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际二婚之全能后妈在线阅读 - 143扒掉马甲

143扒掉马甲

        再次见到米乐乐,蓝齐威只觉得恍若隔世。

        也的确是隔了一世。

        上一世最后的记忆还是米乐乐躺在血泊里。

        如今的她却穿着孕妇装,岁月静好地坐在对面。

        “蓝同学?蓝同学?”米乐乐就纳闷了,来找她就是为了目光直直地看她吗?

        她有被冒犯的感觉。

        “蓝同学!”米乐乐加重语气斥了一声。

        “啊?啊,米同学,你在叫我吗?”蓝齐威朝着米乐乐讨好地笑。

        “……”

        米乐乐感受不到蓝齐威的讨好,她只觉得反感。

        “请问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有事说事,没事就滚。米乐乐隐忍地皱了一下眉头。

        然后她就看见蓝齐威先是尴尬了一下,后又奇迹般的温暖的笑了。

        真是神特么的温暖笑容!

        这人怕不是精神有病吧?听不出她话里的拒绝意味来?

        蓝齐威哪里听不出来,他不能更熟悉这样的米乐乐了。

        别的女孩子要是知道谁谁谁喜欢她了,把她当女神了,不管是不是能喜欢回去,都得虚荣的美滋滋的。

        但米乐乐不会。

        米乐乐跟别的女孩子正相反,她觉得自己有男朋友了,如果有谁还敢向她表白喜欢她,她就觉得那是一种冒犯,是一种羞辱。她觉得一个男生,你可以去喜欢是任何没主儿的女生,但对于一个有主儿的女生,你可以喜欢,可喜欢之前必须先尊重。

        说白了就是,你如果真的喜欢,你就不应该给你喜欢的人添麻烦。人家都有主儿了,你非得上赶着表白是想怎样?别说什么你只想让你的喜欢被对方知晓,你无意干扰对方的感情生活。那都是P话!当话说出口的时候,你就已经干扰了!自私的拿自己的心理干扰了别人的感情生活。

        跟米乐乐交往的十年里,她足够优秀,所以总能遇到不长眼的男生给她表白。米乐乐当面跟人客气的拒绝,转过身来就跟他抱怨,说那些男生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P喜欢,最讨厌那样的男生了。

        他那时候多骄傲啊。骄傲足够优秀的她只喜欢他一个。

        他们一交往就是十年,十年里多少一对一对的同学最后都走散了,只有他和她还在一起。

        直到她被查出来先天不孕。

        世界一秒从天堂变成地狱。

        他是从穷山沟里出来的,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从他十岁开始他妈就天天说给他娶媳妇让他给她生一个大胖孙子她就死都瞑目了。

        在检查出不孕之前,他妈还是喜欢米乐乐的。既漂亮又能赚钱,还有房有车,他妈不只一次说过是祖坟冒青烟才让他这辈子能娶到米乐乐。

        可是一个不孕就打破了所有这些美好……

        “喂,你来就是为了沉默地看我两眼是不是?行,那你现在也看过了,你可以走了!”米乐乐受不了对方那莫名其妙一会儿怀念一会儿悲伤的眼神。

        这特么的是真精神病吧?

        米乐乐警惕地站了起来,并向门口走了两步。心里想着,如果对方万一再发疯,她可得先跑。

        “对不起!我来主要是为了让你当面道歉的。”蓝齐威对于米乐乐的抗拒很受伤,但他还是卑微地站了起来,冲着米乐乐郑重的一鞠躬,“关于因我对你产生的困扰,我郑重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原谅我没能和你走到最后,原谅我害你惨死街头。

        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反而让米乐乐更戒备了。

        她能感觉得出来蓝齐威的道歉貌似比他说的更沉重。

        那她也不能接受。

        她从不觉得做错了事情在道歉之后就必须被接受谅解。

        “现在你道完了,你可以走了。”米乐乐这次干脆立到了门外。

        蓝齐威直起身来,对这样的米乐乐也很熟悉。她那时候也是这样,别人要是对她做了不好的事情,回头又向她来道歉,她几乎很少原谅。她觉得错了就是错了,以后大家最好永不再产生瓜葛,那才是最有诚意的道歉。

        感情伤害不是弄坏了什么东西,你买个新的就能赔偿的。感情伤害了就是伤害了,那是永远不可能再恢复如初的。这一直都是米乐乐的观念。蓝齐威那时候觉得这样的米乐乐可真酷,可真有魅力。

