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两破剑阵

第一百零一章 两破剑阵

        沈追星、玲珑儿闻听背后有人说话,大吃一惊,忙转过身来观看。只见身后一丈开外的松树下,傲立一位灰袍老者,身材高大,满脸皱纹,花白胡须飘雨胸前,面色略显愁苦,但双目如电。左手背在身后,右臂袍袖处却空荡荡地系在腰带之上。

        沈追星一看被人抓个现行,忙赔笑解释道:“老人家误会了,我们姐弟二人是山庄的客人,来到此间纯属偶然,还望您老见谅。”语态甚恭,还深施一礼。

        谁知那独臂老者并不买账,怪眼一翻道:“所有的奸细被抓到时都是你刚才的那套说法,不足为奇,你重新换个说法。”

        玲珑儿道:“领我们进来的人叫端木崇剑,你问他就知道了。”

        那怪老人皱眉道:“你是说端木将你们带到此处?此地乃是本门禁地,非请莫入。”

        沈追星解释道:“那倒不是,端木将我们安置在客厅等候。是我们听见后院有剑器交击之声,以为有什么状况,因此过来看看。”

        这时,大殿里的武士听到有人声,纷纷走了出来,见到沈追星和玲珑儿模样陌生,顿时拔剑将二人团团围住。

        那老者一声断喝:“将这两个奸细带进大殿,好生盘查。”众武士齐声称是,将二人押进大殿。

        进得大殿后,沈追星看到里面坐着的端木和石无畏,顿时看到救星一般,指着端木崇剑对老者道:“老先生,端木在这,你问他便知。”

        那老者走向前来,厉声问道:“端木,这二人可是你带入山庄?”

        端木恭敬起身道:“师父,弟子一直在此地,不曾离去,并不认识这两位。”

        玲珑儿一听就急了:“明明是你让我们在客厅里等你,你说去安排马匹,你怎么现在不承认呢?”

        端木疑惑道:“我一直在这儿,你说你在客厅等我,怎么会在这里?此地机关重重,没有人指引,也到不了这里。”

        玲珑儿气得说不出话来,沈追星对一旁的石无畏道:“石大哥,你总该认识我吧?我是沈追星啊?”

        谁知道石无畏露出古怪的神色,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僵在当场。

        那老者见状,厉声对二人道:“事到如今,你二人还有何话说。按理说本山庄的规矩是对待擅闯着杀无赦,但见你二人面容不似奸细,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

        说道这里,老者看了看沈追星背负长剑,便道:“既然这里是名剑山庄,阁下又背负长剑,就比剑吧!给你三次闯关的机会,胜了,我安排马匹,送二位走人,败了,就一辈子留在这里吧!”说罢手一挥,七名蓝衣武士摆出剑阵。

        那沈追星一看这阵型,想起蓝月曾将几种常见的阵型讲给自己听,两仪阵,三才阵,四相阵,五行阵,七星阵,八卦阵,九宫阵,十面埋伏阵,这些阵型既可以用于武林中群战,也可以用于战场,如果精通原理,还可以用于破解或者设置机关。

        蓝月言道:破解阵型或机关的最简单方法就是找到阵眼所在,以最快的方式击破阵眼或者发动阵眼处机关即可。

        玲珑儿见了这个情况,急着叫道:“这也太不公平啦,他们七个打一个!”那老者笑道:“这是一个阵,不是七个人,你有本事也找七个人来,我肯定没意见。”玲珑儿见这老人似乎比她还不讲道理,气得无话可说。

        那七剑阵型变动,将沈追星围了起来。沈追星想起一事,突然道:“等一下,起码给我一把剑吧!”

        那老者笑道:“你身上背的难道是烧火棍吗?”周围人听了,都哄笑起来,其中还夹杂者一个清脆的女声,沈追星一看,原来一旁观战的人群中居然有一个年岁和自己相仿的女孩,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见沈追星注意到她,忽然甜甜地笑了起来。

        沈追星顿时心中大感有趣,本来生死相搏的比拼也变得如游戏一般,心想,我背的“烧火棍”可不能使,否则必显是不出本领了,索性赤手空拳赢了他们,也叫他们心服口服。想到这里,豪气顿生,一声长啸,突然凌空而起,众剑手先是一愣神,原来平时的演练时都是以平地的敌人作为假想敌来练习,此刻敌人身在高处,不知如何共同应敌时,众人都将眼光看向其中一人,沈追星一看,此人必是阵眼所在,也是剑阵中负责指挥之人。

        那人应变迅速,见沈追星飞至半空,随即也将手中长剑遥指空中,但等沈追星落下,其余众人也依据阵型位置将手中之剑指向空中之敌。

        哪只沈追星将落未落之际突然朝阵中打出一击“劈空掌”。

        沈追星本来只是想凌空辟出一掌,借这一掌之力在空中停留片刻在换气平移一侧,好使对手错误估计自己位置。哪知今日清晨时分,自己借着长啸吸收天地间至阴之气后,功力又有精进,这一掌竟然有如实质,打出了“劈空掌”力!

