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战争工坊在线阅读 - 第219-222章、麻烦来了(五千字大章)

第219-222章、麻烦来了(五千字大章)

        而整个直播过程以那些丧尸击破了玻璃大门而结束,这位旅游主播需要去找一个足够安全的藏身之处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消息在已经和平了数十年的丹阳国,简直就好似一颗超级核弹爆开。

        已经习惯了和平的民众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就真的出现了丧尸!

        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信的。

        因而很快,围绕着泗山市就形成了两个不同的风潮。

        靠近泗山市的城镇,城市那些居民纷纷向外逃走,或投靠亲戚,或外出旅游,总之不管事情真假,他们都不愿意将自己放在一个不安全的境地上。

        相反,来自于各地的观光客,好奇人士却蜂拥而至。

        泗山市的交通被阻断了,这并不影响他们乘坐私人车辆前往泗山市。

        这无疑给负责设置包围圈的军队带来了很大麻烦。

        因而丹阳国很快就下达了前往泗山市附近数个城市的禁令。

        在丹阳国调集了数万军队对泗水市进行包围,并开始挺进泗水市,对那些丧尸进行围剿的情况之下,按说那些丧尸应该是翻不起浪的。

        可让世人万万没有想到的。

        在军队对一群数万丧尸进行围剿的时候,另外一群丧尸却悍然突围,从包围圈西方成功突破!

        如此一来,虽说负责围剿的军队一口气消灭了超过两万数量的丧尸,但随着另外一群数量超过三万的丧尸成功突围,情况便迅速变得崩坏了起来。

        实际上,泗水市里虽说丧尸成群结队的在街道上晃荡,但泗水市市区里的居民总数在二十万左右,其中超过三成被转化成为丧尸,也就是七万之数。

        因而在那群丧尸突围之后,还残留在泗水市市区里的丧尸也就只剩下一万多。

        这一万多丧尸,消灭起来就简单太多了。

        但丹阳国的高层在开会的时候,一个个脸色可不怎么好看。

        原因很简单,既然那些丧尸知道寻找军队包围圈的薄弱地带突围,那么就预示着一件事情。

        要么这些丧尸拥有了智慧,要么这些丧尸里出现了拥有智慧的首领!

        这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对于丹阳国而言,可都不是什么好事。

        很显然,对付只有野兽本能的丧尸与对付拥有智慧的丧尸,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这是一场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战争!”

        丹阳国大统领在电视上发表了演讲,并表示丹阳国有能力将丧尸消灭!

        不得不说大统领的演讲获得很好的效应,原本因为丧尸出现而有些崩盘的股市随即便一片大红,回升了上去。

        但只有丹阳国高层才知道,此时的事态已经严峻到什么程度了。

        那三万多丧尸在突围之后,随即便分散开来,朝着西方,西北,北方,西南等等数个方向一路狂奔。

        也正因为是这样,使得奉命追击的军队只斩获了不到一万多丧尸。

        而另外那一万多丧尸则已经扩散到丹阳国西面那广阔的土地上。

        它们其中一部分应该是进化出或者说恢复了一定程度的智慧。

        为了躲避人类军队的追杀,不少丧尸带着自己的同类躲入河底,躲入池塘,树林等等各种地方。

        也正因为没有预料到这些丧尸如此狡狯,使得大量丧尸漏网。

        而这些丧尸在躲过人类军队的搜索之后,随即便露出自己的獠牙,扑向了附近那些城镇,村落里的人类。

        在短短一周时间里,就有上百个村落被丧尸毁灭,使得数以万计的人类被转化成为丧尸。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一点的话,问题还不大,毕竟此时丹阳国那庞大的战争机器在数十年后再度全力运转了起来。

        一只只步兵师从全国各地乘坐运输机,火车,汽车,朝着泗水市一带扑去。

        数百架战机二十四小时轮流升空巡航,只要有丧尸情况汇报上来,它们随即便会迅速扑向丧尸群出现的地点,予以消灭。

        但突围之后的丧尸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并没有像那些同类一样停留,扑向人类,它们要么贴着河底,顺着河流,要么沿着公路,日夜不休,马不停蹄的朝着丹阳国各地冲去。

        为此,丹阳国不得不根据研究出的丧尸习性,在河边,各大交通要道,山路等等地方投放大量带着血腥的生肉,以吸引那些丧尸出现,从而聚而剿灭!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最初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大群大群的丧尸被消灭。

