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945章 隐瞒怀孕(1)

第945章 隐瞒怀孕(1)

        从初三开始符景烯的朋友同僚就陆续上门拜访,家里也是热闹得不行。

        其中周培叶也带了他妻儿过来。周太太长得很美,身上还有一股江南女子的婉约柔美。而她们的女儿妞妞继承两人的优点,五官精致性子活泼可爱,清舒一见就喜欢上了。

        周培叶一家人也就过来拜访下并没留下吃午饭,呆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走了。

        将人送走,一直到马车都不见踪影了清舒还远远地眺望着。

        符景烯牵着她的手问道:“你若喜欢周太太,改日邀她来家做客。”

        清舒摇摇头道:“我就是觉得妞妞很可爱。周太太性子有些冷我跟她说不来,请她们来做客就算了。”

        虽然全程周太太温和有礼,但她能感觉到对方并不喜欢她。不过她又不是银子,没指望所有人都喜欢。再者,银子还有人不喜欢觉得是粪土呢!

        符景烯闻言立即说道:“既跟她说不到一块,那以后就不要跟她走动了。”

        对方不喜欢她,她自也不会上赶着。清舒嗯了一声笑道:“可别因为我影响了你跟周翰林的关系。”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你放心吧!郑大嫂跟周培叶的媳妇关系也不好,他们两人也没受影响走得挺近的。”

        周培叶有些清高不过品性很好还是可以结交,不过是否深交还得再观察下。

        正月初六符景烯就去了东宫上差。

        清舒没事就去看看书练练字,日子过得怡然自得。

        这日她正在与林菲说话,就听到下面婆子说封小瑜来了。

        清舒看到她红光满面的,笑着说道:“这是捡到银子了,这般的高兴。”

        “比捡到银子还高兴呢!”

        清舒见她一脸有话要说的模样,朝着林菲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等林菲跟春桃都下去,清舒笑问道:“现在可以说什么喜事了。”

        封小瑜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我可能怀孕了。”

        “什么?”

        封小瑜笑眯眯地说道:“我小日七天都没来了,我觉得我可能怀孕了。”

        清舒横了她一眼,说道:“什么叫你觉得可能怀孕了。怀没怀孕请大夫诊下脉不就知道了,你要怕再闹乌龙可以回娘家再请个大夫把把脉啊!”

        “不要,要请了大夫把脉大家都知道我怀孕了。”

        清舒有些弄迷糊了,问道:“难不成你怀孕还不想让人知道了?”

        “暂时不想让人知道,就是我娘也不准备告诉,不然我肯定去不成文华堂了。”

        就关夫人跟严氏两人的性子,知道她怀孕肯定不会让她去文华堂任教了。

        清舒摇头说道:“你这想瞒也瞒不住啊!真怀上了,一旦有害喜的症状就会被发现。”

        封小瑜说道:“等孕吐的时候再说。反正现在打死不说,我可不想这一年都被关在内宅不能出门。”

        去年被关了一个多月她都受不了,更别说关一年了。

        清舒没好气地说道:“打死不说那你干嘛告诉我?到时候你娘知道我早知情却不告诉她,连我都要埋怨上了。”

        “笨,到时候你也说自个不知道啊!”

        说完,封小瑜摸了下平坦的肚子说道:“没怀担心怀不上,这怀了也烦。”

        “瞒着你婆婆跟娘也就算了,不会连关振起也打算瞒吧?”

        封小瑜说道:“当然要瞒着了。告诉他等于我娘跟婆婆都知道了,反正我也没诊脉到时候就以没经验为由糊弄过去。”

        “你糊弄得了谁啊?辛嬷嬷怕是早有怀疑了,还有木琴她们也不傻。”

        封小瑜说道:“木琴她们又没嫁人哪知道这个,嬷嬷是有所察觉。不过我已经警告她不准告诉我娘,不然我就不要她伺候了。”

        “这个有用?”

        封小瑜扬起嘴角说道:“只是威胁当然没有用了。不过我与嬷嬷说了要是一直被关在后宅我会跟之前一样会烦躁不安,我不好孩子肯定也不好的。”

        之前的事让辛嬷嬷心有余悸,所以哪怕不赞同她这么做辛嬷嬷也只能无奈答应了。孩子固然重要,但封小瑜对她来说更重要。

        清舒哭笑不得:“你还没找大夫呢,怎么就确定一定怀上了?万一又是乌龙呢!”

        封小瑜摸着平平的肚子说道:“不会,我有感觉这次一定是怀上了。”

        “清舒,十个月后我就要做娘了,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很神奇。”

        清舒故意说道:“只是觉得神奇没感到害怕?我可是听说生孩子很痛。”

        封小瑜撇撇嘴:“痛也要生啊,谁让我不会投胎投成了个女儿身呢!”

        “我还以为你会说痛就不生了。”

        封小瑜苦着脸说道:“这女子嫁了人自然要生孩子了,不然夫家哪容得下,再者没孩子老了也没人奉养晚景会很凄凉的。”

        “我觉得这么大的事还是要说,不然大家会觉得你很任性的。还有,得请个大夫给诊下脉这样才能确认是否怀孕了。”

        封小瑜不愿意:“我要请了大夫给诊脉,诊出怀孕了到时候还怎么推说不知情呢!”

        劝了好一会,见她态度坚决清舒也就不再劝了。

        不过到晚上,清舒还是与符景烯说了这件事:“我总觉得这样不大稳妥,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封伯母啊?”

        “你在顾忌什么?”

        清舒说道:“要告诉伯母,以她的性子肯定是要小瑜留在家里好好安胎了。小瑜受不得约束,关她一年真会关出毛病出来的。可若是不告诉,我又担心会出事。”

        符景烯说道:“能出什么事?她又不是三岁孩子,而且身边的人也会看着她的。这事啊,你就当不知道。”

        清舒犹豫了下说道:“你说我要不要将这事告诉长公主?长公主比较开明,知道也不会强迫她在家养胎的。”

        符景烯点头道:“你若是不放心,那就告诉长公主。”

        第二日清舒去了一趟公主府,不过长公主进宫不在府里,莫琪倒是在府里没跟着进宫去。

        想着莫琪是长公主最信任的人清舒就将这事跟她说了,请她转告给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