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 隐隐察觉

第二百四十章 隐隐察觉

        灵笼商会与天理门有些关联,这是江枫隐隐察觉出的可能。

        不过这事情在大胆假设之后,需要小心求证,好在天理门与浅山宗相隔落英门和赤霞门,自己现在还不虞担心对方的威胁。在轮盘暗拍会上,江枫没有看见天理门的人,当然,在这种场合下,他们可能刻意保持了低调,除了几名据说来自赤龙门的修士之外,在场的其他修士,大多穿着散修常见的灰黄二色袍服,或者随性穿着,毕竟,此间并不是需要彰显宗门实力的所在。

        有了这六十枚三阶,江枫的心绪变得安宁了许多,他打算先回自己的房间,查看下晏殊佳所给的东西,以及研究下,明日拍卖会自己粗略圈定的几样物品,是否需要再进一步遴选,到底哪件更适合自己,在利州城,虽然被蔡求真喷的全身都是垃圾,但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现在是时候找些自己合用的法器了,在晋升地级还没有头绪之前,攻击类法器的事情,要先解决才好。

        金城派,乐林城。

        邱真真故意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装成隐秘出行的模样,一路上走走停停,时常回头观察,她已经确认,有人已经跟上了自己,便更加小心翼翼的,在黄昏时刻,夜幕降临之前,到了钟府。

        三长一短,她依法炮制,装成暗号的模样,叩响了钟府的后门。

        开门的是个脸上皱纹纵横交错的老妪,从身上褐色的粗布衣裳来看,应是从事杂务的普通仆役,她的手中还有一把旧扫帚,应是在清理从后门看过去,便可以一览无余的后花园,这钟府,邱真真在日常打探消息时曾经观察过,格局并不大,在乐林城,算是处低调的存在。虽然他们曾经煊赫一时,但那是在雁栖岭宗门未灭的时候,现在寄人篱下,这点姿态,换任何人来做家主,心中都应该了然。

        “您有何事?”老妪眼神不错,认得出眼前之人是位修士。

        邱真真向前两步,躲在门柱的影子之中,脸上浮现出笑容,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说道,“有人在我店里买了个木雕,让我送到这里。”她旋即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半人高的木雕,轻轻放在身侧,正好被一丛矮树遮挡,外间的人,倘若不靠近观察,是看不见这木雕的。

        “可否留了名字?”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说让我送来,我是‘景纹阁’的掌柜,客人给了赏钱,也不能多问,您收下便是。”

        “这样的话可不行,我没法交代的。”老妪有些为难。

        “哦,他留了一封信。您交给家主就是。”邱真真又从立柱的阴影之中走出,缓缓掏出一封信,交到老妪的手中,“东西我就送到这里。拜托了。”她把拜托了三字说的格外清晰,便转身告退,急匆匆的走了,此番她没有走原路,而是绕过几个胡同,便进了刚刚开始喧闹起来的夜市,奔大路返回“景纹阁”,有了方才的表演和书信,邱真真相信对方即便不能确信自己的店铺与钟家有联络,也会颇有怀疑,短时间内对自己店铺的盯梢不会少,但应该不会有所行动。

        钟家女,城主冷听涛即将迎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对疑似钟家的眼线动手,这点,邱真真心中有足够的自信。

        回到店铺,李显渚和另一位伙计周大祥还在忙碌,算上两名凡俗伙计,这家店铺便只有他们五人,其实从店铺的经营上来看,完全没有必要,这一点,也是邱真真心中所担心的问题,不过,短时间内考虑不周,经营不善也是很正常的,周围的店铺,在她来了这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已经有三家换了主人。

        过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个地方,作为玄级修士,虽然在修士众多的乐林城里不算什么,但时间久了,仍然会被有心人注意。

        “掌柜的,斜对面的那家药草铺,今日被几个捣乱的给砸了。”周大祥凑了上来,说了这么一句。

        “知道为什么么?”邱真真一边观察店外,一边低声问道。

        “砸场子的说是卖假药草,怎么可能,那家伙计的李贵我认识,他说咱们这条街僻静,走的都是回头客,他们怎么可能卖假的。他说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谁?”

