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际二婚之全能后妈在线阅读 - 134招蜂引蝶江先生

134招蜂引蝶江先生

        米乐乐是那种会在自己人面前谦虚的人吗?

        当然不是。

        谁要是夸她一句今天的饭菜发挥得出奇的好,她能整顿饭都吃出不可一世的封建皇族气势来。

        夸她法语说的好,以她的画风,难道不应该立刻再说两句?不管语调是不是更奇怪。

        米乐乐还当自己糊弄过去了,却不知道江止戈反而对她更起疑心了。

        但江止戈丁点怀疑都没有泄露出来。

        ——

        小江妮的期末汇演结束之后就是十五的武考,这个就不是允许家长们来观看的了。

        但江济身份有优势,被老加同志带去现场了。

        倒不是说老加同志疼这个侄子比疼儿子还疼,而是老加家一致认为江济身为老加家的血统,那长大了就该入警务系统。

        理想怎么能是去军部当机甲战士呢?

        跨界了。

        老加家上下表面上都支持江济的理想,但私底下可都统一了意见。趁着孩子还小,一定把他这个不成熟的理想给掰正过来。

        米乐乐和江止戈没想到这方面,他们和老加家的关系比起跟程家的关系来可是好太多了。

        老加同志亲自来接江济,他们二话不说就让人把孩子接走了,顺便还拜托人家武考结束后,再把十五一起接回来送到家。

        使唤人家就跟使唤自家大哥差不了多少,半点没把人家当外人。

        等十五也放假归来,就是高中生们的期末考试了。

        这回高三冲刺班里有四个在校应界生的,还有五个是复读在外面报名了明年高考的,其中包括刘灿灿。剩下的那个就是学籍远在M38星,所以不能回去参加期末考的邱小阳。

        但不论是哪个,这次期末考试都可以看作是明年高考的第一次试兵。

        米乐乐很重视,亲自上阵划重点,监督学习。把十个高三狗折磨得愣是大老远见到她就躲着走。

        考试那天,九个在各自学校考的,邱小阳就在乐学托管自己考。人家考试是全班三十个同学,三个监考老师外加两个智能监考,为了让邱小阳也有同等的紧迫感,米乐乐找不来30个同学,也找来了五个监考。

        邱爷爷邱奶奶米老太,严谨方和她。

        米乐乐说了:这个监考力度她还是能保证的嘛。

        邱小阳:……呵呵,会玩儿。

        然而考完了,成绩出来了,这十个高三狗都服气了。

        虽说比不上当年米乐乐的成绩,但也有一半能达到钱多福那时的高度了。

        考的最好的是邱小阳,最不好的是刘灿灿。

        其他同学还当邱小阳是米乐乐出的题,会不会有些放水。邱小阳也不辩解,直接给了他们一人一套米乐乐出的试题。米乐乐早就安排好了,这些也是他们的家庭作业。

        其他同学们:……

        一比较题目,不仅不比学校出的简单,有些甚至比学校出的更难。

        于是他们无比后悔向邱小阳提出置疑的行为。

        如果他们不提,是不是就不用自己也做一份了?

        刘灿灿考的最不好,但也没办法。她用在复习上的心力就比不上别人。怀孕的反应一直就挺重,后来好不容易轻了些,结果又开始水肿了。听说觉都睡不好,就更不容易集中精神学习了。

        好在她自己就没有多大的雄心壮志,还觉得自己这样都能考到比原来在校时的成绩还好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

        高三的家长们自是都开心的。就照着孩子们现在的成绩,那年后的高考至少都能保证不空手而回了。而且还有半年的复习时间呢?成绩不得再提提?到时孩子们不得考得更好?

