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在线阅读 - 第435章 商量对策

第435章 商量对策

        435

        陈嫣说完,叹着气看着秦卿卿。

        叶浅懿对陈嫣的话也十分赞同,就昭阳长公主那个尿性,对秦卿卿早就恨之入骨了。

        秦卓峰当时和离的时候,口口声声都说昭阳长公主不敬翁姑,并且还虐待他的女儿,他是忍无可忍了。

        可实则到底是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这秦卓峰分明就是拿着秦卿卿作筏子罢了。

        好成全一些自己的名声,实则全都是为了自己。

        不管秦卓峰这话到底是真是假,可昭阳长公主可是恨死了秦卿卿了。

        若是抓住秦卿卿的弱点,只怕是要整死秦卿卿的。

        如今秦卿卿可是等于把自己的短处直接交到旁人手里啊。

        别的事情都可以想法子遮掩,可这生孩子的事情是没法遮掩的啊。

        平白无故多出来一个孩子,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啊。

        这才是让人最担心的地方了。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秦卿卿见二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就是等自己做决定的。

        可秦卿卿抚了抚自己的小腹,眸子里全都是温柔的光波:“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留下的。”秦卿卿说的斩钉截铁。

        这腹中是她和沈追的骨肉,沈追是她最爱的男子,这是爱情的见证,爱情的结晶,不管怎么说,她都要留下这个孩子。

        并且她不会后悔的。

        不管前路多么艰难险阻,都改变不了她的决心。

        秦卿卿的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子坚定。

        叶浅懿和陈嫣多少也是了解秦卿卿的性子的,秦卿卿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然是不能可能改变心意的了。

        在劝说秦卿卿放弃孩子是不可能的了。

        说到底叶浅懿也能理解,秦卿卿深爱着沈追,为了沈追,都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她又怎么可能放弃和沈追的孩子呢?

        “既然你不肯放弃,可你想过该如何善后吗?你生下孩子,考虑过对孩子是怎样的影响吗?秦卿卿,你若是什么都没考虑,就一门心思的要生下这个孩子,那我只能说,你对孩子和你自己都太不负责了。”叶浅懿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被叶浅懿这样一说,秦卿卿却也沉默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说实话,她还真的没想这么多呢。

        她这发现自己怀孕也不过是十多天的事情,之前的时候,她一直为了沈追的事情茶饭不思的。

        而且从来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孕的,而知道怀孕,也是因为自己的反映太大,而且小日子推迟了,她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了,并且还要瞒着随国公府的人。

        幸好她身边的人还算是靠得住,至今还没被发现端倪,否则的话,她此刻的生活早就一团乱了。

        就这样乱七八糟的境地,她哪里还有时间考虑以后啊。

        能把眼前给对付过去就算不错了。

        “懿儿,你也知道,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我没想过自己会怀孕的,现在我的生活已经是一团乱了,我还没想过以后该怎么办?可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留下的。”秦卿卿的语气有些沉重,可仍旧说道。

        叶浅懿想了想,深深的叹了口气。

        陈嫣和秦卿卿见状,多半就知道叶浅懿已经有了应对之法了。

        “懿儿,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法子了?”陈嫣先开口问道。

        叶浅懿真的不可能不管秦卿卿的。

        “办法也不是没有,你若是一心想要生下这个孩子,对你对孩子最有利的方法无非就是给孩子找一个合适的父亲,这样这孩子就有了正式的身份,生下来,自然不会对孩子有诟病了,否则,这孩子的出生,就是个私生子,是永远无法抬起头的存在,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如此吧。”叶浅懿问道。

        秦卿卿听的更加沉默了,她自然一切都想为了孩子好了,可是她若是给孩子找个合适的父亲,不就是代表着自己要嫁人吗?

        说实话,她是不想嫁人的。

        不管嫁给谁,对自己来说,对孩子来说都是个负担,当然,也对不起自己要嫁的那个人。

        毕竟她腹中有了别的男子的骨肉,这个男子还是她最爱的人,这辈子,她都无法忘记沈追的,对旁人到底是十分不公平的。

        “懿儿,你这个法子,我也知道对我对孩子是最好的,可是我却不能这么做,我这么做,对孩子的伤害固然能降到最低,可是对旁人不公平,对沈追也不公平,我怎么能怀着沈追的孩子嫁给别人呢,这一点,我真的做不到。”秦卿卿摇头说道。

        叶浅懿其实也知道秦卿卿做不到,虽然这个方法是不错,可这合适的父亲,终究也不是那好找的。

        毕竟喜当爹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

        秦卿卿唯一的选择就是低嫁,双方互惠互利,而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婚姻,婚后的生活可以想见了。

        叶浅懿想到这里,也主动放弃了这个法子。

        可除却这个方法,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了,一个未婚女子带这个孩子,总归不合适,不管何种方法,想必都会被人诟病的。

        “你若是觉得这个法子不合适,只能选择第二了,就是离开盛京,远远到一处无人认识你的地方,先生下孩子再说。”叶浅懿说道。

        秦卿卿想了想:“这个方法好,我可以离开盛京,我哪怕一辈子不会来都可以。”

        秦卿卿也觉得她若是在盛京生下这个孩子,绝对会麻烦不断,可若是离开盛京,这就不一样了,找个无人认识的地方,换个身份,就说自己夫君不在了,这孩子是遗腹子,也不会有人知道真相的。

