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在线阅读 - 第八章、阴神

第八章、阴神

        齐鹜飞骑着电瓶车,按照纸条上写的地址,来到了城南顾家庄。

        那是很大一栋独院的房子,院门口的杨树上挂着白幡,树下搭着棚子,外面摆满了花圈。

        齐鹜飞把电瓶车骑到旁边一个小卖部,买了瓶水,一边喝一边想着找个什么理由进去。

        那边院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隐隐传出哭声。

        他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往那棵高大的杨树上瞅了一眼,神识中能感应到有什么阴物在游荡。

        手指不经意的抹过眼皮,累了似的捏了捏眉头,口中默念阴阳咒,眼前的空气像水波一样荡漾,他就看见一个小孩模样的人影趴在杨树枝上,正探头探脑地朝院子里张望。

        不会吧,这么快跑出来了?

        生魂离体,没有阴差护送,可去不了黄泉路,除非专修阴神,不然用不了几天就什么都没了。

        齐鹜飞并不着急,万一搞错了可不好。

        他就和小卖部的老板闲聊:“这家走的什么人啊,我听着哭声挺悲的,年纪不大吧?”

        老板说:“谁说不是呢,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齐鹜飞问:“不会是个小孩吧?”

        老板说:“那倒不是,老顾家的女儿二十多了吧,听说去年刚定的亲,谁知道人就这么没了。”

        “二十几岁啊!”齐鹜飞朝树上那个小孩影子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怎么死的?”

        “听说是去麒麟山玩的时候掉山涧里摔死了,身体还被狼啃过。”老板摇头叹气,“唉,真是可怜呐!”

        “那么说已经死了好几天了?”

        “人失踪后在山里找了三天才找到,到今天得有五天了吧。”老板算着日子感慨,“你说现在的姑娘,怎么就敢一个人去深山里旅游?”

        齐鹜飞一听,估计今天这任务是完不成了。尸体在山里躺了几天,还被野兽啃食过,就算有残魂,也留在山里了。

        可是树上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

        他决定还是过去看看,就问小卖部老板:“你这儿有白包卖吗?”

        老板说:“我卖那玩意儿干嘛?怎么着,你要去吊丧啊?”

        “那信封呢,白色的那种。”

        “信封倒是有。”老板拿了一个白信封出来,“你又不认识人家,凑什么热闹啊?”

        齐鹜飞接过信封,往里面塞了三百牛币。

        牛币是西牛贺洲凡间通用的一种货币,和仙币的价值完全没法比。大多数修行用品都无法用凡间的货币进行交易,偶尔也有人在黑市上兑换,一紫币大约可以换一千多牛币。

        黄花观占着那么大片山,每年山上的药材也能挣不少牛币,只不过对师徒俩修行来说,那点钱少得可怜。

        山上能稳定产生仙币收入的,就只有那些蛛丝。

        现在好了,他也是一个月有两百紫币收入的仙界白领了,给人包个白包算什么。

        他就问老板:“三百块可以吧?”

        老板说:“少是少了点,不过你又不是他们亲戚,意思意思,够可以了。”

        齐鹜飞想了想,不能太小气,就又往信封里加了一块钱。

        问老板借了笔,在信封上写了个奠字,落款是黄花观。看了看,觉得不好,又把字划掉,改成了“谢必安”。

        嗯,这样算公干,回去也许能报销。

        他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黑色,但挺素的,没什么问题。

        一切妥当,齐鹜飞拿着白包,缓步朝院子门口的杨树走去。

        树上的那个小孩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警惕地扭过头来,紧紧盯着他看。

        齐鹜飞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往前走。

        小孩放松下来,又扭回头去朝院里张望。

        齐鹜飞晃晃悠悠走到树下,假装打个哈欠,口念束魂咒,伸手朝天一指,一股法力缠绕住了树上的人影。

        小孩猛烈地挣扎起来,杨树枝桠间卷起了一股阴风,飘落许多树叶。

        齐鹜飞神识中感受到对方的怒意,紧接着,砰一声,那东西便挣脱了束缚,一下子从树上消失,出现在了就近一块石头的阴影里。

        正好一个人从旁边经过,那东西便躲进了人的影子里,接着又瞬移到附近另一个人的影子。

        咦,阴遁术!