        几个家长再见米乐乐,可比原来热情多了。有的还私下里给米乐乐送购物卡什么的,不过米乐乐什么都没有收。她收钱办事,额外的再给她什么的话,她一是怕落人口实,二也是怕心有负担。

        再说了,高三冲刺班又不是只办一年,如果除了高收费还要额外收东西的话,那名声可不利于她把乐学托管当一项长期事业来经营。

        她的眼光没有那么浅。

        因为这几个高三生考的好,乐学托管又忙上了。好多家长争着抢着也要求来插班,价钱好说,翻倍他们也能接受,只求米乐乐能收下他们的孩子。

        可惜米乐乐一个也没有松口。

        她一直很清醒,能有现在的质量那是建立在现在数量的前提下的。如果数量和质量的平衡被打破了,在她目前又做不到投入更多精力的条件下,随之而来的只可能是质量的下降。

        她不会做那种釜底抽薪的蠢事。

        至此,从小学生们的考试到高三生们的考试算是都暂告一段落了。

        相对于高三生们的考试成绩来说,小学组的考试成绩简直堪称历史新高度。除了江家三大毛头都考了满百之外,还有十多个孩子单科满分的。所有同学的平均成绩也都在85分以上,简直震惊坏了在其他学习班学习的孩子家长们。

        听说米乐乐会开一个短期的寒假班,好多家长不用米乐乐发招生广告就过来报名了。

        米乐乐把这些工作都教给了严谨方及其他三个老师负责,她刚开始专心准备自己的期末考了。

        作品传过去了,但还需要到学校参加笔试。到时成绩会一起出来。

        这一天米乐乐到乐学托管收拾明天出发去考试的东西时,楼万城带着楼仲卫居然来乐学托管找她了。

        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高考后报志愿,楼万城不满米乐乐报摄影专业,于是特意打了视频电话来教训米乐乐,希望她更改志愿。

        那时候的楼万城在视频那头摆足了当父亲的架子,一口一个“我是为你好”,一脸“只要你是我闺女,你就应该听我的”理所当然。

        米乐乐虽然看不上这样的楼万城,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至少说明楼万城的精神还挺好的。

        哪知再见面,米乐乐差点没认出来这是楼万城。

        一身的酒气冲天,衣服皱得像烂菜叶子,至少也是七天没换没洗的。

        身后的楼仲卫倒是一身名牌,收拾得干净又漂亮。站在楼万城身后三步远的地方,表情是不加掩饰的嫌弃,对楼万城的嫌弃。

        米乐乐第一反应就是:幸亏孩子们今天说要在家健身房玩儿,不出来了,所以老太太也就留在家看着他们了。这要是让老太太看到这样的父子俩,这心里指定得难受。

        楼万城搓着手,眼神混沌,在看到米乐乐从楼梯上下来的一瞬间,多少有点难堪,下一刻却猛盯住了米乐乐的肚子。

        “你怀孕了?你不是先天不孕吗?你怎么可能怀孕!”

        他身后的楼仲卫也露出了震惊的脸色。但他跟楼万城不一样。楼万城是真的不知道米乐乐怀孕的事情,但他却是从星网上多少知道一些的。

        之所以还是感到震惊,不过是因为当面看到事实后受到的冲击太大所致。

        严谨方在旁边搭话,“先生,您来的目的不是为了确认我们校长是不是真怀孕吧?”

        这是什么当爸的啊!跟严直的渣爸简直有的一拼。

        要不是考虑到风评,严谨方最初都不想让这父子俩进门的。

        米乐乐不能理解楼万城那样一副倍受打击的神态。她怀孕怎么了?她不能怀孕吗?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她落座后直接说道,“有事说事。”

        楼万城生气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爸爸的吗?你……”

        “爸!”楼仲卫不耐烦的在后面警告了一声,无声地暗示:来之前不是说好的吗?你怎么又急了?还谈不谈正事了!

        楼万城顿了一下,抹了一把脸,好像这样就能把他刚才的表现都抹掉。

        “乐乐,你奶奶呢?”楼万城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看到米乐乐心里有点发怵。他想着,如果老太太在的话,他是亲儿子,怎么也不会让他太过难看吧?

        “哦,我奶奶带着几个孩子出门玩儿去了。”米乐乐没说在家,怕楼万城张嘴就要说去家里看望。

        “那……那小江呢?今天不是休息天吗?你这样的身子,他不在你身边照顾你去哪儿了?”

