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在线阅读 - 第229章 为什么吃斋念佛(二更)

第229章 为什么吃斋念佛(二更)

        言子翊没说话,只是瞪着楚绿绮,瞪着瞪着眼眶就红了。

        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

        楚绿绮还准备调侃几句,看着言子翊一副委屈到要哭的表情,她瞬间就慌了,手足无措地解释,“诶,你别哭啊,我就是跟你开玩笑。”

        她以前也经常跟自己的同事开这种玩笑的。

        言子翊没说话,也没哭,但就是红了眼睛。

        “你别哭啊,我最怕别人哭了,要不……”顿了一下,“要不你就当做是来自妈妈对儿子的关爱好了。”最后,楚绿绮皱着眉头十分纠结地道。

        “你生的出我这么大的儿子么?”言子翊没好气地说了句。

        楚绿绮默默地看着言子翊,“生……不出。”末了,眼睛上下轻轻地眨动了几下,语速很快且含糊不清地道:“但你要是愿意认,我也是可以勉为其难……”

        后面的话楚绿绮还没有说话,就被言子翊给瞪了回去。

        楚绿绮:“……”

        “松手。”言子翊看着被对方拽住的手腕。

        楚绿绮有些心虚,乖乖地松开了手。

        言子翊没搭理楚绿绮,面无表情地开始自己套被子。

        楚绿绮也没有离开,就拖出来了一张椅子坐边上优哉游哉地看着。

        但是很明显,这位小少爷也不会。

        “错了错了,不是这样,长宽反了,到时候抻不平整的。”楚绿绮在一旁提醒道。

        小少爷盯着自己已经弄好了四个角但是始终不对头的被子,皱了皱眉,然后有些不耐烦地将被罩被掀了。

        “不套了?睡被芯啊?”楚绿绮问。

        小少爷比较记仇,没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对方。

        楚绿绮缓缓起身,“我来帮你吧!”

        言子翊抿了一下唇,到底也没有拒绝。

        将弄好的被子平整地铺在了床上,楚绿绮看向了言子翊,“这次的事情就这样扯平了好不好?”

        言子翊看了她一眼,“我要休息了。”

        楚绿绮识趣地离开,不过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是女生,我才更吃亏好不好?!”

        在走到门口,言子翊抿着唇很小声地道:“谢谢。”

        楚绿绮正准备说话,回应她的就是门被关上了。

        楚绿绮:“……啧啧啧,这是什么别扭傲娇的性子!”

        此时,姜家。

        因为之前的房子被烧了,姜刑和季商薇都已经搬到了临近的一栋房子。

        姜铭之前已经通过打电话从季商薇那里了解到了房子被烧的‘前因后果’,当时安慰了季商薇让她自己下次注意也没有怀疑季商薇话语的真实性。

        所以姜迟这番出差回家并没有打算再问那件事情,房子烧了就烧了,人相安无事就好。

        “回来了。”季商薇正在客厅修剪盆景花枝,见姜铭回来,优雅地看向了他。

        “嗯。”姜铭点点头。

        然后看向了季商薇,“妈,小幺儿在家么?”

        提到姜迟,季商薇雍容大方的面容稍微顿了一下,随即轻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他很少会待在家里,”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上次因为他和言沉的事情我和你爸不同意,现在都还跟我们闹着脾气呢!”

        “这么说小幺儿和言沉是真的在一起了?”姜铭问,声音里面说不出来是惊讶还是微不可查的小窃喜。

        他一直以为小幺儿喜欢的人是华笙,直到今天看见热搜才知道小幺儿喜欢的人是那位清冷出尘的少年。

        虽然对小幺儿会喜欢男生感到非常意外,可是,更多的还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这样的话,他以后就可以开始追求华笙了。

        而且一下子连情敌言沉都给排除掉了。

        季商薇眉眼之间浮现了一抹不悦,“嗯,我和你爸怎么都劝不住,”然后又颇为无奈地缓缓道:“先且不说言沉是个男人,就他和沈一潋那不清不楚的关系让我怎么放心让姜迟和他在一起交往,说不定他就是看中了姜迟的身份。”

        闻言,姜铭轻皱了一下眉,“我觉得言沉看上去不像是那种人。”

        “你见过他?”季商薇有些意外。

        “见过一次。”

        “知人知面不知心,言沉的父亲都到家里专程为言沉道歉来了还能有错?!”季商薇道。

        姜铭对言沉了解不深,不做评价,只淡淡地说了句:“妈,你也别太担心,小幺儿那么聪明,言沉若真是有目的接近他他肯定是知道的。”

        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我刚才跟奶奶打电话,她好像是今天回来,估计也快到了。”

        季商薇眸子一下,神色微变,“你奶奶今天回来?”

