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俏郎君在线阅读 - 第925章 奴性难改,民变?

第925章 奴性难改,民变?

        黄昏,夕阳沐纤云,晦暗不明。

        “呼沙沙”

        灰蒙蒙的夕光下,潮气拂面。

        湿气中掺和着火把炙烧出刺鼻的烟气,营造出一副天昏地暗,火把与夕光齐辉,却撑不开纤云压顶带来的浓重雾气。

        似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唯有火把炙烧在风中,夹杂着无数民众云集到空中楼阁下方的街道上,荡起一阵阵人体气息与呼吸声,营造出极度违和的氛围。

        众生潮浪,要变天了?

        置身其中瘆得慌,小祥子遍体哆嗦着攀上云梯,跪倒空中楼阁右侧的工坊屋顶上,面向空中楼阁跪拜:“皇上,由文武大臣府邸里云集而来的民众越聚越多,现已聚集了上万民众!”

        “嗯,朕看得见,无需多嘴!”

        李世民从空中楼阁顶端探出头看向小祥子,温怒的呵斥,心里暗喜不已。

        太好了。

        看来众臣被王浪军拆家的架势逼急了。

        这才有万民围堵空中楼阁,以民众骨子里的忠义情结,胁迫王浪军放弃抄家行动。

        或者说是争取利益最大化。

        最起码也不能剥夺了文武大臣原本的权益。

        无论是官员贵族拥有下人侍奉,打理家族事物,还是地位血统高人一等,都不能剥夺。

        否则天下制度全乱了。

        李二心有所想,说着话转向坐在凉亭里品茶的王浪军,欲言欲止。

        王浪军早已感知一切动态,瞥了李二一眼说道:“李二,看来你是诚心给我打太极啊?

        整整一个下午,明面上抄了王珪,魏征,房玄龄与杜如晦的家,搜刮了不少财物,但都是敷衍了事。

        这就是你的合作态度么?”

        “咳咳,王浪军,天地良心啊!

        朕一直都在你面前发号施令,可没说出一句违反合作条款的事项。

        至于这个结果,以朕看来是你的错。

        你怎么能怪到朕的头上?”

        李世民噎得不轻,生气的扬起国字脸反驳。

        其实李二很憋屈,绕是身在空中楼阁,却像是软禁的质子,没得自由。

        人身自由受限,就连说话都要三思而后行。

        更别说没人侍奉,一切全靠自己动手。

        哪怕是长乐与襄城公主愿意侍奉李二这位父皇,都被王浪军以眼神鄙视回去了。

        自食其力,丰衣足食。

        这就是王浪军给李二的下马威。

        以身作则,引领天下人革新。

        可见李二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怨念有多深了。

        王浪军眼见李二狡辩,俩公主嘟嘴耍个性,不服管教,冷哼一声说道:“是么?

        依我看来,纯属你们皇家人自誉清高,享受惯了。

        自以为金枝玉叶,生来就受人敬仰,膜拜,你们不觉得自己活的虚伪么?”

        “王浪军,你什么意思?”

        李世民黑脸了,王霸之气侧漏,动怒了。

        好像是王浪军触犯了李二的禁忌,不可饶恕似的,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个梗很严重。

        狄韵担心的站到王浪军身后,蹙眉精目盯着怒目而视的李二,严阵以待。

        这让长乐吓了一大跳,站起身来说道:“啊,不要,不要发火啊!

        有事慢慢说,把话说开了就好了……”

        “长乐,你没听见他在诋毁皇权,居心叵测,你还帮他说话!”

        襄城公主亦是站起身来,怒视着王浪军娇吼,气坏了。

        和着皇家人活的一无是处,全靠汲取民众的血而活吗?

        即便是不应该吗?

        皇家人给民众带来多少福利,拯救了多少人,又有谁知道?

        李二为此励精图治,殚精竭虑操碎了心,硬是把贫困潦倒的大唐治理得井然有序,蒸蒸日上。

        而这种美好生活都被王浪军的出世打破了。

        说到有罪,全是王浪军的罪过。

        怎么能怪到李二身上?

        对此,襄城公主是这么认为的,心神上有着解不开的心结。

        王浪军大摇其头,浑不在意的站起身来,于黄昏雾气中伸展着懒腰,令骨骼一阵爆响,舒爽的说道:“哟喂,这就急眼了?

        这难度就是你们皇家人的胸襟气度?

        啧啧啧,几句话都受不了啊!”

        “你,你很好,朕洗耳恭听,愿闻高见?”

        李世民又被王浪军的话噎了个半死,气得前伏后和的喘息着咬牙呵斥,恨上青天。

        俩公主既惊诧又愤怒的拭目以待。

        唯独狄韵暗运玄功戒备,大有活捉李二,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架势。

        王浪军不留痕迹的向狄韵微微摇头,示意狄韵不用紧张,瞥向李二说道:“李二,且不说众臣制造万民围堵事件,有损你的皇权尊威。

        证明你在众臣心目中的威信,十不存一。

        单论人敬,人奉,人心所向方为贵。

        你李二扪心自问,你的尊贵来自哪里?

        是人心敬仰所得,还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所得啊?”

        “嘶”

        李世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脸色都青了,似是被这黄昏下的阴风送雾冷凌了身心,冻青了面颊?

        其实王浪军所说的道理,李二不是不知道。

        而是李二一直以来就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如今的朝局艰难,人心纷乱,谁还在意李二这位皇帝啊?

        不外乎一句老话: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以往恭维李二,表忠心的臣子都是假心假意。

        根本就不是真心拥护李二这位帝王,只是利益所驱,各取所需罢了。

        照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李二的心沉到谷底,不甘心的攥紧双拳,令身心发颤的说道:“好,朕承认你说的没错,朕这个皇帝做的很失败。

        但朕能相信你的革新策略吗?”

        “破而后立,你的李唐天下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不过江山易改,治国更难,尚需付出堪比开国十倍之力的心血,缔造新时代,扬名万世。”

        王浪军不嫌事大,走近李二抵达楼顶边缘,俯瞰着下方打着火把云集而来的民众队伍,淡然自若的提点李二,该下决心革新治国了。

        其实王浪军心里憋着一句话没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种革新治国,就该从李二这位帝王身上开刀,以身试法,信服天下人。

        否则就是李二的态度不明,众臣猜忌不定,暗生风波。

        就像下方的万民围堵事件一样,说到底还是李二的政令不明,滋长了众臣谋利之心,能不出事才怪了。

        李世民自是知晓其中的厉害关系,避开话题说道:“好,那就请你先退去民众的围堵,再来高谈阔论!”

        “哦,李二,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

        还是刻意制造我扬名立万的机会,你可要想清楚了。

        别到时候又来责怪我笼络人心,那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王浪军压根没把驱散民众围堵事件当回事,不吝补刀,警告李二做出选择。

        李世民一怔心乱了,又不服气的说道:“朕准许你劝退民众,莫要让民众滋事,遭遇横祸与雨淋!”

        “对呀,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民众聚集过来被雨淋了会生病的……”

        “哼,他就算一张嘴瞎吹,我就不信他能劝退上万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