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46章 跑山人

第46章 跑山人

        边瑞拱了一下篝火堆,让火烧的更旺一些,赵大有则是搓着手蹲在火堆旁边,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边瑞。

        赵大有通过观察,觉得边瑞一定是有很不错野外生活经验的,比如挑的这个下营的地方吧,背风雪也吹不到,帐篷搭的位置也挺不错的。

        但是有野外生活经验和这个时节进山采山货那是两码事情。夏天的时候,只要能进老林子并且完好的出去,怎么说也能弄点东西,再不行,蘑菇总行吧?

        如果你连蘑菇都分不清有毒无毒,你还进的哪门子老林子,直接回家睡大头觉不是更好?

        但是冬天就完全不一样了,所有的山货都是长于特殊的地形地势中,这需要的不光是运气更多的还是经验。

        现在赵大有觉得边瑞的爷亲心可真大啊,让那么一个小毛头进老林子,这天气来采山货,那不是开玩笑嘛。

        冬天进老林子采山货的全都是老跑山人,别说三十多岁,就算是四十来岁也都是花架子,要想在寒冬腊月的山上找出山货来,最为重要的就是经验,几十年的时间让赵大有在心间拥有了一份‘地图’。

        在这位地图中,哪个山沟的那一片积雪下面温度合适,可以长出山菇。哪一片地下有热泉经过,四周能长出羊肚菌这样的山珍,所有的一切都在赵大有的脑瓜子里。就像是每一个年长的跑山人一样。

        到了冬日,鲜货极大减少的时候,像赵大有这样的人便拿起镢头带着牲口进山,出来的时候,一沓沓的票子就会揣进腰里,这也是他这样老跑山的生存之道。

        尤其是在近几年,大家伙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了,外面冬日来收山货给的价格也越来越高,更是让赵大有三天两头往林子里钻,

        “收获怎么样?”赵大有冲着边瑞问道。

        边瑞笑着摇了一下头:“什么都没有找到,就找到了一些干野果,也不值什么钱”。

        听到边瑞这么说,赵大有深有意味的笑了笑:“你一个人进来当然什么都没有了,要是你爷或者你爹带着你进来就好多了,在这上面你爸都要差一些,你爷那一辈边家村人进老林子那可都是这个!”

        说着赵大有冲着边瑞竖起了大拇指。

        边瑞笑了笑,没有接话。

        不是边瑞的爷爷不想和孙子一起来,而是边瑞不想让老爷子跟着来,边瑞这次进山就是过来摸底的,原本以为老祖留下来的几个点上差不多都能有点东西,现在一看啥也没有,从进山到现在边瑞只办了两件事情,一件就是把空间里积累下来的木料垃圾给扔了,第二就是把养的巨大的虎刺鱼给放出来。除此之外,什么事也没有干成。

        赵大有扭头从自己的马背囊中摸索了一会儿,然后拎出了一只野鸡在边瑞的面前竖了一下。

        “见过这东西没有?”

        “野鸡!吃这个东西犯法吧?”边瑞说道。

        野鸡是山里常见的野鸡,至于什么品种边瑞就不知道了,这玩意边瑞认识的就两三种,现在赵大有手中抓着的,边瑞并不认识,全身都是白毛,像只拖了长尾的大鸽子似的。

        山里的野鸡以前都是捉来吃的,不过现在国家抓的严了,别说是野鸡了,连野兔都成了保护动物,所以野鸡就很少见村里人吃了。

        不过对于这些老跑山的来说,野鸡那是再正常不过的食物,如果不让吃野鸡野兔这些东西,他们吃什么?难道什么东西都要往林子里带?那也太扯了吧。他们进山带个火机,一些铺盖,出去的时候就能换上钱了/

        你让他们带吃的进山?那真是想多了。再说了山高林密的谁来抓他们啊。

        所以现在就有了这样的情况,进老林子的人随意吃,出了老林子大家就算是吃也偷偷摸摸的,怕被警察同志找上门,抓进去吃牢饭。

        “被抓住了才犯法,抓不住你吃个一只两只的有什么问题。还有,这可不是一般的野鸡,我跟你说味鲜着呢,我刚才吃了你一碗粥,半只野鸡就算是我给你的报酬”赵大有一边说一边麻利的开始往野鸡的身上擦雪花。

        边瑞这时候才发现野鸡并没有死,两条腿还一蹬一蹬的。

        不知道这位刚认识的赵叔要做什么,边瑞只得坐在旁边,缩着脑袋一边烤火一边看赵大友的动作。

        赵大友把整团整团的雪揉进野鸡的毛里,过了没有一会儿,便见赵大有轻轻这么一抓,一大片野鸡毛就这么脱落了下来,几把抓过整只鸡身上只有脑袋还有屁股上残留几根鸡毛,整个鸡身体没了毛的保护,被寒风这么一冻都有点儿发青了。

        从腰间抽出了刀的赵大有手起刀落,鸡头和鸡腚就直接落到了地上,鸡血瞬间就滋出了好远,吓的边瑞一跳,生怕溅到了自己身上。

        赵大有就这么多少抓着鸡身子,抖了两下一边抖一边拍打着鸡身子,过了差不多三分多钟,老头才继续宰鸡,片刻之间,鸡就成了两瓣,最后被赵大有给穿到了两根树枝上。

        从赵大有的手中接过了半片子鸡,边瑞把鸡肉放到火上燎。

        “不洗?”

