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附骨之毒

第三十章 附骨之毒

        刘基接着道:“《奇门遁甲》的下册主要各种机关布置的设立及其破解之法,    另外还有五行遁法。五行遁法由于修炼过程过于繁琐漫长,且危险重重,动则有生命之忧,有些练功方法对修炼者来说甚至是很残忍,因此在中土已经失传多年,只是在唐朝时由阿倍仲麻吕遣人传回东瀛,却在日本发扬光大,称之为忍术,发展出许多流派,你略知一二即可,大可不练。    但机关之学却是你当务之急,其中原因你日后自知。我手中之书早已不是古物,应该是宋朝人手抄之物,在原作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很是实用,我亦在上面有详细批注,你要细细研读,不可懈怠。”

        蓝月将册子用巾帕包起,贴身藏入怀里,对刘基道:“先生教诲,蓝月不忘。”

        刘基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眉头一皱,问道:“你刚才将书册包好后,将要放入怀中之际,有一个极为短暂的停顿,你知道吗?还是心有所想,无意为之?”

        蓝月摇头道:“我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停顿,一切都很正常。有什么不对吗?”

        刘基道:“如果你自己没有任何感觉,不知道有过动作上的停顿,那可能就有麻烦了!”

        看着蓝月一脸不解的神色,刘基解释道:“当初你处于昏迷状态,我替你清洗包扎伤口时,发现你的前胸有一个淡淡的掌印。那个掌印的颜色极不寻常,一般来说受外家功夫拳掌所伤,所留於痕乃是红色紫色,内家拳所留掌印多半是青灰色或黑色。而你中的那掌印虽然极淡,且敞怀见风后马上消失,但我清楚记得那是一个五色斑斓的掌印!”

        刘基停下来,似乎是回忆了什么事,然后继续道:“你落水之前和你交手之人是谁?他有用掌击中于你吗?”

        蓝月回答道:“和我交手的只有朱柏,霸王剑朱柏。当时没有感觉到什么伤害,我甚至利用此掌力逃了出来。”

        刘基再次摇头道:“不,你昏迷时我见状后给你搭过脉,确有一丝毒素由肌肤至筋脉侵入骨髓。这就奇怪了,据我所知这种掌法乃是极北之地古老相传的一种恶毒掌法,练掌之人先用几种毒草喂养五种剧毒活物,养成后再驱使五种毒上加毒的活物自相厮杀、吞噬,最后存活之毒物称之为毒王。修炼之人每日提取毒王体内毒汁,涂于掌上练功。由于所养毒物及所喂食毒草各不相同,所以毒性也不相同,也就是说除了本人,没有人能制出解药。不知这远在江南京师的朱柏怎会修炼出这种掌法?据我所知练此功者由于丧尽天理,已经被常遇春赶尽杀绝了,这可如何是好?”

        蓝月见刘基为此伤神,安慰道:“先生不必费心,果真如此,蓝月唯死而已,也省得孤独冷清的活在这世上。”

        没想到刘基听了这话却勃然变色道:“男儿大丈夫遇到不幸、打击就想到死,你不觉得羞耻吗?有点困难你就想放弃你对得起大哥蓝玉多年的悉心栽培吗?你对得起所有默默关心你爱护你的人吗?你对得起我十八年来对你的等待吗?记住,死,是最容易的,活着,才是最难的!”

        蓝月听了冷汗直流,刘基短短的几句话犹如暮鼓晨钟一般敲醒了迷茫的蓝月,他起身对刘基施礼道:“先生教训的是,蓝月再也不提那个死字。”

        刘基听后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又叹气道:“也不能完全说你不对,此掌有个名目叫做五毒附骨玄阴掌,中掌之人在短时间里并无异常,但七七四十九天后会渐渐发作,由于毒素只是侵入人体脊椎骨髓,浑身的肌肉、内脏不受影响,但人体会渐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肢体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甚至想要睁开眼睛也要别人帮你撑开眼皮。因为只是失去对身体控制,人不会死,五脏六腑正常运转。可那真是生不如死了!”

        蓝月此时已经恢复冷静,淡然问道:“先生学究天人,当有解决之道。”

        刘基道:“正常应该找朱柏去要解药,但你若落入他手,也将生不如死,更何况他会竭力隐藏自己会使毒掌之事。当世之中,除他之外,还有一人有可能解毒治病,只是此人行踪不定,生死不明,很难寻找。纵使遇见,他能否替你解毒也是未知之数。”

        蓝月笑道:“先生刚才还劝我轻不言死,遇事要勇敢面对,怎么此刻也长吁短叹、替我担心起来?先生不妨说出此人姓名,我出得此地后当立即寻找此人,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了!”

        刘基也笑道:“好你个小月,倒是教训起我来!”

        蓝月忙称不敢,刘基道:“说起此人,倒是与我极有渊源。”

        刘基拿起酒杯,蓝月忙又陪着饮了一杯,随即又给满上。刘基的的目光落在酒杯之间,慢慢陷入回忆之中:“早年我未曾投军之时,收过一个学生,此人亦是大户人家子弟,年纪虽小,但聪明过人,不管学什么,一学就会,过目不忘。犹喜读书,诸子百家,无一不精,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当时我家在浙江,这个孩子家在江苏,因此除了在我家学习外,每年只回家两次。后来我投军后,双方就断了来往。直到洪武初年,再见面时他已是个青年,一开始,我们师徒二人见面很高兴,聊了很多,知道这孩子这几年更加务实,钻研天文地理、机关布置、医药毒学等,均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可是聊着聊着就有点话不投机了,他说什么天下不应该是一人之天下,说我们不应该愚忠于某一人某一家,而应该胸怀天下,以利天下为己任,皇位也应该由天下之人推选,由贤德之人居之等等。他定是这几年在外面受了什么人的蛊惑,我耐心劝他,说他的理想或许在将来是正确的,但现在根本是不切实际,自欺欺人。他原本想劝我加入什么‘墨门’,结果我们吵得不欢而散,你说我一个儒生怎么可能去信奉墨家思想呢?”

        听到这里,蓝月的心怦怦快跳起来,他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了,只听刘基继续道:“我那学生姓徐名静,字默然。”

        纵然早已猜到,但亲耳听道徐默然的名字蓝月仍然吃惊不已,怎么那么凑巧?

        刘基也看出蓝月的异常,问道:“小月,难道你听说过此人吗?”

        蓝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果具实相告,自己和徐默然有约,将去江阴寻找于他,那自己的行藏将会落下痕迹,不但自己危险,也会将墨门置于险境。可是,刘基真心对己,赤忱一片,自己又如何能对他撒谎隐瞒?

        正犹豫间,忽然卫士来报,朱柏已经包围四周,即将登岛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