        那领阵之人也是了得,虽然从未接触过此等掌法,但事先已经有人告知沈追星武功不落俗套,且内力更是高得出奇,见沈追星凌空遥遥一掌打向自己,虽不知何意,也不敢托大,忙横剑抵挡。

        “噹”的一声,掌力撞上剑身,居然如有实质的发出响声,好似蕴含真力的木棍击打在剑身一样,那人抵受不住,“腾腾”往后退了两步,顿时阵型被打乱。

        沈追星却按照原先的设计身子借这一掌之力在空中平移两丈,落在众人身后,双手轻伏地面,右腿往左贴地扫出一个扫堂腿,顿时三人被扫倒在地。

        沈追星见这招不错,重心右移,变成右腿支撑,左腿向后扫出,一个漂亮的后扫腿又扫到三人,此时阵中只有领阵之人不倒,同时持剑刺向自己左肩。

        沈追星看似不动,剑尖离自己肩头尚有三寸时突然身子一晃,已经晃过剑锋,身子到了那人近前,左膝未曲,身子一沉,左肩靠在那人腋下。

        人体腋下部位穴位最多,沈追星只是轻轻发出一道真气,那人浑身一麻,手中剑落。沈追星轻轻接在手中,双手奉还给那人,那武士不住道谢,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那老者哈哈大笑,连说“好、好”,因为没有右臂,只得用左手拍着自己大肚子代替鼓掌。

        玲珑儿见沈追星赢了,立即冲老者道:“我们赢啦,还不牵马送行!”

        那老者摇头道:“不,你们输了,说好比试剑法,你家这位公子却玩起拳脚来,没有遵守规则,所以你们输了。”

        玲珑儿听了气的直跺脚,恨不得扑上去把老头胡须给一把薅下来才解气,有心骂上两句,却又不敢,怕被对方真的扣在这里一辈子,那可不好玩了,忙将目光看向沈追星。

        沈追星笑着对她点点头。此刻沈追星虽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但也感觉到似乎没有恶意,便淡定下来,用眼神安慰玲珑儿后,心中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不要出手伤了对方。

        老者对沈追星笑道:“小子,真有你的。现在给你第二次机会,这次要用剑哟!”说完手一挥,一群武士持剑呈圆形将沈追星围在当中。

        玲珑儿在一旁数了数,这次足足有一十三名持剑武士。

        十三柄长剑在十三名剑手手中上下微微晃动,细细观察,并不是随意而动,而是按照一定规律而动。

        此刻虽是白昼,但大厅中依然灯火明亮,而微微颤动的长剑不断反射出灯火之光,仿佛日照湖水,波光粼粼。

        沈追星见状,突然深吸一口气,同时缓缓闭上眼睛。体内真气运行不休,产生强大气场,感知周围一切。双手下垂,宝剑仍未出鞘。

        那圆形剑阵原有借助光线扰乱对方心神之功,在室外阳光下效果尤佳。但沈追星闭上双目,自然破了此法,只不过一般人不会有沈追星如此强大的气场,故闭上眼睛反而和送死无异。

        那十三名剑手见沈追星闭上双目,知道沈追星不会主动进攻,其中一人低喝一声,同一时间,众剑齐发,分别刺向沈追星太阳穴、人中穴、膻中穴、巨阙穴、关元穴、期门穴、章门穴、肾俞穴、命门穴、气海穴、肩井穴、足三里穴、三阴交,一共一十三处穴道。

        这一十三名剑手平时训练有素,每日以假人刻上穴位练习,已经到了非常熟练的层度,闭上眼睛也能在同时刺中假人穴位,没有偏差,且分寸掌握准确,收发自如。

        当众剑手围住尚未发动时,沈追星闭目站立,不动如山。可是在那一十三名剑手同时发动的一刹那,沈追星也动了,且动如闪电!沈追星拔剑、挥剑、收剑。

        众人眼中一亮,似乎一道闪电照亮了大厅,同时听得一声巨响。再看时,一切已经归于平静,沈追星仍然站立在原处,只是已经睁开双眼,剑依然背负在身后原来位置,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一十三名剑手的长剑同时在一尺五寸处折断,一寸不多,一寸不少。那一声巨响竟然是几乎同时削断一十三柄剑发出的声音。

        众人呆了片刻,这才看清楚情况,顿时掌声雷动,喝彩之声响彻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