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红尘道在线阅读 - 091质子(27)

091质子(27)

        辰廉慢慢道:“你还不懂什么是乱世,乱世之中,会发生惨剧的地方,一般不是这种边陲小村,而是王朝政权集中之地,也就是官商聚集的交通枢纽战略要地。因为那些地方,古往今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那里才是真正的战场。”

        辰廉声音很淡:“战争和屠城多发生在那些地方。而那种地方,又不产粮食,筑有坚固的城池,敌人将城一围,就是一座死城。”

        “城破了,奸——淫抢掠,甚或屠城都会有,因此乱世最大受害者主要指城市官贵,至于这种偏远之地,作为难以到达的地方,兵来了跑、匪来了跑,反正就几处空烂窑、几间茅草房,塌了掏,烧了建,成本也不高,因此这些地方不知当朝王上姓甚名谁,甚至国家更迭在这里的人来看,也属常态。”

        乐儿听到这里,脸已经彻底白了,她想说公子你是不是在吓我,可是她说不出。

        因为她知道,公子不会吓她。

        这里已经如此凄惨了,却根本不过是乱世丑态的万一不到。

        那真正的乱世是什么样的?

        她想到了书上说的尸横遍野,食不果腹,易子而食……

        辰廉的话还在继续,“当然也有例外。曾经有一国,被异族人攻破,当时那国北方几乎被屠戮净尽,死尸堆于井中,井水积年不能饮用。北方大地无论城乡,一个惨样。”

        “此后是同样是在那国家,又有异族人攻下了城池,那国家百姓被屠杀达数千万人,那些屠人的疯子,无论城乡,见人就杀。”

        “依旧是那个国家,后来又有一次,几乎被屠尽十城,同样是那个国家,又来了一批侵略者,屠了一批城安定局势后,就开始休养生息。”

        “大部分这种山村之地,不过是换了官员,改了习俗后继续生活。”

        辰廉说的就是汉这个国,只不过这些事发生在楼兰之后了。

        “有这样的国家吗?”乐儿简直被颠覆了世界观。

        “乐儿,战争不结束,那么像张槐村这样的地方,就不会少。甚至如果天下再不一统,或许还会有更多的人受难。”

        乐儿知道辰廉想说什么,可是她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答应的话。

        “为什么是乐儿?”

        “因为你是我养大的孩子。”

        这个天下需要一个继承他思想的君王。

        玄烨他并不完全相信,毕竟是个恋爱脑的家伙,加上乐儿就可以了。

        乐儿似懂非懂。

        辰廉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道:“乡野百姓不怕,作为城里的边缘人也不怕,没了城墙,就逃离城市,唯一可怕的是没有什么地可种粮食,挨饿受冻更是难免。”

        “作为草民,乱世与治世没什么区别,乱世里对百姓来说,最危险的是那些身家巨万的官贵,这是铁律。”

        “乱与治的按钮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知道应该怎样做,但囿于私利很难做到,仅此而已。”

        “而乐儿你,就是监督他们的人,让他们做自己该做的事。”

        乐儿还是不懂,却不明觉厉,身体颤栗。

        *

        辰廉在第二天和舒娘告辞,舒娘却带着她的女儿跪在他的面前:“公子气度非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民妇有个不情之请,如今日子难过,不知什么时候民妇等人就会死,民妇并不贪生,只是我的女儿淑儿还小,她还什么美好都没看到,她不能死。我请公子把淑儿带走吧,为奴为婢都可以!只希望能够保住一条命。”

        辰廉面色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人,怎么说呢,或许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幕,所以他并不惊讶。

        他目光落在那个眼睛大大的,平静的看着他的小姑娘。

        他对她招手,小姑娘就从舒娘怀中走了出来,来到辰廉身边。

        辰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如果我不善待你的女儿怎么办?”

        舒娘道:“民妇什么本事都没有,但是自诩看人不会出错。如果舒娘看错,那也是淑儿的命。民妇知道此举纯属让公子为难,但是请公子慈悲,救淑儿一命吧。”

        “公子……”一旁顶着两个黑眼圈的乐儿心软开口了。

        昨天晚上辰廉跟她说的那些话,让她一夜没有睡好。

        如今她看舒娘和淑儿,都十分的同情。

        虽然带上一个几岁大的女童,会给他们造成麻烦,但是比起麻烦,乐儿更不希望这个小姑娘留在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死去。

        不。

        她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死去。

        她看着辰廉,辰廉却没有看她,只是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童。

        “她的行李收拾好了吗?简单收拾一些,我们得尽快离开。”

        “收拾好了!收拾好了!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舒娘跑回房间,将一个布包交给了辰廉。

        辰廉没接,乐儿接了过去。

        辰廉没有留时间让他们母女说话,就率先坐上小花背上,乐儿和淑儿跟在身后。

        舒娘也没说要和女儿说话什么的,只是跟着他们走出了好远。

        辰廉没有回头,乐儿却惊呼一声:“公子,整个村的人都来送我们了。”

        “是吗?”辰廉毫不在意。

        就这样,一黄驴,三个人就这样在张槐村众人的目光下,渐渐远去。

        乐儿注意到,淑儿和辰廉一样,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望一眼自己的家乡。

        她觉得奇怪,却也没有说出来。

        千玄关。

        千玄关是楼兰和大魏之间的一个要塞,算是一个关键的城池。

        在这里,驻扎着一支守军。

        辰廉大概赶了半天的路,才到千玄关。

        他一个人霸占着小黄驴,在淑儿走不动的时候,只让乐儿背着她,他无情的不挪位。

        不过乐儿这一切以公子为先的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就是了。

        她虽然只会三脚猫功夫,但是到底是习武之人,并不觉得背一个四十斤都不到的女童有什么累的。

        “公子,这千玄关作为大魏和楼兰的门户,想来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外面全是黄沙,两国之间也没有通商往来,我们要怎么进去?”

        辰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乐儿就明白了。

        “是乐儿傻了,公子可是楼兰的六王子。”

        城上守卫此时也发现了他们几人,大声吼道:“你们是何人?!”

        辰廉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径直扔给了城上的守卫。

        守卫原本以为辰廉扔来的是什么暗器,还仓惶之下躲了一下,待发现不是暗器之后,就觉得自己丢了脸:“你个贼人,居然敢戏弄本大爷——”

        他的话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