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应天之战(下)

第八十七章 应天之战(下)

        蓝月虽身险重围,但并不畏惧,因为“泰阿剑”的无比锋利,反而越战越勇,只是体能内力皆消耗过半。

        此时蓝月右后方一铁枪猛地刺向蓝月腰部,左侧近身处一把羽林卫特制弯刀朝蓝月咽喉割来,前方丈余处一羽林卫手持大砍刀以一招“飞鹰捕食”跃起半空,朝蓝月头顶劈去。此三人久在一起,配合默契无间。

        蓝月此刻心中无思无虑,已经放弃大脑思考,完全由体内金丹带着自己运行,一举一动,皆是金丹本能。只见他腰身一拧,身体迅速左转半圈,身后铁枪贴着腰身而过,堪堪避过一枪,左手同时握住枪杆,右手长剑由下朝斜上方划出一道完美弧线,迎上割喉一刀,“锵”的一声,弯刀被剑砍断,蓝月提起的右脚朝断刃者的膝盖踩落,“咔嚓”膝盖粉碎,那人抱膝倒地。左手金丹内力传入铁枪,对方枪杆脱手,人被甩出丈外,蓝月手中铁枪不停,也不转身,左手一扬,将铁枪刺向斜后方,正扎向那从半空中挥刀劈来之人,两人刀枪同时发力,只不过枪比刀长,正扎在那劈刀之人心窝。

        得手后的蓝月也不停留,身子横移半步,左肩撞飞一人,挥剑朝里杀去。左劈右砍,由于宝剑锋利,竟无人能够抵挡。此时的蓝月一心只想着杀死朱元璋,只是一味向前冲杀,顿时和身后的墨门武士脱离了联系,已经完全陷入重围。

        蓝月再使一招横扫千军,“噹”的一声,这次对方兵器没有折断,“泰阿剑”竟然被对方稳稳架住。

        本来紧跟蓝月身后的十五名墨门武士此刻已经只剩下六人,已然被众羽林军和蓝月隔开,见已经无法追上蓝月,便退回到原处,与剩下的八名武士及蓝玉汇合,背靠背围成一个圈子,与四面围攻的羽林卫和神剑门弟子做生死之战。此时神剑门弟子已经冲到前头,其武功远非羽林军可比,墨门武士顿时压力大增,不时有人中剑受伤,好在墨门武士悍不畏死的打法也给神剑门造成极大伤亡,对方也不敢放手攻击,双方顿时暂时战成平手,只是时间一久,墨门武士没有补充,必然会全军覆没。

        沈追星的处境却很微妙。初时,沈追星见神剑门在三大弟子的带领下登上高墙屋顶,便依旧法,一面游走,一面以“裂石弓”射出弓箭。可是,神剑门弟子武功果然不凡,又是全神戒备之下,沈追星的弓箭远射收效甚微,十中一二,对方却借此机会将他团团围住。三大弟子各据一方,因惧他宝剑锋利,除手持自身长剑外,身后一众弟子皆手捧数十柄利剑在一旁伺候。

        “无情剑”苏定芳位于沈追星身后,最是心急,第一个发动,抬手一招“黄雀在后”直刺向沈追星后心,剑风呼啸而至。沈追星并不回头,体内真气盘旋,产生强大气场,顿时四周一切,不用眼看,却尽在脑海之中。苏定芳长剑刚刚碰到沈追星气场,沈追星立即感应,顿时心意一动,长剑后撩,一丝不差地截住长剑,“噹”的一声,苏定芳长剑折断,忙退回一步,接过身后弟子递过来的新剑。

        “小神剑”白师道见状大声道:“别碰他剑!”同时施展出“太极剑”的一招“青龙出水”剑身平放,缓缓向沈追星推去。“追风剑”刘一同时抢步,一招“疾风劲草”后发先至,刺向沈追星。

        “剑神”白轻尘一生研习各派剑法的同时,也自创了许多剑法,并根据弟子的自身特点传授,刘一得其一个“快”字,这套“追风剑”正是为他量身定制。他这招“疾风劲草”迅捷无比,刺向沈追星头部“太阳穴”,剑尖刚到沈追星身边五六尺左右,沈追星的气场生出感应,抬剑便挡,谁知双剑尚未交接,刘一马上撤剑变招,沈追星一剑居然落了空。

        此时前方白师道缓缓刺出一剑已到,沈追星再次挥剑格挡,两剑相交,白师道将剑身平拍,粘连在沈追星剑上,使出“太极剑”的“卸”字诀,化去沈追星剑身力道,白师道长剑因此并未折断,只是却也没有攻向沈追星的力量。此时苏定芳和刘一又从左右杀至,苏定芳接受教训,轻易不和沈追星的“龙渊剑”相碰,只是抽冷刺出一剑。一时间,沈追星有点手忙脚乱。

        此战已由未时杀到申时,此时已接近酉时,本来就昏暗的天空变得更加黑暗,天空中墨云翻滚,电闪雷鸣,但始终不见下雨,只是风儿越刮越急,人在风中甚至都站立不稳,感觉随时能被狂风刮到天上,仿佛这是老天也对这人间的争斗表示出的愤怒。

        架住蓝月“泰阿剑”的是朱柏的“霸王剑”。

        朱柏的霸王剑长五尺,宽四寸,通体乌黑,极其沉重,看似钝而无锋,其实锋利无比,似金非金,似石非石,不知是何材质。传说当年西楚霸王项羽曾经佩戴此剑。

        当日蓝月、朱柏城北玄武湖畔激战时,朱柏却有留手,今日朱元璋和剑神白轻尘就在不远处观战,再也不敢有所保留,长叹一声:“这是何苦来着!”

