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红尘道在线阅读 - 150千古第一佞臣(17)

150千古第一佞臣(17)

        凉帝眼中冒出精光,缄默一瞬,就低下头写了一道圣旨,随后盖上玉玺,又了半块虎符,递给了辰廉:“爱卿,这件事交给你。朕要你将胡国给朕打回来!就凭那些蛮夷之人,也敢肖想朕的公主。”

        辰廉并没有立刻接过,反而道:“臣未曾领兵作战过,陛下可以另外选择将领,给臣一个副将的职位就行了。”

        凉帝更加满意了,收回圣旨和虎符,又和辰廉温声细语说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御书房。

        回到府中,影一就出现说迟府来客人了。

        辰廉原本以为是宫里那位六皇子,却没想到来的客人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庄妙。

        庄妙身着红色的纱裙,坐在迟府的庭院之中,在桌子上摆着茶水糕点和水果,一旁的春桃手上拿着一个围笠,看情况就知道这人是偷偷出的宫。

        “宛妃娘娘来辰廉府中,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庄妙听到这话,身体僵住,慢慢回过头来,看着辰廉,眼中瞬间就有泪水落下。

        此时天上突然下起了雨,朦朦胧胧的,在这夏末,应当是特别舒适的。

        他看着她的眼神,不像上辈子那般含着克制的情谊,反而十分冰冷。

        庄妙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上辈子她也在凉帝寿宴想要行那勾引之事,但是他也拒绝了,只是没像这辈子一般,说那许多话。

        此时的他们,还没战场之上的生死与共,他一颗心还未曾将她放在心里。

        他曾说,她是他杀戮嗜血一生里,唯一一处净地。

        而她没有说的是,他是她阴暗无光的心内,最亮的一抹光。

        曾有过那么几个瞬间,她想过,如果没有龙离晏,或者她不欠龙离晏那么多,在她还是一个乞儿的时候,遇到的是面前这个人,她一定要陪着他走过那些被黑暗覆盖的过往,然后要在最好的年纪里,不顾一切地嫁给这个人。

        她要占据他的生活,要慢慢的长成最配得上他的模样。

        他要杀人,她就替他递刀。

        他要走向光明,她就先一步跑过去,为他将路上的所有障碍全部扫除。

        举袖为他拂去衣上每一点污浊的尘埃,俯身为他拾起前路每一块绊脚的瓦砾。

        她要变成一个坏人,这样子别人骂他的时候,也会带上她。

        哪怕承担万恶因果,她也要陪着他。

        就像他上辈子做的一样,将自己所有能给他的一切,都给他。

        隔着如帘似烟的雨幕,她在亭中,他在院中,她眼中有泪,他清冷如雪。

        她的泪水砸在了她的指尖,像是被这一滴眼泪给烙了一般,突然惊醒过来,她往后藏了藏自己的手。

        拿起一旁春桃手中的围笠,走向辰廉,在靠近辰廉后,踮起脚尖将围笠遮在他的头上,道:“大人身子不好,不能淋雨,不如和妾身到亭中一叙。”

        若是旁的朝廷命官,自然是不敢和凉帝的妃子在院中说话。

        毕竟神安司人遍布天下,谁也不知道,这一幕会不会被人看到,最后累及身家性命。

        “宛妃娘娘相邀,辰廉自然尊崇。”

        两人回了亭中,相对坐下之后,庄妙又忍不住出神。

        上一世,我欠了龙离晏太多,以至于不能够接受你,欠了你好多好多。

        这一世,我会早早还清他的恩,然后陪着你,不知你,还要不要我?

        庄妙心中想着,鼻子又是一酸,再次抬起头,又恢复了正常。

        “大人,近来身体可好?”

        辰廉挑眉,“还不错。”

        庄妙:“那就好,那就好。”

        【不对,难道是我看辰辰的时候带了滤镜,所以觉得这凉帝的间谍妃子好像看辰辰的目光和我一样?】

        辰廉看了一眼弹幕,微微垂眸,是不一样,面前这个庄妙,和之前遇到的那一个,很不一样。

        想到这里,辰廉手指微微一动,下一瞬就明白了。

        这人居然是个时光回溯者。

        也不知是不是他运气太好,穿越这么多世界,总会遇到这样的大气运者。

        不过想想也似乎是好事,这个天命之女对凉帝那狗、皇帝可是恶意满满。

        “大人接下来是要去边关吗?”

        辰廉心中明了庄妙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但是嘴里却道:“是六皇子告知娘娘的吗?”

        庄妙点头,一双眼睛殷切的看着晨练,“妾能够有今日,都是靠大人,所以今天妾也想告诉大人,一定要小心李泽然。”

        “看来宛妃娘娘真的很受陛下宠爱,竟然已经知道征胡的将领是李将军了。”

        听到他提起狗、皇帝,庄妙心中一痛,她身子到底不干净了。

        她像是自行惭秽一般,站起身道:“妾身祝愿大人凯旋归来。”

        对于这位宛妃娘娘为什么来他府中说这么多,辰廉有了猜想。

        想来是上辈子原身和她前世有什么故事。

        他们之间的故事,辰廉是一点都不敢兴趣。

        他此时感兴趣的是神安司的暗探传来消息,说右丞相的人传了一封信给胡国二王子。

        信的内容已经被神安司的暗探誊抄好,送到了他的手上。

        他微微一笑,将手上的纸用内力捣碎成了碎末。

        凉帝说得好听,但是为了他临时反悔,还要加上一把火。

        *

        “陛下,两日后就是女儿节了,听说民间女儿节会举办灯会,还能猜灯谜,特别热闹。”

        庄妙像是无意一般,语带向往的说了这么一句。

        “爱妃在闺中之时没有见过吗?”

        庄妙入宫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县丞之女,很是低微。

        她垂眸,失落道:“臣妾虽出身一般,但是家中管教甚严。”

        “这是应该的,女人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闺中。”

        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凉帝搂住庄妙。

        “不过你如今是朕的爱妃,和旁人不一样。所以爱妃想看灯会的话,朕陪你一起出宫赏灯会。”

        不得不说,凉帝身为情场老手,宠人的时候,也是相当的厉害。

        “真的吗?”庄妙开心得不得了,笑起来的时候,眼中仿佛盛满了星河。

        凉帝看到她这娇媚的模样,微微眯了眯眼,然后打横抱起她,“当然是真的,不过爱妃可得好好表现了。”

        “陛下~”娇羞的叫了一句,床帐就被放下来。

        在凉帝看不到的地方,庄妙一脸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