        米乐乐听乐了。这语气要是让不知道内情的人听了,还得以为这当爸的怎么关心闺女呢。

        “他加班。”看楼万城的眼睛又开始游移,米乐乐干脆推他一把,“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我还有事。”

        “不行,你不能走。”楼万城急急出口,当下也顾不得脸面不脸面了,“我听说你的高三冲刺班办的不错,你弟弟刚好也高三了,我就带他过来认认门。从明天开始,就让他来这里上课吧。这可是你亲弟弟,你都能给别家孩子费心,总不会不管自己亲弟弟吧?这要是传了出去,你名声可就不好听了。”

        原来吧,说这话的通常都是蒋秋棠,米乐乐压根儿就当她在放P,完全不往心里去。

        但当说这种话的变成楼万城时,米乐乐心里的火腾一下就窜起来了。

        替原主不值。

        “名声?我还有名声呢?那可新鲜了。不如您先跟我讲讲我有什么好名声啊?是被亲爸卖给了二婚老男人给人家孩子当后妈啊,还是先天不孕被传播得街坊四邻谁谁都知道啊?”

        “哎你这孩子,说什么混账话!谁卖你了?当初要不是给你找了这桩婚姻,你现在能过得这么好?”

        “我过得这么好那是我自己的本事!怎么着,还得感谢你当初卖了我的大功劳不成?”

        “你!”楼万城被噎得回不出话来,半晌一拍大腿,“你这孩子还没完了是不是?那都过去多久了,你眼看着都要当孩子妈了,就不能放下吗?”

        “不能!”米乐乐又冷又干脆,“你让我打一巴掌,我再劝你翻篇儿放下,你愿意吗?”

        楼万城:“……我是你爸!”

        米乐乐:“P!”

        严谨方在旁边“噗哧”一声被逗笑了。只当米乐乐怼别人有本事,却不曾想到怼亲爹也是这么给力。

        “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我去楼上看看严直睡醒了没,你们聊。”

        他之所以一直没离开原是担心米乐乐被欺负,但现在一看,拉倒吧,被欺负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爸!你别闹了!事情你还能不能办?不能办我就走了。”楼仲卫狠瞪了一眼米乐乐,却不跟她说话,只对楼万城施加压力。

        “能办,能办能办。仲卫你别着急,爸既然答应你了肯定能做到。”楼万城好声好气地哄了楼仲卫几句,这才又转身面向了米乐乐。

        这回不跟米乐乐对着呛了,楼万城卖起了惨。

        “乐乐,你看看我现在这样,你就没看出来什么?”

        “没有。”

        “……我不再是星团了。出外任务时受了重伤,回来后就不得不转业了。呵,我堂堂前线星团转业,他们居然把我安排到了后勤部……”

        楼万城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表情痛苦地说不下去了。

        米乐乐一想就知道了,后勤部是江止戈爸爸江洋的天下,那里早就自成一派了。外人去了你要只想混吃等死那行,但你要是想着大刀阔斧有番大作为,那就擎等着被排斥吧。

        楼万城先前可是手下有一个团的大头儿,他哪里受得了被人压迫,被人管着。

        这一转业,心理上肯定打击不小。

        不过也是奇怪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就是不知道,江止戈也不会不知道吧?那他怎么没有跟她说起过?

        “……乐乐啊,我这辈子算是完了,但你们姐弟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你现在是帮你弟弟,可以后就会是你弟弟帮你啊。想想你的孩子,当你和小江吵架,甚至要和他离婚的时候,你那时候能指着谁给你撑腰?指着谁保护你和你的孩子?不还得你弟弟吗?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弟,这什么时候那都得是一家人。”

        楼仲卫也终于像是施舍一样冲着米乐乐开了口,“如果你现在帮了我,那么以后我才会帮你。否则,就算将来你被江止戈抛弃了,你带孩子回家来跪在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帮你一个手指头的!”

        父子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都以为这样就能拿米乐乐拿下。

        然而米乐乐丁点动容都没有。

        “都说完了吧?说完了就请出去给我把门关上好吗?”

        出去给她关门?不就是让他们滚吗?父子俩俱都勃然大怒,“米乐乐你敢!”

        米乐乐拍桌而起,“我怎么就不敢了?”

        “你!”她指楼万城,“你也还有脸知道自己是当人爸爸的!有你这样当着女儿的面咒女儿女婿离婚的吗?”

        “还有你!”她又一指楼仲卫,“我指着你帮我?用我借你一面镜子让你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吗?一口一个江止戈,一口一个米乐乐,我能指望你什么?”