        但此时的蓝月也非当日吴下阿蒙,见一剑无功,并不气馁,冷哼一声,将金丹真气注满剑身,顿时“泰阿剑”金光大作,身子竟轻轻飘起,然后从半空中挥剑如闪电般劈向朱柏。

        不远处观战的朱元璋和剑神都露出诧异的神色,剑神白轻尘是诧异士别三日,蓝月的剑法内功均突飞猛进,不由得赞叹道:“好剑!”,剑痴本色表露无遗。

        朱元璋亦点头道:“好剑!”,白轻尘意识到朱元璋是对蓝月手中之剑产生浓厚兴趣,忙上前道:“圣上喜欢,臣现在就将剑取来!”

        朱元璋眯起眼睛,缓缓道:“让他折腾一会儿,这个蓝月屡次逃脱朝廷追捕,今天朕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能耐,还是另有隐情,有人故意将他放走。”

        听了这话,白轻尘退到一旁,不敢言语,朱元璋这话中有话,显然对自己也有所不满和怀疑,难怪他今天非得御驾亲征,亲自指挥,且只动用了自己亲卫以及羽林卫和神剑门,连锦衣卫都没有通知,显然是心中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怀疑和不满。

        此时蓝月身在半空,将注满金丹真气的“泰阿剑”劈向朱柏,果然威力惊人,朱柏却并不畏惧,含胸踏腰,双腿微屈。五趾抓地,一提丹田内力,重剑上撩,“嘡”的一声巨响,两剑交接互碰,实打实的撞在一起,双剑无损。于此同时,二人内力自两剑剑锋出相撞,各自又以内力硬拼一招。

        朱柏脚下吃力,地面被踩下一寸。蓝月则被朱柏重剑之力弹向空中,上升到两丈高度,在空中轻轻翻个跟头后,如大鹰般盘旋而下,尚有一丈时,突然加速,手中长剑发出一道金光再一次劈向朱柏。

        朱柏侧移半步,找到最合适位置时,双手挥动巨剑,朝蓝月之剑迎去。二人你来我往,一个在空中扑击,如苍鹰捕食。一个却如渊停岳恃,魏然不动。

        剑神白轻尘的四大弟子中,“小神剑”白师道学得最多,得其“博”字;“无情剑”苏定芳得其“狠”字;“追风剑”刘一得其“快”字;而“霸王剑”朱柏得其“重”字。四人各有所长,若单论剑法威力,却以“重剑”为最。能将使出“重剑”之人,必须内外功夫均达上乘,臂力、内力都远超常人。此时朱柏挥舞重逾百斤的巨剑,不但毫不费力,同时还能发出阵阵剑气。

        只见场中一黄一黑两件兵器上下飞舞,“叮当”作响中发出惊人剑气,周围羽林卫众人,均承受不住,同时也插不上手,纷纷退到一旁,中间留下一个空来。

        两人你来我往的过了四五十招,竟不分胜负。朱元璋看到此处,心中不满,顿时冷哼一声,一旁“剑神”白轻尘见了,忙向前走去,来到阵前,低声喝道:“柏儿退下,待为师将此逆贼拿下!”

        沈追星手忙脚乱之下,却也没有受伤,心里顿时明白,对方因为惧怕自己“龙渊剑”太过锋利,因而白师道的长剑只在缠住自己,并无真力发出,也就毫无杀伤力可言,刘一的剑虽快,但离自己五尺时就变招,自己当然不能应付,可是对方也伤不了自己,唯独苏定芳是从两人制造的机会里朝自己刺出真正有杀伤力的一剑,想到这里,顿时明白双方强弱所在,心想:“常言道,以己之长,克敌之短,现在对方的长处在于人多势众,又有地主之利,不惧久战,其武功技巧也在我之上。而我虽处劣势,但拥有无坚不摧的‘龙渊剑’,同时内力自认也强于对方,因此当从此处着手,定能解眼前自身之围。”想到这里,顿时定下应对之策来。

        其实神剑门三大弟子中的任何一人,但论武功,都不在沈追星之下,合在一起,更是稳胜沈追星,但沈追星似乎拥有超越常人的智慧,常常能将一件事情看透看破,这不紧和沈追星的天赋有关,或许还和他所修炼佛门上乘功法——“大无相功”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