        甚至于在朝凤市边缘某条河流旁,都有上百头丧尸被血腥味吸引,从河水里扑出,最终被围剿。

        不得不说,数量增值尚未超过二十万的丧尸,在强大的丹阳国面前,撞了个头破血流。

        虽说出现过丧尸的地方依然处于戒严,但全国各处出现丧尸的情况也变得越来越少。

        按照正常情况,最多再过几天,那些丧尸大概率就会被宣告彻底消失。

        如此一来,周明岳都感觉那丧尸闹不出什么大风浪了,又加上距离开学不远了,舅妈唐香桂一个劲的念叨着,甚至于撇下了刚开业不久的饭店,跑回别墅帮着周明岳收拾行李。

        周明岳一想,的确也是,自己既然考了大学,那么就去读呗。

        不过在这之前,有些事情还是要先解决掉。

        首先就是又一波人来拜师了。

        其中有常德新等人关系较好的朋友,也有几个别墅区里慕名而来的住户。

        当然,那些住户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带着自己的儿女来拜师。

        不管是常德新等人的朋友还是别墅区的住户,周明岳都看出了他们的心思。

        其一的确是想要学一些东西。

        毕竟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出周明岳是有真功夫的。

        如果没有真功夫的话,常德新这些徒弟怎么可能每天扛着那重达数百公斤的铁球围着湖畔跑步呢?

        之前说过,大多数人都不好意思去摆弄那些放在六号别墅外的铁球。

        但也有人不信邪,要去试试力气的。

        如此一来,自然就知道了那些铁球的分量。

        周明岳并没有拒绝这些人的拜师。

        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地球,他也没有那么高的道德洁癖去要求拜师的人必须没有小心思等等。

        多收几个徒弟,既能够享受一下为师的快乐,威严,又能够让他们在可能出现的麻烦里保证自家的安全,何乐而不为。

        当然,大大小小十多个徒弟这一波收进来,周明岳的拜师礼又收了不少。

        虽说加在一起也不如常德新等几个徒弟的拜师礼,但也有上千万,算是很给力了。

        既然要去上京读书,周明岳索性将这栋别墅转到了表妹程小英的名下,至于上京那栋别墅,这次过去正好开封使用。

        要知道,他可不是一个人去上京读书。

        常德新,慕容玲,孙如意等徒弟要跟着去,而刚拜师入门的那群徒弟更要跟着去。

        有事,弟子服其劳,可不是说着玩的。

        由于要先去看看上京那栋别墅以及到了上京帮着新入门徒弟打打基础,再加上舅妈唐香桂已经帮着收拾好了行李,因而周明岳就决定提前十天前往上京,避免到时候时间不够,平白让自己多出几分麻烦。

        好吧,常德新,慕容玲几人早就在朝凤市这个别墅里待得有些全身发痒了。

        虽说没事的时候可以去朝凤市市区转转,但朝凤市毕竟只是一个省会,相对于丹阳国首都上京市,不管在商业繁华还是其它娱乐方面,都要差出一个大档次来。

        因而听闻师父要提前前往上京,这几个徒弟顿时就变得兴奋无比。

        订机票的订机票,联系人手打扫别墅的联系人手,呼朋唤友约定时间一起出去嗨皮的也就不用多说。

        除此之外,慕容玲还壮着胆子强行拉着师父去朝凤市最高档次的发型设计室做了个造型,并帮着买了从头到尾一整套的衣服裤子鞋子,甚至于袜子内裤全配套。

        总之,在与舅舅,舅妈,表妹一一告别离开别墅区的时候,周明岳已经是全身上下焕然一新,虽说只是衬衣,长裤配墨镜,但看上去也是帅气无比,流量小生一名了。

        尤其是身边围着一大群人,推着行李箱,前往托运处的时候,候机大厅里那些闲极无聊的乘客还以为是什么明星驾到了。

        当然,就长相而言,张少阳原本身体的底子还是有的。

        但自己保养不行,再加上出事摧残了那么一火色,使得当时借体复生的周明岳颜值也就只有八十分不到,勉强不错的程度。

        但之后随着他血脉激活,生命魔力不断浸染等等影响之下,他的体质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相貌也是不断的优化之中。

        以往的熟人能够认出他,但也会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卧槽,这小子怎么越长越好看了!

        不化妆,单纯以颜值而论,周明岳现在的颜值差不多已经达到了90分,也就是一线颜值明星的程度,但配上那一身超过十万的行头,发型再加上长到一米八五的个头,骑士长实力层次自带的自信和威严。

        周明岳此时的的确确就成为了人群之中的星辰,自带光环那种。

        上了飞机,甚至于几位空姐都借着订餐送餐的机会到周明岳座位边徘徊。

        这让他心里感觉很爽。

        没法,男人嘛,在这些方面多少都有一些虚荣心的。

        由于常德新早早就安排了人员去清理打扫别墅,因而在周明岳等人抵达上京别墅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入住了。

        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常德新还特意雇佣了一位厨师常驻别墅。

        在抵达入住别墅的当天,周明岳就指挥着一群徒弟锻炼了起来。

        那些刚入门不久的徒弟一个个穿着负重装备围着别墅不远处的高尔夫球场跑步。

        嗯,这栋上京别墅的地理位置极好,地处郊区,但距离周明岳读书的上京大学也就只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别墅区内还有一座小型的高尔夫球场,专供别墅区的居民使用,彼此之间并无隔离。

