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10章 不成器的

第10章 不成器的

        从手生到熟,边瑞抚了两曲之后,便抬脚出了空间,开始绕着院子,慢慢的想着该把哪一面墙拆掉,换成落地的大玻璃,哪一面墙要保留。

        中国的古建大多承重的不是墙而是柱子,所以无论拆哪一面墙都不会影响屋子的结构强度,因此边瑞的选择很多。

        一边看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按着自己的心意来折腾老宅,正想的开心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四伯的声音。

        “小瑞!小瑞在不在?”

        “在呢,在呢!”边瑞一听立刻带着小跑迎了上去。

        伯侄两人正好在院门口遇上了。

        “这么多!”

        边瑞一看满满的一篓子东西,非常惊奇。

        四伯一边把背篓子放下一边解释说道:“你下午走,我这边自然不着急,给你挖了三斤多的笋子,都是顶好的潭边笋,花菇差不多两斤,羊肚菌今天没有找到,其它都是一些小野菇,胜在鲜嫩水灵……”。

        边瑞看着这些食材心生欢喜。

        想做出一桌好菜来,第一条就得材料好,没有材料再好的厨子也做不出一品好菜来,尤其是边瑞这样准备玩高档的,用油和用调料都极少,以食材本身味道取胜的,更是对于食材品质摆到了重中之重,现在四伯采的这些东西可以说都是一等一的好山珍。

        边瑞小馆子以后用的全都是村里产的食材,一是来源放心,村里无论是种什么都不会用农药,安全性能保证,二是口味,边家村出产的无论是米面还是蔬菜都是一等一的,更别提这些山珍了。

        “怎么还有两三只兔子,这个头也太小了,都不够炒一盘子的”边瑞在篓子下面看到了一窝三只小兔子,个头不大看样子像是刚出窝的。

        原本野兔的个头就不大,就算是成年了也不过就是比人巴掌长一点,两斤都不到,现在这三只兔子更小,看样子才睁开眼不久,而且现在是什么时候,刚开春兔子都瘦,别说一只了三只估计都凑不成一盘菜。

        四伯听了说道:“你小子怎么就知道吃,这兔子不是给你的,是我给靖丫头的,城里的孩子喜欢养些小动物,正好早上看了一下前两天挖的陷井,发现里面蹲着三只小兔子”。

        “家里养这玩意还能住人么”边瑞扯了一下嘴角。

        兔子这东西看起来可爱,不过吃的多拉的也多,如果养在家里的话就算是勤打扫也是一股子味儿,不知道别人怎么样,边瑞是绝不会在家里养兔子的,除非准备上桌。

        四伯听了又道:“靖靖肯定喜欢,再说了又不养在你家里,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边瑞一听顿时觉得还是四伯坏啊,这三只兔子要是养在了那个姓赵的家里,臭不臭的跟自己有啥关系呢?

        “也对!”边瑞点了点头。

        把篓子里的东西大致的看了一下,边瑞这边也没有本事估个数,于是对着四伯说道:“您给个价”。

        “不要钱”

        “这真的不行,要不然我娘回去一准儿拿棍子收拾我,而且我这也是准备拿去赚钱的,您按着市价给我,要不然我真的不敢要了,昨儿抢了您一株参,我妈差不多快把我数落死了……”边瑞絮叨着说道。

        “行了,行了,你一个老爷们现在怎么这么啰嗦”四伯这边想了一下,觉得真送也不合适,昨天一株株换回来两瓶酒,比市面上的一株参要贵多了,再这么搞就不是好意,而是要占人家便宜了。

        略想了一下,四伯张口便道:“这样吧,你给六十块”。

        边瑞看了一下说道:“这可不止,这样吧我给您一百,您先听我说,以后我还要这些山货,我要的时候通知您,一般是下午要,您给我多采一些,要好的,品相差的不要,什么羊菌、猴头、竹荪什么的顶级好山货您也给我留着,可以的话就别卖到镇上去了,好不好?”

        四伯听了爽气的点头说道:“行,就依你”。

        伯侄两人正协商着呢,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

        “老叔!”四伯一看进来的是边瑞的爷爷,立刻弯了一下腰打起了招呼。

        边瑞这边也叫了一声爷爷。

        “老四小子,今儿收获怎么样?”

        “还行,您看”四伯拉了一下篓子把篓子口的方向对准了叔叔。

        “还真不错”。

        见边瑞的爷爷牵着一头半天的羔子,四伯问道:“老叔,您拉只羊做什么?”

