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重新考量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重新考量

        江枫之所以松了一口气,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特别的方法,这个思路来自于已经被古宝永恒之塔吸纳的魂器如意香囊,这枚魂器上曾经附着了一个“如意金瓜”的无用技能,而技能本身,则来自于分相术获取的残法相“四指如意瓜”。

        倘若自己有办法获得足够多的“野鬼根藤”和“夜神果”残法相,则有概率在获得七角灰晶的同时,为魂器注入类似“如意金瓜”这样的技能,进而凭空生出两种药草来,在赤霞门浦江镇,见识过拥有众多残法相凡俗的江枫,相信这个概率不会没有,只是当时并未知道这两种已经几近灭绝的药草,故此无从判断是否有人拥有这样的残法相。

        当然,如果运气足够好,能够找到这样的残法相,并且顺利的得到相关技能,并且生成二阶材料的话,这自然是件极好的事情,但倘若中间任何环节出了问题,都是枉然。另者,如果得到的是凡品药草或者灵果,那就只能另想办法,毕竟自己没有韩立那种催熟药草的特殊手段,除非

        江枫想了想,但也只是想了想,他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韩立的对手。当然,如果能合宗门之力,在浅山宗的地盘上动手,还是有很多胜算的。

        杀人夺宝?

        算了,他很快就将此事放下,拿出明日竞价拍卖会的拍品目录来,仔细研究,在轮盘暗拍会结束后,他就拿到了这套公开披露的名册,并初步选定了六种对自己有一定助益的东西,其中有三种法器,以及三种技能。

        现在有了白猿以及心法换来的额外六十枚三阶,加上因为自行提供拍品,勉强从灵笼商会手中“赖”来的五枚三阶轮盘暗拍会入场费,以及在帮助涂山与尹都的交易中,靠磨蹭省下的五枚三阶,江枫手头共有八十八枚三阶,创下了历史新高,但在竞价拍卖会的各类拍品面前,这点灵石根本不算什么,有些拍品的底价,就超过了这个数字。

        不过毕竟算是有了一些底气,江枫的可选范围因而扩大了很多,经过仔细筛选,加上之前对蔡求真建议的重新考量,他最终圈定的三件法器,以及两本技能书。

        三件法器,品阶一般,只有三阶,但胜在实用,可以大大强化自己的进攻能力,江枫同楚安澜不同,对于剑类法器没有特别的偏好,故此,他的可选范围宽泛了许多,并且,这三件法器的底价都还算“美”,均在二十枚三阶左右,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技能的选择也以攻击技能为主。江枫现在的技能已满,但“巨木壁垒”和“借物化影”两个技能,前者攻击力偏差,后者无任何战斗能力,所以在地级,江枫准备给自己琢磨一种强力的杀伤技能,以弥补自己的战力不足。结合自己“二金八木”的法相属性,他选取了一本金系技能书,以及一本木系技能书。

        地级技能书是正气盟拍卖会的最大特色亮点,故此,这两本技能书的价格,一点都不美,均在四十枚三阶左右,江枫隐隐怀疑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拍到这两本技能,但退而求其次,竞价购买较差的技能书也完全没有必要,自己距离地级层次还很遥远,做一个并不完美的选择,不仅会占用大量的资金,也会给未来带来不小的遗憾,在地级学了新技能后,再想获得修习技能的机会,恐怕只能等到伪天级了,那是更加遥不可及的事情。

        又思虑了片刻,江枫便打坐运气,静心安眠,雪岛上禁止争斗,他相信不会有人不开眼的来干扰自己,而且因为余成克的私人原因,他与对方交换了房间,现在周围的修士,都是地级,更不会有人乱来。

        主办方似乎对于种族分野心存芥蒂,故此安排房间,考虑了种族区分,人族和妖族的修士,分别住在山腹的两端,就连每日用膳私下交流心得的场所,也是隔开的。故此,在上了雪岛之后,江枫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专门去人族修士的居住区域,才能再见到晏殊佳,否则,晏殊佳也不会说需要等到竞价拍卖会,或者返程时在兽船上,再将那神秘群岛的情况告知自己了。

        地火深处。

        瘦削的拍卖师,元婴修士袁青璃盘坐在一处白玉雕琢的蒲团之上,那蒲团释放出丝丝如烟般的寒气,让周身的热浪变得温润清凉。

        凶猛的地火已经重新变得炽热,被她投入诡异铜钱占卜而强行吸纳的威能,业已重新恢复正常,她只是随意瞟了一眼,便已经确信不会有人因此看出这地火有任何变故,细心感受小腹处那贴身存放的铜钱,仍在不断接受自己灵力的滋养,这种占卜的手段虽然逆天,但恢复起来,也大费周章。

        一股伪天级强度的气息,从向上的青石楼梯上缓缓飘散而来,带着些许安宁而嗜睡的气氛,袁青璃的身形纹丝未动,她知道来者是谁,只是此时,他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古晶,你不该在这里。”她朗声说道。

        那来者却并未有丝毫退却的意思,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浓郁而真实,几息之间,身形已经出现在袁青璃面前,黑发垂落披肩,面目妖邪,仅仅与之深红的眼眸对视一眼,魂灵就有被窥视侦测之感,袁青璃不禁因此移开了目光。

        “我只是随便转转,顺便与你商议一件事。”古晶信手扔出一枚几乎同样的蒲团,坐在袁青璃身侧不足七尺远的地方。

        “哦?”