        这不是一般的阴物,这是一只修过法术的阴神!

        齐鹜飞没有去追,眯着眼睛,看着它在人影和墙角、石头、草丛的阴影间移动,最后消失在远处的拐角。

        第一趟差事就遇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他不得不多个心眼。

        会不会是谢必安派过来的呢?

        治安三队至今还挂着阴阳司的牌子,手底下有几只阴神也不奇怪。

        那么这东西是来监视这个院子的,还是监视我的?

        不管哪一种,都说明这次的任务没那么简单。

        齐鹜飞决定先进去完成任务,别的再说,真要有人想让他难堪,他也不会客气。大不了一拍两散,你做你的公务员,我回我的黄花观。

        院子里人很多,主家忙进忙出的,也没人拦齐鹜飞。

        他把包好的白包放到收账的桌子上,就有主家的人领着他去了灵堂。

        灵堂里挂着死者遗像,的确是个很年轻的女子,长相也很清秀,不是短命的相貌。

        齐鹜飞在遗像前鞠躬,死者的亲眷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鞠完躬,他转到后面的灵床,面对死者默哀。

        死者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布,大概是因为被野兽啃食过的原因,连脸都盖住了。

        齐鹜飞一直开着灵视,透过尸布看到一缕幽魂缠绕在尸体上。

        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正常来说,死了这么多天,而且尸体曝露在山里,风吹日晒,魂魄早就该消散了,即使有残魂,也必定细若游丝,难以捕捉。

        但现在她的魂看上去还算完整,能贴合身体,竟似对阳世有几分不舍。

        齐鹜飞任务在身,默念咒语,用法力拘住死者的魂,把她从尸体上拉了起来。

        女魂浮在空中,渐渐显出相貌,和灵堂中的遗像一模一样,只是目光呆滞,神情茫然,仿佛毫无灵知。

        这是提前喝过孟婆汤了还是怎么滴,难道生前就智力不全?

        仔细观察后,齐鹜飞就发现了不对劲。

        此魂看似完整,实则不全,似乎是被打散重聚过,就好像一张照片,被人撕碎了,又重新拼接起来一般。

        难道她家里也有修行人,帮他找回了残魂?

        他朝灵床前死者的亲眷看了一眼,一个个面容悲戚,抽泣呜咽,没有人注意到死者的魂已经离体。

        齐鹜飞默哀完毕,对主家的人说了句“节哀”,便转身告退,从灵堂里出来,那女子之魂就跟在他身后。

        来吊唁的人不少,进进出出的,也没人注意到他来了又走了。

        一直回到小卖部门口,他才转身对女子之魂说:“你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女子一脸茫然。

        小卖部的老板打了个寒颤,问道:“你在跟谁说话?”

        齐鹜飞叹口气,从储物背包里拿出阴阳瓶,拔出瓶塞,说声“进来吧”,那女魂便化作一缕幽烟,钻进了瓶子里。

        他忽然想起了前世听过的一个关于渔夫从海里捞上来装着魔鬼的瓶子的故事。

        现在他手上的阴阳瓶就是这样的一个瓶子,隔绝阴阳,能封印无实体的灵魂类生物,哪怕它再强大也逃不出来,但毫无法力的普通人却可以轻易打开。

        “希望你来世能投个好胎。”他对着瓶子说。

        老板看着他莫名其妙的举动,越发觉得有点冷,问道:“这是什么?”

        齐鹜飞扬了扬手里的瓶子说:“主家回的礼。”

        然后就骑上电瓶车走了。

        “回礼回个玻璃瓶子?”老板愣了半天,自言自语道,“我信你个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