        姜铭点点头,“怎么了?”

        季商薇神色恢复如常,淡笑着解释:“没事,就是你奶奶还不知道房子着火了一事,怕她老人家接受不了。”

        “还知道会怕我接受不了啊!”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过来,甚至还有着隐约的怒意。

        “奶奶。”姜铭看向来人。

        季商薇神色稍微有点儿不太自然,“……妈,你回来了。”

        姜老太太冷着眉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季商薇,“我不回来怎么会知道住了那么多年的房子就这么没了。”说话的时候就连语气都有些冷然。

        姜铭微蹙了一下眉,“奶奶,妈也不是故意的,人没受伤已经是万幸了。”

        姜老太太没看姜铭,只是看了一眼季商薇。

        季商薇连忙对姜铭道:“你也累一天了,先回去休息吧!你奶奶只是住惯了那所房子,有了感情而已,再说了,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我大意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姜迟竟然真的敢动手将房子给点了。

        还要她和姜刑眼睁睁地看着房子慢慢地烧起来。

        姜铭并没有离开。

        姜老太太冷哼一声,“姜刑在家么?”

        “他在书房。”季商薇回答。

        姜老太太看了一眼季商薇,“你等一下也上来,我有事情和你们说。”说完了之后,老太太就直接去了楼上。

        季商薇微抿了一下唇。

        没多久,季商薇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上楼。

        刚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老太太的吼声:“姜刑,你就说,你们夫妇到底还想做什么?”

        季商薇走了进来,看见了书桌前是散落了一地的文件,几乎不用想都知道是老太太给挥地上的,姜刑则是站在一旁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将水果放在了一旁供休息的沙发前的茶几上,上前将地上的文件捡了起来,“妈,你别生气,先吃点水果。”

        姜老太太显然是根本没消气,她站在书桌边,平常看上去挺和蔼的老太太此刻身上散发着说不出来的凌人气势,她目光在姜刑和季商薇身上扫过,冷着声音狠狠地道:“姜刑,季商薇,你们俩今天就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到底还要怎样才肯放过那个孩子!?”

        季商薇显然也是很少见到这样的老太太,微愣了一下,才尽量柔和着声音解释道:“妈,我这都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怎么一回来就谈……”

        姜老太太对着装傻充愣的季商薇直接挥了挥手,挺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你也别搁我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姜家那所房子是姜迟给点的吧!”

        姜刑掏出了烟,不过没有点,只是习惯性地夹在指间,微沉着声音缓缓道:“妈,你既然知道房子是姜迟烧了,就不应该挑我和商薇的不是,我们是打算和姜迟好好聊的,谁知道他脾气来了能动手烧房子。”

        闻言,姜老太太看着他们冷笑了一声,“那孩子能等到今天才一把火将房子给点了也就是他念着和姜矜三姐弟之间的情谊,就你们当年做地那些缺德事,换做是我我要趁你们睡着了泼油给点了。”

        听到姜老太太这样说,姜刑和季商薇脸色都有些不大好看。

        季商薇稍微沉默了一下,缓缓地提醒:“妈,这些事情您可一直都是知情的。”

        姜老太太自嘲地冷笑一声,“是啊,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一位国家女将军为什么这么多年会吃斋念佛?”

        她以前何曾信过神佛,现在不过是为了恕罪而已。

        有些事情她一直都知道,只是无法阻止而已。

        深吸了一口气,姜老太太眸光凌厉冷然地看着姜刑和季商薇,沉着声音开口,“我今天不求别的,只要你们给我一个准话,姜迟好歹是我的外孙,你们作践了那么多年,现在还想要怎样?!”

        ------题外话------

        唔,不知道有多少小可爱猜中了小松鼠的身份?!

        晚安呀,好眠么么哒!笔芯!啵唧啵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