        只要是别墅住户都可以随意进去玩耍。

        就这一点而言,住在这里,每年掏出二三十万物业费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何况,这里的环境很好,其空气新鲜程度甚至于超过了朝凤市那片湖畔别墅区。

        唯一让那些新徒弟有些尴尬的是,在他们负重跑步的时候,一群穿着高尔夫运动装的年轻人正在高尔夫球场里打球。

        他们看到旁边一群人在负重跑步,有些不矜持的笑了起来。

        好吧,自己在悠闲的打球,别人却在辛苦的跑步,这无形之中就给他们带来了一种心理地位上的优越性。

        更何况,他们里面大多数人实际上并不是住在这里,只有为首那个学生是这里的住户。

        “张哥,这里还允许外人进来跑步吗?”

        一个皮肤有些黑黑的年轻人按忍不住心里的疑惑问道。

        而那位刚刚搬进这里就迫不及待邀请同学进来玩耍的张哥略微迟疑之后,便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不很正常么,就连迪沙斯乐园都有人为了逃票翻墙进去,何况这里是上京最高档的别墅区。”

        其言语里那种洋洋自得的语气,满溢而出。

        “张哥,那要不要我们去通知一下保安啊,这些人不请自来,对别墅区的安全也是有影响的吧?”

        一名身材妙曼,悄然靠在张哥身边的靓丽女孩全然将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义愤填膺的建议着。

        “还是算了吧,人家进来也不容易,叫保安的话,场面上太难看了。”

        那张哥说实话,对那些负重跑步的人心里也是抓不住谱的。

        毕竟这别墅区的保安力量还是很强的,围墙上布满了监控,一般人想要翻墙进来不被发现,那就是个笑话。

        万一对方就是别墅区的居民,自己就很尴尬了。

        毕竟,自己家的别墅在这片别墅区里只能算是最低档次。

        至于之上还有两个级别的别墅,其价格就不是他家可以奢望的了。

        毕竟想要购买其它级别的别墅,不光只是有钱就可以做到的,还得看在商圈里的身份地位。

        以自家老爸那家公司的程度,还真心有些不太够格。

        “张哥人就是心好,如果换成我的话,非得让保安将他们赶出去,什么人嘛,不告而进,和小偷有什么区别?”

        另外一名明显对张哥有好感的女生此时也出声了,她可不愿意让那个姓田的白莲花给占据了上风,否则的话,万一张哥对她产生了好感呢?

        好吧,这些年轻人站在那里打高尔夫球,朝着这边说几句倒也不算什么。

        毕竟按照正常思维,双方相距超过五十米以上,基本上就没可能听到对话了。

        周明岳是听到了,但感觉没必要去和这些人计较。

        可常德新现在可是大骑士层次,慕容玲,孙如意两人也是骑士层次,他们的听力较之查正常人类要强上很多。

        这区区五六十米的距离,一丝丝声音就足以让他们听个清楚明白了。

        孙如意,常德新还好,毕竟年纪大上一些,加之进入家族企业锻炼了几年,见识过的事情也多,对于几个学生样年轻人的话语不感觉有什么计较的。

        可慕容玲就不一样了。

        其原本就是个娇娇女,虽说现在能吃苦,但性格原本就有些骄横。

        最关键的是,她认为对方冒犯了自己的师父!

        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过。

        当然,像慕容玲这样的人也不会像那几个学生所说的一样,让什么保安将他们给赶出别墅区,还不够丢份的。

        但她接下来做出的举动着实让人有些吃惊。

        慕容玲竟然就扛着那铁球就朝着高尔夫球场跑了过去。

        要说在五十米外,那些学生还没怎么注意到,可等慕容玲靠近的时候,他们就算是忽视也不可能了。

        “张哥,有个人冲过来了不会是想要做什么吧?”

        田姓白莲花瞬间便借着此事,娇容失色的抱住了张哥手臂,让另外一名女生几乎脸色大变。

        不得不说,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无所不在。

        即便是这么一个小团体里,围绕着核心人物张哥,这位某公司小开,两名女生依然是争得风起云涌。

        “臭.....”

        另外那女生性格较为暴躁,哪里斗得过白莲花,眼见此情此景,当即便炸了。

        可就在她快要大骂出声的时候,那慕容玲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将手中的铁球朝着那张哥肩上一放。

        啪叽,那张哥当即就感觉肩头上好似压上了一座弥山,转瞬双腿一软,就要朝着地上跪去。

        “玲,别胡来!”

        周明岳看到后,倒是害怕那慕容玲出手没有轻重,一个不小心就将那张哥给玩死了。

        那样的话,虽说以慕容家的势力未必会出什么大事,但大白天的整出些血腥事情来,着实有些不好看。

        听得师父那么一叫,慕容玲随即便将手上的铁球轻轻提起,砸在了一旁的地上。

        噗......一声,铁球转瞬就陷入了铺上草皮的地面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