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35章 逼格

第35章 逼格

        听话的就应该得到奖励,这是边瑞的养东西的原则,所以对于小牯牛边瑞的奖励就是满满的两大筐空间草,足够这憨货吃到明天早上的。

        钻进了空间里继续玩自己的琴、练练字或者临个画,边瑞觉得自己的情操那是蹭蹭的上涨,很是有点古之贤者的那么一丢丢意思了。

        三样倒换着来,边瑞是乐在其中,在琴的腹腔内用毛笔写上篆书印记:边十九制,边瑞开始合板,面板和底板以生漆胶合,捆扎起来之后,等着胶自然干。

        等胶干的过程,边瑞觉得有点尿意,出了空间准备去放个水。

        出了空间之后,边瑞发现自家的大门开了,院子里的牛也不见了,于是边瑞好奇的来到了门口,伸着脑袋往门外看了看。

        晚上的月亮还算是可以,能见度很不错,很快边瑞便发现了牛牯子,这憨货正在小树林子旁边撒野尿呢。

        它这一泡尿尿的可花了不少时间,光是边瑞听到的就差不多十几秒钟,现在正值深夜,哗啦啦的牛放水声,边瑞在门内都听的一清二楚的。

        被这声音一激,边瑞的尿意自然也就更胜了,于是边瑞也跑了出去,站在了小牯牛旁边不远放起了水来。

        主宠二人放完了水,一前一后往院子里走。

        边瑞回头看了一下小牯牛,小牯牛见主人望着自己,低声的哞了一嗓子。

        “你小子表现在不错,现在大小便都能在外面了,是个好现像!”边瑞对于自己的调教成果很是满意。

        主宠二人依次进了门,正当边瑞准备关门的时候,发现小牯牛居然用脑袋把两扇大门给关了起来,虽然没有进化成插门闩的地步,但是有这样的意识,可是让边瑞心中更加开心了。

        “赏你根参!”

        边瑞从空间里拨了一根潭参,扔到了小牯牛的面前。

        小牯牛也算是有灵性的,没有灵性估计早就爬上屠宰车了,不会撅着腚生活不上车,见到潭参这东西,小牯牛二话不说张口就叼在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两三下咽进了肚子里。

        “算了,没出息的东西!”边瑞说一句,转身往正屋走。

        小牯牛则是施施然的走到了草堆旁边,美滋滋的吃起草来。

        烧了壶水,给自己泡了一杯茶,边瑞喝了一盅茶,再进空间的时候,胶合的面板和底座就已经成了。

        接下来嵌岳山、焦尾等部件。接下来裱布、上灰胎,反复打磨阴干之后,跟着上中灰、细灰,再反复打磨,值到达到边瑞的要求。

        搞好了灰胎,边瑞在空间里睡了一觉,接下来继续下步聚,到了早上五点多钟的时候,边瑞已经把整个琴做了个八九不离十,只剩下装雁足、上弦和调音的活了。

        抱着制的差不多的琴,边瑞用毛笔醮上暗金色的漆,在底板上写上龙飞凤舞的草书琴名:一池春雨,下面还有一段古篆的琴铭,最后还在龙池和凤沼之间画了两方印,边十九制琴和潭音闲人。

        反正边瑞制出来的琴都有这些玩意儿,琴好不好无所谓,但是逼格那一定得有的。

        边十九这号不用说,边瑞的族中排名小十九,至于潭音闲人则是边瑞给自己取的号,骚人嘛,就得有点骚气不是?没个号都不好意思见人。

        弄这些边瑞都是为了仿古,觉得能给琴增加一点逼格,其实没有多大的用处,总之一句话就是边瑞喜欢这么搞,别人也管不着。

        玩,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开心的事情,现在像是制琴、练字和习画,对于边瑞来说就像是很多人喜欢打英雄联盟似的,就是一个玩,当一个人把这东西当成玩的时候,没有时间,没有金钱的压力,自然而然也就能做的好了。

        又一轮娇阳出现在东方的时候,神清气爽的边瑞伸了一个懒腰,浇浇菜园子,打理一下瓜果蔬菜,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过起来那是村中无岁月,转瞬已一月,小丫头的好日子也就要到头了。

        连着两天,小丫头的嘴上都能挂油瓶,前面玩的开心了,到了要回母亲身边,她才发现自己还有一堆的作业没有做,于是和小伙伴们玩的时间没有了,一个人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院子当中的老杏树下,哼哧哼哧的写作业。

        边瑞这时候也不敢放松,汪捷检查起作业来那是相当严的,边瑞根本不敢去帮女儿写,一但写了那就是找骂了,于是边瑞坐在正屋的廓架下面斫琴,顺带看着女儿写作业。

        “别走神,还有十分钟才到休息时间呢,眼睛往哪里看呢?”边瑞一抬头发现女儿抬着头,嘴里咬着笔帽儿,正出神的望着树上的小鸟,于是说道。

        “爸爸,我为什么不能像小鸟一样不写作业?”小丫头感慨说道。

        边瑞觉得自家闺女这话还是有点文艺气质的,不过这时候他可不敢附和女儿,一但附和了小丫头立刻会顺着竿子往上爬,那今天的作业又完不成了。

        “你怎么知道小鸟不写作业?”边瑞问道。

        小丫头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小鸟也有作业?”

