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王妃作妖日常在线阅读 - 第2章:美男

第2章:美男

        “田姐儿,怎么这么晚才来?”

        小斯见是苏夏,侧身让开了路。

        看苏夏被太阳蒸得满脸通红,一脸的汗水,像走了百八十里路的样子。这般可人的小娘子一般人见她这么累,肯定是要让她进屋坐坐的。

        尚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没啥大户人家的规矩,不过宅子是真的大,进门就是一片竹林,长得和本地的竹子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哪引进的品种。这竹苑果然名不虚传,整个院子几乎都拿来种竹子了,剩下一小片儿是亭台水榭,穿过亭台便是尚先生的住处。

        明明是闹市,可一进了院子就好像进入了方外,环境还挺清幽,清风拂来,都是雅竹清香。

        之前苏夏来送东西也是送进门的,只是从来没有见着屋的主人,此时见到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子的时候,苏夏还有懵。

        听说尚先生很年轻的,这位不会是他爷爷吧?

        苏夏如是想着,走上前去就要打招呼给老爷子问声安什么的,身后的小斯倒先出声了。

        “先生,田家的糨糊送到了。”

        苏夏猛的转头瞥了小斯一眼,见他目光落在轮椅上,这声先生显然是在叫他。

        轮椅缓缓转了过来,苏夏的目光也一点一点的凝滞了。

        该怎么说呢,苏夏在娱乐圈顺风顺水两年,在那个美男云集的圈子里,眼光都被养叼了,却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一个转身抬眸就让人惊艳得喘不过气。

        清眉长尾,明珠生晕,鼻挺唇淡,瓷白的脸上透着一丝病态的柔弱,可眼中的星辰,嘴角盈盈的淡笑却叫人心跳如脱兔。

        最惊艳的当是那柔软而随风轻扬的白丝,白发明明是人老珠黄的象征,可落在这人身上,好像给他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衬着软丝暗纹雪裳,完全是一副乘风欲归的仙人之态。

        苏夏沉迷于那千年难得一见的姿容,片刻便回过神来。专业素养作怪,短暂的沉迷后,一眼便看出来他身体的问题。

        虽然保养得很好,可那瓷白的肌肤还是能看出些失养的苍白,还有那及腰的白练也不是一个正常的二十岁的男子该有的,再观他坐在轮椅上,明显腿脚不便。

        苏夏心下叹了口气,真糟蹋了这么个可人儿。上天果然是公平的,赐给他好看的面皮,就换了一身残败的躯体。

        苏夏看人的时候,轮椅上的尚易书亦在打量着她。

        不伦不类的丫头。

        这是尚易书的第一感觉,七月流火,童嘉的夏天能让人热脱一层皮,但少有人会像这丫头一样,热到一身的汗,青黑的发丝都黏到额上了,脸蛋被热气蒸得通红,单薄的褙子也黏到身上了,甚至能看清内里碧色抹胸的花色。

        谁家的姑娘会这么放浪形骸,直接挽起了袖子,露出纤细的手腕还有一截儿瓷白的小臂。

        尚易书瞄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虽然今年一直在用田家的糨糊,不过平日里他只见过田哥儿,田哥儿是个妙人,每次送糨糊来他都会叫小斯带来畅谈一番,这田姐儿倒还是第一次见。

        苏夏盯着人家看了半晌,直到看到尚易书脸上染上一丝不自在的时候才堪堪移开了视线,扬唇粲齿一笑。

        “奴家这是来送糨糊的,第一次见到尚先生,惊为天人,唐突了唐突了~”

        苏夏咬文嚼字的话一出,院中有短暂的安静。

        盯着人家看便罢了,还这样大大方方承认的……奇葩!

        尚易书忍俊不禁,大方的摆了摆手,“你不是第一个了,不必挂怀。”

        苏夏挑眉,目光坦诚的看着他,见他不似说谎,笑容不由真诚了几分。

        苏夏的目光从他的腿上移到脸上,嬉笑道:“先生这是在捂虱子吗?”

        大夏天的还穿这么多!

        苏夏素来嘴贱,说话都是怎么随性怎么来,不管熟人还是不熟的人张口就能损。奈何这人长了一张好脸,这损人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也是清新悦耳的。

        此话一出,尚易书怔愣了片刻。吃饱穿暖是现代人常用的问候方式,本来就是客气寒暄用的,可是在古代这么说倒有些放浪形骸不识礼了。

        北赵繁荣空前,经济文化科学的发展都到了一个空前的地位,苏夏挖空了脑子也没想到历史的长河中有这么一个国家,想来是来到了中国历史上不存在的异世,但这个时期的礼仪制度和历史上的宋朝倒是有些相似。

        但不管是哪个朝代,一个女子这样堂而皇之的评论男子的穿着都是不合适的。

        苏夏看书少,历史都是古装剧里了解的,丝毫不知道自己一开口就唐突了公子,眼睛还一眨不眨的盯着人看。

        尚易书的的探究也就是那一瞬间,转而就换上了平时清隽温和的模样摇了摇头。

        “我畏寒,会比一般人穿得多点。”

        苏夏眼眸一转,表示理解。

        尚易书却因为她这个小表情微微失神,而后垂首失笑,心道这都快得失心疯了吧!

        苏夏对一切漂亮的东西都移不开眼,对这个的百年难得一遇的清隽公子很有好感,话自然就多了起来,完全不过脑的问了一句,“公子莫不是虚寒之症?”

        尚易书凝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或许吧。”

        淡漠的语气,显然是不想多聊的意思。

        丝丝清风从竹林中传来,带来了一丝清凉,苏夏背上的汗都被风干了,便下意识的拢了拢衣衫,然后扯着袖子想要将衣袖放开。

        尚易书的目光凝在她的手腕上,突然问道:“你的手腕……”

        话还没说话,苏夏就下意识的捂住了手腕,这完全就是下意识的举动,捂完了苏夏有些莫名奇妙,松开了手看了眼手腕上的疤。

        这疤在她醒来之后就发现了,并不是很深,创面也不太整齐,看样子是没经验又没勇气自杀留下了这丑了吧唧的伤疤。

        苏夏无所谓的摸了摸手腕,抬手见尚易书脸上的浅笑没了,清眉也染上了疑虑。

        苏夏莫名,拿受伤的手腕在他面前晃了晃,正待收回,不想尚易书突然伸手扯住了她的手腕,吓了她一跳。

        尚易书的目光依旧落在她的手腕上,像是在研究像是在窥探。

        苏夏掀了掀嘴角,轻轻一扯抽回了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我了呢!”

        ------题外话------

        本文架空,但多是参考北宋背景,衣衣历史一般,文中出现的所有与历史有关的内容都是翻历史书和百度或者自己胡诌,史学生切勿考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