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九日焚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三章 镇教之宝

第五百零三章 镇教之宝

        黄袍女子面色大变,左手一晃,一块浅白色的贝壳从袖口飞出,光华闪烁之间,迎风便涨,顷刻间化作丈许大小,如同一面巨盾般挡在了身前。

        同时右手一扬,一道奇寒彻骨的螺旋冰锥陡然闪现,挟裹着一片白茫茫的雾气,朝着刘官玉电射而来。

        “小心!”

        那大姐焦急的喊了一声,猛然掏出一张符箓,朝着地面一扔,呯的一声,光华闪烁间,整个人竟已诡异的冲出了包围圈。

        旋即双手一抱,念动咒语,一片蓝光凭空闪现,眨眼间形成了一个三尺大小的圆球,通体蓝光湛然,朝着冰锥撞击而去。

        “呯!”

        一声闷响,冰锥和蓝色光球剧烈碰撞,蓝色光球不敌,顷刻间便被旋转的冰锥刺穿,然后化作漫天的光点消散。

        冰锥挟威直进,疾刺刘官玉胸口而来。

        便在此时,那暴涨的贝壳,也撞上了金色的短剑。

        “砰!”

        一声巨响,只见半空中光华四射,那贝壳刹那间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细小的冰屑,在空中四散激射,烟花般飘落地面。

        然后,那柄金色飞剑,却是光华一闪,毫无停顿的刺入了那黄袍女子的左肩。

        “啊!”

        霎时间鲜血狂飙,黄袍女子痛声大呼。

        这还是刘官玉手下留情,并没有朝着黄袍女子要害动手,否则,哪里还有命在。

        几乎同时,那一道冰锥,闪电般刺到了刘官玉面前。

        “灵气盾!”

        土黄色的光华闪烁,一面厚实的土属性灵气盾,陡然凭空闪现在他的手掌上。

        “亢龙有悔!”

        刘官玉一掌拍出,正中冰锥尖端。

        那冰锥剧烈旋转着,想要破开灵气盾的防御,但刘官玉手掌一震一带,乾坤大挪移施出,冰锥上力道立时十去其八,顷刻间威势锐减。

        在黄袍女子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只见刘官玉有着灵气盾的右手,在空中划过一道玄奥的弧度。

        下一瞬,那冰锥竟然倏地掉转方向,朝着先前围攻大姐的几人射去。

        但见光华闪耀,冰锥迅疾,眨眼间已冲到几人面前。

        本应迅速作出反应的几人,却有着明显的楞神。

        这冰锥,本该是打向对方的,现在怎么来攻自己人了?

        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冰锥撕裂虚空,径直朝着一个丰满的中年女子刺去。

        速度快到了极点。

        中年女子眼见光华刺眼,方才醒悟,待要抵挡,但已然来不及,右手才抬起一半,冰锥已旋转着从她的前胸刺入,“噗呲!”一声,从后背穿出。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胸口那个大洞中狂飙而出。

        其余几人震骇欲绝,霎时间脸色惨白如纸。

        冰锥余势不绝,竟在半空中转了个弧线!

        “见鬼了!还能转弯?”

        “这根本不可能!”

        几人再度震惊,然后便看见那冰锥,闪电般划过两人的喉咙,一串血珠飙射而起。

        剩下三人亡魂皆冒,一人较为聪明,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同时防护!”

        三人不敢有半分迟疑,身上的法宝乍然亮起。

        一串珍珠飘浮而起,光芒迸射间,形成了一道防护光圈。

        一个巴掌大的铁片,迅雷般飞出,陡然间化作了丈许大小的盾牌。

        一条二指大小的彩鱼猛然飞起,竟发出呱的一声鸣叫,体型竟是迎风暴涨,倏忽间已是丈来长。

        冰锥最行撞上铁片化作的盾牌,轰然巨响中,盾牌中央破了一个大洞,冰锥一穿而过,迎上了飘飞而来的珍珠防护圈。

        “哗啦!”

        一阵脆响刺耳,珍珠顷刻间被冰锥搅碎,化作漫天光点。

        势如破竹的冰锥,终于被彩鱼拦住,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下一瞬。

        彩鱼陡然炸开,碎裂成漫天光点,而冰锥,也终于被爆裂成无数冰屑,随着激荡的气浪四散飙射。

        “啪嗒!”

        直到此时,那两名被割喉的女子,方才气绝倒地。

        这一番交手,快如电光石火,刘官玉一以敌众,竟是轻松自如。

        那三名幸存的女子,早已是大汗淋漓,使劲甩了甩脑袋,似乎想从梦魇中醒来,望着地上的尸体,破碎的灵器,流淌的鲜血,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

        最过震惊的,便是那名黄袍女子了,浑身不住颤抖,双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自己发出的冰锥,居然掉过头来攻击同伙,这简直天方夜谭!

        而且,她的冰锥,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威猛了?!

