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野蛮玲珑

第七十九章 野蛮玲珑

        蓝月见马车里的人居然是玲珑儿,马上猜到驾车的马夫一定是沈追星所扮,便毫不犹豫地上了马车,车箱里的玲珑儿便将事先准备好的面具给蓝月戴上,同时简要地说明情况。

        锦衣卫百人马队潮水般涌了过来,将马车团团围住,领头的是锦衣卫两大镇抚使之一,大名鼎鼎的“铁刷子”毛西安,此人四十多岁,多肉的肥脸上长着一对滴溜溜乱转的小圆眼。毛西安以残酷虐囚著称,最喜欢做的是就是用一把钢丝铁刷去刷犯人的身体,然后倒上盐水,继续下一轮折磨。另有一位名叫焦四的千户带队。

        沈追星缓缓地停下马车,并不多言,只是将那双明亮的眼睛透过面具看向敌人。一名锦衣卫校尉走上前去,不耐烦地敲打车门。

        车门打开,已经戴上面具的蓝月按剑走下车箱,脸色铁青,面目吓人。玲珑儿却不下车,只在里面大叫到:“文大,问问他们是什么人,胆敢拦住本公主的座驾?”

        蓝月压低声音回到到:“回公主殿下,似乎是明朝的仪仗部队。”

        玲珑儿这才下了马车,神态傲慢地对为首的毛西安道:“本公主自海上登陆已来,已有数日,怎么才见尔等接驾?”

        毛西安一见对方,一个主人,两个仆人,一共才有三人,架子却大得出奇。毛西安心想:“普通人见了锦衣卫都会说话哆嗦,站立不稳,这三个人却如此托大,莫非真是从海外过来的公主?只是这人数也太单薄了些,和公主的身份不配。”想到这里,冲焦四一使眼色。

        焦四会意,上前施礼道:“下官锦衣卫千户焦四。不知公主来自何方?是否携带公文凭证?为何只带两名随从?”

        玲珑儿拿出琉球国出具的文书凭证,递给焦四,傲然答道:“吾乃琉球国公主玲珑儿,家父乃是琉球国王阿昆那提。弊国虽然是小国寡民,人数只有十万,但是人民自给自足,安居乐业。因仰慕天朝物华天宝,又是礼仪之邦,因此才随船队北上。谁知尔等到此刻才珊珊而来,且失礼少节,真正叫人失望之极。再者,吾国勇士,皆以一挡百的勇士。尤其吾身边的二位,文大、武二,更是能以一敌万的剑客。”说罢,朝蓝月命令道:“文大,让他们见识我琉球的剑术。”

        众锦衣卫只见那个被唤作文大的脸色铁青的中年男子,缓缓从车箱里取出一柄破布包裹的剑,众人顿时讥笑不已。那文大,将剑取出,轻轻一晃,似乎有一道金光闪过。众人还在等他用剑作出什么动作,他却已经将剑给放了回去。

        众人惊疑不定间,焦四左右两名力士手中长枪的枪头缓缓折断,齐涮涮的掉在地上。

        这一下可让锦衣卫众人大吃一惊,首先是“文大”出剑之快,众人还没有看清时,他已经完成拔剑、挥剑、收剑的动作,潇洒自如,可怕的是他挥剑斩断的枪头位于焦四的一左一右,相隔接近一丈,而从枪头落地的时间看,几乎是同时斩断。

        这还不算,锦衣卫长枪的枪头乃是特制的,其长度比一般枪头长出八寸,“文大”那一剑并不是从木质枪杆处斩断,而是从钢铁打制的枪头处斩断。要知道这种枪头长出八寸的设计正是为了防止对方砍断枪头,而偏偏“文大”的剑就是从此处斩断枪头,可见对方所用的乃是一柄削铁如泥的稀世宝剑。如此剑法,如此利剑,虽不能说是以一当万,但对付自己现在一百来人应该没有问题,何况前面还有一个面容焦黄却莫测高深的“武二”呢,众锦衣卫顿时都笑不出来了,平时耀武扬威的做派此刻也收敛起来。

        焦四并没有见过真正琉球国的文书凭证,只是偶然听吏部海外司的人说起过,而且确实有一琉球国,国王的名字似乎就叫阿昆那提,本来想趁机敲上一笔竹杠,谁知却被对方抢先拔剑示威,搞得现在不上不下,顿时拿不定主意,忙看向镇抚使毛西安。

        毛西安此时心里有哭笑不得的感觉,本来锦衣卫不去找你麻烦就是烧了高香,敲诈勒索一些钱财也是家常便饭,此刻居然有人对锦衣卫拔了剑,虽然没有伤人却也灭了锦衣卫的威风。但由于对方是外国人,当今圣上常以天朝皇帝自居,怀柔天下,恩泽四海,最希望四夷宾服,万邦来朝,那琉球国虽然地少人稀,却大小也是一个国家,如果把他们伤了,万一龙颜震怒,那是要掉脑袋的。看对方有高手坐阵,如果被他们伤了,那更不合适,不如就此放行,只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想到这里,毛西安,挥挥手,整个队伍便欲离开马车,继续前进。

