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990章 自私的段大娘(3)

第1990章 自私的段大娘(3)

        清舒看明白了,段师傅已经弹压不住段大娘了。当下,她收了脸上的笑淡淡地说道:“大娘,我认识婉琪也有四年了,就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做出你刚才所说的事来。”

        清舒如今气势很足,没办法,在官场上行走气势稍微弱一些就弹压不住下面的人。所以她板着脸的样子,段大娘看了心生忐忑。

        段师傅道:“清舒,婉琪是个好孩子,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不等他说完,段大娘就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猪油蒙了心。她明明有钱却不给你看病抓药,你竟还替她说话。”

        清舒也没插话由着他们吵,哪怕段师傅一直咳嗽她也吭声。

        等段师傅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清舒才道:“总是吵吵闹闹的也不是个事,这样,将小金叫过回来将事情说清楚明白。”

        段大娘不乐意了,说道:“你将庄氏叫来就好,小金现在在当差,让他回来影响不好。”

        清舒觉得好笑。当初不让小金去福州就不怕耽搁她前程,现在请了假倒是怕影响小金的差事了。

        “无妨,请一天假影响不了他的差事。红姑,你去跟蒋护卫说让他派人去请了二老爷回来。”

        听到二老爷这个称呼,段大娘神色有些不自然。

        清舒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她什么都没说:“我去看看大宝,大娘你好好照料师傅。”

        说完,她就起身出去了。

        见到庄婉琪躺在床上且脸色也不大好,清舒吓了一大跳:“你生病了,昨日小金过来都没跟我说。”

        庄婉琪摇头道:“我没生病,只是有些不舒服需要卧床休息几天。”

        “怀孕了?”

        没生病又需要卧床休息,那就只有这个原因了。

        庄婉琪轻轻点了下头道:“刚满一个月,我还没告诉他们。”

        “为什么不告诉小金?”

        不告诉段大娘可以理解,毕竟两人闹成这个样子如今是相看两厌。可不与小金说,这个就值得思量了。

        庄婉琪苦笑一声说道:“嫂子,不瞒你说这个孩子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根本养不起他。”

        清舒惊了下,说道:“说的什么傻话?这孩子可是在你肚子里与你血脉相连,你舍得不要他。”

        庄婉琪难受地说道:“嫂子,我也舍不得,可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这些年积攒的钱都给公爹请医抓药,前些日子还当了一套金首饰。可就这样婆婆还说我不拿钱出来给公爹治病,是个恶媳妇。她想让我卖铺子,可公爹的这病我就是将铺子卖掉也撑不了多久,而且看她的样子铺子卖完还得将我那八十亩地也卖了。到时候生计艰难孩子书也念不起,我生他下来做什么?”

        自清舒不再管段师傅以后,她才知道段师傅看病抓药有多费钱。刚开始她没什么怨言,哪怕花钱如流水她心疼也还是掏了。只是她手头虽有些钱,但病没多少很快就填进去了。她知道段师傅跟段大娘攒了一笔钱,就提出让他们将钱拿出来先用着,然后就知道老两口已经这笔钱给了段小柔。

        就在这个时候段大娘提出让她卖铺子,这下彻底惹怒了庄婉琪,她干脆撂挑子不干了。也是如此,段师傅这才改请了刘大夫。

        清舒沉默了下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庄婉琪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卖陪嫁的。若是夫君逼我卖陪嫁,我就不跟他过了。”

        “总这样闹也不是个事,我已经派人去找小金了,等他回来大家坐在一起将这事说开再彻底解决此事。”

        庄婉琪点了下头道:“好。”

        张大夫很快就来了,给段师傅把脉以后开了药方,然后还叮嘱他要好好休养不要动怒。

        等张大夫走后,庄婉琪才知道清舒说让医药费都记在她名下。她看着清舒,张了张嘴不过最终什么都没说。

        张大夫走了没多久,小金就过来了。

        “嫂子,你来了。”

        清舒点点头道:“段师傅生病了,我肯定要过来探望他。不过刚才大娘与我说了一些话,我觉得不妥当所以就将你叫回来了。”

        段小金有些难堪地说道:“嫂子,我娘她、她的话你不用在意。”

        “然后呢?就这样一直吵一直闹,闹得夫妻离心然后成为陌路人。若你愿意这样,我现在就回去以后也再不管了。”

        段小金难受地说道:“嫂子,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若不是爹娘我早就死了,我不能忘恩负义。”

        清舒没宽慰他,只是说道:“跟我来吧!”

        两人进了段师傅的屋子,然后没一会庄婉琪也由丫鬟搀扶着过来了。都坐下以后,清舒与段大娘道:“大娘,小金跟婉琪现在也都在,你有什么不满都说出来。”

        段大娘斩钉截铁地说道:“以后这个家必须我来管。”

        庄婉琪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要管我还落了个轻省。夫君,以后你的俸禄以及衙门发的钱都交给婆婆,不用再给我了。”

        段大娘自然不满这些,说道:“铺子跟田产也都得交给我管。”

        清舒坐在那儿没有动,而红姑却诧异地看着段大娘。婆婆管家很正常,但却没听说过还要管儿媳妇嫁妆的。

        段小金急了,说道:“娘,那都是婉琪的陪嫁怎么能交给你管呢?”

        段大娘说道:“这些产业我只是替你们保管,我就你一个儿子以后还不都是你们的。”

        庄婉琪嗤笑道:“我的嫁妆跟你们段家可没关系。想霸占我的嫁妆,痴心妄想。”

        段大娘气得抖着手与清舒道:“你看看,她平日就是这种态度与我说话的。清舒,你看谁家儿媳妇像这样的?”

        清舒没有接她的话,而是看向段小金:“你怎么说?”

        段小金摇头说道:“铺子跟田产都是婉琪的陪嫁,是她的私产,不能交给娘管。”

        段大娘想也不想就说道:“她嫁进了段家,生是段家的人死是段家的鬼。连人都是段家的那些嫁妆自然也是段家的,我怎么就不能管了。”

        这话一落,整个屋子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