        然而他站到米乐乐的对面,他被米乐乐这样对待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样的米乐乐多冷酷多无情。

        “我真的很抱歉让你有了那样不好的遭遇,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还请你不要拒绝。”

        米乐乐就见蓝齐威从空间纽扣里唰一下拿出了两大堆的婴儿用品。

        大到儿童车,小到安全纽扣,应有尽有。

        她愣了一下,正要拒绝,蓝齐威却抢先一步出了门了,“先告辞了,你身体不方便,留步吧。”

        钱多福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么多的东西堆在休息室都惊呆了。

        “喂,这是你什么同学?你就去考了一次试,就交到了这么大方的朋友?隔尿垫,小包被,纸尿裤,护脐贴……全是大牌子啊!这么细心的吗?”钱多福突然鬼鬼一笑,凑近了米乐乐拿手肘一怼她,“是细心还是动心啊?宝宝妈,你可以啊,这样都能勾到帅哥?”

        米乐乐一边打包一边回答钱多福,“别瞎想,他和我离不共戴天就差一步。”

        “啊?你说真的?”钱多福看看米乐乐的表情,觉得她不像是开玩笑。

        米乐乐已经把东西打包好,然后点开光脑选择快递黑洞,并填写地址。

        钱多福看了一眼地址,那是牛津摄影大学的地址。

        “这些东西你不收啊?哎你快点跟我说清楚啊,你想憋死我啊。”钱多福太好奇了。

        米乐乐把东西都扔进快递黑洞,眼前终于再次干净了,连带着心情也干净不少。

        “趁着高三生们来之前还有几分钟,你去把严谨方叫下来,我一起说。”

        “这么正式?”钱多福疑惑着小跑走了,又小跑着把严谨方拉下了楼,“说吧说吧,人到齐了。”

        米乐乐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把她去考试反被人莫名其妙地告白,又阴差阳错被围攻的过程都一一讲了出来。

        钱多福听完就怒起了,“卧槽!看着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却是个流氓!你怎么不早说啊?早说的话我都不能让他进门来。”

        米乐乐:“当时不正在跟你打电话吗?我听着耳熟,但没想起来是他。谁能想到他还能追到这边上门来道歉。呵,他再不出现在我眼前就是最好的道歉了。”

        严谨方把钱多福悔恨的表情看在眼里,“没事儿,也不晚,反正下次他别想进门了。”

        “下次?他还有脸来下次?”钱多福怪叫。

        米乐乐也黑脸看向严谨方,“你觉得他还要来?”

        严谨方给两女人分析:“要是个正常人,你觉得他能干得出来当众强行告白的事情?要是个正常人,事情都大到有人被开除了,他还能有脸过来还找你?要是个正常人,他还能想到给你未出生的宝宝买那么多东西?准妈妈,说出来不是为了给你添堵,你确定你和他仅有这几面之缘他就喜欢上你了?”

        “你什么意思?”钱多福没听明白。

        米乐乐也是一脸疑惑。

        严谨方解释,“我不否认一见钟情的存在,但一见钟情到一位准妈妈,还能给准妈妈的宝宝大方买东西的,这种事情绝对少见。如果不是他口味清奇脑子有病的话,那么就是曾在我们米校长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对她情根深种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钱多福僵硬道,“情根深种?你这么说让我很惊悚知道吗?”

        米乐乐也觉得发冷,“口味清不清奇我不知道,但他脑子有病我很确定。”

        钱多福打个激灵,急道,“那现在怎么办?他不会真被自己的情深感动并不可自拔然后就死缠烂打吧?这没人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拒绝他进门,万一有家长来咨询呢?我们冷着脸赶他是不是也不好?”

        停顿一下,钱多福又发狠道,“他要是按捺不住出手就好了,我一定借机弄死他!”

        严谨方怜悯地看她,“有一句古话叫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位远道而来的蓝同学明显不是肤浅的流氓,人家以后要是打着同学的幌子,把关心的尺度很好的把握在同学情谊上呢?你说人家骚扰都没有确实的证据,你能怎么办?”

        钱多福下意识地接到,“所以只能恶心着我自己?”

        米乐乐顿觉想吐,“你别乌鸦嘴啊。”

        她这样说钱多福就不同意了,“是我乌鸦嘴吗?明明是他!”