        袁青璃头部微转,凝视对方,心中疑虑和警戒之意顿生,两人不算熟,甚至仅仅是认识,不只是因为她袁青璃是许福宁的手下,而古晶,则听命于宁立恒,一位同样位列九老头组织的半圣。宁立恒这位天才,近来在九老头中的影响力逐年上升,实力也不容小觑,虽然尚没有进入到前九人之中,但却隐隐有这种趋势。

        竞价拍卖会的技能书,有四成出自半圣宁立恒之手,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虽然不知道他从何处获得这些价值不菲的东西,但不得不说,因为收入的原因,许福宁无法拒绝宁立恒安插几位手下在雪岛观礼巡视,增长见闻,当然,他们也做出了承诺,不插手干涉此间的任何事务。

        有关古晶,袁青璃也曾经侧面打听到一些秘辛。对方虽然是妖族,但与自己修为相若,也同是普通的赤袍卫士之身,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像自己这样是名散修,而是有归属的宗门,他的根基在西海李家,一个力宗西南的小宗门。

        “你只需要待在这里,什么都不需要做。”古晶只提了一个要求。

        “你们想做什么?”袁青璃十分警觉,她奉命镇守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在拍卖会期间生乱,对方的无理要求,无异于提醒自己,今晚他们要搞事情。

        “没什么,袁道友不必惊慌。”古晶露出一抹淡笑,顺手掏出一枚玉盒,虚空中凌空一指,那玉盒便自动打开,露出清一色的五枚四阶火系灵石来。

        “你”

        一见到这些灵石,袁青璃心中便已经笃定了对方的意图,这是要收买自己,便正色道,“些许灵石,你这是看不起我?”

        作为散修,五枚四阶灵石对于袁青璃来讲,确实不是个小数目,甚至可以说是很大一笔财富,但如果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许福宁那里,该怎么交代?

        “这不是还有我么?”

        古晶的身后,渐次显露出七件各色法器来,与实际的法器不同,这些法器均是金色的虚影,并无实体,但袁青璃知道,这些金色的虚影并非虚幻之物,而是对方修炼的一门特殊的技能,可以借此快速切换法器,宁立恒之所以崛起这么快,不止是因为他本身是不世出的天才,而且还因为在他的麾下,聚集了数名同样拥有不凡技艺的修士,这点,与许福宁完全不同,后者更在意的是了无牵挂,随叫随到的自由,故此他的手下都是散修,这点也有好处,他从来不会因为任何涉及宗门的利益,受到掣肘。

        “动起手来,你并不能倾尽实力。”袁青璃察觉出对方背后,七件法器之中,有一件颜色略有黯淡,那是一件瑶琴。

        “道友明鉴,不过这个影响大么?”古晶笑笑,身上的气势陡然提升,金色的虚影之中,有蕴含无尽威能的光芒在激荡,似有呼之欲出的气势。

        “停手。”

        袁青璃微微叹息,不情愿的吐出二字,她自问打不过古晶,便坦然收了那枚玉盒,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半圣许福宁不在,而古晶之所以能安然来到这里,威胁与收买双管齐下,说明另外一名换防的修士,修为在地级圆满的妖修方真崧已经被他们搞定,不可能和自己联手对敌。

        “两个时辰,如果你们捅了窟窿,我还是要重新考量此事的。”实际上,袁青璃只需使用联络用的玉符,许福宁就可以快速赶到,不过那样也同样错失了收取灵石的良机,而且,也会连累同僚方真崧。

        “好,甚好,合作愉快。”

        古晶不再说话,身下的蒲团轻轻浮起,将他带离了袁青璃身边,直到飞到地火之井的另一端,方才落了下来,他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打坐调息,渐渐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在山腹的居所,一道残影从虚空之处浮现出来。他面色妖邪,背后一道鎏金的瑶琴,正是伪天级修士古晶的分身,他右手一拽,那虚无的残影之中,便钻出另外两道身影,一人正是小个子尹都,而另一名,则是一副陌生的脸孔,但修为比尹都要高出很多,达到了金丹中期的程度。

        “速度行动,我们只有两个时辰。”

