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19章 热闹

第19章 热闹

        “大花,给我拦住这个小王八羔子!”

        四伯心中那怒气都快冲天了,他觉得儿子做的事太丢人了,好了一辈子面子,到老来被儿子被剥了个干净,你说他能不气么。

        正好迎面看到自己家养的大花狗,欢天喜地的冲着儿子跑了过去,四伯立刻下了命令。

        土狗也是认主的,在它的意识当中主人也是有高低的,在大花眼中四伯才是它的真正主人,其他人就差了不少。

        原本大花一看到边十七,开心的正想去讨好一下呢,谁知道主人下了这命令,一下子大花有点傻眼了,站在路上眼巴巴的望着四伯,似乎没有听明白命令。

        “大花,给我咬,咬死这王八羔子!”

        这下大花听明白了,立刻咧开了嘴,原本讨好的目标成了攻击的目标。

        “特么的大花,你想……哎哟!”

        边十七话还没有说完,便觉得自己的裤腿上一重,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摔一个狗吃屎。

        扭头一看大花已经咬住了他的腿管子,呜呜叫着撅着腚往后拖。

        边十七想踹大花,但是大花哪里肯放口,再一看自家老子抄着扁担凶神恶煞一般追了上来,顿时魂飞魄散只得就地一滚,直接从路上滚进了旁边的荷花塘子里。

        一落水,大花松口了,边十七开始往塘子另外一边游去。

        “王八羔子,你给我过来”。

        “我不过去,你会打死我的!”边十七踩着水,划着双臂保持平衡。

        “你过不过来?”四伯冲着儿子怒道。

        边十七道:“爹,你以为我傻么?”

        父子两人一个岸上一个河里这么来回几趟,整村的人都从家里出来了。

        这下边十七真的跑不掉了。

        “爷!救我,我爹要打死我”边十七一看自家的爷爷来了,立刻卖起了乖。

        三十岁的人,现在也只敢向祖父求救了。

        谁知道老爷子看了水中的孙子,冲着儿子喊道:“别打死了就行,老子的孙子本来就不多!”

        这下边十七有点傻眼了。

        “三哥,先让孩子上来吧,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现在这样子像什么话”老长辈四爷爷这时张口劝道。

        这个时候,别说边瑞这种孙子辈的,就连边瑞的老子辈最大的大伯都得闭嘴。老长辈们到场哪有晚辈们说话的地儿!

        如果在平常见了长辈打招呼什么的也不必这么样,甚至孙子辈和爷爷辈说话能更随便一些,隔辈亲嘛。

        但是现在不是平常,而是族中出事情的时候,这个时候你没规矩那就是找抽了。

        至于边瑞则是穿着拖鞋老实站在一边,就算是他混成了最大辈的,只要上面几个族兄不驾鹤西去,都轮不到边瑞拿族里的大主意,没有办法,岁数太小上面哥哥们太多在宗族中就是这地位。

        不过小也有好处,容易混日子且受长辈宠爱,等着长辈们去了,兄长一般也拿族弟没有办法。如果边十七这事再往后面一些干,族中是兄长说话,那他最多也就是挨顿训,现在呢,长辈都在,无论如何,这跪宗祠是少不了的。

        边瑞爷爷辈中,大爷爷,三爷爷四爷爷是亲兄弟,二爷爷和边瑞的爷爷是亲兄弟,再往上,两位老太爷爷是嫡亲的兄弟,老祖爷据说也有亲兄弟,而且是三个,不过其他的三个都死在了战场上了,没有后代留下来。也就是说边家村现在的人都是一个老祖爷传下来的。

        “三哥,先让孩子上来吧”边瑞的爷爷也张口了。

        “老三,让孩子上来吧,事情能有多大?至于么!”二爷爷张口了。

        听这语气,行四行五的都是建议,大了几岁说话的语气立刻不同了,这就是弟对兄,兄对弟说话的语气不同。

        “老三,让孩子先上来,这一大早的像什么话,闹的鸡飞狗跳的!”大爷爷这时刚从屋里到了现场。

        “滚上来!”

        有了长兄的话,三爷爷这才冲着水中的孙子怒喝道。

        边十七老实的缩着脑袋游上了岸,如同一只被大雨淋过的鹌鹑一样,上了岸都不敢拧身上了水,缩着脑袋装鹌鹑。

        “这个……这个?”