        钱多福指严谨方。

        严谨方嗤的一声,“我要是这么好使的话,我就直接说祝我们米校长一生一世一双人,白头到老不分离了。”

        钱多福杠精附身,“要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呢?”

        严谨方冷笑,“那我就说祝我们福子小姐单身到老不后悔。”

        “喂——”钱多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直扑严谨方的脖子,“谁要单身到老了?你快给我改回来!改回来啊你!”

        米老太带着孩子们进来,看着打闹的钱多福和严谨方笑道,“你们感情真好。”

        “谁跟他感情好了?我又不是瞎!”钱多福秒收手,顺便还嫌弃地拍了拍手。

        严谨方冷扫她一眼,没说话,站起来上楼去了。

        钱多福这个才嫌弃了人家的人又颠颠的跟上去,“喂,你走什么走?你还没有收回你的乌鸦嘴呢!你快给我改回来啊你……”

        米老太摇着头笑道,“小严脾气太好了,就这么任由福子闹也不生气。”

        刘灿灿正好进门,听到这话表示非常不能认同,“奶奶,我们班一共十个同学,除了我没被严老师怼哭过,其他人都被怼哭过。”

        邱小阳从她后面跑着进来,以身证明:“奶奶,你是不知道严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嘴多毒。昨天我做一个新题型,没能及时反应过来,他居然说我是生铁蛋!当时就把我气哭了。我爷爷聪明,我爸爸也不傻,我就是再蠢也不可能是个生铁蛋吧?你说说他说的是人话吗?奶奶,你帮我狠狠地批评他吧好不好?”

        不等米老太回应,随后进来的邱爷爷邱奶奶就先说话了。

        “你活该!自己不长进,还要怪严老师太严厉吗?要照我说,打一遍就长记性了!严老师都多余费嘴皮子。不行,我这就上楼再提醒一遍严老师去!”

        “奶奶,我还是你最亲爱的大孙子吗?”邱小阳惨叫。

        又一到达的同学顺口接到,“我妈说了,我考得好就是她大儿子,考得不好就不是……”

        八点了,要正式营业了,乐学托管很快热闹了起来,米乐乐只能把乱七八糟的事情先放在一边了。

        谁有寒假,高三狗们都没有寒假的。

        严谨方要是休息,米乐乐就盯着;米乐乐要是休息,严谨方就盯着。赶对了两人都休息,米乐乐就布置在家的复习作业。

        只有十人的高三冲刺班,其紧张程度却一点不亚于学校的高三班。

        这些人才来乐学托管的时候,心里想的是,米乐乐那么厉害,给他们量身定做专属的学习计划,那他们不就能省好大的劲儿了吗?

        花钱买省事,这是真理。

        然而很快他们就被现实打脸了。

        米乐乐是给他们每个人都量身定做了学习计划,但总的工作量却不仅没减少不说,还额外增多了。

        曾经有一个胆子大的男生当场就用米乐乐曾经说过的话置疑米乐乐了:如果来你这里也是题海战术的话,那我还用你干什么?

        米乐乐淡定回:你跟我能一样?我自己能扑腾会,你能吗?你也可以不用我,你自己扑腾呗?你要是自己能扑腾明白,明年考好了,我退你钱。

        同样的话,不是谁说都会有同样的效果的。

        米乐乐当年敢那样说,那是因为她自己有不照做的底气。

        可是来参加高三冲刺班的这些人,不是她针对谁,没一个有她的底气。

        你又没底气,还不想努力,你想干什么?

        别的辅导老师可能收了钱,那就一切以学生为主,好脾气哄着人家,只要不半路被辞退,那就万事好商量。

        米乐乐不是那样,她很认真,甚至说得上较真儿。

        你要是不想学了,可以走,我绝不挽留。但你只要留下来了,那就得听我的安排,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你问我哪来的底气?钱啊!你父母给我的钱赋予的我责任和权利!有意见先跟你父母沟通去!

        她一个,严谨方一个,给高三生们讲话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收敛。该怼就怼,该收拾就收拾。

        她的观念自始至终都很朴素:那就是拿成绩说话!对于她和严谨方来说,只要高三生们的成绩上去了,那么家长们就不会有意见,她和严谨方也不会赚钱赚的烫手;对于高三生们来说,同样只要成绩上去了,他们就算再不适应也会适应。

        半年了,事实证明米乐乐的决策非常正确。

        不管这些高三生们心里多委屈老师们的严厉态度,可是一到上课的时间了,他们都会乖乖报到。嘴上嫌弃着,可心里却慢慢地产生了一种别样的优越感。

        知道我为什么成绩这么好么?那是因为我老师厉害啊!什么?你说你的辅导老师只给你留了三张作业?你太幸福了好么?我老师给我一留就是五张起步啊!