        “他说他们掌柜的最近换了进货渠道,从一个叫长宁商会的进货,第二天就出了这档子事。看起来,和长宁商会有关。”

        “长宁商会?”

        邱真真想起了江枫的交代,让自己不要去碰长宁商会,没想到对方的生意,已经扩展到这条僻静的小街上了,她隐隐觉得此事并不简单,“你继续关注下,看是谁在和长宁商会作对,他们店在这条街算是钉子老户了,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好,我盯着点。”周大祥从柜台上摸了一颗灵石,“我这就去找李贵喝酒。”

        乐林城,钟府。

        钟家家主钟山屏退了左右侍从,只留下妹妹钟韫一人,小心的打开了那份从后门递上来的书信。

        小心撕开,他只见到两张白纸,什么都没有写。

        这是什么意思?

        钟山瞬间有点懵了,叫来传递信件的老妪,问了前因后果,除了“景纹阁”的名字之外,老妪什么都不知道,当然,还有一个象征吉祥如意的木雕,他仔细摸索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有发现,并无记号暗语或者书信留下,看起来,秘密在这“景纹阁”中。

        “大哥,会不会是个陷阱?”一旁的钟韫同样思虑的片刻,“也许是在测试我们钟家对金城派的忠诚?”

        “不排除这个可能。”钟山背手在堂中踱了许久,“或许此事并不简单,但先当这件事不存在,等你和冷听涛的婚事定下来再说。”

        “哥,真的要嫁么?”

        “当然得嫁,好不容易攀上一棵大树,对你,对钟家,都是极好的。刘家的关系,该断就断了吧。”

        “好,听你的。”对于大哥钟山的建议,钟韫没有丝毫犹豫,“不过”

        “不过什么?”

        “刘家会不会为难我们?毕竟之前这门亲事,还是掌门的六女儿苏吉儿帮忙牵线的。”

        “刘家远不是冷家的对手。而且,我看苏吉儿那个态度,并非发自真心。我听说掌门为大女儿苏琼说亲,中意的是刘泗疆,而苏吉儿竟然急匆匆过来为你说亲,也是为了刘泗疆,没准她只是想利用你,干扰这门亲事罢了。”钟山分析道,“不过,我还是找机会上门解释一二,人在屋檐下,什么事都要有所防备。倘若你嫁入冷家,你也要尽快生个一男半女,这样才能稳住地位,记得时机合适的话,服下‘朱子抱龙丸’。”

        “是。”

        钟韫的眼神旋即变得略有些黯淡,低头整理起垂落的黑发来,不过当她用余光再次瞟见屋内破旧略有残损的陈设时,心中不禁暗暗下了决心。

        乱石海,雪岛。山间的?望平台。

        “师姐,就是那里,我总觉得那里有些异常,你看看,是否能勘察一二,或许有异宝现世,也说不定。”晏殊佳找了个看似合理的借口,将师姐陈炫丽独自约到?望平台之上,指着远方若隐若现的无名群岛说道。

        “哦?”

        陈师姐狐疑的看了晏殊佳一眼,“你什么时候自己跑到这平台上来了?我还以为你一直在房间内用功。”她心中略有怀疑,但还是将目光集中在晏殊佳所指的远方。手中一撮蓝光乍现,凝成数只手掌大小的蓝色蝴蝶,那蓝蝶振动翅膀,迅速飞到半空,直奔那群岛的方向而去,它们的速度极快,转瞬间便没了踪影。

        “师姐,你的幽蓝影蝶似乎更为精进了。”

        “少贫嘴,是不是不想付报酬?我也不多要,把你那黄玉手链送我好了,我可惦记好久了呢。”

        “真是可惜,手链前日不小心在宝船上丢掉了。”听师姐索要手链,晏殊佳神色有点慌乱,赶紧编出来一个理由,想要搪塞过去。

        “丢了?师妹,你诸事那么小心,还会丢东西?”陈师姐一脸难以置信,用审视的眼光看着晏殊佳。

        “你看!”晏殊佳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我也很烦呢,这手链是我进师门时,小姨送我的礼物,上面所有的黄玉珠,都是出自家乡的黄玉矿,很有纪念意义的。”

        “哼,你就骗我吧,小孩子学坏了,说不定送给哪位情郎了。”陈师姐调侃道,见晏殊佳吃瘪的样子,心中更是得意了三分,暗忖师妹晏殊佳虽然人长得美且水灵,但着实不会?意磷约海?两窕故且煌肺藓Φ亩谭?土?泶锴橐獾姆绞剑?埠妥约翰皇且桓隽考丁?

