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王妃作妖日常在线阅读 - 第6章:美人儿可望不可即

第6章:美人儿可望不可即

        苏夏啧了一声,眉梢一扬,又问:“听说长得很好看,这金戈鬼面之说又是从何而来?”

        短发书生知道的也是一星半点,一时也解释不清,苏夏随着他的目光一齐看向了坐在斜对面的黑面男子。

        田司的目光也转到他身上,他觉得可能是他的错觉,他居然从那黑脸上看出了一丝羞涩。

        男子呵呵笑了两声,目光都不敢向苏夏瞄,大概是没和女子搭过讪吧,或许是少有女子会这样主动和男人搭讪。

        田司有瞥了一眼苏夏,见他兴致勃勃的样子,欲言又止。

        黑面男子解释道,“这金戈鬼面也是有典故的,听闻将军天人之姿,第一次做先锋的时候还是个少年,敌军见先锋稚嫩,便口出污言贬损将军,将军当时就黑了脸,一气之下大发神力,以一己之力生擒了敌方将领。

        听上过战场的人说,将军一把纯钧剑破关斩将,杀敌时一脸煞气,如鬼神将临,所过之处必定是血流成河,尸堆成山,是以得了个金戈鬼面的称号。”

        苏夏听了这解释,不禁望天感叹,“美人儿有毒,可望不可即呀!”

        话音刚落,就对上了一双清透温润的目光。

        尚易书闲来无事也会到人多的地方小坐片刻,吟风楼有他专门的包厢。

        和田司的初识,也是在吟风楼。

        苏夏扯了扯田司的袖子,示意他往上看。

        田司也一眼就注意到了尚易书,两人点头打了声招呼,隔着一段距离也不好说话,便各自移开了视线。

        苏夏的目光却迟迟没有移开。

        田司见她一脸花痴像,有些无奈的将她的脑袋掰了回来。

        “田小七,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样盯着男子看成何体统?”

        虽然北赵民风开放,对女子的束缚小些,但这样盯着男子看还是不合礼法,甚至可以用放荡来形容。

        苏夏脑袋被掰正了,神思却还飘在远方。

        田司见她一副死不悔改,把她话当耳旁风的模样,又是气又是无奈,还没收回的手故意加大了力道,把苏夏的脸都捏变形了才唤回某人飘飞的神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会欣赏美的非人哉!”

        田司一噎,这是拐着弯说他不是人咯?

        “华而不实有何用!”田司下意识反驳。

        来请两人上楼的小斯听到这话,心尖尖儿都在颤,这是在说公子虚有其表吗?

        田司这话也没啥意思,就是下意识的反驳,不过见到尚易书的时候,还是有点心虚。

        “许久没见到田哥儿了,可是在为秋闱费神?”

        尚易书从窗外收回目光,在这兄妹俩之间打量了一会儿,而后只看着田司。

        田司想着刚才的话,脸还有些红。

        “我倒是想出去,只是家母不许。”

        两人在尚易书对面坐下,苏夏闻言忍不住斜睨了他一眼,“不让你干活还委屈你了?”

        尚易书目光又在两人身上梭了一圈,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有些意味不明道:“你们兄妹感情很好吧!”

        说起这个,田司有些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夸奖般。

        “就这么一个妹妹,关系自然不错!”

        即使学富五车,毕竟也还是个大朋友,因为别人的一句夸赞就忍不住翘起小尾巴。

        苏夏倒有些怔愣,半道的兄妹哪来的什么关系。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苏大明星是天生的戏精,和人鬼蛇神都能谈笑风生,看起来关系不错的样子,事实上关系到底如何只有她自己知道。

        上学那会儿,因为她整天甜腻的笑特招人的亲近,为此还闹出不少乌龙。

        她记得最清晰的一个就是,一个和她关系“非常好”的朋友生日,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朋友不喜欢小乌龟,她那天路过菜市场的,在路口看见一只乌龟,鬼使神差就买来送给那个朋友了,最后把那朋友吓得一个晚会都在冒冷汗。

        事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位朋友小时候被乌龟咬掉了小半截儿手指,对这玩意儿怕得要死。

        苏夏应该是听她说起过的,只是没有往心里去。

        至今那些朋友都以为她是故意拿乌龟去逗她的,没人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位朋友怕乌龟。

        “田小七,想着什么呢?”

        头上一个板栗落下,苏夏回过神来,还不待转都瞪田司就对上来尚易书若有所思的视线。

        苏夏的目光瞟来,尚易书就自然而然的移开来视线。

        “尝尝燕国送来的西瓜。”

        尚易书丝毫没有偷窥被发现的尴尬,抬手将一盘切好的西瓜送到她面前。

        苏夏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在现代的时候,每到夏天就吃西瓜,吃得都腻了。结果到古代倒好玩了,想吃还吃不着。

        苏夏曾问过田母,只道那是稀罕水果,都送京里去了,民间少有卖的。

        “尚先生这西瓜哪买的呀?”

        虽然不怎么甜,但还是挺清爽解渴的,这算是苏夏来异世一个月第一次吃到不是稀罕物的稀罕物。

        “别人送的。”尚易书挥了挥手,小弟子退下了,不一会儿端来了一个食盒。

        “拿一些回去给母亲尝尝吧!”

        苏夏看着那个冰镇食盒,嘴都咧到耳朵根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尚易书看她吃的开心,目光不经意落在她那一节儿白皙的手臂上,眸色微深。

        苏夏里面就穿了墨绿色抹胸和中衣,外面单薄的长袖褙子已经被汗水汗湿了,贴在身上隐约可见白皙的肌肤。

        田司顺着尚易书的目光落在苏夏的手臂上,不禁扶额,他这个妹子怎么越来越没有女孩子的样子了。

        以前虽然也不拘小节,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对着外男露胳膊的啊!

        田司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提醒苏夏将袖子放下来,目光在苏夏手臂和尚易书身上来回瞟。

        尚易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苏夏抬眼间,粘着的目光就移不开了。

        尚易书这人,身上有一种一般人没有的气质,和他待在一起就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感觉万物都复苏了,一股清凉的风拂过面庞,苏夏砸吧着嘴,有点可惜。

        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居然有病,腿也是废的,身子弱的要死。

        苏夏叹了口气,她也就是个半吊子,对他的病也不太了解,要不然她都想给他治治了。

        ------题外话------

        赵王爷:我有毒?你中毒了吗

        苏憨憨:中了一种名叫尚易书清风霁月清润儒雅毒~啊,有点上头,我感觉我在飘~

        赵王爷不客气的一掌拍下:梦醒了?还飘吗?

        苏怂怂敢怒不敢言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