        学生们一向是个奇怪的群体,他们会吹各种各样的牛,会对各种各样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感到骄傲。

        你脾气不好,严格厉害没关系,只要你真有实力,学生们就会反过来以你为荣。

        米乐乐上学那时候就是这样,高三的所有任课老师里物理老师最厉害,一整就把全班人都能训得湿了眼眶。但奇怪的是,每学期让学生们评选最受欢迎老师时,也是这个物理老师得票最多。

        多少同学背地里都在自我反省:我怕不是个隐藏的受虐狂?

        然而一到票选,雷打不动的继续投物理老师的票。

        只因为物理基础的确是扎实,物理成绩也的确是好。

        后来再大一些,米乐乐就明白了,学生时代与其说是喜好奇怪,不如说是最纯真也最简单。

        他们总能感知到谁对他们是真的好,是真的在为他们着想。

        那些跟学生们关系打得挺好,可是上课讲着讲着就会讲跑了,课堂气氛很好最后成绩却不见真章的老师,也许当时也有学生喜欢,但当学生清醒过来,他很快就知道这老师是不是合格了。

        谁也不傻不是么?

        米乐乐给乐学托管的老师们开会,一直反复强调的就是这一点:你可以不用跟学生们关系打的多好,但你的业务能力一定要过关。首先要保证了学生的成绩,这样即使有部分家长有意见,你也能有底气的反驳——先看看成绩再说话!

        正是由于米乐乐坚定这样的理念不动摇,所以高三生们的课堂上总是很紧张。一紧张,这时间就过得飞快。

        眨眼间江止戈都走了五天了,依然没有归期。

        原来老约翰是领导的时候,米乐乐还能问问老约翰江止戈的出差情况。现在老约翰退下来了,江止戈自己变成领导了,米乐乐问都不知道问谁去。

        白天忙的时候也顾不上想起江止戈来,但一到晚上的时候,米乐乐就想的厉害。

        想江止戈给她按腿防抽筋,给她抓后背痒痒哄她睡觉,还能给她剪脚趾甲。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没觉得委屈过,现在肚子里多一个崽儿了,她竟然脆弱的每每想起来就掉眼泪。

        她怕老太太担心,也不敢跟老太太说,就都憋在心里。于是肉眼可见的小脸瘦下来了,整个人的状态也不太好。

        老太太只当她是怀着孩子睡不好,也没多想。毕竟女人怀孩子生孩子就没有哪个能好受的,像米乐乐这样至少没吐过的,其实已经算好的了。刘灿灿到现在闻到点刺激的气味还吐呢,那个才是真难受。

        “没事的没事的,哪个当妈的都是这么过来的。”老太太念叨着,既是安慰米乐乐,又是安慰自己,然后就投奔到喂养孕妇的大业中去了。

        “你今天想吃什么肉?孜然羊肉?红酒牛排?要不还吃猪头肉?”

        老太太不限制米乐乐吃什么,她怀着楼万城的时候,老公死了,生活拮据,所以想吃什么都得忍着,算着。

        等到了米乐乐有了,她就决定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她才不拦着。

        然而米乐乐的胃口好像也随着江止戈走了,一天比一天差,到今天,已经连肉都不想吃了。

        “奶奶,我什么都不想吃。你别管我了,等我饿了再热两个包子吃就好了。”

        “光吃包子哪能行!你吃够了我做的了啊?那我出外边给你买去。路对面新开了一家小碗蒸菜,我看着给你买两碗去。”

        米乐乐听得好奇,“对面什么时候开饭店了?我怎么不知道?”

        说着她就站了起来朝外看,果然看到了正对面的浏阳蒸菜馆。

        名字让米乐乐精神恍惚了一下。21世纪的时候,她的家在一个高层,高层的下面几层就是购物中心。购物中心里有一层全是饭店,其中就有一家浏阳蒸菜馆。

        她很爱去,最爱吃那家的腊味合蒸,和豆豉排骨。

        有时候一个人去,有时候和那个渣男一起去。

        米乐乐晃晃脑袋,把突然闪过的某渣男面孔给晃走。她顺口问着,“我记得那不是一家房地产中介所来吗?什么时候变成蒸菜馆了?”

