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在线阅读 - 第73章 远亲不如近邻(一更)

第73章 远亲不如近邻(一更)

        姜迟垂眸看着言沉,精致无暇的面容极为妖魅,眼底那一抹凉意也就更加明显了。

        闻言,清隽少年如溪泉冽然的眼眸顿了顿,然后微微一抬,看着昨夜扰她一整晚梦境的艳鬼,嗓音淡淡道:“你说话这么欠长这么大真没为此挨过揍么?”

        就姜迟这张口就来的挑事挑衅能力,如果没有人揍他能解释的原因也只能是太忌惮姜家也太忌惮姜迟了。

        姜迟薄唇一勾,漂亮的凤眼眼尾挑地幽魅惑人,话语里面的不可一世却是半点不加掩饰,“你觉得他们敢么?”

        再者,说得好像动手了就能打赢他一样?!

        从来可都只有他揍别人的份!

        言沉不置可否。姜迟确实有说这句话的资本和底气。

        毕竟单是背后一个姜家,便足够让别人望而生畏,更何况姜迟本人也不是好招惹的。

        肆无忌惮,任性妄为!

        而且还有些说不出来的诡谲危险。

        “再说了,”姜迟忽然换了语气,几分玩味几分微嘲,“半斤八两的你就没点自知之明么?”他确实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可是这位清隽如画的少年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言沉神色不变,依旧是清冷淡漠,她看了一眼姜迟眼尾的两点泪痣,沉默了一会儿。

        昨天她就是亲了姜迟这里!!

        其实当时除了姜迟身上清魅的竹香,她什么感觉都没有。

        姜迟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见言沉似乎是一直盯着自己的左眼,昨天晚上的那一幕瞬间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妖魅孱弱的脸微沉,嗓音妖冷带着薄怒,“言沉!”

        言沉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眼中神色淡无波澜,将银色的手表递给姜迟,“你落我家的手表。”说完看了一眼姜迟还在淌着水的发梢,提醒了一句,“你头发还没有擦干,容易感冒。”

        “你帮我。”姜迟盯着言沉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

        “男女授受不亲。”言沉淡声拒绝。虽然她和姜迟都是女的,但是现在他毕竟是男孩子,而且她和姜迟也没有熟到那个地步。

        再说了,就姜迟那玩味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真想让她帮忙。

        姜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语调阴冷,“言公子,我们之间用这句话不太合适吧?”

        想起昨天晚上被自己轻薄的姜迟,言沉沉默了一下,“……好。”

        她就当道个歉吧!

        姜迟细长妖娆的凤目闪过意外之色,进了屋对着言沉道:“我不用吹风机,不用干发巾干发帽,只用纯棉毛巾。”

        言沉没说话,任由姜迟挑剔着,毕竟这位姜家小祖宗矜贵得很!

        之后……

        姜迟懒洋洋地靠坐在阳台上的秋千上,一头湿漉漉的浅棕色长发就披散在身后,言沉则站在秋千后面,握着白色的纯棉毛巾帮姜迟仔细地擦拭着。

        柔和的阳光撒落在两人身上,倒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和谐和静谧,唯美地仿佛是从画卷里面走出来的一般!

        姜迟没说话,挺惬意地半眯着眼睛,周身都是那种懒懒散散的魅。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但是因着阳台差不多是离门最远的地方,所以姜迟和言沉两个人都没有听到。

        外面的希袖折敲了好几下门都没人回应,俊脸瞬间就慎重了几分,非常速度地录入指纹解锁。

        姜迟身体不好,为了以防万一昨天离开的时候他和初琰都录入了指纹。

        门开了之后,希袖折连鞋子都来不及换直接扯着嗓子大声喊:“姜迟?姜迟?姜迟?”

        姜迟都差不多要睡着了,听到希袖折的声音昏昏欲睡的他瞬间清醒了,脸色有些阴沉,“希袖折,你再给我喊一声试试?!”

        希袖折从房间出来就往阳台方向跑,在看见阳台上的两人他瞬间就刹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嘴巴都因为惊讶而张地大大的。

        看了一会儿,他揉了揉眼睛,又睁大眼睛看了过去。

        还……还是有言沉啊!

        而且他还在为姜迟擦头发?!

        希袖折仍是一脸不可置信地指着言沉,“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言沉只在希袖折过来的时候抬了一下眸,然后便淡然自若地替姜迟擦拭已经是半干的头发。

        “你怎么来了?”姜迟看着希袖折。

        希袖折的目光就没从言沉身上移开过,机械性地回答姜迟的问题,“我在家闲着太无聊了。”说完了之后他才看向了姜迟,“他怎么会在这里啊?”

