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老狐狸和笑面虎

第三十章、老狐狸和笑面虎

        齐鹜飞交待了一些细节,又去丹房里拿了些药,分别给了苏绥绥和锦鸡。

        “记住,离了盘丝岭,就潜藏行踪,路上一定要小心。”

        临行前,齐鹜飞再次叮嘱道。

        苏绥绥心生暖意,道:“齐哥放心,我会小心的。”

        锦鸡则拍着鸡胸脯保证:“放心吧,老大,去麒麟山的路我熟,闭着眼睛也能安全到达。”

        吃了这顿饭,锦鸡感觉自己和“上仙”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把称呼改成了“老大”,见齐鹜飞没有反对,便洋洋自得起来。

        等他们走了,齐鹜飞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黄花观,包括外围的法阵,这才赶往城隍司。

        谢必安还在队里等他,见他回来,就问:“准备好了吗?”

        齐鹜飞说:“准备好了。”

        谢必安说:“记住,你是阴阳司的人。”

        齐鹜飞说:“我知道,谢队。”

        谢必安又说:“也别太拼命,这件事是我们查出来的,只要到了那里能找到花面狸的踪迹,证明它在那里,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抓捕的事,交给一队二队去干。”

        齐鹜飞当然明白,只要找到花面狸,三队的功劳就有了,能抓到当然好,抓不到也没什么,毕竟阴阳司的职责不在于此。

        他甚至怀疑谢必安心里压根就不希望抓捕成功,花面狸跑了,丢的是一队和二队的脸。

        谢必安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活着回来!”

        齐鹜飞感觉谢必安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任何的虚情假意。

        看样子那一千八百的虚报账目效果不错。

        谁也不缺那点牛币,关键是二一添作五,见面分一半的态度。

        在机关干活,一毛不拔和一毛不贪的人,都是会没朋友的。

        齐鹜飞笑笑,说:“谢队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谢必安说:“走吧,那我们去会议室,秦司长一会儿要召开行动会议。”

        谢必安就带着他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三个人。

        谢必安用神念告诉齐鹜飞:“白白胖胖那个就是一队长柳钰,老狐狸一只,你小心应对。”

        然后隔着老远就打招呼,“哎呀,柳队长,你这么早!”

        齐鹜飞觉得很好玩,这是老狐狸遇上了笑面虎?

        柳钰说:“不早点来怎么行,早做一分准备,就多一分成功的希望嘛。老谢,你们这次可立了大功了!”

        谢必安说:“也是歪打正着,运气!”

        柳钰又看着齐鹜飞,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你就是齐鹜飞吧,不错,不错,刚来就搞个大情报,是员福将嘛!”

        “柳队长过奖了,还请您一路多关照。”

        “关照那是自然的,都是自己人嘛!小齐几品了呀?”

        齐鹜飞说:“尚未入品。”

        柳钰似乎早就知道一般,一点不意外,对谢必安说:

        “老谢,这就是你带队的问题了,总共两个手下,老范理论考不出来也就算了,这小齐你可得好好培养,咱们城隍司没入品的可不多,你一家就占了两个名额。”

        齐鹜飞看见谢必安本就煞白的脸更加白了。

        他已经摸到这位谢队长的脾气,越生气,脸就会越白。

        白归白,谢必安脸上却还在笑,又白又甜。

        柳钰哈哈一笑,说:“放心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不会让他少了一根毛。来,云冲,太春,你们认识一下。”

        柳钰指着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人介绍道:

        “李云冲,朱太春,都是我们一队的好手,二品上的修为。小齐没入仙品,你们要多照顾照顾他。”

        李云冲和朱太春朝齐鹜飞看过来,微微点头,便又把脸转过去了,显然没把柳钰说的“照顾照顾”放在心上。

        当然,齐鹜飞也没指望他们照顾,这年头,求天都不如求己。

        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人匆匆进了会议室。

        谢必安用神念对齐鹜飞说:“左边那个小个子就是二队队长温凉。”

        齐鹜飞问:“他也参加行动?”

        谢必安说:“他不参加,参加行动的是跟在他身后那个,叫张启月,二队最优秀的队员,在整个城隍司也排得上号,你要小心点。”

        “小心什么?”

        “二队一直负责情报,这次花面狸的消息却是我们三队搜集来的,等于是被我们截了胡。温凉肯定急了,估计这一路上,他的人不会对你太友善。”

        齐鹜飞笑道:“总不至于暗算我吧?”

        “他敢!”谢必安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对我的人下黑手,也不想想我们阴阳司背后是谁!”

        齐鹜飞发现这里的人真没一个是善茬。

        温凉进来后,朝柳钰和谢必安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就和张启月在会议桌旁坐下,两人神情都很严肃。

        没多久,秦玉柏和甘鹏飞进来了。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人。

        齐鹜飞愣住了,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一起打过麻将的端木薇。

        端木薇一进来就朝齐鹜飞笑,那笑容十分值得玩味。

        会议室里的人齐刷刷起立立正。

        齐鹜飞还在发愣,谢必安拉了他一把,他才站起来。

        对于他慢腾腾的做派,其他人都皱起了眉头,包括刚进来的甘鹏飞。

        秦玉柏倒是没什么,伸手一按,示意大家坐下,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纳兰城的端木薇小姐,将和诸位一起参加这次行动。”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十几道目光注视在端木薇身上,有震惊的,有疑惑的,也有欣赏和喜悦的。

        齐鹜飞也在思考,为什么秦玉柏会选择端木薇做诱饵。

        端木薇代表的是端木家族,她不可能孤身犯险。

        她参加行动必然是经过端木家族上层同意的。

        有了端木家族的参与,抓捕花面狸固然多了一重保险,而且一旦被纳兰城发现,有端木家族挡着,就不至于追究虹谷县城隍司越界行动的责任。

        但显而易见的,端木家不会白做好人,至少要分走一半的好处。

        可这次行动的目标只有一只花面狸,不可能抓了以后一刀劈成两半吧?

        而且,现在让端木家知道了消息,他们不会自己行动?纳兰城离麒麟山可比虹谷县近多了。

        端木薇显然看出了大家的疑惑,笑道:“秦伯,看样子你的人都不太信任我呀!”

        “他们没见过你,有疑问也是正常。”

        秦玉柏不怒自威,朝在座的人看了一圈,不容置疑地说,“行动任务,会由甘处长给大家下达,请诸位务必精诚合作,保证毕其功于一役。至于别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们不用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