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王妃作妖日常在线阅读 - 第7章:不得了的秘密

第7章:不得了的秘密

        这想法也就这一瞬,下一秒又被西瓜吸引了,一个人吃得不亦乐乎,等大半盘子都被她干掉了才想起来客气。

        “哎,先生怎么不吃啊?”

        “体寒。”

        苏夏挑眉,将信将疑。

        尚易书和田司关系似乎很好,回去的路上有一段同路,两人一路聊着,从天南地北聊到齐楚燕韩。

        由于一行人都是郎才女貌,吸引了不少注意。

        苏夏做明星那会儿,早就习惯了这些视线,见怪不怪了。倒是田司,时不时被几个胆大的女子抛媚眼儿,耳根子泛着红晕。

        “瞧你那点儿出息!”苏夏悄声鄙夷了一句。

        在这喧闹的街道上,本以为声音很小了,却还是落入了尚易书的耳中,看到他嘴角扬起的笑,苏夏竟难见的有一丝不好意思。

        “尚先生,听说你做的灯很好看,我都认识你这么久了还没见过,想想还有些不划算啊!”

        尚易书眸光微转,眼里满是欣悦。

        “那你下次送糨糊来我就给你做一个。”

        苏夏眼前一亮,正要应下,脑袋瓜子却又遭受田哥儿牌板栗。

        “尚先生身体不好,很少做灯的,你有没有点眼力介儿?”

        田司鄙夷了一番,转头对着尚易书又是一副儒雅书生的模样。“小妹儿不懂事,先生无需理她。”

        尚先生笑了笑,“无碍,也就一日的工夫。”

        田司张了张嘴,还想再说,尚易书却加快了轮椅的速度,显然是不接受反驳。

        跟在身后的侍卫连忙跟上去扶着轮椅,人工将速度放慢。

        此后一路无话,到岔路口分别的时候,苏夏追上去想打声招呼,不想尚易书已经歪倒在轮椅上睡着了,脸色苍白,唇色青紫。

        看起来还真就是虚寒之相。

        “老哥啊,那位尚先生到底是什么病啊,我怎么看不出来?”

        分别后,苏夏迈着轻快的步子,两手空空的走在前面。

        田司拎着食盒跟在后面,闻言想也没想便道:“我要知道了也就不会在这跟你说话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知道他得什么病的人现在都死了。”田司撇了撇嘴,快步和苏夏并肩,“大概是七八年前吧,京城里的小神童突然就生病了,大家还没从遗憾中晃过神来,第二日皇城就发生了血洗,连带着太尉府也不放过。”

        田司虽然不懂内里,但多少知道这不是什么简单的生病,不然不会为了封大众之口杀害那么多无辜的人。

        那时候尚易书也是东京城内的有名之士,身份地位才华在那群同龄的公子哥儿里都是佼佼者,因为太尉的关系,还做了小皇子的伴读,与皇子皇女们同进出学堂。

        尚易书是在宫里发的病,好好的一个人,下学后莫名奇妙的就发病了,然后被送回太尉的时候已经去了大半条命,一群太医从阎王手里将他的命给拉了回来,可因为那次,身子便一直这样虚弱,看起来弱不禁风。

        苏夏似笑非笑的看着田司,后者被看得浑身一哆嗦,总觉得苏夏可能要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想要抬手捂上她的嘴,又反应过来手里提着食盒,还不待他腾出空闲的手,苏夏就凑近了他耳边幽幽道:“为什么一定是生病呢?中毒或许更说得通一点吧!”

        田司心血一滞,别扭着抽手捂住了她的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苏夏翻了个白眼儿,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在前面。

        大概是在现代接触了些宫斗的片子,对于尚易书生病这件事就下意识的阴谋论,好好的一个人莫名奇妙就生病了,怎么想也不正常。

        还是在皇宫那个酱缸里发的病,想让人不多想都难。

        回到家的时候,兄妹俩已经自觉翻过了这个话题,献宝似的将西瓜送给田母吃。

        西瓜这稀罕物,有钱都不一定能吃上,不管好不好吃,就这份稀罕就够让人著不能停了。

        越来越临近秋闱了,田司每天的任务就是温习猜题备考,温习猜题备考……

        懒散的苏夏挑起了大梁,正式当起了送餐员。

        给尚家送糨糊的任务也都落到苏夏的身上,尚易书对做灯笼的糨糊要求非常高,都是当天熬着第二天用的,多放一天会变硬,即熬即用的还不够黏。

        关于做灯笼的事,苏夏也只是一时起意,事后便忘了。尚易书也没有主动提起,不知道是忘了还是不想做。

        之前苏夏夜给尚家送了几次糨糊,三次里就只有一次见到了尚易书,可这段时间不管什么时候送过去,都能和尚易书撞上。

        苏夏倒没心思多想,欣赏美男嘛,怎么看都不会腻歪的。

        直到那日午后苏夏忙完了,悠哉悠哉的提着一桶田娘子牌糨糊上门的时候,看到一直坐在轮椅上的尚易书突然站起来了,苏夏就跟活见鬼般钉在了竹林出口。

        微弱的日光透过层层竹叶打在那掩着银丝的飞鱼月锦上,折射出的光晃得人脑子都跟着迷糊了。

        苏夏怀疑自己的进入方式不对,眼看着尚易书就要转过身来了,苏夏毅然决然的转了个身进了竹林。

        尚易书转过身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抹墨绿的身影隐入竹林,片刻又踩着欢快的步伐回来,见尚易书乖乖的坐在轮椅上,心道果然是打开方式不对。

        “尚先生,我刚才好像出现了幻觉~”

        苏夏人还未走近,就打算聊聊打开方式的问题了。

        尚易书本来还有点莫名的,听到她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迎着苏夏疑惑的目光再次站了起来,苏夏生生刹住了脚,瞪着一双杏眼看着他。

        尚易书不但站起来了,还抬脚向苏夏靠近了几步,虽然步子很慢很缓,但确实是站起来了,还会走路!

        苏夏要是现在都还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话应该就是个傻蛋了。

        “你腿没事儿?”

        苏夏惊呼声过半又捂住了嘴,看着尚易书的眼里满是惊愕,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身为演员,虽然是一个毫无演技的小白花,但表情管理还是很到位的,那一脸惊诧于自己知道了天大的秘密,恐小命不保的表情做得很到位。

        尚易书看她这忐忑的小模样,忽然想到了某个受惊的小动物,就差表演个炸毛了。

        “这不是秘密。”

        所以不用担心,没人会要你的小命。

        尚易书话落,苏夏惊愕的表情瞬间就收了,翻脸比翻书还快,好像刚才知道他能走路吓得眼都快瞪出来都人不是她一样。

        ------题外话------

        狗衣现在还在走签约程序,更新不定时不定量~等成功签约后就开始正式更新,大概二十号左右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