        赵大有说道:”你觉得河水比这鸡干净?”

        见边瑞不说话,赵大有道:“这鸡就得这么吃,你要是洗了,剁了再加上料,味道就要差上几分了,等会儿皮燎的开始微微有点发黄,你用盐搓一下之后继续烤到熟,那就是这大山里最好的美味”。

        “对了,有你盐吧?”

        边瑞点了点头:”有的!“

        顺着边瑞手指的方向,赵大有发现了一个调料盒,说是一个其实是一组,三个一个架子,三个一个架子差不多有十个金属的小罐子。

        “你这是出来跑山啊,还是野着玩?带这么多的调料进山,要都是你这样的人,山里的野兽可就开心喽”赵大有说道。

        一个老跑山人身上是不会带这么多香料的,老师傅带徒弟头次进山,就会跟徒弟说明进山只许带两样调味的,一种是盐另外一种是酒,除了这两个什么花椒啊一律不准带,就是怕山里的动物嗅到味道。

        很多动物视力并不好,但是嗅觉相当敏锐,身上带点儿香料,人或许闻不出来,但是动物一定嗅的出来,因此对于带着这么多调料的边瑞,赵大有心中又看低了一分。

        边瑞可不知道,眼前的这位赵叔,心下对自己不是那么看好了,觉于自家的老子生了一个不讲规矩的骚包小子。

        学着赵大有的样子,边瑞给烤半拉生的鸡搓上一层盐,然后继续放到火上烤,有了盐之后,鸡油更快的逼出来了,时不时能够听到鸡身上的油滴到柴火上发出啪的一声。

        盐一上去,不到五分钟,那种诱人的鸡肉香味便不可扼制的冲进了边瑞的鼻子里。

        “哇,真的好香啊”边瑞不由自主的说道。

        “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方法就能做出么这香的东西吧?”赵大有带着一点得色冲着边瑞说道。

        边瑞也不想和这个赵叔抬杠,直接嗯了一声。

        赵大有又张口说道:“只是可惜喽,这东西就得在这里吃的到,要是去了外面,你要是吃这么一个家伙,抓到你怎么说也得坐上一两年的牢”。

        “那您抓这只是?”边瑞试探着问道。

        赵大有说道:“本来准备抓回去给老伴补补身子的,不过既然吃了你的粥,那就还你半片鸡,等着吃完了鸡,咱们才好谈别的事”。

        “还有别的事?”边瑞闻言笑着问道。

        赵大有正色说道:“自然是有的,你进山来找山珍,我这边有山珍,价格合适的话我干什么不卖给你?”

        “有道理!”边瑞听了哈哈笑道。

        “笑话我?”赵大有有点不开心了,他以为边瑞是在笑话自己。

        边瑞听了立刻摆了一下手:“我完全没有那意思,其实我更喜欢咱们现在这样直来直往的,谈话痛快”。

        赵大有说道:“我也想不痛快呢,但是不痛快不行,小儿子要结婚买房子,大孙子要上大学,哪一样不要钱?”

        “您这孙子都有了?”边瑞吃惊的问道。

        好家伙,自己闺女这才几岁,人家和自家的老爹同龄,现在连孙子都上大学了,自己和人家差了整整一辈人啊。

        “别看我,我结婚原本就比你爸早一些,我儿子十八岁也结婚了……”赵大有说道。

        边瑞明白了,原来这家传统生的早婚,个个老是十几岁结婚生子,可不是得比边瑞家多出一辈人么。

        正聊着呢,野鸡烤好了,边瑞端着鸡肉到鼻子前嗅了一下,顿时就被这鸡肉的香气给迷住了。

        按着习惯,边瑞轻轻的撕下了一块鸡翅膀,放到了嘴里开口轻嚼慢品起来,皮上的味道很好,皮很脆肉也很鲜嫩,不过再下面肉质明显就不行了,不是说肉的质量不行,而是盐味道浸不进去,鸡肉没什么味道,那吃起来跟嚼腊也差不多了。

        赵大有到是吃的挺开心,很快风卷残云一般把半只鸡给送进了肚子里,喝了一口水,抹了一把嘴之后,赵大有等着边瑞吃完。

        边瑞这时已经把鸡架子上好吃的肉啃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直接扔给了卧在旁边的大黑,然后等着赵大有看他的收获。

        “太浪费了!”赵大有望着把鸡骨咬的嘎吱响的大黑说道。

        “您还是让我看看您都采到了什么好东西吧”边瑞说道。

        赵大有听了扭身把自己身后的行囊给拿了过来摆到了腿上,打开了行囊开并且从行囊里拎出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藤编盒子。

        大的差不多有家里暖水瓶那么大,小的也有巴掌心那么大,整个行囊里全是这样的小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