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红尘道在线阅读 - 053长生之人(21)

053长生之人(21)

        辰廉并没有纠结多久,那双眼睛不是他的东西,他自然没有权利直接决定要不要取走。

        不过念在是故人的份儿上,辰廉还是在乔诗安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她有危机的时候,他能够第一时间察觉。

        或许如果不是乔诗安,他也不会如此。

        “哎哟,欠着人债的感觉,还真是不怎么美妙呀。”辰廉叹了一口气,摸着额头感慨。

        *

        第二天辰廉就去了剧组,这下子,《少帅》剧组的人这终于看到了饰演元康的演员。

        剧组的成员和一些群众演员对辰廉特别的好奇,知道辰廉今天入组,早早的就等在那里。

        “沃日,这也太帅了吧。”

        “我的天,这不就是传说中拥有神颜的元康大帅本人吗?”

        “妈妈,我恋爱了!”

        不管那些男人如何,总之只有是女人,就被辰廉的神颜给征服了。

        都说一个人的容貌,是一个人最直接的名片。

        更别说辰廉的气质,更是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其余还没有见过辰廉的导演,在看到辰廉的脸之后,也默对辰廉这位空降兵没有那么排斥了。

        不过除了这些花痴的女人,男人们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这部戏算是大男主的戏,虽然主要是元康,但是那个时代其余人物也很重要。

        这里面有不少年轻的演员,他们都有一些名气,甚至其中还有几个人争过元康这个角色。

        其中外界议论得最多的,恐怕就是祝飞。

        祝飞此人,长相阴柔,甚至可以说得上漂亮,偶像剧天王。

        但是如今已经三十五了,面临着转型的尴尬境地。

        他有演技,有资本捧,粉丝基础也有,但是就是差点儿时运。

        事实证明,他的运气是真的不咋滴,本来十拿九稳的角色,就被辰廉这个空降兵给拿下了。

        在见到辰廉的脸时,他是服气的。

        这圈内帅哥这么多,他的颜已经被粉丝称为神颜了,如今却看到了真正的神颜。

        而且比起他的阴柔,辰廉的长相妖孽的同时也并不会让人觉得阴柔。

        这样的长相,才是真男人应该有的长相呀。

        祝飞看到,那边几个导演都凑到辰廉身边说着什么,辰廉就有点清冷的听着,然后就往化妆室去。

        他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你好,我是祝飞。”

        辰廉换好一身戎装,整个人有点恍惚,仿佛想到了曾经那段岁月,这时候一个有点醇厚的男声唤回了他的思绪。

        “冷辰廉。”辰廉淡淡的对祝飞点了点头。

        他这态度说不出的冷淡,却让祝飞心里有了特别的感觉。

        他算是娱乐圈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一批一线了,身边的人多是奉承他的,就算用不着奉承他的那些人,表面上也不会太冷淡。

        这个冷辰廉,很不一样。

        “你是新人吗?”

        “算是吧。”

        “这个角色原本我还以为是我的,如今落在你身上,你可要加油,否则就是给了我机会。”

        对方和善的态度让辰廉挑了挑眉,“你不会有机会的。”

        祝飞耸了耸肩,“最好如此。”说着似乎觉得自己居然和本应该敌视的人如此说,有点好笑,反正他自己笑了起来。

        辰廉没笑,就真的看着他,于是祝飞也不笑了。

        “那个,待会儿是我们俩的对手戏,我演的就是管中校。”

        “请多指教。”辰廉对他颔首。

        辰廉的私心,在原本的剧本上,加重了管书和乔诗安这两个人的戏份,当然,本来在历史上,他们也是两个极其重要的人,戏份本就不少。

        不过他们很多事情,只有辰廉这位真正的旁观者知道。

        “哇,冷哥,你皮肤真的太好了。”化妆师是剧组配置的,十分的花痴,不过技术挺好的。

        林德知道辰廉清冷的性格,就在旁边夸化妆师。

        化妆师把林德的夸奖当成辰廉的夸奖,整个人脸都激动红了。

        “第六十一场第一幕Action!”

        这一幕就是管书和辰廉初识那一幕。

        原本情况是辰廉没控制住法力,把元康给弄死了,受到了天道的制裁,因果加身重伤,重伤濒死之际,变成元康,想要抵消因果,随后昏迷,被路过的管书给救了。

        但是这剧本里面自然不能这么写。

        “元帅,你快走吧。”

        濒死保护他的将领让他离开,辰廉冷声挥刀向一个扑向他的山匪,“我不可能丢掉我的士兵,将士们,随本帅冲。”

        他此时已经是青年,一身戎装加身,不是少年时那位饮酒作乐的少年郎了。

        从父亲手上接下这个位置开始,就代表他愿意承担属于这个位置的责任。

        没错。

        辰廉把这一幕,改成了自己剿匪中了山匪的计,和属下被围困。

        戏剧性的结果自然是山匪死光了,他的属下也死光了。

        这时候再加一场雨,悲壮的气氛绝营造出满分效果。

        在人工降雨的时候,胖胖的钱导问他要不要替身。

        辰廉蹙眉看着他:“淋雨而已,要替身干嘛?”

        钱导有些讪讪的,剧组其余人却暗自点了点头。

        本来对辰廉还有耍大牌背景大不好相处等印象的人,纷纷改变了一下想法。

        雨淋了,祝飞饰演的管书出场了。

        辰廉就晕着,就看祝飞的演技。

        不过刚演,辰廉就忍不住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不像,根本不像。

        他没忍住,将属于管书的意志,加在了祝飞身上,以至于祝飞明显感觉出,自己演得很顺。

        他将功劳归咎在辰廉身上。

        “辰廉,你是不是特意学过,你这演技根本不像是新人呀。”他觉得自己有被辰廉带动的感觉。

        辰廉想,他只需要学习一下演戏的基本操作,其余本色演出加点儿戏剧化表情就行了。

        “没学过。”

        祝飞被打击了,没学过,那就代表辰廉是天生吃这口饭的咯。

        这笔专门学过表演还打击人呀!

        祝飞决定去旁边画圈圈去了。

        接下来几天,辰廉就在剧组扎根了。

        演戏和他扮演原身是差不多的,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也并不复杂。

        本以为在剧组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一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