        老太太道,“好像就是这三五天的事情,昨天新开的业,邱小阳奶奶买了一次,跟我说味道挺好,价格也不贵。你想吃吗?我这就去给你买。”

        一群小家伙从门外跑进来,江济大叫着,“太姥姥,吃什么?我也要吃。”

        米乐乐看看时间,干脆说,“奶奶,要不今天中午就别做饭了,你带孩子们过去吃吧?等你们吃完了再给我带一份就行,我要豆豉排骨。”

        “行。”老太太带着孩子们走了。

        浏阳蒸菜是小碗蒸菜,一小碗一小碗的,放在蒸屉里都是提前蒸好的。你点完单就可以吃,会省掉不少等菜的时间,这也是米乐乐曾经爱吃浏阳蒸菜的原因。

        米乐乐算了一下时间,从地下穿过去到店,点单吃饭,最后再给她打包,顶多一个小时的时间。

        哪知十分钟后就有穿着饭店制服的服务生上门了。

        “请问米乐乐女士在吗?您的奶奶给您点了饭菜,请您接收一下。”

        “哦,我就是,放这里吧。”米乐乐笑了,她奶奶还挺聪明,虽然她并没有觉得多饿。

        饭盒还是复古的竹篮款,当然也就是外表复古而已。内里却是星际时代最先进的保温内胆,分两层,上层是饭菜,下层是发热能源石。

        米乐乐顺口来了一句,“这成本可就上去了吧?你这送一回得加多少的运费?”

        服务员生骄傲的大声说道,“一公里之外才会加,但女士的位置在范围内,一分不加。”

        米乐乐真心夸奖,“你家老板是个能干大事的。”

        虽说这样会损失一部分利益,但一家店能在附近先把口碑立起来的话,对于后面的发展一定是有利无害的。

        服务生临走之前给米乐乐传了一份电子版的菜单,还告诉她多少钱有优惠,办会员先储值的话永远八折,赶上店庆还可能更低。

        等他走了,米乐乐打开蒸菜的盖子,表情又是一怔。

        这摆菜的方式,以及这排骨的味道,怎么都有一股子熟悉的感觉?

        就算浏阳蒸菜是星际连锁了,配方锁死了,可也不能像21世纪的菜的味道吧?

        米乐乐吃了一口后,确定了,就是21世纪的味道,还正正是那时候她家楼下的浏阳蒸菜的味道。

        这算什么?穿越给的福利?

        米乐乐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巧合而胃口大开,不带停顿的吃光了一碗饭连带着一碗排骨。

        她吃完不一会儿,老太太也带着孩子们回来了。

        小江妮一进门就冲着她叫,“麻麻,好好吃!你吃过了吗?真的好好吃。”

        江舟注意到了米乐乐面前的饭碗,“后妈,你够吃吗?不够我再帮你去买。”

        十五觉得自己能做得更好,“后妈,我们晚上就在家自己做蒸菜吧?我记下那些菜的摆放方式了,我觉得能试一试。”

        江月一半怀疑又一半信任,“后妈,你会做浏阳蒸菜吧?”

        江济抢在米乐乐前面回答,“后妈肯定会!就没有后妈不会的。”

        但米乐乐偏偏不会浏阳蒸菜。

        因为那个渣男是浏阳的,拿手好菜就是浏阳蒸菜。那时候的米乐乐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的。总不能一直是她做菜,他洗碗吧?她也有不想做菜的时候的,那时候怎么办?

        只要她不学会浏阳蒸菜,到时她只要说想吃了,他不得给她做去?

        那时候的渣男还是满心全是她的,立刻就保证说,无论什么时候她想吃了,他都给她做,做一辈子。

        话是这么说,但因为楼下就有这么一家店,味道还挺好,其实他们很少在家里吃。

        米乐乐吃到了久违的好吃的,心情本来不错;但又因为被勾引起了不好的回忆,这心情又不好了。

        “抱歉,我还真不会浏阳蒸菜。要不你们从星网上买个教程学一学?”米乐乐随便回应一句,收拾空下来的饭碗去厨房了。

        她的记忆有点模糊,一时竟不能确定她记忆里的蒸菜味道是楼下店家的,还是那个渣男的。

        但不管哪一个,都让她心情很糟糕。

        她也没把孩子们的话放在心上。无论他们学是不学,她都不觉得那是一件值得需要花费尽力的事情。

        然而第二天中午,她就看到孩子们竟是又要去对面的浏阳菜馆。

        她好笑道,“就那么好吃吗?昨天没吃够,今天还要去?”

