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界直播卖货在线阅读 - 13:别找借口多做事!

13:别找借口多做事!

        纷纷扬扬的小雨从苍穹间落下,土壤的颜色逐渐加深,之前若隐若现的仙山已经近在眼前,空气中传来雨后清新的植物味道。

        几人快到玄灵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

        “仙师……为什么我们要爬回来……”

        空气中传来一个干涩的声音,苟大壮身体在地面上摩擦,艰难道。

        “我什么时候叫你爬行了?好好用脚走回来不行吗?”

        “可是我走不动了仙师……”

        霍江淮恨其不争道:“这你就要自我反省一下自己了,为什么我就可以坚持住,你就不可以!?

        你不是说你经常在家做农活吗,怎么身体这么虚弱。你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宗门有任务如何交给你?”

        “仙师……可是……”

        “不要可是,所有的借口都是掩饰。”霍江淮叹气:“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你要好好记住今天我所教导你的,以后你会明白的。”

        说罢他四十五度仰望苍穹,目光中透露着一丝岁月的沉淀与沧桑。

        苟大壮满脸黑线:“可仙师,你是御剑,我们是走路啊!”

        他实在没忍住,揭露了这一无情的事实。

        此时此刻,霍江淮头上带着个斗笠,衣袍当风,手中是飞行符咒,正骑在木剑上以较低的高度飞行。

        他的身后爬着两个面如菜色的少年少女,其中那位少年五官粗糙,就像被砖头碾过,而那位少女看起来年龄不大,身体弱柳扶风一般,五官清丽可爱,此时有要晕倒之势。

        “仙师,我感觉我快撑不住了,没能完成宗门对我的考验,我对不起你对我的信任……”

        烟诗云说着说着抹了抹眼角的泪,自己怎能如此不优秀,明明仙师已经破格让自己进入宗门,可自己竟然连这简单的考核都无法做到。

        “没事,我们宗门看的是一个人心中的信念,你们能坚持到这里,已经足以证明你们是有资质之人。”

        霍江淮打了个哈欠,眼前这一成不变的景色实在让人有些无聊。

        没办法,其实他也想带这两个新来的师弟师妹体验一番飞行的乐趣,奈何自己实力不够,有心无力。

        “对了,以后别叫仙师,你们俩都叫我大师兄吧,你们已经是玄灵宗门下第九十三代弟子了。”霍江淮一脸平静道。

        “好的大师兄,我们的宗门历史如此悠久,肯定有很多吃的吧?”

        想到这里,苟大壮觉得自己已经无力的胳膊和腿又有了力量。

        “仙人大多都是辟谷的,不过你要吃也行。”

        到时候好好干活就成,霍江淮想,反正他一个人的食量,就算再大也不至于多夸张。

        这一夜没回去,也不知那多面南瓜长成什么样了。

        “大师兄,我怎么感觉看到了好多闪烁的光点,前面好像有人在呼唤我……”烟诗云迷茫道。

        霍江淮听闻此话往周围看去,风景如画,耳边传来虫鸣鸟啼,可是并无人烟。

        他肯定道:“你看错了。”

        烟诗云眼神有些迷离:“大师兄,你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前面好多人在向我招手,还有两个穿着黑白衣袍的拿着锁链冲我微笑……这也是我们宗门的弟子么……”

        霍江淮:“……”

        少女你怎么回事儿,你看到的是什么!?

        不过想想也是,他们现在还未引气入体,凡人之躯行走这么久,肯定坚持不住。

        他看着趴在青石地板上的小少女,对方脸色苍白,由于产生了幻觉,双眼无神,粗布麻衣上沾满了灰尘。

        不过即使如此,也可以见她恬淡的面容,以及清晰可见的浓密睫毛。

        小姑娘长的还挺不错的。

        霍江淮摇头道:“年轻人要多锻炼啊,真是没办法,就让我来背你吧……喂!?我不是叫你上来啊!”

        苟大壮从背后紧紧抓住了霍江淮的衣袍,呜咽道:“师兄,你得一视同仁啊!”

        “你给我下去!”

        “呜呜呜我也要晕倒了……”

        “你看你这体魄造型,说出这种话来有人信吗!?”

        ……

        仙山之上,烟雾缭绕。

        清风吹拂,花草树木簌簌作响。

        木源山人站在山顶,脚下山石耸立,进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可是他的神情却并没有任何胆怯,相反,姿态随意悠闲,白发飘飘,如同闲庭散步。

        他的手中,是一杯青玉酒盏,里面盛满了玉露琼浆。

        杯盏边缘已结了雾气,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酒香味。

        他将酒盏举高,倾斜而下——

        缭绕雾气中,他的神情凝肃,绝无平时的随意不羁之感。

        “老祖宗。”半响,木源山人轻轻开口。

        “你托梦于我的事我已做到了,对方是个不错的孩子,修炼天赋目前还不显,可身上有一种捉摸不透的力量。”

        “我相信你的选择,我们玄灵宗一百三十二人之性命,终有一日会得以……”

        就在这时。

        远处突然传来嘈杂之声。

        “救命啊,救命!!呕——”

        木源山人皱眉,此时他所在之地乃是仙山的最高处,与其他的山峰有一道天蛰,而自己的脚下是万丈深渊,这里应该没人会在才是。

        莫非是自己的徒弟回来了?

        可是听这声音也不像,沙哑难听,如同鬼嚎。

        木源山人左顾右盼,接着往苍穹间望去,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小点,借着良好的视力他终于看清了。

        前面是一位衣袍猎猎作响的白袍男子,面容英朗,御剑前来——

        他的手中拿着两道长绳,上面绑着两位少年少女,两人面色惨白,其中一人似乎已经晕了过去,而另一位少年手臂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什么……

        “这孽子!”

        木源山人瞬间怒气冲天——如今好歹对方也是玄灵宗的门面,如今却如此不在意自己的形象,竟然在外强抢良家少年!

        而且看那少年的五官样貌,如同被砖头碾过一般,孽徒竟然如此没有品位!

        怒气涌上心头,眼见对方落地,他瞬间凝结了一道灵力向他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