        “小鸟也有的,出巢的时候会跟父母学习如何找食,这就是它们的作业,你现在学的东西也是为了以后如何生活,我和你母亲不能照应你一辈子,以后的路还得靠你自己走,所以呢你要学好本事,现在辛苦了以后日子才能过的舒服一些,所谓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就是这个道理了”边瑞说道。

        虽然边瑞觉得自己能像老祖一样活的好久,但是他也不想自家的闺女以后什么都靠自己,想自己的孩子独立,那小的时候就得狠下一点心来,这一点边瑞和汪捷到是统一战线的,只不过汪捷是望女成凤,边瑞则是要松的多,只想女儿活的开心能养活自己就成。

        “爸爸,我不想学小提琴,我想学古琴,小提琴一点也不好玩,你跟妈妈说,我不学小提琴了,改学古琴好不好,以后学小提琴的时间,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小丫头又说道。

        边瑞想了一下说道:“那我和你妈妈说,不过答不答应我不能保证”。

        汪捷是有小资情调的女人,边瑞可把不准她会不会让女儿放弃洋乐学习国乐,而且还是挺冷门的古琴。

        “我不想回去,我想在这里和你在一起!”小丫头打起了感情牌。

        边瑞心中自然是愿意的,但是这不是他能决定的,离婚的时候这些都写好了的,边瑞想改那也得汪捷同意,就现在来说汪捷那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老实的写你的作业,别想有的没的,以后大不了每周爸爸都教你就是了!”边瑞说道。

        小丫头听了继续撅着嘴写作业。

        写五十分钟的作业,休息十五分钟,一直到了习琴的时间,小丫头这才稍微开心了一些。

        今天也是边瑞教孩子们的最后一课,小丫头回明珠,边瑞这边的古琴课自然也就不开了,好在乡亲们也都理解,最主要是大家没有想着让孩子去摆弄音乐,学古琴就是给孩子收收心,不像是城里父母对于孩子期盼那么高。

        相对于练琴,小丫头在习武上更加用心一些,现在一套长拳打的有模有样的,除了年纪小力道不足之外,功夫架子到是从太爷爷那里学了个十之八九。一是太爷爷教的用心,也足够细心,二是小丫头学的也刻苦,还真有几分老爷子说的习武的料子。

        晚上回到了边瑞的父母家吃晚饭,这一顿饭吃的就有点儿闹心了,四位老人谁也舍不得小丫头离开,于是一顿饭的时间边瑞就成了受气包,时不时的就被老人拿出来数落一下。

        偏偏边瑞还没有法子还嘴,老实的缩着脑袋当起了鹌鹑。

        晚饭如此,第二天一早那更不用说了,边瑞的母亲和祖母送小丫头上了车,那眼泪就没有停过,就连边瑞的父亲和祖父,望着小丫头也是一脸的不舍,充分展现了什么叫隔辈亲。

        “什么时候再把孩子接过来?”边瑞的母亲问道。

        边瑞说道:“十一长假吧”。

        “这么久?”边瑞的奶奶一听,现在离着十一还有两三个月呢,立刻抹起眼泪来了。

        边瑞只得出声安慰奶奶:“现在也方便了,每隔两三天让孩子和您几位视频一下,如果有空的话我中间再和汪捷商量一下,把孩子接过来过个周末什么的”。

        “那你得好好商量,别犯驴脾气!”边瑞的奶奶说道。

        边瑞点头应道:“那是自然,您放心好了”。

        “都别送了,回去吧,您别哭坏了眼睛”边瑞关切的对着奶奶说道。

        老太太点了点脚,抹了一下脸:“小乖乖,回去的时候一有时间就和太奶奶……那个通什么啊”。

        “嗯,我记住了,一有时间就和太奶奶、奶奶通视频”小丫头也哭的跟个花猫似的。

        边瑞这边发动了车子,开着车子缓缓的驶到了村口的道上,小丫头则是伸着身子和四位老人挥着手。

        边瑞的车子上了高速,小丫头还是闷声不语的,眼巴巴的望着窗外的风景。

        对于小丫头来说,母亲那里似乎就像是一座牢笼一样,而这里则是她的自由之地,在这里每一天她地觉得自己过的开心,而回到明珠的家中,每天她都觉得一睁开眼就开始想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和奶奶。

        边瑞只得一边开车一边逗小丫头说话,不过小丫头很显然没有什么兴趣和父亲说什么,就这么一路望呆进入了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