        江舟摇头,回答道,“不是去吃,是去学。也不知道十五哥跟人家菜馆老板怎么谈判的,人家大老板说了,只要我们不是学来用作开店赚钱,只在家自己做自己吃的话,他可以让大厨交给十五哥。”

        老太太笑,“很神奇的事情吧?居然还有人愿意无偿把自家的饭菜配方教给别人。不过你别担心,我会跟着去的。那菜馆的老板也答应了。”

        米乐乐心说,你这么说我就更担心了。

        “那好吧,我也一起去看一看。”

        此时几个小孩子突然异口同声道,“不行,后妈你不能去。”

        米乐乐就奇怪了,“奶奶都能去,为什么我就不行了?”

        十五扭捏道,“我在跟人家老板沟通的时候说,你因为肚里的妹妹吃不好睡不好,脸色特别差,就是吃他家的饭菜才能好一些,所以他才愿意让大厨教我的。可是后妈你要是去了的话,我的谎话岂不是要拆穿了?人家还能教我嘛。”

        江月一拍米乐乐的手,“乖,听话,好好在家啊,别添乱。”

        米乐乐:“……”

        某人看来又是欠揍了。

        “好了,乐乐,我们走了。我会看着孩子们的,有事儿打电话。”老太太带着孩子们又一窝蜂似的走了。

        十分钟后,还是昨天的服务生又来了。

        这次送的是糯米排骨,以及蒜蓉粉丝娃娃菜。

        米乐乐一边往外拿饭,一边貌似漫不经心地聊着,“你们大老板叫什么?是他招的大厨吧?大厨的手艺可真不错。”

        服务生日常骄傲,“老板叫杰森,大厨叫彼得,大厨的手艺还是跟老板学的,老板做出来的菜才叫一个天上地下最好吃呢。”

        嗯,两个完全不搭调的名字让米乐乐心里好过了一些。

        “麻烦你帮我给你们老板传个话,孩子们的手艺不能白学,你让他给我报个数吧,学费我交。”

        服务生连连摇头,“那可不行。老板亲自给我们嘱咐了,说不能找您收钱。”

        “哦?为什么?”

        服务生摇头。

        米乐乐感觉越来越不好,“那你把他的光脑号给我吧,我亲自跟他谈。”

        也不知道这句话怎么戳中了服务生,人家竟是连忙收了饭盒,说声“再见”扭身就跑了。

        米乐乐:……

        学了人家的手艺,给人家钱也不收,老太太就想了一个主意,最近天天在浏阳菜馆点餐吧。多吃点,多给人家带点人气,也算是回报了。

        米乐乐默认了。

        主要是快年底了,又要给孩子们做新衣服,还要准备年货,还要给高三狗们准备个小考用作年前结课,江止戈还是没有回来……米乐乐一边忙,一边又没有心情做饭吃饭,就只好听从老太太的安排了。

        吃了一阵子的浏阳蒸菜,不管米乐乐的记忆多么让她厌烦,但身体却是满意的。她不仅胖了回来,还更有气色了。

        害得老太太逢人就说,我家乐学托管对面的浏阳菜馆是真好吃,看把我家乐乐吃得胖的!多圆润,多有福气。

        几个小家伙也赞不绝口,“十五哥哥也学会了,也做得很好吃了,但还是不如大厨师傅做得好吃。”

        在他们的安利下,钱多福一家,宁霜霜一家,刘灿灿一家,都陆续去浏阳菜馆吃过了,并且一次就成了人家的忠心老客户。

        米乐乐后来也想联络过人家大老板,奈何每次都是秘书接电话,说有事就告诉她,她来转达。

        米乐乐拒绝了,挂电话后还笑了下。这年头开个饭店都有秘书接听电话了,看来这老板真的不简单啊。

        两家面对面,愣是没有一次见过面。

        本以为就要这样神交下去了,然而某一天晚上,米乐乐落了空间纽扣在乐学托管,她回来取时却发现了站在乐学托管门口的大厨。

        大厨身上还穿着浏阳菜馆的工作服,脑袋上戴着高高的厨师帽,脚底下是抽了一堆的烟头儿。

        乐学托管已经关门了,严谨方落下了防盗装置,里面还关了灯,貌似已经睡觉了。从外面看的话,除了乐学托管的大牌子以外,其实什么也看不到。

        那这人站在这里是在看什么?

