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6章 改变(1)

第6章 改变(1)

        在床上躺了五天,清舒就不愿意再继续躺着了,叫嚷着要下床。

        顾娴拗不过她,只得同意:“不能出去,只能在院子里。”

        拐两个弯就是太丰县最繁华的街道三元街,那里人员庞杂。平日里,不是她亲自带着,是绝不会让清舒出去的。

        清舒出了屋去了葡萄架下,她径直坐在秋千上。

        陈妈妈轻轻地推了下,清舒就被荡出去,然后又荡了回来。

        玩了一会,清舒有些渴了。

        陈妈妈叮嘱了她两句,去厨房端了一盘青枣过来。

        放下青枣,陈妈妈还不忘提醒道:“姑娘,你别吃太多,只三四个就足够了。”

        清舒笑着道:“好。”

        吃了两个青枣,清舒靠在桌子上双手杵着下巴问道:“陈妈妈,你之前不是说两三天外婆就能回来。现在都过了五天,怎么外婆还没回来?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打她记事起,外公外婆就过世了,所以,清舒很担心顾老太太出意外。

        陈妈妈见清舒惦念着老太太,非常欣慰:“姑娘别担心,老太太应该是在府城还有些事要处理,过些天就会回来的。”

        清舒有些着急,问道:“那外婆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虽然还没见到人,但透过陈妈妈的唠叨清舒知道,顾老太太可是将她当心肝宝贝一般疼爱,所以,她真怕老太太出事。

        陈妈妈说道:“可能要一些时日。”具体什么时候能回来,她也不清楚。

        “那身边带了人没有?”

        陈妈妈笑着道:“带了,带了十多个人去了。这些人,都是好手,就是碰到心怀不轨的,也不怕。”

        清舒这才放心了些。

        陈妈妈兴致勃勃地说道:“姑娘,老太太每次从府城回来都会给你带漂亮的首饰跟衣裳。这次,肯定也会带的。”

        清舒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心底的疑问:“上次我听到娘说不准收外婆送来的东西。陈妈妈,娘为什么不要外婆的东西?”

        这几日,清舒都没再听顾娴提起顾老太太。她猜测,母女两人应该闹了什么矛盾。

        见清舒皱着眉头的样子,陈妈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要陈妈妈来说,问题都出在顾娴身上。可顾娴是清舒的亲娘,她也不能在清舒面前说她坏话。

        看来外婆与母亲是真闹矛盾了,而且这矛盾还不小。

        正说着话,有人在外面敲门。很快,夏月将人领了进来。

        陈妈妈看到走进来的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将自家姑娘害成那个样子,林家的人竟还敢上门。

        清舒看到韦氏跟林如彤,沉了脸道:“你们来做什么?”

        如今清舒已经知道这宅子是她娘的陪嫁,可上辈子这宅子是二叔一家在住。更恶心的是林如彤因为住在这里竟嘲讽她土包子村姑,还骂她是没人要的可怜虫拖油瓶。而韦氏,听到也只是一笑而过。

        这一家子,虚伪又可恨。

        顾娴正好从屋子里走出来,听到这话呵斥清舒:“怎么跟你婶娘与大姐说话的,快道歉。”

        如彤比清舒大了一岁,今年五岁。

        清舒冷笑了下,让她跟韦氏与如彤道歉,做梦。

        顾娴气得脸都涨得紫红:“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经了那么多的事让清舒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上辈子她乖巧听话也没见谁心疼她护着她,反而都欺负她。既如此,她可不会再当什么乖乖女。

        “你……”若不是顾娴不崇尚暴力,清舒这模样绝对要挨打了。

        韦氏心里不舒服,但还是打了圆场:“大嫂你别生气,红豆肯定是因为病没痊愈,心情不好才这样。”

        林如彤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只草编的蚂蚱递给清舒,满脸是笑地上前说道:“红豆,你上次不是想要一只蚂蚱吗?这是我特意求了小草姐姐给编的。”

        清舒没伸手去接,只是定定地看着林如彤。她真的没想到,竟有一日看到林如彤来讨好她。真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顾娴沉着脸道:“红豆,如彤送你东西,你还不赶紧接了。”

        也是刚才想起以前的事,太过愤怒失了理智。这会冷静来,清舒也不会再说过激的话,只是道:“我不喜欢。”

        林如彤难过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顾娴气得不行。这孩子以前那般乖巧听话,怎么病了一场不仅人情世故不懂,还变得这般乖张。

        清舒见顾娴的脸都黑了,当即摸着头一脸痛苦地说道:“啊,我的头好痛。”

        陈妈妈冲上来抱着清舒叫道:“肯定是吹了风引起的。建木、建木,你快去请了贺大夫来。”

        顾娴听了也很懊恼,早知道刚才就不该让这孩子出来了。

        韦氏拉着一脸委屈的林如彤,跟着众人进了屋。

        贺大夫过来给清舒把完脉,看着韦氏跟林如彤在,没有说话。

        顾娴虽然觉得没必要避讳韦氏,但贺大夫明显不想让两人知道,她也只能说道:“弟妹,你带了如彤先下去休息下。”

        韦氏正想知道清舒有啥毛病,回去好告诉老太太,结果却要让她出去。虽然心里不舒坦,可见陈妈妈盯着她,她也只得拉着林如彤出去了。

        贺大夫说的还是上次的话:“姑娘是思虑过重才引起的头疼。”

        顾娴惊呆了:“思虑过重?贺叔,你是不是弄错了?”她的红豆才四岁还什么都不懂,怎么会思虑过重。

        也亏得顾娴认识贺大夫十多年,知道他医术很好,若不然肯定得被怀疑是庸医。

        贺大夫也不明白,四岁的孩子一般都只想着要漂亮衣裳首饰,然后有好吃好喝好玩就行。清舒这情况,他也是首次碰到。

        顾娴迟疑了下问道:“贺叔,还请你一定要治好红豆。”

        贺大夫摇头说道:“只要这孩子放宽心就没妨碍,否则于寿命有碍。阿娴,这事我没办法,得靠你们。”

        清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不过是想了点前世的事,怎么就于寿命有碍了。

        顾娴忧心不已。

        重新给清舒开了一道方子,贺大夫说道:“让建木跟我去抓药吧!”

        顾娴摸着清舒的头,柔声说道:“红豆,有什么事告诉娘,娘来解决。”

        清舒不相信顾娴,她被林老太太折磨得就剩半条命都不追究,还能指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