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银子太多怎么办在线阅读 - 第58章 断臂求生?

第58章 断臂求生?

        “先看看这王县丞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他诚心找事,我孟府绝不屈服!”

        回神,高茹烟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寒意。

        在高府多年,她一直觉得自己地位不高,遇事忍让才是明哲保身的最好方法。

        但自从出了高府她才发现步步退让只会让自己更加被动,更重要的是孟凡不在历城县,自己必须撑起这个家。

        “是,夫人!”

        闻言,樊虎和樊晴亦是重重点头。

        他们和高茹烟的想法一样。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如果这王县丞继续拿官家的身份来打压他们,那就休怪孟凡反击。

        他们曾经都是江湖人,江湖人自然有江湖人的手段。

        前几天他们就听说县衙缴获了一批药商的药材,并且直接定性为假药,不少药商为此赔了个底朝天!

        此番王县丞前来孟府极有可能是盯上了刚刚收购的甘草和金银花!

        就在众人思忖的功夫,县丞王远已然带着一大帮子捕快绕过了街头出现在了孟府不远处。

        远远望去,算上奴仆衙役竟是有数十人之多。

        此时大街上百姓不少,见到这般阵势,很多好事的纷纷跟了过来,想要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这边,孟府雇用的那些伙计亦是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他们已经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般阵势还是第一次见。

        然而,就在孟府众人如临大敌的时候,想象中的发难并没有出现。

        “县丞王远见过孟夫人....”

        离得老远县丞王远就一脸笑意的拱起了手。

        “嗯?这是?”

        一时间,孟府上上下下下人都些蒙圈,这闹得又是哪一出?

        高茹烟、樊虎、樊晴诧异对望。

        县丞王远如此态度显然不是来闹事的。

        “不知县丞大人前来我孟府所谓何事?”

        诧异归诧异,高茹烟的眼中依旧是满满的警惕,谁知道这厮想干什么。

        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早就把县丞王远迎入了府邸,但此时孟府的众人均是站在门前,丝毫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在下前来是恭喜孟夫人的,以后孟府一门双官,我等自然要前来拜会一番!”

        被这般防备,王远很是无奈但没有任何办法,他知道之前的事情做得太过,眼下只能疯狂弥补。

        “恭喜孟府?什么一门双官?县丞大人到底什么意思?”

        然而,王远越是如此,高茹烟越是疑惑。

        “嗯?孟夫人难道不知道你家相公救了礼部员外郎房玄龄房大人?而且贵府的程咬金因为擒拿山寨头领有功,现在已经成了正九品的录事参军?”

        见状,王远一愣,随后了然。

        心中暗道:“看来孟府的人还不知道孟凡在齐州府的所作所为,如此更要好好抓住机会!”

        “啊.....我家相公救了房玄龄房大人?咬金也做官了?这...“

        听到王县丞这般言语,高茹烟和樊虎等直接愣在了当场,这种反转来的实在太突然,有时一时半会还要好好消化下才行。

        “没错,今日乡试,如果本官所料不差,孟公子必定能拿到解元之位,到时候孟府自然是一门双官!”

        王远脸上的笑容愈发自然,说罢他竟是给旁边的师爷挥了挥手。

        “去,把那些药商叫过来,既然孟夫人在收购药材,或许他们能帮上大忙!另外让那些捕快也别站着了,赶紧帮忙给孟夫人卸药!”

        “是,老爷!”

        师爷躬身,急忙向后方跑去。

        “这......”

        且不说孟府上下奴仆如何吃惊,围观的那些百姓此刻见到这一幕,彻底炸锅。

        “一门双官?孟凡这是要翻身了吗?”

        “看样子是的,要不然县丞大人也不会这般示好!”

        “真是没想到这孟凡前脚被赶出了高府,后脚就要飞黄腾达,也不知道现在高炎心里是何滋味?”

        一时间,百姓议论纷纷,孟府门前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

        历城县,县丞王远拼命的在示好孟府,

        京城,相府,一间偏房,原本意气风发的司马云天看罢手中的密信却是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

        “这帮蠢货为何要招惹忠孝王?简直不知死活!”

        回神,他竟是气的直接将手中的密信撕了个粉碎。

        “大姐夫,这是怎么了?谁招惹了忠孝王?”

        此时,高长远也在,见状他十分不解。

        “家族里的那帮蠢货竟然派人去一家新开的医坊闹事,故意打压,巧的是忠孝王恰好在那家医坊瞧病!现在苏成已经查封了齐州府的所有妙手回春坊!”

        司马云天极其烦躁的起身。

        这也就是在相府若是在司马府偏房里的茶案桌椅估计已经遭了殃。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高长远脸色跟着大变。

        忠孝王是什么概念他自是清楚,这位老爷子可是连宰相高颎不怕,与靠山王齐名的存在。

        真要是把此人给招惹了,司马家族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那怎么办?要不要去找相爷,让相爷出面....”

        再回神,高长远有些手足无措。

        最近真是很邪乎,自从他离开历城县之后,倒霉悲催的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没完没了!

        “找相爷?不行!绝对不行!”

        一听,司马云天几乎想都没想就否则绝了此事。

        现在他刚刚在高颎的心里留下了点好印象,如果因为此事去找他,说不定高颎会因为忠孝王而直接将他撇掉。

        到那个时候,前面所有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那怎么办?”

        “只有断臂求生,方能争得一线生机!”

        咬牙!

        司马云天的拳头捏的叭叭作响。

        “断臂求生?”高长远不解。

        “没错,司马家族药坊的生意是不能做了,不管是齐州府还是北海,所有的药坊必须立刻关闭才行!而且还要给忠孝王那边表示已经悔过,不会再犯!”

        来回踱步,再抬头的时候,司马云天的双目已经变得血红,心更是在滴血。

        一路走来,他就是靠着家族财力的支持才一步一步的做到了北海刺史,功劳不可谓不大!但现在形势所迫,不得不关!

        而且还要和自己撇清干系才行,

        否则被朝廷的有心之人抓住把柄,不但他北海刺史的位置不保甚至还有可能会牵连相府!

        真到那个时候,后悔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