        她就可以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了,岂不妙哉。

        “其实我隐约也想过这个法子,只是我却不知道去哪里,而且我若是离开盛京,势必也会惊动随国公。”秦卿卿叹着气说道。

        秦卿卿对秦卓峰直接称呼随国公,足以证明对秦卓峰疏远到了何种地步。

        “而且最近祖母的身子越发的不好了,前儿连太医都惊动了,太医说祖母这身子,只怕是拖不了多久了,只怕也就一两个月的日子了,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如何能离开盛京呢?”提到秦老夫人,秦卿卿满脸忧伤。

        秦老夫人若不是因为她一直同昭阳长公主不和,也不会三天两头的被昭阳长公主起着,这身体也就不会衰败的如此厉害的。

        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才造成了祖母如今的病重,这个时候,她真的无法离开,前些日子,她也一直让祖母担惊受怕的,现在更是要陪在祖母身边才是。

        叶浅懿听了秦卿卿的话,也点头道:“是啊,老夫人的身体如果真的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时候,你的确是离不开的。”

        “恩,懿儿,我这几日虽然身子不适,一日里总有三四个时辰要陪着祖母的,祖母这两日精神头还好,可是看着身子是真的不行了,我心中有数,真是应了太医所言,没多久的日子了。”秦卿卿满脸伤心的说道。

        “卿儿,你要挺住啊,如今你不是一个人了,你身子如此,老夫人就没起疑心吗?”陈嫣问道。

        秦老夫人可是过来人,年纪一大把了,吃过的盐比她们三人吃过的饭都多,一天相处三四个时辰,不可能没发现的。

        “因为我从来不在祖母那里用膳,一天三四个时辰都是分散的,祖母虽然瞧着我精神不太好,可总以为我是因为在她身边伺候的久了精神不济,到底也没多想。”秦卿卿解释道。

        陈嫣点头,若不是她们三人在一起用膳,只怕也不会这么快想到的。

        “那老夫人那边,你打算一直瞒着吗?”陈嫣问道。

        “恩,不能让祖母知道,祖母若是知道了,如何能安心呢,我不想让她老人家在生命的最后还担心我。”秦卿卿连忙说道。

        “卿姐姐说的对,这件事一定要瞒着老夫人,秦老夫人把卿姐姐看的如此重要,如何会眼睁睁看着卿姐姐背负如此大的包袱,卿姐姐,这些日子,你一定要注意,不能被别人看出端倪来,白灵正巧不在府中,赶明儿我带着白灵去随国公府给你瞧瞧,看看让她给你开一些止吐和安胎的药物,横竖也要替你瞒过这一段时间,老夫人没多少日子,我说句不中听的,若是真有那一天,也正巧借着这个因由,你离开盛京去散散心,也能说的过去,你说呢?”叶浅懿这话说的算是比较实在了。

        虽然不中听,可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秦卿卿也有心里准备了,自然不会怪叶浅懿的。

        “我明白,懿儿你是为了我好,我知道的,其实我也有这个意思,想让白灵帮忙,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秦卿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什么开不了口的,我们是姐妹,就该互相帮助,你当初你能不顾危险陪我去诸城,如今我还不该投桃报李帮你吗?”叶浅懿握着秦卿卿的手,说道。

        “谢谢你。”秦卿卿由衷的说道。

        陈嫣在这件事自然不如叶浅懿帮忙多,主要是西太后的缘故,她也是身不由己啊。

        西太后肯定不喜欢秦卿卿,从前昭阳长公主没和离的时候,西太后还帮着秦卿卿说话,可现在昭阳长公主和离了,西太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秦卿卿身上了,否则也不会直接一道懿旨就把秦卿卿赶出了陈国公府,连平宁长公主都无可奈何,她能怎么办?总不能公然抗旨吧,不过平宁长公主对西太后做的事情,也是十分不满的,只是因为西太后是她的亲生母亲,她无法反驳罢了。

        “卿儿,虽然我有些事情我帮不了你,可是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的。”陈嫣满脸真诚的说道。

        秦卿卿看着叶浅懿和陈嫣,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有这两个朋友,真的是不枉此生啊。

        即便是前面有再大的艰难险阻,她都一定能走下去的。

        “我知道,我们三个是一辈子的姐妹。”秦卿卿一手拦着叶浅懿,一手拉着陈嫣说道。

        三人真的也是相处的极好的。

        秦卿卿大约是心情好吧,把自己的重大心事说出来之后,竟然觉得饿了。

        叶浅懿笑了笑,连忙让人去准备吃的东西。

        秦卿卿却说,她想吃陈氏做的糕点了。

        陈氏做的糕点,水平绝对是一流的,秦卿卿以前也沾光吃了不少,而这几个月了,叶浅懿一直都没在盛京,她自然是吃不到了。

        叶浅懿觉得秦卿卿这嘴巴也太刁了,她也是刚回来,不知道陈氏做了没。

        可秦卿卿如今是双身子的人,吃东西自然是要紧着她来的。

        她刚想打发人去问,可巧了,陈氏派了丫头过来。

        就是来送糕点的。

        陈氏昨晚开始准备的,这不早晨在做好的,现在放凉了拿过来吃正好,也算是秦卿卿有口福了。

        叶浅懿倒是真心觉得陈氏是及时雨了,她让白芷亲自送了那丫鬟出去,说待会儿要亲自去谢过母亲。

        而转头看着秦卿卿已经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了。

        叶浅懿见状,只是和陈嫣相视一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