        米乐乐感觉不好,就坐在悬浮车里没下来,直接喊话道,“请问你找……”

        那人听到动静猛地转身,米乐乐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蓝齐威。

        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浏阳菜馆是你开的?你是大厨还是老板?”

        蓝齐威慌乱又力持镇定道,“没人规定我不能开菜馆吧?我那时候是喜欢你,但我现在不喜欢了。”

        语句毫无逻辑,但米乐乐一样没办法反驳。

        你总不能对人家说:不喜欢?你骗鬼呢?不喜欢你来乐学托管门口抽一地的烟头儿?

        米乐乐当机立断,“感谢你过去对孩子们的照顾,但从明天开始,他们不会再去浏阳菜馆吃饭了。”

        “乐乐!你这是做什么……”蓝齐威一急,亲昵的称呼随口说了出来。

        米乐乐气白了脸,“蓝同学,请你称呼我米同学或者米太太。”

        蓝齐威急点头,“好好好,米同学。你看我们之间的事归我们之间的事,没必要连累到孩子们吧?他们都很好,我很喜欢,才会想把手艺教给他们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非分之想。况且我什么也没有做吧?你就这样隔离了我和孩子们,是不是过分了些?”

        说的好像他跟孩子们才是一家似的。米乐乐都听乐了。

        “你怎么会浏阳蒸菜?”

        “什么?”

        “我问你怎么会浏阳蒸菜。”

        “这很奇怪吗?我还会打篮球还会拍视频还会潜水,会浏阳蒸菜很奇怪吗?”蓝齐威夸张地大声辩解着。

        他自己没有意识地把目光往斜上方偏了那么一下。

        米乐乐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的时候,全身都僵直了。

        这是那个渣男的小动作!每当心虚或者说谎的时候,他都会无意识地这样。

        她来了这里,他也来了这里?

        米乐乐脑袋里才闪过这个念头,又很快的推翻:他就是来了这里,她也不会承认她就是那个米乐乐!

        “你为什么对我会浏阳蒸菜这么好奇?”这回变成蓝齐威质问米乐乐了。

        会吗?会有那种可能吗?在他记得上辈子记忆的时候,她其实也记得?

        他不自觉地向米乐乐走近了两步。

        米乐乐眉眼一厉,声音毫无波动,“我何只好奇你会这个,我还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还会打篮球打得好,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最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把喜欢别人的事情做得这样猥琐又下作!”

        蓝齐威又自动后退,堪堪为自己挽尊,“我怎么就猥琐又下作了?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了!我只是开了个菜馆正好在你家对面,我只是喜欢你家的几个孩子想对他们好一些,我做什么了我?米同学,请你不要这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吗?”

        随着他的话,米乐乐的脑海里就闪过了严谨方曾经的预测:不怕坏人作恶,就怕小人恶心。

        你想跟他掰扯道理?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会选在这样的时段开这样的店?

        这道理本身说出口就是对自己的恶心。

        而且只要人家不承认,你就没有真正的证据。

        再退一步,人家就是承认了怎么了?喜欢人不犯法,喜欢到想亲近人也不犯法。人家跟踪了吗?骚扰了吗?表现出恶意了吗?没有吧?除了让你恶心之外,人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法规。

        而让你恶心,目前还未归到受到精神损害的范围之内。

        毕竟就算让外人评理,外人可能也只会说,人家没有碍着你的事嘛,人家还处处为你好呢?人家已经喜欢你到很卑微了。

        米乐乐头一次产生了被人恶心还不能出手揍,如此无力的感觉。

        她现在后悔极了。想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在老太太和孩子们好奇蓝齐威长什么样的时候,她就不该不当回事以“没必要”为理由直接翻篇。如果那时候能让大家都认一认,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恶心事了?

        想到刚才出门前还听到孩子们在议论明天去浏阳菜馆吃什么,她就一阵憋气。

        愤怒让她的思维杂乱,她轻易忘了刚才自己才下的决定。

        “许世昊!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跟我眼前演戏有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