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96章 知音

第96章 知音

        等着仨人决定完,边瑞这才张口说道:“大家是不是该干点正事了?”

        “对,对,喝酒!”傅青绪说道。

        边瑞:“……”。

        文世璋这时对着寺岛洋介说道:“把你借来的琴拿上来吧,咱们接下来以琴相和,以琴会友,大家一起演奏一个曲子!”

        边瑞听了立刻拍手叫好。

        傅青绪也不住的点头,文世璋和寺岛洋介都是大师级的,与他傅青绪差不到哪里去,边瑞这边虽然年轻,但是论技法论琴艺也是大师级别的,而且关健是边瑞的谱比起他们现在弹的有古意多了,越听越有味道,傅青绪相信,不光是他自己,连文世璋、寺岛洋介也会有收获。

        等着寺岛洋介让下面的服务生把琴送了上来,边瑞一看两床都是古琴。

        寺岛洋介介绍说道:“这两床都是明琴,一床叫响泉,一床叫中和……”。

        两床明琴都是明代大家所制,虽然说音色不错,但因为明代遗琴不少,而且良莠不齐,所有明琴在市场上的表现也不一样。

        总的来说,明琴现在市场价位并不高,不像是唐琴和宋琴,稍有点门道那价格跟坐了火箭一样。

        寺岛洋介借来的这床响泉,也是不明代的四王琴之一的响泉,两床琴同样仿的唐琴,但是名声和价格都不一样,寺岛洋介借来的这床琴可没人家那么有名,但是音色也不输,在市场上的估价约在八十万到一百万之间。

        这里可能有人会不解,为什么边瑞制的琴可以卖出一百万,而一床明琴也只有一百万?

        这里需说一下,决定一床琴价格的最终因素是音色。

        就算是一床古琴,但是音色上差的太大也比不过现代制琴的,这也是为什么现代有斫琴大师的琴可以卖到上百万,其中有些固然有炒的成份,但其中真不乏真有好料制出,可以传世的好琴。

        小丫头自然是无法参与其中的,她的水准离大家还差着一段取经路那么远,因此小丫头的孤鹤归飞被傅青绪以老卖老的抢了过去,寺岛洋介用的中和,文世璋用的自然就是响泉了。

        四人坐定,商量了一下,边瑞作为年纪最小的,自然老实的等着别人商量出结果,最后仨人商量出了一个最最简单的《笑傲江湖》。

        既然商量出来的,那大家就玩起来呗!

        这曲子以文世璋为主,其他三人为和,当文世璋的琴音起来之后,寺岛洋介和傅青绪的琴音便跟了上去,而边瑞这边则是又慢了半啪。

        《笑傲江湖》这个调子真的是太有名了,而且曲中自带着那种豪气与洒脱,让人一但沉浸进去,便会不由跟着哼唱了起来。

        “沧海一声笑涛涛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轻抚了一阵之后,文世璋便带头唱了起来,因为早期它学古琴的时候到过港市,所以对于南方话非常熟,而寺岛和边瑞仨人则是一口普通话相和,没有一会儿便把文世璋给带回到了普通话上。

        四人唱到了兴起,也不管曲调,更不管什么韵律,随心而动,随意而为,每人都放开了之后,略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点乱,但是慢慢的大家又回到了同一节奏上,这样的话曲子渐渐的也就层次更加分明,更加好听起来,铮铮的琴音似乎如同具装铁马一般自由驰骋,良莠不齐的嗓子居然也有了苍桑感与杀伐之气。

        没一会儿,下面有个服务员忍不住小声跟着哼了起来,最后所有的服务生都跟着哼了起来,这时候音乐让边瑞等人忘了形,也让下面的人忘了自己的职责,这时候他们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只是觉得这胸口似乎大一股子浩气想要冲出胸膛一般。

        一遍一遍的唱,似乎就听不厌似的,五遍过后,文世璋直接推开了琴,一边唱一边拿着筷子敲着面前的瓷碗。

        更夸张的是寺岛洋介,居然直接在中间的空地上跳起了古怪的舞来。

        这下曲子就由边瑞主,傅青绪和,主唱也改成了傅青绪,当变成一人独唱的时候,傅青绪却用起了关中方言,顿时让曲子更添了三分粗犷之气。

        唱着歌,喝着酒,很快三人便醉意朦胧。

        边瑞为主,接下来边瑞又抚了几古曲,三安静下来静静的听着,一不热闹,酒意很快上来了,渐渐的大家开始睡的睡,躺的躺,任何音乐这时候也比不过酒劲。

        边瑞觉得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两呆下去明天中午那拨客人自己没有办法照应了,于是起身告辞。

