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在线阅读 - 第238章 九千九百九十九(二更)

第238章 九千九百九十九(二更)

        “沈爷爷好。”宁初瑾礼貌地打招呼。

        “好好好,”沈老爷子笑着说道,“吃饭了么?没吃的话我让人给你做点儿?你想吃什么?”

        “不用麻烦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下次再来拜访沈爷爷。”宁初瑾道。

        闻言,沈老爷子也没有再挽留,依旧是乐呵呵地说:“好,下次一定要留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吃饭。”

        宁初瑾礼貌地点点头,“好。”然后对着沈老爷子道:“那沈爷爷,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

        宁初瑾离开之后,沈老爷子看向了遛龟的沈四流,一开口语气有些微微的沉,“是不是有宁家那小姑娘的消息了?”

        沈四流一脸诧异地看着沈老爷子,似是没有想到自家爷爷真的猜出来了。

        “爷爷,你……怎么知道?”

        沈老爷子看着沈四流,“爷爷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就你们那点儿事情,还想瞒住我,那宁家大小子几时会这么急匆地来一趟沈家,而且罗敷有夫前面的那个二十多年真当我没有听见?!”

        沈四流没说话。

        其实主要还是那个二十多年过去了吧!

        “是不是宁绘那丫头当年可能没有死?”沈老爷子问。

        沈四流点点头。

        沈老爷子轻轻一笑,慈祥而又平易近人,“这是个好消息。”

        如果是真的,宁家那老小子心中一块心病总算是能落下了。

        “只是并不太确定。”沈四流又补充了一句。

        “总归是有了一点眉目。”沈老爷子道。

        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沈老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当年没有那出意外,你小叔叔和她该是早就结婚了,儿女肯定都有好几个了。”

        何至于沈痕现在都是单身一人。

        沈四流也跟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听见对方叹气,沈老爷子觑了他一眼,瞬间就瞅见了他手中的乌龟,没好气地道:“成天在家里无所事事,玩物丧志,你养个龟是要怎么滴?养好了好让它送你走么?”

        沈四流:“……”

        以前在部队不着家吧,爷爷说他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眼里根本就没有他这个爷爷,现在回家了不到几天,就嫌弃他在家里无所事事玩物丧志。

        他也太难了吧!

        再说了,乌龟要是养好了可不就是能给自己送个终么?

        千年王八万年龟,谁还能活过乌龟是怎么地?

        宁初瑾离开沈家之后,并没有开车离开,而是朝着右边比较僻静的山林走了过去。

        大概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远远地宁初瑾便看见了并不是很高的小山坡上有一道站地笔直的身影。

        那人穿了一身深灰色中山装,背影笔挺,沉稳如松,就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树下看上去有些说不出来的萧瑟落寞。

        大概是到了冬天,叶子都掉光了,那棵树光秃秃的,挂在枝丫上的玻璃风铃就特别明显了,尤其是树上的玻璃风铃还并不少,大概有几十只的样子。

        风吹过,便有骨瓷轻碰声缓缓响起。

        泠泠悦耳,特别好听。

        宁初瑾站在原地稍微沉默了一下,缓缓走上前去。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那人淡淡的嗓音缓缓传来:“那幅画你已经看见了吧?”

        那人的声音很好听,有点儿低沉而又磁性,像……那种酿了很久的美酒,带着说不出来的醇厚。

        而且,他这句话虽然是在问宁初瑾,但是语气是极为肯定。

        “嗯。”宁初瑾站在了沈痕身边。

        两人就这样并肩站在不是特别高的山坡上,看着远处的景色。

        “沈叔,你……希望那幅画是姑姑所画么?”对于昨天沈四流忍住了没问的问题,宁初瑾直接问了出来。

        沈痕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轻轻低低地笑了笑,偏头看向了宁初瑾,反问:“为什么不呢?!”

        在沈痕转头的时候,这才看见他的面容。

        沈痕长得挺好看的,容貌与沈一潋有五分相似,不过比之沈一潋的俊美恣意,沈痕的面容更偏向于内敛稳重,而且还有着成熟的魅力。

        宁初瑾看着面前的人,清润的嗓音有些轻,“因为姑姑如果活着,很可能已经嫁作他人。”

        他没想故意揭对方的伤口,而是在告诉他这个事实。

        沈痕眸色淡然地看着天际的白云,“那又如何?!至少……小绘还活着不是。”

        他没有太多的奢求,只是希望她能活着,而且开心自在就好。

        宁初瑾抬头看着树上的风铃,“这是你挂上来的吧!”

        沈痕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其中一个风铃,神色有着几分深情,语气也是轻轻柔柔的,“我以前答应过小绘不会忘记她的生日礼物,但是这么多年她不在,我只能将礼物信息都存储在这里,等她回来了自己根据这些信息来找到她的生日礼物。”

        这里的枫林都已经二十三个了。

        宁初瑾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沈叔对姑姑的情谊,他一直看在眼里。

        沈家不止是一次劝过他娶妻,就连自家爷爷父亲以及叔叔婶婶都好言相劝过,但是沈叔就就是不愿意,他说他心目中的妻子人选只有小姑姑一人。

        然后,就真的,二十多年,孤身一人。

        甚至逢年过节都会来宁家,完全是将自己当成是宁家女婿来对待宁家人。

        其实,每次看见沈叔孤单的身影,他都觉得特别心酸。

        **

        夜幕降临,城市里霓虹灯渐次亮起。

        清水华庭。

        楚绿绮和言子翊在吃完晚饭之后就回了十七楼,所以十九楼只有姜迟和言沉两个人。

        不得不说,姜迟的醋是真的先预留着,晚点儿得空了就他和言沉两个人的时候再慢慢地吃。

        正如他白天对言沉说的今天晚上别睡了,言沉果然就没有时间睡觉。

        因为言沉家这颗柠檬精一直记着上次一千块钱一封情书的事情,不过当初言沉没有同意,现在姜迟是终于逮到了机会,他让言沉现场写一封情书给他,还非常挑剔地要求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字,不能多一个不能少一个,还精确到了标点符号不算,开头落款不算。

        言沉:“……”

        当场就被姜迟这波操作给惊地目瞪口呆。

        ------题外话------

        别人都是九千九白九十九朵玫瑰,浪漫地一批,怎么到了我家小沉子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字的情书,骚地一批!

        哈哈哈哈,小沉子加油哈,写好了会有惊喜的!

        么么哒,晚安呀,好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