        “我说过,让你们住手,可是你们偏偏不信!”刘官玉好整以暇的说道。

        “早知你这么厉害,我肯定住手了啊,你也没说你如此凶残啊!”

        几名女子心里直叫冤。

        “那位大姐,我们走。”刘官玉朝着依然处于震惊之中的大姐,招了招手。

        大姐神情木然的退到了他的身旁,一双俏眼不停的打量着。

        “坏我密水教的好事,就想这样走了?”黄袍女子颤声问道。

        “你的意思,是再打一场?”刘官玉笑了,“再来,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你……”黄袍女子竟无话可说。

        正在这时,杨鸿雁和陆灵儿终于赶到。

        “大姐,你伤着哪里没有?”陆灵儿关切的问道。

        “还好,只是一点皮外伤,幸亏这位小妹及时相救!”大姐说道。

        杨鸿雁却是唰的一下,亮出一柄长剑,便要动手。

        那黄袍女子眼见又来两人,情知今日大势已去,立时一打手势,带着仅剩下的三名同伙,连场面话也未说一句,便飞快的撤走了。

        陆灵儿几人,也未加阻拦,眼见密水教的人远去,也慢慢朝回走。

        “这位小妹,感谢你搭救之恩!”大姐笑道。

        “不客气,我借宿在你们家,是我多有叨扰之处!”刘官玉说道。

        “没问题,你想住多久都行,”大姐爽朗道,“我叫梅映雪,你也可以叫我大姐。”

        “我叫刘官玉,感谢大姐收留!”刘官玉笑道。

        “大姐,密水教的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怎么公然露面来围困你呢?”陆灵儿问道。

        “听那黄袍女子说,似乎她们密水教丢失了一件镇教之宝。”梅映雪说道。

        “她们丢失宝物,跟你有什么关系?”杨鸿雁愤慨道。

        “是啊,我也纳闷不已。”梅映雪说道,“我也只听说过密水教,从未打过交道,怎么可能去偷她们的镇教之宝!”

        “肯定事出有因,或者存在什么误会。”刘官玉猜测道。

        “也可能是虚惊一场啊!”陆灵儿说道。‘

        “但愿如此!”刘官玉叹口气说道,“大姐今天可曾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梅映雪惊声道,“早上我刚来到这里卖药,就有一个小偷模样的人撞到我身上,但很快就走了。”

        “嗯,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刘官玉点点头,“大姐,你看身上可曾多出一些东西。”

        梅映雪用手在身上一阵摸索,旋即惊呼一声:“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身上?”

        说罢,拿出一块两寸大小的彩色石头。

        “这是石头而已,难道这就是镇教之宝?”陆灵儿诧异的说道。

        “很有可能,关键是这东西肯定不是我的!”梅映雪惊诧道。

        “很可能是那小偷,在与你相撞之际,悄悄放在你身上,准备他日来取。”刘官玉说道。

        “你是说,这块石头就是密水教的镇教之宝?”杨鸿雁问道。

        “即便不是,也有很大关联,密水教追杀大姐的原因,便在于此。”刘官玉思索着说道。

        “现在怎么办?密水教很可能还会来!”梅映雪担心道。

        “我们把这石头还给密水教,是不是就没事了?”陆灵儿问道。

        “你知道密水教在哪?”杨鸿雁没好气的问道。

        “不,不知道。”陆灵儿说道。

        “那还不等于没说。”杨鸿雁道。

        “小妹,你觉得怎么办好?”梅映雪问道。

        “为今之计,只有以静制动,静观其变!”刘官玉简单道。

        “也暂时只有如此办了!”梅映雪点点头。

        不多时,便回到了家中。

        “小燕,多亏你回来报信了,来,给你。”梅映雪拿了一堆零食给报信的小女孩。

        “谢谢大姐!”小女孩拿过零食,兴高采烈的走了。

        “大姐,你的背上怎么在冒血啊?”陆灵儿突然惊呼道。

        几人一看,只见梅映雪后背之上,有鲜血渗透出来。

        “你这一说,我倒感觉到疼痛了,后背给抽了一鞭,我还以为没事。”梅映雪说道。

        “快,脱掉衣服看看。”杨鸿雁催促道。

        梅映雪毫不迟疑的就动手脱衣,转瞬间,一具完美的洞体,便显现在刘官玉面前。

        当真是肤如凝脂,吹弹得破。

        窄小的胸衣,束不住跳跃的大白兔。

        “居然是黑色的胸衣,这位大姐,有些闷骚哦。”刘官玉暗自意银着。

        “别傻站着,过来帮个忙。”杨鸿雁冲刘官玉叫道。

        刘官玉走近,只觉那一片雪白更加耀眼。

        “你和三妹一人拉一边衣服,我来给大姐抹药。”杨鸿雁说道。

        刘官玉点点头,和陆灵儿拉住衣襟,不让掉下来。

        只见梅映雪那白玉般的后背上,有着一道尺许长的伤痕,伤口破皮红肿,正缓缓渗透出血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