        哪知玲珑儿却大喝一声:“站住!你们这是去往何处?为何不送我等入京?”说着,走到前头,拦住锦衣卫去路。蓝月心中却大赞一声“好!”,持剑紧随玲珑儿身后站立。

        毛西安见状,忙堆起脸上的肥肉,笑道:“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我等乃是天朝锦衣卫,专门负责守卫抓捕之则,并不是吏部派遣的迎宾仪仗队伍。”

        玲珑把俏脸一扬,叉腰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卫,只知道我们远来是客,你们是主人,你们的圣人不是说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话吗?今天就要你们很‘乐乎’地把我们送到京师。更何况,我这两个手下,赶路不识道,杀人还在行!”语言嚣张,不但强词夺理,说道最后居然语带威胁,似乎不答应要求就会犯浑杀人。

        毛西安此时肺都气炸了,锦衣卫几时受过这种窝囊气,正想说:“老子要走就走,你能把我怎样?”可是转念一想:“这帮化外蛮子,没有受过文明教化,野蛮无比,说不定真的动手杀人,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我等出生在泱泱大国,从小接受文明熏陶,岂能和他们那些野蛮之人一般见识呢?”

        想到这里,强怒火,对玲珑儿笑道:“公主之言差矣,古人云‘术业有专攻’,又道‘各负其责’,我等确实不是迎宾之人,但看你们人地生疏,我安排两骑给你们领路,送你们进京,如何?”说罢,忙安排两骑出来,从前领路。

        玲珑儿这才露出笑容,对毛西安灿然一笑,回车厢去了。

        就这样,蓝月、沈追星、玲珑儿三人在两骑锦衣卫的护卫下进入了京师,当然在城门口没有受到一点盘查。进城后,两位锦衣卫一直将三人送到皇城之外,玲珑儿很大方地一人赠送一根金条,将海外公主的“野蛮”风格展示到极致,锦衣卫两人才欢天喜地去了。

        重新回到京师,蓝月心里感慨万千。三人先是按照蓝月的指点,投店住宿。当晚,蓝月、沈追星就凭借记忆将脑中的地下密道的图纸画了出来,两下一对,几乎一样。

        次日,三人又在皇城附近买下一所普通院落。那所宅子已经空置好久,没想到竟被人以高价买了下来,主人高兴之余,当即派人打扫收拾。第二天,蓝月三人就搬了进去。

        蓝月选择此宅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来此地离关押蓝玉的锦衣卫昭狱很近,同时还靠近两处密道出入口,一道在秦淮河的一座古石桥下,另一密道在离此不远的报恩寺的钟楼之下。最妙的是,报恩寺和现在的宅子只有一墙之隔。

        三人搬进宅子后,就闭门商量救人大计。商量半天,三人达成几条共识,首先,因为地下密道并不从昭狱下面通过,因此无法从密道里救人,但密道依然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密道,即使救出蓝玉也无法逃离,因此确定了密道的作用就是救出蓝玉后作逃离隐藏只用。

        其次,必须进入锦衣卫的昭狱中查看,一方面确定蓝玉的位置,另一方面需要查看守卫情况以及牢狱情况,看是否能够凭借银翼飞爪闯入昭狱,再利用“龙渊”和“泰阿”的锋利,削断门锁,强行截走蓝玉。

        还有,蓝月、沈追星都不让玲珑儿直接参与行动,以免连累到她,玲珑虽然反对,但二人坚持,也只能作罢,但坚持要去地道里面看看,二人只得答应。

        夜半时分,三条黑影偷偷来到报恩寺的钟楼之旁,正是蓝月三人,查看四处无人,蓝月撬开锁头,三人钻进钟楼。此时的蓝月经过吴王宝藏的破解,在机关布置方面已经是大师级的人物,轻松找到机关,带领三人钻进密道。

        沈追星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着特制的小型火把,开始沿着所画地图的指示在地道里行走。玲珑儿头一次见到这么复杂、这么漫长的地道,惊奇不已,赞叹道:“人常说‘天外有天’,我现在觉得还应该加上一句‘地外有地’!”这话说完,把沈追星逗得哈哈大笑,连蓝月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密道四通八达,有宽有窄,蓝月解释说那可能是不同时期修建所致,后人又将这些密道连在了一起。

        密道基本能用,除了通往城外的密道,沈追星发现通往皇宫的密道也能使用。

        三人重点检查出城的那条密道,这一走,竟然走了两个时辰,出来时,天光已经放亮。而当蓝月看到出口时,心中产生了奇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