        告辞的时候边瑞现,寺岛洋介已经醉的只知道点头叫好了,文世璋更是趴在了桌上,不知道嘴里嘟囔着什么。

        傅青绪老爷子到是好点,但也是醉眼迷离,说话都有点不清不楚了。

        边瑞下了楼,冲着楼下的服务生问道:“有没有什么休息的地方,他们仨人喝醉了”。

        “有的,我们马上上去”。

        边瑞这时说道:“能不能帮我叫个车,我明天还有事就不住在这里了”。

        服务生听了笑道:“边先生,寺岛先生安排过了,有专车送你们回去的,您稍等一下,我去安排车”。

        边瑞听了冲服务生笑着点了点头。

        重新上了楼,当着服务生的面收拾好了自己带来的两床琴,然后服务生便非常有眼色的接到了手上,小丫头这边唱歌的时候手舞足蹈的,但是当大家一没了声音立刻秒睡,这功夫让边瑞不知道是羡慕自家的闺女心态好还是伤心闺女性子粗。

        把闺女抱在怀里,边瑞跟着服务生到了门口坐上了来时候的商务车。

        回去的时候路上好走太多了,几乎就不见什么车子,仅仅四十分钟不到,车子便停到了边瑞的铺子门口。

        回到了铺子,边瑞把女儿放上了床,并且给小丫头洗了脸擦了擦脚,盖上被子之后,边瑞进小卫生间洗了一下,进空间里睡了一觉。

        睡醒了之后,开始专注的做没有完成的琴,然后合板,上灰一套做下来,正好到了早上该文火煨羊肉的时间了。

        六点钟,荆鹿和莫笙两人先后差个五六分钟到了,师徒仨人一起忙活了起来。

        七点钟,铺子里的混饭四人组出现了。

        “边瑞!”

        今儿第一个到的是周政,小子一直是纯夜猫子,对于一般人来说现在是早上,对于他来说正是准备上床睡觉的时间。

        “怎么这段时间不行了,一个姑娘都没钓到?大明珠的姑娘们现在都修身养性自强不息了,还是都成了外貌协会的,让你周大少也不吃香了”边瑞笑着开玩笑说道。

        周政直接一歪屁股坐到了他的老位子上:“我才不高兴带她来来白吃呢,她们吃的我就吃的少了,少废话,今天早上吃什么?”

        边瑞顿时觉得无语,这位就因为一点吃食舍了妹子?

        边瑞是不信的,只会以为他没有泡到,却不知现在周政周末混饭的两天休息,不把妹。

        “牛肉辣汤配上米饼子”。

        正在擦桌子的莫笙笑着说道。

        周政听了说道:“你这桌子一天要擦多少遍?我看莫笙这小子整日就在擦桌子”。

        边瑞听了叹了口气:“他的眼睛也就能看到擦桌子”。

        莫笙是话多,荆鹿是话少,但是两人干起活来可不一样,荆鹿到底是一直一人扛过来的,眼中看的见活儿,像是边瑞说要剥个葱,那么莫笙就剥个葱,而刑鹿不一样,她在剥葱的时候还会考虑师傅要不要蒜,这样如果边瑞要蒜的时候,还没有说一低头现蒜已经剥好了。

        这就是眼中有活和眼中没活的区别。

        刚说到这儿,另外三个家伙到了,胡硕今天还特意戴了一顶牛仔帽,哦,也不光是他,还有他那个性格独特的女友吴惜。

        没有等边瑞取笑两人呢,周政已经开口了。

        “我说你们公母俩这是搞什么,红白双煞啊,一个脑门子上顶个白帽子,一个顶个红帽子,大早上的像个鬼一样……“周政道。

        吴惜转了一下帽沿:”你才跟鬼一样,没有看到我们今天走的牛仔风么!”

        “牧场都没有几个像你们这么穿的”周政说道。

        徐一峰则是冲着边瑞道:“饿死了,快点把吃的端上来!”

        边瑞见大家人都来了,于是把锅里的东西都盛了出来,分给这些狐朋狗友。

        周政等人一边吃一边赞了几句边瑞的手艺。

        伍尚彬这时想起来了,张口冲着边瑞随意问道:“边瑞,昨天晚上你们几个音乐家聚的怎么样?”

        “很好啊”。

        边瑞对昨晚的聚会很满意,有吃有喝还有人来回接送,多好!

        伍尚彬又问道:“有什么收获没有?”

        边瑞想了一下:“卖出去一床琴,卖了一百万,几副琴弦卖了十几万吧”。

        咚!

        伍尚彬手中的小汤匙直接掉到了地上。

        “我了个去,你做的那琴卖了一百万?”徐一峰问道。

        见边瑞点了点头,徐一峰耍宝似的拍了一下大腿:“错过喽,早知道你做的琴这么值钱,我直接就讹你一把琴了!”

        “你现在也可以啊,你们要是有闺女儿子学古琴的,我到时候赠一床!”边瑞大方的说道。

        谁知道徐一峰说道:“我们家那个不指望了,整个一寡妇死儿子辙底没希望了,学习学习不行,还玩不来乐器,到是对蓝球什么的感兴趣,白落了一个好身板,像个二傻子似的”。

        伍尚彬道:“你们家那个还能落下个好身体,我们家那个真愁死了,整天就像个焖蛋似的,一看书能看一天不带挪地方的”。

        “行了,你们俩烦不烦!咱们周二出,边瑞你没问题吧?”周政问道。

        边瑞自信的说道:”你没问题我就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