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在线阅读 - 第九章、会算术的副队长

第九章、会算术的副队长

        齐鹜飞刚出顾家庄,就见一辆和他一模一样的电瓶车迎面驶来。

        两车交错而过,又同时停了车。

        “你叫齐鹜飞吧?”

        “你也是三队的?”

        齐鹜飞想到这时候来顾家庄,又能喊出他的名字,就猜到对方的来历和目的了。

        “是啊,谢老大让我来接应你。我叫范无咎。”

        范无咎调转车头,把车开过来和齐鹜飞并排,朝他露齿一笑。

        齐鹜飞又一次时空错乱,感觉自己穿越到了非洲。

        这哥们,真黑啊!

        脸也黑,胳膊也黑,和炭烧的似的。

        不对,非洲人至少牙齿是白的,这哥们连牙齿都是黑的。

        那一笑,一张嘴,就跟可乐里面倒了酱油似的——混着黑。

        是不是现在不流行烤瓷牙了,都改碳纤维了?

        齐鹜飞也朝他笑:“范大哥好,有劳您了。”

        范无咎说:“有啥劳不劳的,要不是队里抽不出人手,也不会让兄弟你第一天上班就来收死人魂儿。”

        齐鹜飞盯着范无咎的脸看,想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但这家伙的脸实在太黑了,啥也看不出来。

        “那个,范大哥,咱队里一共多少人?”

        “那得看你怎么算了,如果按职务算呢……”范无咎伸出两个手指,“就是三个。”

        齐鹜飞也跟着比划两个手指,问:“哪三个?”

        范无咎掰着手指说:“一个队长,一个副队长,一个队员,你算算,是不是三个?”

        齐鹜飞抚掌笑道:“哎呀呀,范大哥真是好算术,果然是三个,哈哈哈……”

        范无咎就咧着黑嘴,嘿嘿地笑。

        齐鹜飞问道:“范大哥,我们副队长是谁呀?”

        范无咎用大拇指点着自己的鼻尖说:“就是我呀!”

        “哦哦,原来是范副队长,冒犯冒犯!”

        齐鹜飞也不知道这大黑炭是不是胡说,反正得罪天得罪地,不能得罪顶头上司,就当他是真的吧。

        “没事,没事。”范无咎大咧咧地摆摆手。

        齐鹜飞又问:“那队员是哪几位?”

        范无咎翻了翻眼白,这大概是他身上唯一白的地方,说:

        “你傻呀,总共三个人,剩下的可不就是你嘛!”

        齐鹜飞一愣,哦,合着就我一个队员啊!

        难怪谢必安说人手不够呢,这特么能够吗!

        “范副队长,我今天才来,那我来之前的队员……”

        “我今天刚升的副队长。”

        “……”

        齐鹜飞使劲搓了搓脸,考虑要不要干下去。

        这以后还有好儿吗?

        两个顶头上司,就我一个跑腿的,不得累死!

        不过想到那每月两百块的工资,还有未来可见的补贴,还有油水……

        还是去找秦司长说说吧,看能不能挪挪地方。

        范无咎以为他还在想刚才的算术问题,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说:

        “没事,兄弟,算力这个东西,是慢慢练出来的,咱修行又不靠这个。回头哥给你弄个乘法口诀表,只要你努力,用不了两年就能背出来。”

        又一脸自得的样子,“哥当年,只花了一年半!”

        齐鹜飞竖起大拇指:“您真牛!”

        范无咎嘿嘿地笑,忽然想起今天的任务来,问道:“你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齐鹜飞拿出阴阳瓶说:“办好了,在这儿呢。”

        范无咎说:“行,办好了就好,我还有别的事,先走了。”

        “范副队长慢走。”

        范无咎骑着车先走了。

        齐鹜飞把阴阳瓶收好,骑着电瓶车慢慢地往回走。

        那只小鬼就远远地跟着,到了离城隍庙不远的地方,他不再跟上来,而是在远处徘徊。

        齐鹜飞进了城隍司,先去队里交任务。

        谢必安很高兴,收了阴阳瓶,说:“不错不错,第一次出任务,很圆满。”

        齐鹜飞说:“谢队过奖了。”

        谢必安说:“那你吃饭去吧,卡办了没有?”

        齐鹜飞说:“办了,电瓶车也领了,一会儿还得您签字补个手续。”

        谢必安一拍脑门,说:“你看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还好你机灵,知道自己去领,来,签字的单子给我。”

        齐鹜飞心说,你会忘了?要忘也是故意忘的吧。

        脸上笑呵呵地把单子递过去,真诚而感激地说:

        “谢队日理万机,我们做属下的,自然应该为队长分忧,有些事情能不麻烦队长就不麻烦队长。”

        谢必安笑道:“是这么个理,工作要主动嘛,不能算盘珠子拨一下动一下。以后有什么事,你放心大胆地去做,不要怕,有我在呢。”

        齐鹜飞说:“队长说的是,我今天办事就犹犹豫豫的,主要是觉悟不高,以后一定注意。不就是一个白包嘛,就算不能报销,算我自己出的也没什么嘛,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嘛!”

        谢必安一愣,问道:“什么白包?”

        齐鹜飞说:“就是刚才去顾家庄收魂,给包了个白包。本来想给您打个电话,想想这点破事不该麻烦您,就自作主张了。写的是您的名字,那个……没事,不能报销就算我的……没事……”

        谢必安问:“你……包了多少钱?”

        齐鹜飞说:“不多,就八百,白事没敢包整数,加了一块零钱,一共八百零一。哦对了,是牛币。”

        谢必安点点头,拉开抽屉,摸出几张钱来,说:“就这点钱,也别报了,既然你写了我的名字,就算我的吧。我也没一块零的,给你九百,多的算是给你买水喝的。”

        齐鹜飞接过钱,心里落了底,大概知道了这位谢队长的脾性。

        不过谢必安那张脸实在太白,白得有点叫人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看着谢必安的白,齐鹜飞就想起了范无咎的黑。

        “谢队,我刚才遇上范副队长了。”他说。

        “副队长?”谢必安笑了,“他这是自封的,咱们队一共仨人,要屁的副队长!不过他是老人儿了,你对他尽量客气点。老范虽然长得黑,心里头可是又红又亮的。”

        齐鹜飞这才相信,原来真的就三个人!

        他又想起了那只小鬼,就问:“队长,那咱队里养了几只阴神?”

        “阴神?养阴神干嘛?”

        谢必安不解地看着他,那样子不像是作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