        不仅在姜迟家里,还是一大清早就出现在这里。

        竟然还给姜迟擦头发,他们的感情已经这么好到这种地步了么?!

        “你不也在这里?”姜迟挑着眉,懒懒地回答。

        闻言,希袖折先是瞪了一眼言沉,然后又瞪着姜迟,怒道:“我和他能混为一谈么?我和你什么关系,他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姜迟看了眼希袖折,“兄弟,”然后收回目光似有若无地看了眼言沉,“邻居。”

        希袖折心里舒畅了一些。还是他和姜迟关系亲厚一些,不枉费他这么多年为了姜迟鞍前马后。

        但他的舒畅不到三秒!

        “但有句老话说得好,”姜迟看向了希袖折,幽幽地吐出一句话,“远亲不如近邻。”

        希袖折的脸瞬间黑了,乌漆嘛黑的那种。

        谁也别拦着他今天想和姜迟绝交的心,特么的,他一个十多年的兄弟还抵不过一个认识不过几天的邻居?!

        言沉:“……”

        别,她并不想远亲不如近邻!

        希袖折坐在椅子上,脸色臭臭的,一脸没好气地盯着阳台上的两人。

        言沉替姜迟擦好之后,垂眸看着姜迟淡声道:“我回去了。”

        她这句话并不是征得姜迟的同意,只是单纯地说一声。

        将毛巾放下,她便直接离开。

        姜迟没说什么,只看着言沉的背影,其实言沉会真的替他擦拭头发他已经挺意外了,而且还特别细心。

        “对了,初琰和周慕凉之间的绯闻关系是谁曝光的你查到没有?”

        言沉刚走到门边,就听见希袖折问的这句话。

        她眉梢微不可见地蹙了蹙。

        宁初琰和周慕凉的绯闻关系?!

        不过脚步倒也没有停地离开了。

        “嗯。”姜迟轻应了一个字。

        “是谁啊?”希二哈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不久前还想和姜迟绝交的心,拖着椅子坐在了姜迟身边,和他一起沐浴阳光。

        “周慕凉。”姜迟缓缓道。

        他顺着网上那些视频源直接黑了对方的手机,然后发现上传视频的人和周慕凉之间还有一段录音,大致内容是周慕凉出钱五十万,并且制造机会让对方拍到她和宁初琰之间的照片,作为交换那人要将视频照片宣扬到网上大肆夸大其词。

        姜迟似有若无地眯缝着了一下眼,他给出三天时间周慕凉竟然给他整了这么一出,还真的以为只要和初琰挂上钩了自己就不会动她么?!

        希袖折本来想让姜迟不要放过周慕凉,不过看着姜迟的脸色,他就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纯属多余了,瞬间改为了对周慕凉深深的同情。

        姜迟可不是什么手不沾血的善男信女,这厮手段阴着呢!!

        还挺狠!

        抛开这件事情不谈,希袖折又拖着椅子换了个位置,正坐在姜迟对面,一脸严肃认真地看着他,“姜迟,你和言沉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了?”姜迟有些漫不经心。

        “言沉喜欢男人。”希袖折强调。

        “然后?”

        希袖折又道:“你也是男人。”

        虽然一直扮作女人,可姜迟到底不是女的,万一言沉喜欢姜迟怎么办?!

        姜迟偏头看了眼齐肩的微卷长发,似有若无地嘲了句,“这么多年除了初琰,有谁发现我是男人了么?”

        希袖折噎了一下。

        姜迟是女装大佬,扮起女人来除了没有胸和身高太过分之外简直毫无违和感,当初如果不是姜迟懒得听他表白而告诉了自己是男的,估计他也不会发现!

        “那言沉喜欢男人谁知道他能不能自动解锁你的性别?”他看着姜迟,“我听他们说有好些同性恋一般一眼就能看出别人和自己是不是同类呢!”

        姜迟勾勾嘴角,阴恻恻地问,“我像是同类么?”

        他不歧视同性恋,甚至能接受身边的人是同性恋,比如他三哥。

        但是他看上去像是会喜欢男生的人么?!!

        “不像。”不过希袖折沉默了一下又继续道:“你看着不仅不会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女人。”

        他觉得姜迟大概是要注孤生的!

        这样绝魅的长相配上这样妖孽的性子,估计没人能拿下这位。

        他那面为民除害的锦旗只怕送不出去!

        “那个时候我喜欢的可能就是你。”姜迟看着希袖折,似笑非笑。

        希袖折:“喜欢我……”

        刚说了三个字就反应过来姜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希袖折脸色像吃了苍蝇一样,“你说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那不就是人妖?!

        希袖折的脸再一次黑了。

        ------题外话------

        第一卷薄荷,现在开始第二卷柠檬!

        笔芯芯!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