        想到这,她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找机会和师妹摊牌,看看她对于北剑门掌门万斐然的观感到底如何,师尊安排晏殊佳参与拍卖会的目的,她隐隐察觉,一方面的确是出于帮助自己和师妹历练,增长见闻的目的,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促成师妹与北剑门掌门万斐然的好事,一个齐国贵胄加一派掌门,一个天之骄女加剑修金丹,的确相配得很。反观自己,恐怕只是负责保护晏殊佳的棋子罢了,不过,倘若师妹晏殊佳真的无意,或许她陈炫丽可以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一飞冲天。

        我也并不老嘛,而且会很多师妹不懂的知识。

        放下心中杂念,再次感受了幽蓝影蝶的位置,陈炫丽左手食指微动,凝出一道道白光,那白光反向旋转,汇聚成一片晶莹光洁的玉盘,玉盘凌空而立,从模糊到清晰,显现出那些蓝蝶的视野来。

        视野之内,共有十几个大小不同的岛屿,首尾相接,形成飞龙探海的形状,在龙头的位置,偶尔有淡淡的黑雾,从其中喷薄而出,四处弥散,随着而来的小幅震动,让画面偶尔变得模糊。

        龙头之下,有一座圆形的岛屿,上面遍布红色的砂壤,不着一根草木,与周围的岛屿有着明显的区分,而在岛屿中央的沟壑之间,有一些散乱的断壁残垣,似乎为修士居住过的痕迹。

        “的确有些异常,不过,并不像有异宝现世的模样,或许只是个行将喷发的火山,在齐国东北部的捉知岛上,与有不少这样的存在。”陈炫丽说道,她所指,自然是之前看见的龙头位置的岛屿,“至于那红壤岛屿,应该有修士居住过,但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她正说着,画面却突然模糊,晶莹的玉盘上陡然出现无数蛛丝般的裂缝,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那玉盘便已碎成了齑粉。

        “的确妖异,而且不小。”陈炫丽脸色骤变,“这岛屿之下,存在着莫名的强大存在,并不是你我能轻易窥视的,师妹,不要再关注这种事情了,很危险。快走!”她一把拉过晏殊佳,转瞬间就消失在平台之上。

        略显空旷,静籁无比的房间内。

        尽管知道石门遮挡的房间,已有一定的隔离声音和窥视的作用,江枫还是打出了一枚隔音符,这才将晏殊佳送给自己的“?子道经”拿了出来,翻到第三十九页处中脊,用力将书撕开,掉出一个折的细小无比的纸条来。

        他把这纸条小心的展开,上面密密匝匝的写了不少小字,还有两幅药草的图画,笔迹倒是娟秀清晰,应是晏殊佳亲笔所写。

        这段记录很长,均为古宝相关,或许是因为这个,晏殊佳才没有当面说明。晏殊佳在记录中强调,炼制法门并非针对永恒之塔定制,而是一种很古老的通用替代法门,效率虽然不高,且不如魂祭,但应该不用杀人。

        野鬼根藤,夜神果。

        这是两种生于墓地,聚敛死气而生的二阶药草或灵果,通过炼化此两种材料中蕴藏的少许生魂气息,达到类似魂祭的效果。

        不过,这两种药草虽然品阶不高,但甚是罕见,在北陆已经几乎灭绝了。

        那这法门有什么用?一点操作性都没有。

        江枫忍不住吐槽道,记下这两种药草的名字和关键特征,他手中灵气绽放,将纸条碾成碎末,心中思虑着去哪里寻找这两种药草,既然罕见到接近灭绝,那一般的丹药,恐怕也用不上此两种药草,而是换了替代品,一般的药草和灵果铺中,也不会有这种无用的存货,到哪里去找呢?

        他思忖着,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