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掩藏

第104章 掩藏

        边瑞笑了笑冲着众人说道:“嗐!哪有那么多完美的大料!”

        说完,边瑞走到了堆着紫壇的料堆子,伸手从堆上拿起了一块料子,抄在手上这么一翻露出了底下,众人这才看到底下还有个歪七扭八的空腔,一看便知道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这样一看这块料子就远没有刚才那么震憾了。

        人就是这样,如果前面太震憾的话,后面你掀出一点不如意的地方,就会把大部分给否掉,这是个心理小暗示,当边瑞连翻了几块料子,料子上都有大大小小的空腔,这样大家都认为一堆料子差多都是像他们手上拿的这样了。

        对于边瑞的财富估计也就缩了一回水。

        这时候边瑞觉得自己有点大条了,像是这样的料子就不该显出来,于是心下决定,这样的料子至少收三分之二进空间里,或者直接藏起来。

        “行了,一帮人闲着没事弄什么料子,到了午饭的时间了,大家想吃点什么?”边瑞把众人手中的料子接了回来,挨个摆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同时冲大家问道。

        傅青绪道:“我客随主便!”

        边瑞听了望向跟来的两位,见他们也和傅青绪一样,便转头望向了周政和胡硕。

        周政说道:“来点农家的,正儿八经的农家菜,来个炖小鸡,你这里不是有羊肉么,再来个羊肉,随你怎么弄,胡硕你看行不行?”

        “我来个油焖茄子,韭菜鸡蛋,最好弄个小鱼锅贴,对了,小鱼有吧?”胡硕问道。

        “小鱼晚上吧,这时候来不急去捉了,下午的时候你们俩可以去湖边钓鱼去,除了小鱼锅贴之外剩下的都可以!”边瑞说道。

        决定了吃什么,边瑞带着大家出了料房,随手关上了门,边瑞发现吴惜不在,于是问道:“诶?吴惜这人呢?”

        “我在这里!”

        吴惜听到边瑞叫自己,于是喊了一嗓子,这时边瑞才现发吴惜正蹲在东面的棚子里摆弄小鸡小鹅呢。

        “你呆棚子里干什么?”边瑞大声问道。

        现在棚子里养着鸡鹅,原本是在草料房的,但是边瑞的爸爸给儿子把剩下的小鸡给买齐了,又弄了二十只本地的小黑鹅,这样的话草房就不好放了,因为太多了味重,只得放到外面的棚子里,这样的话也容易透气,散味儿。

        要知道现在这小鸡小鹅都得烤灯的,这一晚上下来热气配着鸡屎鹅粪的,不透气几天屋里就不能进人了,边瑞这么干净的人,哪里能受的了这个。边瑞的父亲也知道儿子的性子,于是顺带着便把这些东西给整了出来,并且还在棚子前面挂上了塑料的帘子。反正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再烤几天的灯也就不用了。

        “小鸡和小鹅真好玩!”吴惜说道。

        边瑞听了也不多话,反正她爱玩那就让她和小鸡小鹅玩呗,只是问了一句中午她有什么想吃的。

        “随便!”

        得了这话,边瑞便不再言语了,到了厨房拿了篮子出去到菜园子里摘菜。

        摘菜这个活儿怎么能少的了周政和胡硕,两人屁颠颠的跟在边瑞的身后,进了菜园子。傅青绪仨人则是继续在院子里呆着,看了一会儿琴之后,开始欣赏起了边瑞的这座院子。

        “真是个好地方,古木参天,幽静自然,不过边瑞一个年青人住这样的院落显得有点儿老气横称了”傅青绪看了一会说道。

        初一看,青瓦白墙的唐代建筑,原本就是简洁大气,与清明两代的建筑相比,少了得多浮夸的雕刻,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装饰,深檐斗拱一派大气的古意。在灰色的瓦上,一条条带着满满绿意的枝条如千般丝绦一样垂落下来,把灰色的瓦顶藏一半,放一半,弄的半瓦阳光半瓦阴凉,十分有意境。

        但是细一看又多了一些现代生活的惬意,像是落地的大窗,摆在檐下地砖上的竹编躺椅,墙边放的一些农用的工具,像是锄头、扒叉这些,上面都沾着泥巴,显然不仅仅是摆设。

        简单的建筑,配上简单的农家生活,这是很多城里人求而不得的东西,现在就这么淡然的出现在了仨人的面前。

        “择一处清静,得浮生悠闲!真是个好地方”傅青绪说道。

        “是啊,是啊!”

        跟来的两人也张口附和说道。

        仨人只是羡慕,但是也只能羡慕,现在就算是有钱也不能到村里买地盖房子,所有诱惑你去干这事的,十九八九都是挖了一个大坑在等着人呢。上面国家政策卡着呢。

        “出去转转?”傅青绪问道。

        “不搭把手帮个忙不好吧?”