        “从我结婚开始,我有求过你们半件事吗?是谁一次又一次地腆着脸上门求我帮忙谁知道!还有脸说以后?你们现在自己还没过好呢懂吗?有能耐别求我啊?”米乐乐冲到门口把门打开,做了个“请”的姿势。

        楼仲卫死瞪着米乐乐,眼神里都像带着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不是蒋秋棠这个后妈来,而是楼万城这个亲爸来,米乐乐还能这么绝情。

        楼万城却是一半怒火之后还有一半灰败。

        他的事业半途而废了,因为这个他在家里都抬不起头来了。新转业的工作他就是去了也只是打下卡,然后就是坐等下班。后来他干脆不去了,连卡都不打了,依然没有人管他。

        他开始在外面酗酒买醉,最长的这次已经一周不曾回家了。而光脑上一个找他的电话都没有。

        二儿子从酒馆找到他,求到他的头上时,他是开心的。他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他这个爸爸还是不可或缺的。

        尽管他有想到见到米乐乐后可能不会太愉快,但他想了,为了儿子嘛,他能忍。

        如果在米乐乐这里他还能捡回哪怕一点的自信,他可能都会好过一点。

        可现实却是,米乐乐半点松口的可能都不给他。

        他瞬间就觉得好像整个世界都对他充满了恶意,他内心灰败到怀疑人生。

        “爸!爸?爸你怎么能走!”

        楼万城踉踉跄跄夺门而去,就跟没听到楼仲卫在他身后的急切呼唤一样。

        “你!”楼仲卫又丢脸又生气,想对米乐乐说些什么,可是一对上米乐乐冷然有压迫感的眼神,他又什么都不敢说了。

        他转身大步离开了,跟楼万城相反的方向。

        米乐乐的光脑响起,那是江止戈打来的。

        严谨方上楼后想了想,还是给江止戈发去了一条留言,告知江止戈楼家父子来了。

        江止戈收到留言时正在会场上讲话,没能及时知道。等会议结束,他看到留言后就立刻打来了。

        “没事吧?人还在呢?用不用我回去?”

        米乐乐一边关门一边道,“刚赶走了。对了,他从前线转业到后勤部了?你知道吧?怎么没跟我说起?”

        江止戈道,“看你和奶奶过得很好,我哪里好意思给你们说这种事情添堵。”

        米乐乐承认:“你做得对。话说他怎么会受伤?听他说还是重伤。他的战斗经验可不少,理论上轮不到他受伤吧?”

        “这个事情说来就话长了,晚上回家后我们再聊吧。我还有工作要忙,先挂了。”

        从电话里不方便说,米乐乐就知道,这内里的事情不会像表面上楼万城说得那样委屈。

        晚上,等江止戈回家后,米乐乐立刻又问他了相同的问题。

        江止戈这才细说道:“你也说是理论上了?可实际却是他想往上动一动,但没有特别突出的功劳的话,这个想法很渺茫。上次他外出任务就是想借机立一大功,所以带着人打得比较激进。然后就因为太过激进而失了正常水准,反而被虫兽伤到了。而且因为他的错误指挥,他团里的兵还牺牲了一个。”

        米乐乐顿时就懂了,“所以才会让他转业到没什么作为的后勤部?”

        “对。本来还应该追究他的责任的,但这种事情没有确实的证据。他在政审的时候一口咬定并没有指挥错误,他的受伤和战友的牺牲都是意外。再加上他的过去立功也不少,所以上边领导才决定照常批准他的转业,但把他安排到了后勤部。”

        米乐乐耻笑,“他居然还有脸表现得那么痛苦和委屈,这人可真是绝了。”

        江止戈从背后拥着她,问,“你告诉奶奶了吗?”

        米乐乐有点迟疑,“是不是应该告诉?那毕竟是她亲儿子。”

        江止戈想了想,建议道,“要不再等几天?等你考试成绩下来,等我的调令正式下来。先告诉奶奶这些高兴事,然后你再说这些堵心的,也许奶奶能好受一些。”

        米乐乐猛地转身看他,“你的调令?什么调令?转正的事情这回稳了?”

        江止戈点头,“今天加班开会就是为的这事。”

        “我家江先生真棒!”米乐乐很惊喜,还有点不敢相信,“可你不是说另外几个副部都比你资历老吗?”

        “他们几个明争暗斗得很厉害,提哪一个的话貌似都会不好平衡,于是让我捡漏儿了。”

        米乐乐又担心了,“那你岂不是变成众矢之的了?”

