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 第77章 任命(一)

第77章 任命(一)

        九点前,各位股东或是代表们陆陆续续到场,老范理所当然地坐在了主位上。

        硕大一张椭圆形办公桌,这时桌子旁就只坐着十多人,里面既有公司高管,也有负责记录工作的助理们。

        集团下个月才上市,内部改制已经开始。

        今天有两位即将担任独立董事的中年男性,也各自抽出时间来到现场,但是暂时还没多少发言权,两位未来的监事会成员也被邀请过来,暂时同样没有发言权。

        范连城首次参加这种会议。

        他就坐在老范左手边,面前摆着个名牌,也有份今天会议上需要商讨的文件,一条条清晰罗列出来,等待在会上商讨。

        某位女秘书正在宣读决议文件的内容,也就是待会儿需要讨论的事情,期间范连城看看各位股东,又将视线移到那些未来的监事会成员、独立董事们身上,偶尔跟对方目光接触,善意笑了笑。

        刚才老范已经帮他引荐好几位陌生人,尤其是那些公司股东们。

        大家都知道今天这场股东会议非比寻常,涉及到接下来挺长一段时间的管理问题,导致一个个面色严肃,偶尔还会看向范家父子俩,猜测起老范究竟打算怎么办。

        包括范连城在内,总共到场八位股东及代表,九十年代时候龙城集团缺少发展资金,贷款的申请也被卡住,恰巧遇到发展的好机遇,范连城父母对外吸纳了不少资金,这帮股东们大多就是当时的投资方代表,也有人按耐不住,早早就转售了龙城集团的股份。

        当初可不流行什么“优先回购权”之类的说法,对股份交易转让没有硬性规定。

        就拿在场某家民营企业来说,便是到了2004年才花二十一亿,拿下龙城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如今再看看这笔交易肯定挣大了。

        也有人意外离世,将股份交给自家儿女,今天两位继承人各自派人来到会议现场,目前总共占股约百分之六点四,当女儿的早已移民去了海外,平时不插手公司具体管理。

        还有夫妻离婚后分割资产的,今天前夫故意带了位年轻貌美的新老婆过来,三番五次秀恩爱。

        别说他前妻憋屈不已,范连城都被那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光景恶心到,由于对方跟周伟锡走得比较近,属于铁杆“好哥们”,范连城当然不会给太多好脸色。

        在座的各位,加上那些代表们背后的股东本人,财富总规模相加差不多有七百亿至九百亿。

        毕竟光是龙城集团的上市前估值就高达四百多亿,而到场股东们股份相加,占到上市前总股份的百分之九十三以上,平日里可不会到这么齐。

        但凡有资格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股东,委实都是不缺钱的富人。

        伴随着龙城集团多年来发展迅猛,造就出好几位身价高达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国内顶级富豪,范连城早已摸清楚他们的根脚,其中又对另一位年纪在二十岁出头,家里持股龙城集团百分之七股份的青年人最感兴趣。

        视线多次从对方脸上扫过。

        帅气没错,可长相又白又清秀,头发遮住了耳朵,一直到肩膀,假如不是听见过对方的说话声音、看见喉结,范连城甚至会以为是位姑娘,当场就忍不住在心里浮现出“雌雄同体”这个词,估计平日里勾勾手指就能迷倒不少女人。

        幸好取向没问题,范连城仅仅看一看而已,随后便收回视线,认真听起了会议介绍。

        老范此刻开口说道:

        “今天这场会议本来应该定在其他时间,周总迫不及待要求提前的原因,我想大家也都清楚。管理龙城期间没出纰漏,但是在其他投资上我犯了些错误,再加上担任副总裁的澹台文博因为身体以及个人原因,仓促离开咱们公司,去了南海岛上修养,他的担子也要交给其他人扛起来。

        再说公司业绩和中长期规划,前段时间已经通知你们,通过了表决,接下来预计会拿出五十亿资金用于拿地,主要项目位于各个二线城市,围绕江浙沪地区发展,更详细的内容你们手边都有资料,没来得及看的先看完再讨论。大家想靠住宅项目挣钱,不希望继续往商场以及朗廷·龙城酒店项目上投资太多的意见,我已经认真考虑过,确实有点道理,不过之前那些项目在我和澹台副总手上,着实也帮各位挣到不少钱,未来主要侧重住宅项目开发的意见,有谁反对?”

        周伟锡再糊涂,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当众跟范南华作对,更何况聚焦商业住宅项目的提议,本就符合他们的想法,自然不会唱反调。

        往日开会,见范南华一个人风光,他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然而今天有点不同,老周每次想到这位压住自己多年的对手就要进局子,很长时间都出不来,总是压抑不住笑容,觉得属于自己的风光时刻就要到来。

        介绍完上半年财报,通过了接下来整改公司,以满足上市要求,还有审议集团财务、进军苏城的表决后,时间已经十点出头。

        范连城听得挺认真。

        此刻项目部的人正搬来地图,准备介绍江对岸苏河湾那几块即将拍卖的土地时候,周伟锡忽然来句:

        “既然澹台副总离开,按照惯例是不是应该认真审一审他负责过的项目?尤其是最近两年的项目,他走得突然,想要自己创业当老板,连交接的时间都没给。

        范董事长仁慈,就这么轻打轻放,丢下不少烂摊子,比如四九城那边挖出古墓的地皮,损失估计有好几个亿,一直不能动工,在讨论拿地的事情之前,先表决一下审查他的事?说不定从哪偷偷摸摸捞一笔,想着要远走高飞呢,之前财务这一块也在他手上,要弄猫腻出来那还不容易么,我就是担心利益受损,老范你别往心里去。”

        说起话来有些阴阳怪气,谁都能看出这是突然作妖,往范南华身上泼脏水。

        只是范家在公司话语权太重,确实会让其他股东产生担心情绪,于是才倾向于抱团,让周伟锡帮着制衡一下,因此没人帮董事长说话。

        老范早已习惯这老头那软绵绵的阴刀子,脸上浮现出笑容,点着头说:

        “不用操心,我今早已经安排人开始调查,等出结果第一时间交给你们。澹台副总的为人你们知道,倒是在上次审查时候,揪出了西南分公司的内鬼,难怪三番五次要去雾都YZ区接手写字楼,原来是能拿到回扣,有两百万,喝多后自己在酒桌上说出来了,我正打算报警呢。

        周总,要是我没记错,名叫周晓冯的那位副经理是你侄子吧,等从牢里出来记得好好管教,本身没能力,不三不四的那些人,以后千万别往公司里安插,要祸害就祸害我们的竞争对手。”

        一番话引起哄堂大笑,也就那些员工们稍微顾忌些,主要是老周被光速打脸的场面,让他们觉得很有意思。

        周伟锡瞬间变脸,就是他被侄子说动,一手促成了那栋烂尾楼的复工工作。

        闻言终于知道去年那小兔崽子怎么特别殷勤,还以为真正变得上进了,没办法反驳,瞬间哑口无言。

        为了找回点面子,只是嘴硬地来句:“查出问题那肯定大义灭亲,该判几年就判几年,我绝不插手包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