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王妃作妖日常在线阅读 - 第27章:深藏不露的医术

第27章:深藏不露的医术

        苏夏哦了一声,仰头做恍然状,然后问道:“白丁医圣是谁?”

        王宝林一噎,气的半晌没说出话来。

        老头子经不起气,苏夏也就小打小闹了几句,开始真诚的请教,“白丁医圣很厉害吗?难道不是目不识丁的那个白丁?”

        “是目不识丁的白丁,但他并非目不识丁!”王宝林脸红脖子粗的吼道。

        “那他很厉害吗?”

        “那是自然!”说起师傅,王宝林又要飘了,“我师傅可是太乙救苦天尊转世,妙手医仙,不管什么疑难杂症他都能治好。我师傅对心疾了解甚多,要是让他出马,肯能能治好。”

        “是嘛?”苏夏持怀疑态度。

        “肯定是,没有我师傅治不好的病!”王宝林咆哮道。

        “那你师傅在哪?”

        苏夏问出关键所在,王宝林瞬间垮了脸,“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五十多年没见过他了。”

        苏夏将王宝林上下打量了一遍,眼神有些怪异,“王大夫贵庚?”

        王宝林看起来就六十多岁的样子,五十年没见过他师傅,那便是十岁左右就跟着他那所谓的白丁医圣了?

        事实上苏夏没算错,王宝林跟着白丁医圣的时候才十岁,那时候白丁圣人还没有现在这么出名,王宝林也只是他的徒弟之一,还没跟着他学多少本事儿,师傅就跑路了,一跑就是五十年。

        “师傅这个人啥都行,就是脑子里装的东西和我们不一样,时常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后来出去游历了,行踪不定,上一次听说他好像是在燕国……近几年我国和燕国处于对立,战乱不断,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

        王宝林揪着那一撮小胡子,眼里有缅怀有遗憾。

        苏夏琢磨着,这脑子里装的不一样的说法是不是太委婉了点,直白点不就是脑子有问题嘛!

        “反正听你说这半天,没一句实在话。”

        苏夏哼哼了两声,抬手制止了王宝林的辩驳,走到桌案前挥手写了一张药方。

        “按这个方子给我抓药。”

        苏夏学的便是中西医结合的临床医学,对心外科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个药方只是调养只用,治标不治本。

        王宝林接过药方,脸色一变再变。

        苏夏挑眉,心道莫不是药方不对?

        只见王宝林憋了半天,终于红着脸指着药房颤巍巍问道:“这写的是什么?”

        苏夏盯着那药方看了半天,恍然明白,她这写的是简体啊。

        “啧,古代真麻烦!”

        苏夏叹了口气,把那药方扒拉过来揉成了团,“我说你写吧,我们不是一个档次,写的药方你都不认识。”

        王宝林气得吭哧吭哧的,义正言辞的反驳:“分明是你乱写。”

        苏夏挑眉,轻笑道:“我好好写你也不认识。”

        王宝林还想反驳,被苏夏一句话堵上了嘴。

        “花甲之年的人了,和一个小姑娘计较,有意思吗?”

        王宝林的手都是被气得脸红脖子粗,脸握笔抖的,可是等最后写出了药方,瞬间就气血翻涌了。都是同行,他一眼就看出了这药方的用处,而且比之他开给别人的同作用的药方更精妙。

        不过苏夏没有多说的打算,不管王宝林怎么问都卖足了关子,最后提着药翩然离去。

        等苏夏再到竹苑的时候,又看到了那匹瘦马,嗯,似乎比上次见着肥了一点。

        苏夏逗了会儿马,脑子里想的却是这马的主人,攻气十足的大美人儿啊,好久没见着了怪想念的。

        赵肃刚下马,凳子都还没坐热,尽听这一旁的老头子咋咋呼呼。

        “就他这样的还怎么治?等死吧!”‘

        老头说起话来丝毫不客气,只看了尚易书一眼便开始翻白眼儿了,“别说老夫,就算神仙来了都没得治。”

        赵肃的眉头蹙得很深,耳边风动,目光下意识的落到竹林口,入眼的是一双墨绿的绣鞋,和那轻扬的裙摆交缠轻舞着,别有一番滋味。

        赵肃有些走神,想着那双绣鞋下当时一双怎样的脚。抬眸就对上苏夏潋滟的眸子,赵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转头瞥向尚易书,后者一脸淡定。

        “田姐儿来啦!”

        苏夏拎着一捆药包而来,刚才咋咋呼呼的老头儿闻到味道,鼻子窜到了苏夏身边。

        “小娘子这是何药?”

        苏夏看着眼前的老头儿,宽袍大袖,灰黑……或者说是洗到灰黑的白衣上还有点点泥渍,胡子头杂乱无章,不修边幅的样子怎么看都像个叫花子。

        苏夏鼻翼轻动,将药包提了起来,老头儿的鼻子也跟着药包抬了起来,然后在要碰到的时候被拿到另一只手上。

        这老头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看阵仗就知道是谁带来的了,再加上那一身的药味儿,大概能猜到他的身份,所来所为何事儿了。

        苏夏来了兴致,扬了扬手中的药包,笑道:“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就告诉你这是什么药。”

        此话出,赵肃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冷冷的向她扫来,可又在尚易书捏住手腕的时候破功,最后归于深潭般幽静。

        苏夏目光在两人交握的手腕上溜了一圈,心道好看的男孩子都是弯的,可惜了可惜了啊。

        老头儿直起了腰,苏夏这才看清了他的面容,满脸的皱纹看起来至少也七老八十了,可一双眼睛却熠熠生辉,精神矍铄。

        “切,不说我也知道。”

        苏夏扬眉,“是吗,那说说看。”

        “朝鲜白参12克,山萸肉12克,瓜蒌12克,熟附片6克……薤白6克,红花6克……”

        听着这老头子的念叨,苏夏心想,这老头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光凭着气味儿就能猜中药材。

        不,真简直不是人!

        苏夏倏的垂眸,看着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老头子捻着胡子装模作样的数着药材。

        “麦冬18克,当归18克,生川军9克……还有,还有……”

        “怎么不继续了?”苏夏斜睨着他,毫不留情的戳破,“这些都是养心的基础药材,背药方呢您老?”

        赵肃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苏夏身上,探究意味明显,后者抛了个媚眼儿,被某直男直接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