        江止戈少有的邪气一笑,“变就变吧,你家江先生怕什么来着。”

        “年纪才35的正部长,史上最年轻的吧?”米乐乐伸手抓挠江止戈的下巴,不想高兴让男人更得意,但也压不住,“那今天晚上可得好好奖励奖励我们的江部长。说吧,你想怎么玩儿?”

        江止戈却向后一仰身子躲开了她亲过去的姿势,“你明天考试,考完了再说。”

        米乐乐“切”的一声,“考三天呢,你确定要等考完的?”

        “那也等。”江止戈话完却又先深深地吻了下来,“我请了三天假,陪你去考。”

        这可就更是惊喜了。

        本来米乐乐都决定自己去三天了。

        “才决定你要升职,结果你就先请假?这合适吗?”

        “不合适也得合适!知道你在摧毁夜颜这个团伙里立了多大的功吗?只不过你不是军部的人,不方便点出来奖励而已。细说起来,我能顺利提升也跟你有关系。上面的领导见我就说,我真是娶了一位好老婆呢。”

        米乐乐觉得一切都是凑巧,但对于一直没抓到夜颜把柄的军警两部来说,那都是非常大的帮助。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米乐乐足够警觉,又足够脑子好使,普通人听见了可能都不会意识到什么。那么这个地下贩卖特殊基因的团伙就会还一直在百年老字号的招牌下继续胡作非为,那带给社会和民众的将是多大的危险隐患。

        老约翰在办病退的时候就直接跟上级领导反映了,说最看好的继任者就是江止戈。

        老约翰说,单从业务能力上来说的话,江止戈虽然比其他几个副部强上一些,可是资历却是远远比不上的。但江止戈还有一点其他副部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机甲维修部以后再携家属参加全军性质的聚会,他们机甲维修部的夫人也能拿得出手了。

        说白了就是,米乐乐就是江止戈的加分项。

        曾几何时,机甲维修部的领导们参加大聚会很少带夫人。因为一比不上机甲战团的夫人们多是来自文化宣传部的那么貌美,二比不上出自行政部的那些夫人们那么大有作为。

        因为机甲维修部在外行人的眼里多是油污满脸的形象,所以机甲维修部的人找对象很少能找到漂亮的或者有家世的。

        另一方面还有,这些眼里只有机甲结构的维修师们也更倾向于找那种贤妻良母式的对象。

        久而久之,机甲维修部的领导夫人们就很少在大聚会的时候露脸了。

        现在什么部门都讲究个综合实力的比拼,虽然夫人比拼从来没有被摆上台面过,但在内心里,尤其是机甲维修部领导的内心里,这一方面的不足是一直如梗在喉的。

        他们的夫人比拼上不去台面,就会间接影响到下面的未婚维修师们找对象。

        人家会说,你们领导都找不着漂亮或者有家世的,这是整个军部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你们还做那梦呢?赶紧踏实下来找个门当户对的吧。

        老约翰就在陈述材料里说了,别看米乐乐年轻,但她可是个能干大事的。跟继子继女们关系处的好,还收养了父母都是卧底烈士的十五,能把自己和孩子们的成绩都抓得那么好,这次还警觉的立了超大功。就这样的部长夫人如果一推出去,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整个机甲维修部的找对象新水准?

        再有给咱家崽儿们介绍对象的,咱就可以先说,我们部长夫人那可是高考状元,还有大义,你给我们介绍的对象什么水准啊?

        老约翰在背后给江止戈使力,那几个副部明争暗斗算是互相拖后腿,米乐乐又才立那么一大功,几个因素结合到一起,于是江止戈成了最终受益者。

        江止戈就是请假,也是请的自己还没有休完的年假,上面当然没有不答应的。

        第二天一大早,江止戈就带着米乐乐出发了。

        孩子们一个也没有带,只为了米乐乐能专心考试。

        但江止戈也怕老太太一个人带这么多孩子带不过来,所以临走之前联系了老加同志。老加同志稍后会来接一群孩子和老太太去老加家做客。江济两边都是兄弟姐妹们,老老加同志非常赞同让孩子们都混个脸熟。