        傅青绪笑道:“人家本就是厨师,咱们仨不给他添乱就行了,哪里要咱们帮忙,虽然和边瑞接触的不多,但是这人不会在意这些的,性子随意的很。走,咱们去和他说一声就行了”。

        “这琴呢?”

        “摆在这边好了,就算是偷了也是边瑞的事情”傅青绪笑着说道。

        看完了里面的琴料,傅青绪心里有底了,其中任何一块料子都不输于自己现在这床琴的料子,一共二三十床的琴料都是一顶一的好料子,他还会怕边瑞换了自己的琴板?

        原本担心边瑞一个尽的斫琴,弄的边制琴价格跳水,但现的见到边瑞这身架式,那根本就不是整日里只盘算斫琴的人,自然也就不必要担心边斫琴价格下落,反而是傅青绪觉得以后还得再买上一两床琴,半收藏半把玩也是好的。

        仨人于是放下了琴出了门,和边瑞说了一声之后便开始沿着路四下溜跶了起来。

        周政见仨人走了,对着边瑞说道:“这仨人是来买琴的?”

        “嗯!你不知道他?明珠的古琴演奏大师,在全国都是顶尖的”边瑞说道。

        周政道:“我又不玩古琴哪里会知道这个,不过你跟我透个底,那些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边瑞笑道:“就上面那几块是那样的,剩下的全都是实心的好料子,怎么着,你有什么想法?”

        周政说道:“我没想法,什么檀木床喽什么的还不是睡觉,还能睡出花来么,我现在睡的床习惯了,核桃木的床用了十几年了,不想再换了”。

        “那你问个什么劲?”边瑞怼了他一句。

        转头看到胡硕说道:“抓紧时间把吴惜娶回去,等你俩结婚我送你们一张实木大床!”

        “我去,我以前真以为你开玩笑呢,我记下了,核桃木,我和周政一样就行!”胡硕说道。

        “他享不了福,到时候床头和床架我给你们弄个紫檀的,别想着有多重就是长条板,几公分厚的那种,主要是这玩意儿味好闻,有宁神安气在功用,至于隔板横架什么的用便宜点的料子”边瑞说道。

        胡硕笑道:“行,行,我靠,我结婚居然有冤大头送这么贵的床!”

        边瑞:“……”。

        “我呢,我呢?”周政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你结婚也是这待遇!”边瑞说道。

        一听要结婚,周政撇了一下嘴巴:“我还是个孩子!”

        呃!

        边瑞和胡硕都做了一个干呕的模样,一个三十多岁快四十的老男人说自己还是个孩子,真的好恶心啊。

        “这是什么?”

        边瑞看了一眼说道:“山药豆苗子”。

        周政看到篱笆旁边有几颗小苗子,长的跟个爬墙虎似的,但是又不是爬墙虎,于是问了一句。

        边瑞见他一副傻眼的模样便解释说道:“味道吃起来像是山药,只是山药是条状的,这个是豆子一样的,指甲盖那么大,你要是想研究的话等走的时候我给你起几株,带回家去种,反正你家地方大”。

        “算了吧,这东西等结了果给我送一点尝尝,你这里有就行了”周政一听要自己种又不乐意了。

        三人正说着呢,突然间听到一阵摩托车的响声,边瑞直起腰一看,发现颜岚来了,骑的还是一输新的小绵羊。

        “这就是你组的新车?”边瑞望着颜岚说道。

        一看到这车,边瑞想到了一句糙话: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这样的车子装出来和一万多的进口货有什么区别?别的老师骑的那点零部件看都能看明白,瞧她组的这东西,整个发动机架子下面的三角区都快塞不下了,一根根亮晶晶的管子能闪瞎人眼。

        颜岚摘下了脑袋上的半盔,把头盔挂在了把手上:“是啊,怎么样不错吧,要不要试一试?”

        颜岚说着看到了几乎同时站起来的胡硕和周政,都是一个俱乐部的车友,颜岚笑着冲他俩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组的车?”胡硕一听立刻摆了拍手,走出了菜园子。

        颜岚把车子让给了胡硕,走到了菜园子边上和边瑞、周政聊了起来。

        “你在这里当了舞蹈老师?”周政听了一脸的惊奇,目光在颜岚和边瑞的脸上扫来扫去的。

        颜岚哪里不知道周政脑子里想的什么,作为一个大方的姑娘,颜岚直接说道:“没你想的那事,我们就是普通朋友,我只是挺喜欢在这里当老师的感觉”。

        边瑞听了忍不住想笑,颜岚这两天可算是把边瑞的大伯还有沈副校长给折腾坏了,孩子们学舞蹈首先要有舞蹈教室吧,有了教室得有舞蹈服吧,颜岚为了这些事几乎是天天追着边瑞的大伯还有沈副校长,弄的两人看到颜岚现在脸色由欣喜变成了惊恐。

        孩子们学琴从边瑞这里化了琴去,但是谁家也没有个舞蹈教室让他们化呀!于是这两人上蹿下跳的去给颜岚找钱,这段时间忙的跟什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