        “大瑞要的,等会儿牵回家宰了,羊下水他不要,你喜欢吃羊心,等会给你送过去”。

        “那谢谢老叔了”四伯喜道。

        “爷爷,您的羊群扔哪了?”边瑞问道。

        边瑞的爷爷伸手往外需指了一下:“今儿请你六爷爷帮着放呢,我回来收拾羊给你下午带走”。

        老爷子原本放羊是满山放,通常老哥三四个一起,中午带点菜就点小酒喝上几盅,晚上再把羊赶回来。如果是谁家有事呢,其它的老哥几个就会搭把手,把羊和自家的羊给一并放了。

        “这回来才住了两天就又要走了?不是说以后呆在村里了么?”四伯道。

        边瑞说道:“明天娃娃要上学,还有桌客人,不过我以后肯定大部分时间都在村里”。

        “村里就不错,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不是挺好的,外面的人花花肠子太多了,遇到个人就得左思右想的,像咱们这里多好,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谁多少斤两都知道,人际关系也简单,日子过的自然也就舒心”四伯说道。

        四伯也是出去过的人,不过在外四五年后就回到了村里,因为他不喜欢外面的环境,或者说不适应外面的生活,住小区有些人在一个院里住了十来年相互间都不认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低到了可怜,哪里像是村里,一家有难几家伸手。

        “我也觉得村里满好的”边瑞笑着回道。

        “行了,那老叔,我就回去了”四伯这边见没什么事了,便张口告辞。

        “对了你家的十七现在怎么样?”边瑞的爷爷问道。

        四伯听了一愣神:“老叔,他也拿你的东西了?”

        “那到是没有,我就是觉得这小子有些日子没有出现在村里了”边瑞的爷爷说道。

        提到了自家的小儿子,四伯长叹了一口气:“这王八羔子,死在外面才好呢”。

        “这说的什么话”边瑞的爷爷有点不高兴了。

        “老叔,您不知道这王八羔子把家里的老窗格子给换卖了”四伯觉得脸上很没光。

        边瑞的爷爷却不以为然:“不过就是个物件,卖了就卖了吧”。

        再好的家风也会养出一两个不孝子来,边瑞的这位十七堂哥就是四伯眼中的不孝子。

        到不是说这位有多坏,坏到了杀人放火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地步,而是边瑞的这个十七哥,从小不务正业,干啥啥不行,偏偏还整天做着发财梦。

        人不踏实,也好吹嘘,外面又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听着古董发财捡漏的故事,一下子就扎了进去,前几天的时候跟风还赚了一点小钱,但是这两年,什么玩核桃,玩天珠什么乱七八糟的,狠是亏了一笔,差点连裤子都亏掉了,就这样还往里扎呢,劝都劝不住。

        “窗格子?”

        四伯很羞愧:“宗祠的主屋窗户”。

        边瑞一听便明白了,原来十七哥拆了宗祠的窗户愣子,拿去卖了钱。

        边瑞家是有宗祠的,里面供着祖宗牌位,正屋当中还有太老祖的画像。

        宗祠现在很多年青人没有概念了,但是在以前宗祠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地位远超西方的教堂,可以说是中国家族生活的重心,也是中国人家国情怀中最重的东西。

        有句话说国之大事,戎与祀,一个国家最重要是事情是战争和祭祀,可见祭祖这玩儿在以前的中国人生活中有多重要。

        宗祠的地位高,里面的东西自然都是好的,像是边家宗祠就是修建在明代,后面几次修葺都没有大动,很多东西都是老物件,现在自然也就成了古董。虽然里面没有什么元、明青花之类的东西,但是用的也不是凡器。

        一、依着国人的心性,给祖宗们用的东西那一准是拿的出手的,要不然怎么表这份孝心,在以前以孝治天下的王朝,一个不孝那真是会死人的。明代能拿的出手的,摆到现在肯定都值点钱,这么说吧,供台上随手一件东西拿出去卖个万儿八千的那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自家的儿子居然偷了宗祠的窗户楞子去卖钱?可以想像四伯心中的羞愧。搁在了旧社会,就十七哥干出来的事情,乱棒打死都不为过,不光是没有人追责,连县太爷听了都还得拍手叫好,大呼这个逆子打死了更好。

        但现在时代不同了,打死人那犯法,现在也没有谁会因为一个窗户打死自己的儿子,但是四伯这心里恨啊,自己生了这么一个玩意儿,让一向注重名声的他觉得在村里有点抬不起头来。

        “追回来就是了”边瑞说道。

        四伯道:“追也要先找的到人啊”。

        边瑞这下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