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战国当赵括在线阅读 - 第135章 殿审,蔺相如发难

第135章 殿审,蔺相如发难

        “有太阳的感觉还真不错啊。”

        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到地面上的赵括情不自禁的眯着眼睛,发出了感慨。

        由于赵括并没有被定罪,所以他四肢也没有佩戴什么手铐脚链之类的东西。

        在赵括的面前,一名官员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赵括说道:“赵卿,请吧。”

        赵括看了对方一眼,突然笑道:“你是繆贤的人?”

        官员怔了一下,好几秒钟之后才有些勉强的笑道:“赵卿好眼力。”

        赵括笑了笑,迈上了面前的马车。

        这辆马车并不是那种密封式的马车,而是这个年代贵族们更喜欢的、从战车脱胎而来的敞篷式马车,因此当马车在大街上行驶的时候,赵括自然也就被来往之人发现了。

        “你们快看,那不是大司马赵括吗?”

        “听说赵括杀害上党郡郡守虞信一案这几天就要审理,莫非便是今日?”

        “唉,没想到这赵括声名赫赫,竟然却是一个如此草菅人命之徒。”

        “你还不懂吗,赵括可是在长平之战里杀了三十万秦军啊,当世除了白起那个杀人魔王,还有谁比他更多?”

        “秦国人是敌人,那又不一样。

        要我说啊,你们就是污蔑赵卿!”

        “污蔑个屁,现在整个邯郸都说了,赵括就是个坏人。

        他杀人了,而且证据确凿,这两天就要砍他的脑袋!”

        “唉……可惜可惜,如此年轻就要死了。”

        “没什么可惜的,要我说啊,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人!”

        议论声纷纷扬扬,有些赵括听到了,有些赵括没有听到,但赵括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表情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终于,马车驶入了邯郸宫城之中,一路来到了龙台之下。

        赵括走下马车,步履轻松的沿着这条熟悉的路朝着上方走去。

        大殿之中,赵国百官齐聚,不免窃窃私语。

        “这一次大王居然要公开审理虞卿一案,你们说会不会给赵卿定罪?”

        “不可能吧,赵卿毕竟为我们大赵立下了如此之大的功劳。”

        “那可不好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这段时间里邯郸城之中那些沸沸扬扬的谣言?”

        “你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慎言!总之,这朝政大局,你我只需静观其变就是。”

        “唉,真不希望赵卿……他毕竟是我大赵百年难遇的良将啊。”

        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赵括去死,许多站在赵国的角度,能够从大局出发的人自然会站在赵括这一边,默默的支持赵括。

        只不过如今事态尚未明朗,无论是想要赵括死的还是不想赵括死的,一时间都不会站出来发表什么意见。

        突然,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大殿门口。

        一个年轻而高大,眉目俊朗如星,身躯挺直如松,脸上还带着淡淡笑意的年轻人走进了大殿之中。

        赵括到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赵括走到赵王面前,朝着赵王行礼:“赵括见过大王。”

        赵王正用手捂着嘴巴,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将手放下,缓缓说道:“既然赵括已经来了,那么……平阳君,开始吧。”

        平阳君乃是赵国司寇,也是虞信被杀一案的调查人,由这位君候来说话也是理所当然。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赵王并没有让赵括坐下。

        大殿之中所有赵国大臣都有坐位,只有赵括依旧站在原地。

        赵括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愤怒,他的目光在大殿之中四处游移着,终于落到了一个在角落侍立、但却身着官服的老者身上。

        赵国宦者令繆贤。

        赵括对着繆贤露齿一笑。

        平阳君站了起来,朗声道:“大王,诸位,本侯奉命前往阏与城调查虞信一案,当本侯抵达之时首先去了现场,发现……”平阳君声调起伏间,将整个办案的大体经过都描述了一遍。

        整整一刻钟之后,平阳君才终于结束了描述,说出了最终结论。

        “以目前掌控的证据来看,诚然赵卿和虞卿的敌对关系天下皆知,但当时赵卿手中已然握有足以让虞卿身败名裂的证据,并且也已经将虞卿给押解入邯郸,赵卿并没有这个动机对虞卿进行谋害。”

        平阳君的话让大殿之中开始哗然起来。

        “你看,我早就说过了,赵卿这般人物是根本不可能暗害虞卿的。”

        “也是,虞卿在之前的几次交手之中都被赵卿打败,甚至被赵卿踢出重臣之位降职出任上党郡郡守,要暗杀也是虞卿派人去暗杀赵卿,没有赵卿对虞卿主动出手的道理。”

        “是啊是啊,虞卿此人工于心计也是世人皆知的事情,要我说这一次他死的也不算冤枉了。”

        一时间,大殿之中充满了对赵括的声援之声。

        赵括毕竟是公族派的重臣,而公族派作为有平原君、平阳君两大君候统领多年的强大政治派系,此刻终于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开始在舆论上做出了强力反击。

        赵括看了赵王一眼,发现这位赵王又一次的用手捂住了嘴巴,似乎是在轻轻的咳嗽。

        公族派的反击让士人派的大臣们有些坐不住了,他们急切的将目光投向了蔺相如、廉颇以及周少奋,希望这三位巨头能够及时的做出回应。

        廉颇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阴沉,哼了一声刚刚想要站起来,突然耳边传来了蔺相如的声音。

        “大王,老臣有话要说。”

        赵王脸色平静:“说。”

        蔺相如道:“平阳君的调查听上去固然是十分完美毫无破绽,但是这种将脏水泼到死人身上的做法未免过于冷血。

        虞卿为了大赵尽忠一生,死了还要被人污蔑,若是此事传扬出去,将来天下士人还有谁敢来投奔大赵呢?”

        平阳君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怎么,蔺卿这是在质疑老夫?”

        蔺相如笑道:“不错,正是如此。”

        大殿之中一时陷入沉寂。

        众多赵国大臣极为吃惊的看着蔺相如,没有想到这位素来以谦和著称的赵国重臣,竟然在这种时候站了出来,选择和平阳君硬碰硬!平阳君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蔺卿,你说话要讲证据!案件的真相就是如此,你再怎么巧舌如簧也改变不了!”

        蔺相如微微一笑,道:“证据?

        老夫当然也有证据。”

        平阳君冷笑道:“那你就把你的证据带上来看看!”

        蔺相如点了点头,转身对着赵王道:“老臣斗胆,请大王允许老臣召证人郭纵等上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