        祝同强这时张口准备说话。

        大爷爷扭头看了一下祝同强然后向四周的晚辈们问了一下:“谁家的亲戚?”

        别看大爷爷这岁数几近百岁,除是身高因为年龄的原有有点儿缩了之外,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站在那里绷直的身板,都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势。

        且老一辈人或多或少都是练过家子的,而且几乎都是下过苦功的,到了边瑞父亲这一辈在这上有点放松,到了边瑞这一辈,大多数也就是花架子,除了边瑞小时候被老祖逼着下过功夫之外,其他人也就是健身强体,平时见义勇为什么的还成,真的格斗那差老一辈年青时候太远了。

        扫了一眼,大爷爷发现了边瑞似乎有话,于是抬头一点边瑞:“小十九,你说”。

        “大爷爷,这人是十七哥的朋友,前一段时间我也在老院子里见过,他看上了我那边的一张大床,我没有卖,但是他不死心……我估计,十七哥也是受了他的蛊惑,宗祠的那扇老窗也是卖了他”边瑞说道。

        边瑞挺烦这姓祝的地中海,自然首先把他给卖了,至于十七哥那肯定是要替他开脱一下的,无论是十七哥主动卖的窗棂,还是被动卖的窗棂,在边瑞的口中那必须是受了姓祝的鼓动,坏的不是自家的十七哥,而是姓祝的这个外人。

        什么叫亲亲相隐?这就是了。

        边瑞也不是特意要这么说,而是骨子里从小就是受这样的教育,脑子里潜意识就是这样,十七哥再不是东西也是族人,不能不是个东西,就算不是个东西那也是被别人带坏的,现在这个带坏十七哥的只能是祝同强这个地中海。

        听到边瑞这么一说,族兄弟中望向祝同强的目光便有些不善。

        祝同强也是有阅历的人,他知道山里很多地方宗族势力都强,在外面你进村子找事都危险,更何况在这里,于是祝同强现在如坐针毡了,他明白,这些人弄死自己不可能,现在法律是要陪命的,但是揍自己一顿那完全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警察管,最多抓人关上几天,自己这顿揍自乎就是白挨了。

        “这……这,真不是大家想的那样!”祝同强连忙解释。

        “你是祝先生吧,我请您去坐坐,看这败家玩意东西卖了多少,咱们赎回来”大爷爷听了望着祝同强语气和善的说道。

        说完向着祝同强这边走了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祝同强那里敢这么站着等老太爷过来,他要是那么不懂规矩,还进村收的毛东西,于是立刻带着小跑迎了上去,然后恭敬的落后了老太爷一个身位,跟着老太爷往村子里走。

        老太爷一动,晚辈们就散了,只有四位老太爷,加上边瑞父亲辈的两三位排行在前的伯父们跟着几位老太爷走了过去。

        边瑞回到了自家的小院,现在重亲上床睡那是不可能了,于是到空间里舀了一点空间水,倒进背式喷壶里,拎上喷壶来到了旁边的小溪边上,把水装满背在身上来到自家的小菜园子里给菜喷水。

        边瑞的小菜园子百八之八十的力都是祖母和母亲出的,边瑞也就是没事照应一下,好在边瑞这菜园子也轻松,什么野草根本就不长,无需拨草也无需除虫,比别人的菜园子省心太多了。

        进了园子,边瑞开始往菜上喷水,因为空间水被稀释过,所以打上去看不出来什么变化,如果全用空间水那这菜园子可就有的瞧了。边瑞用的浓度让人看不太出来,效果要一两天之内才能看出。

        来到了西红柿这一块,边瑞发现自家的西红柿架子上已经有一些红了,于是伸手摘了一个下来,放到嘴边咬了一口,果实还没有完全成熟,微微带着一点点酸涩的味道,不过吃起来口感已经很不错了。

        摘了个西红柿一边吃一边继续淋水,到了豆角架的时候,边瑞发现自家的长豆角已经快开花了,一个个花骨朵已经微微的裂开了嘴,里面露出粉紫色的小花瓣,估计再有一个一两天,自家的豆角架上就会紫花满架。

        而在豆角架的旁边,深紫色的茄子花开的正艳,在园子的角,金黄色的丝瓜花也是挂满了架子,苦瓜吊瓜还有葫芦花也是争奇斗艳,弄的小菜园子跟个小花园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