        家里安排放心了,两口子开车就奔大学去了。

        牛津摄影大学,别管在别的重点大学面前是如何的抬不起头来,但在摄影这一专项领域,人家那是QD19星当之无愧的No.1。

        所以学校盖得相当宏伟又漂亮,艳粉色的校徽在大门口,头顶蓝天,蔑视众生。

        这是米乐乐第一次来学校,因为身体不方便,她甚至都没来亲自报到。校长老爷子亲自给开的后门,一切都交由助理全权给米乐乐亲自代理的。

        听说米乐乐今天会来学校考试,校长老爷子就说了,来了就先到校长办公室找他去,他给安排住宿,还是单人间,不用到校外住酒店去。

        米乐乐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两人到校门口进行了登记,问了智能门卫校长办公室的方向,就直奔目的地去了。

        这一路都是江止戈开的车,米乐乐一点也不累。走在校园里大步流星的,一点看不出是个孕妇来,引得无数学子们异目。

        走着走着就听到后面有人叫,“学长!请问31号考场怎么走?”

        米乐乐没回头,心想,个缺心眼儿的!再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要开考了,你还不知道考场在哪儿呢?你是傻啊傻啊还是傻啊?

        可接着她就听到了江止戈的声音,“抱歉,我并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米乐乐猛地回头,只见江止戈身边已经聚集了三四个漂亮小姐姐,不远处还正有其他漂亮小姐姐们目光火热,脚步急切地凑过来。

        那个被米乐乐比他年轻太多打击到的老父亲一直致力的往年轻方面打扮的行为终于在今天产生了卓越的效果,这所大学的学姐学妹们没一个把他想成了有家有妻,有六个孩儿的老父亲,都觉得他可能就是学校里快毕业的大学长。

        看那深邃的五官,看那脖子以下全是腿的超级身材,看那极富少年感的浅蓝T恤,看那行走间自然散发的上位者气势。

        心动的不只是刚才那个开口的小姐姐,她只不过勇敢地抢到了第一名而已。

        米乐乐低头看自己,她今天穿的是浅蓝色的孕妇裙,所以出门之前江止戈才特意换上了浅蓝T,还说什么,这叫情侣装。等出去了,外面的人一看他们穿的衣服就知道他们是两口子。

        可是现在呢?外面的人倒是看了,只看他了,谁也没有看到她!

        其实米乐乐想偏了。就她现在明显带着球的状态,就算有人看她,惊艳于她的容貌了,也不会有人上前搭讪的。

        米乐乐还没美到让人欣然接受“喜当爹”的身份。

        一群莺莺燕燕很快堵严了江止戈的前后左右,在确定江止戈除了外貌超级之外,居然还特别绅士既不会对她们摆脸色,也不会恶言相向赶她们离开,她们就更加仗着这一点不愿轻易让开了。

        “你说你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才不信!除非你说出是哪个大学的来?”

        “那我叫你小哥哥总行了吧?小哥哥,今天天气不错,我请你喝个茶可好?”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学长哥哥是我先说话的。”

        “你先说话又怎么了?你当你说话是狗圈地儿呢?圈了就归你了?笑话。”

        “贱人,你说什么?”

        “要吵一边吵去!小哥哥,我们走,不理她们!没素质!”

        米乐乐:……蓝颜祸水啊!

        江止戈:……媳妇,救命啊!你还看戏!

        米乐乐转身就走,顺道给江止戈摆手示意:考试最大啊,小哥哥您自己玩儿。

        江止戈:……

        “媳妇!”江止戈突然叫道。

        周围一群莺莺燕燕顿时齐捂胸口,不,她们不相信。

        江止戈趁着她们发呆的机会赶紧冲出了人群,一把搂住米乐乐的腰,表情委屈极了。

        米乐乐敢发誓,她刚才绝对听到了一群漂亮小姐姐们心碎的声音。

        “造孽啊。”米乐乐掐了江止戈腰侧一把。

        江止戈半点不满都没敢有。

        进了办公楼,就有助理来迎接了。

        “米同学,江先生,你们好。”

        就像米乐乐是第一次登门一样,助理也是第一次见到活的米乐乐和江止戈。

        他有一定的生活阅历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江止戈并不像外表表现的那样年轻随和。年轻随和的人不会有那样稳如高山,深如星空的眼神。

        “校长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请随我来。”

        其实老爷子都想直接出来迎接的,但助理说了,您是一校之长啊,就算她米乐乐再有实力,暂时也不值得您亲自相迎的。不然咱学校可就被看低了。

        校长一想,是这个理。就乖乖在办公室里等了。

        他还特意换掉了自己痞酷的着装风格,转而换上了端庄的正装。可老爷子忘了,跟米乐乐几次视频通话时,米乐乐早就知道这老头的画风了。

        一进门看到老头儿今天居然穿了正式的三件套西装,米乐乐反倒愣了一下。

        “米同学,你可算来了!来来来,快请进,快……”喝,怎么还带家属来了?

