拘留所值班的女警向着莎莲娜俩人客气一句便离开了。

        “好,”朱韬的律师回复了一句,转身又对着莎莲娜道:“见完署长之后,你就可以走了!”

        “你们可以进去了!”挂完电话的秘书道。

        “谢谢!”

        转身开门,进入署长办公室。

        “俩位请坐!”望着走进自己办公室的莎莲娜俩人,署长林雷蒙指着自己办公桌对面的俩把椅子招呼道,接着他又单独看向莎莲娜道:“莎莲娜小姐,你现在可以走了!”

        “等一等,在你离开这里之前,请你先收了这张法院的传票,到时候出庭吧。”检方的律师在莎莲娜打算起身离开之际提醒道,并将法院的传票递给了莎莲娜。

        “你们告我什么罪啊?”没有细看自己手中的法院传票,莎莲娜紧张地向着检方律师询问道。

        “我们没有告你,你现在的身份已经由嫌犯转为检方证人。”

        “对不起,我的当事人并不打算这么做!”朱韬的律师直接起身,反驳道。

        “我们现在不是征求当事人的同意,根据法律,她是无权拒绝的!”

        看到朱韬的律师哑口无言,一旁的标叔得意地向着陈家驹和张郎吩咐道:

        “陈警官和张警官,”

        “Yes,sir!”张郎和陈家驹二人异口同声,立正敬礼。

        标叔接着道:“从现在起,你们俩个人24小时寸步不离保护莎莲娜小姐的安全,直到出庭时为止。”

        “Yes,sir!”

        “我不要他们的保护!”莎莲娜直接起身反对警方的安排。

        “只要他们没有骚扰你,你是不能够拒绝的!”检方律师驳回了莎莲娜的反对要求。

        看见莎莲娜没有继续反对,标叔接着道:

        “陈警官,张警官,你们要听清楚,一个保护证人的警察,要明白检方证人随时会受到恐吓,干扰,伤害;或企图恐吓,干扰,伤害;或蓄意恐吓,干扰,伤害;所以,由你们来保护莎莲娜小姐的安全,不但要安全,而且不妨碍,不侵犯她的人生自由,明白了吗?”

        “明白!”

        “当你们负责保护证人期间,政府另外津贴给你们每人每天三十二块八,这个数目以前早就定下来了,到现在还没有调整呢,不够就自己贴一点啊,就这样了!”

        “莎莲娜小姐,我们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一下。”林雷蒙接着道。

        “我反对我的当事人在没有律师的陪同下接受盘问!”

        “我们不是盘问她,只不过是想提醒她切身利益的事给她听听。”

        “你可以拒绝,不用理他们。”朱韬的律师向莎莲娜建议道。

        “不妨听听他们要说什么,你去外面等我吧。”

        “张律师,你可以走了!”标叔右手伸向办公室的大门,弯腰送客道。

        “你记住,不管谁问你有关这件案子的任何情况,或者其他事情,你都可以不回答。”

        说完,朱韬的律师便走出了署长办公室,张郎和陈家驹也一起离开,在门外等候。

        而此时的办公室内也只剩下了署长林雷蒙,标叔,检方律师和莎莲娜四人。

        等候良久,发现警方的人一直没有说话,反而是各自忙自己的事情,莎莲娜终于忍不住地问道:“你们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

        闻言,林雷蒙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笑着道:“莎莲娜小姐,我们没有话要和你说,你现在可以走了。”

        说着,林雷蒙便起身将不明所以满脸奇怪表情的莎莲娜送出门外,当着朱韬律师的面,最后对莎莲娜道:“法院见。”

        朱韬的律师带着莎莲娜向警署外走去,张郎和陈家驹紧随其后,张律师一边往外走着,一边向着莎莲娜询问道:“他们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看了朱韬的律师一眼,莎莲娜直言道:“他们什么都没有和我说。”

        “我是你的律师,你应该相信我!”朱韬的律师却是不相信,只当莎莲娜不相信自己,不愿意和自己坦白,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打算听警方的话去做检方证人。

        “他们真的什么也没有跟我说嘛!”见张律师始终不相信自己的话,莎莲娜无奈,只得再次强调道,神态颇为气恼。

        朱韬的律师和莎莲娜走出警署大门,迎接他们的是朱韬在外面的侄子和打手,

        “怎么样?老板怎么样了?”身穿米色西服,戴着金边眼镜的曹查理连忙迎了上去,向走出警署的张律师询问道。

        “老板和其他人都不准保释。”

        “啊!那莎莲娜呢?她怎么出来了?”

        “她现在做了检方证人!”

        “什么?你做了检方证人?!”

        “是警方叫我做的!”

        “他们叫你做,你就做啦?!”

        “喂,你们不要骚扰我们的检方证人,”换回便衣装扮的张郎和陈家驹走了上去,将莎莲娜和一帮打手隔开,警告道:

        “我们现在负责保护莎莲娜小姐,你们现在只能说再见或者拜拜,如果再纠缠不清,我们就以妨碍公务的名义将你们统统抓起来。”

        “莎莲娜,我送你回去。”曹查理准备走向莎莲娜,开口提议道。

        “哎,现在这个责任由我们来担负!”张郎阻止了曹查理的接近。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莎莲娜向着曹查理等人丢下一句话就从一旁离开了,张郎和陈家驹也紧随其后一起离开。

        留下曹查理等一帮人在原地面面相觑,曹查理看向朱韬的律师,问道:“张律师,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下午就去拘留所看你们老板!”

        “好,我们走!”

        说完,一帮人驾车离开了中环警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