        古晶的分身快速说道,与此同时,他快速盘坐,背后的瑶琴横在他的身前,面色登时变得肃然,缓缓弹奏,顿时,数道让人昏昏欲睡的音波,从他所在之处激荡而出,扩散到这层修士居所之中。

        “走吧!”小个子尹都口中含着一枚特殊的紫色叶子,走在前面,递给后方那名金丹中期修士一枚苍白如雪的念珠,“等到它红了,再交给我。”

        那金丹修士修为虽高,行事但却以小个子尹都马首是瞻,手中灵力灌注其间,那苍白的念珠旋即变大,变得虚无透明,仿佛没有重量和实体一般,漂浮在空中,穿透其中一道石门,缓缓的飞了进去。

        默然停留在两人身后的古晶分身,又弹奏了片刻,直到身前凝聚出一道透明的灵符,便收起瑶琴,消失在虚无之中。与此同时,那透明灵符贴着尹都后背,自动的持续发出无形的音波。

        “动作要快!”尹都低声道,“弄到十枚就收工,不要贪多。”

        御风宗,潇亭城。

        落英门掌门涂山下了宝船,便意识到此间的氛围,与一天前登上宝船前,有着明显的不同,街道上虽然仍旧冷清,但却多了不少修士的身影,他们的袍服均为蓝花青袍,除却花纹,形制与御风宗的制式袍服倒是略有相似,并有匆匆改制的味道。

        此间变天了么?

        他心中暗忖,御风宗的变故他早已知道,只是不知道交战双方,当然,算上覆海门的加入,应该是三方,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谈和。

        不过这并不是他眼下想要关注的问题,他必须尽快回到落英门,处理自己门内情报系统失灵的问题,以及对赤霞门的动作有所准备,虽然他隐隐觉得赤霞门此次的目标并不是落英门,但如果任凭赤霞门继续壮大,夹在赤霞门御风宗和天理门之间的落英门,只会承担更大的生存压力。

        另者,他离开雪岛还有一重原因,他已经借助江枫的身份,购置了一枚蕴含伪古妖器灵的法宝,必须要早日将其祭炼完毕,用来提升战力,以对抗可能会变得焦灼的局势。同时,囊中空空的他,留在雪岛拍卖会也毫无意义。

        “涂掌门,别来无恙。”

        他正待御剑离开,却有人远远的飞掠过来,叫住了他,他旋即认出了此人,正是在寒山派议和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御风宗中阁理事李煜风,两人私下见过,只为了掣肘古传福,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再见。

        “有何指教?”涂山喜欢直面话题。

        “我家掌门求见。”

        “你家掌门现在是谁?还叫御风宗么?”御风宗形势混乱,涂山也不知道李煜风现在为谁效力,而且观刚才街市上修士的袍服,似乎此地已经不属于御风宗。

        “自然是许德扬前辈。”

        “这潇亭城,是你们的?”

        “是,双方已经议和,不过,现在这里已经不叫御风宗。”谈及这个,李煜风脸色神情略显苦涩,“您可以称这里为锐金门。”

        锐金门?

        听到这个名字的涂山瞬间有了明悟,御风宗属木,而锐金门这个名字属金,金克木,这是故意为之啊,看来两宗的仇怨,很难化解了。

        “也好,没什么区别。”许德扬涂山是不认识的,伪天级修为的修士,作为七盟的一个小宗小派的掌门,他本是无缘得见的,不过今日对方放下身段与自己相谈,想必是时势易也,对方也许重新考量了周围宗门的实力和可合作的对象,而落英门,也恰巧进入到了对方的视野之中。

        “前面带路!”

        涂山也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他并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在潇亭城,能合作自然好,不能合作的话,与锐金门距离遥远的落英门,也不亏什么。

        乱石海,雪岛。

        江枫迷迷糊糊的感觉有莫名的东西钻入了自己的梦中,怎么,廖神苍这家伙在这里也要乱来?已经被对方两次入梦的他,已经熟知了入梦这个套路,不过他旋即有了不同的领悟,这周身漆黑的颜色,到底是什么,并不是绯色呀?

        不好!

        有人在搞事情。他想要挣扎着醒来,却感到周围浓郁的黑色正在快速褪去,似乎放弃了目标,一个机灵,他便睁开了眼。

        正要坐起来,耳畔似乎响起了一阵莫名的声响,这声响既近又远,说不清是什么乐器发出的靡靡之音,只让人感到一阵眩晕,昏昏欲睡,不能自控。

        是针对我的?

        趁着还有一丝清醒的意识,江枫果断将尖啸护符掏了出来,灵力猝然注入其中,随之而来的一声响彻在脑海中的刺耳尖啸,让他头脑瞬间清明起来,而那无形无声的激荡之力,以他为中心,向虚无之中的源头冲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