        看到跟着米乐乐后脚进来的江止戈,老头儿伸手要搭上米乐乐肩膀的手愣是顿在半空没敢揽下去。

        江止戈主动伸手接住了老头的手,握了两下道,“校长好,我是米乐乐的老公,鄙姓江。”

        “哦,江先生啊,知道知道,你好你好,你也好。”赶紧把手收回来背到身后狂甩两下,疼死他老头儿了。

        米乐乐笑着介绍,“我老公是个机甲维修师,力气很大吧,校长?”

        老头儿想哭,心说你大不大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有力气往机甲身上使去,跟我较什么劲啊!我也没干什么啊?

        助理体贴地给解围,“校长,米同学的考证。”

        “啊,对了对了,先给你考证。”老头儿把一个电子芯片给了米乐乐,“这个考证能定位你的考场方便你找到考场,到了考场能帮你开考场的门,还能让监考老师确定你的身份,所以考试期间尽量不要丢失。”

        米乐乐捏捏芯片,还能定位考场啊?所以刚才那位跟江先生搭讪的小姐姐连谎话都说得那么不过脑子?

        校长又给江止戈一个,“这是学校宿舍区某单人间的门钥,同时也是你们能自由出入学校和宿舍区的短期通行证。你收好了,考完之后再交还于我就可以。”

        我安排的够体贴的了吧?所以快点把你一身骇人的气势收回去好吗?

        你家小媳妇做我孙女还嫌小呢,你说你那么防备是想干什么。

        助理在旁边偷偷地擦冷汗,对于校长面对江止戈时的过于讨好倒是有些同情。不过他才不会告诉校长,就那一身早就散发在骨子里的风流气质,那是个正经人家的当家男人都得防备。

        你自己也许觉得没什么,但架不住你的行为已经自带嫌疑了好吗?

        米乐乐借机问校长,“请问作品的分数打出来了吧?我能先问问考得怎么样吗?”

        校长顿时表情严肃,“你打听这个干什么?如果考得好的话,你是不是就觉得笔试能放松了?”

        米乐乐一听就懂了,“意思就是我考得挺好呗?”

        校长:……

        哎,这个小机灵鬼!

        “不好!跟好的差不少分呢!你要是笔试不全力以赴的话,你的第一名和100万奖学金就等着被人抢走吧!”校长转身去开门,“拿了考证芯片了就赶紧走,不知道快考试了吗?迟到一分钟小心我扣你分!快走快走!”

        米乐乐和江止戈被赶出了校长办公室……

        进入教学楼的地界,江止戈就不被允许进入了。

        他跟米乐乐告别,“我先去宿舍收拾一下。等你考完,我还在这个位置等你出来。”

        “好的,那再见。”米乐乐转身进门。走了几步后又转身回来,江止戈果然站在原地还没动。

        “怎么?忘什么了?”江止戈问。

        米乐乐走到他面前,一勾他的脖子把人拉低。江止戈还以为她要亲他,还特意主动凑近了过去。

        谁知米乐乐一手挡住他的嘴,只在他浅蓝T恤的领口位置印上了一个明显的口红印。

        “不准擦掉,也不准换衣服!听到没有?”米乐乐凶狠道。

        江止戈想笑没敢笑,“遵命,老婆大人。”

        “哼!”米乐乐这才意思意思地轻吻他一下,转身再次进门去了。

        江止戈直到米乐乐的身影消失在楼口了,这才转身。

        面前又是几个漂亮女孩儿,一个个都正拿哀怨委屈的目光看着他,领口的口红印子。

        江止戈眉眼一沉,脸上瞬间挂霜。

        他不需要说一个字,他的气势就是他的千军万马。

        千军万马所到之处,是人皆怂。

        还敢搭讪?她们连动都不敢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