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俏郎君在线阅读 - 第871章 人性绑架

第871章 人性绑架

        “王浪军,你不会又做缩头乌龟吧?

        和你爹一样,做无情无义之人,亲眼看着你爹死于非命而不顾的乌龟?”

        “王乌龟,快瞧瞧你爹吓得尿裤子了,哈哈哈……”

        练气士群体沐浴在朝阳下,羞辱王泰,刺激王浪军露面。

        那是百般花样的折辱王泰,报复王浪军带给他们的屈辱。

        无量宫里,以王浪军为首的领导班子,聚集在无量宫西侧的悬崖边缘,透过五行阵气罩俯瞰练气士群体议论纷纭。

        “夫君,快出去把公爹救回来吧?”

        狄韵心急如焚的说道,再这么下去无颜见人了。

        虽然狄韵知道这是练气士的阳谋,以羞辱王泰逼迫王浪军现身说法,谈合作事宜。

        但是他们以这种方式折辱王泰,会让王浪军一家人丢尽颜面,实为歹毒至极。

        显然,这是他们索求利益的筹谋。

        同时也是一种报复行为。

        但他们没有触犯底线,说的全是事实。

        只不过他们嘴里的事实有些浮夸。

        这对王浪军极度不利。

        狄韵为此忧心忡忡,上官婉儿插言说道:“公子,不可出去见他们,中了他们的奸计。

        他们明显不坏好心,设计羞辱老爷威胁公子答应他们的条件,欺人太甚,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哼,这都不是王浪军自作自受吗?”

        珩贤子与英子联袂走来,愤愤不平的说道,根本就看不惯王浪军的做法。

        总觉着王浪军不够正派,做事拖泥带水。

        从来都不干脆。

        好比昨夜之事,明明王浪军派遣动物奇兵制乱三军,再复活不死军团震慑人心,草草的结束了战乱,没了下文。

        这算什么事?

        好像就王浪军出了风头,耍了威风,就完了?

        不顾练气士的尊严面子问题。

        不管李二的存在。

        更不计王泰的死活。

        合在一起都成问题,岂不是预留后患吗?

        试问天下间有这么为人处世之人吗?

        王浪军总掌权柄,如此处置,貌似脑子里缺根弦,弱智行为。

        可是王浪军能是弱智之人吗?

        在珩贤子看来,这就是王浪军显摆,摆架子,摆谱,耍酷,藐视天下人的做作。

        这不,王浪军作死,遭报应了不是?

        英子不认同珩贤子的说法,拉扯珩贤子的胳膊说道:“就你多事,王浪军做事自有道理?”

        “切,谁不知道啊,这不是他被人羞辱的道理,很明显吗?”

        “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好了,你们别添乱了,还是让公子来说吧?”

        眼见珩贤子与英子一唱一和的羞辱王浪军,上官婉儿愤愤不平的剜了他们一眼说道,气坏了。

        外人在外面百般折辱王浪军,这自家人也在折辱王浪军,算什么?

        这是两面夹击,冰火两重天,存心不让人好过啊?

        他们明显就是故意的,不是好人。

        对此,王浪军付之一笑,微微摇头说道:“俗话说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我问心无愧,何惧人言?”

        “哈哈,笑话,时至此刻,你还在这里装清高,真是恬不知耻!”

        珩贤子就是看不惯王浪军的清高之态,打心眼里反感。

        当然,这种质感有王浪军要求珩贤子履行诺言,让珩贤子做师门掌舵人,替王浪军管理一处灵气泉眼所致。

        不说珩贤子因此会被师门长辈误会珩贤子重权力,谋夺掌门之位,不为师门所容。

        单论掌舵人,自始至终都不是珩贤子这个老顽童敢于奢望的存在,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珩贤子又怎么可能去做,失去自由呢?

        这比杀了珩贤子还要厉害百倍。

        以至于珩贤子对王浪军有意见,恨得牙痒痒的。

        王浪军也很烦珩贤子整个人,不屑的瞥了珩贤子一眼说道:“无耻,谁能比你更无耻啊?

        若非你镇守无量宫失败,让我赶回来中了敌人的奸计,无法脱身事外,哪有如今被动的局面?

        难道这就是你与我合作,单凭我处理一切事物,抵御一切来犯之敌,还要拱手让你得到灵气泉眼,作为你师门圣地么?

        你再说一句,谁无耻?”

        “你,你血口喷人,明知道我的师门不入世,更不会参与杀戮战局,强人所难……”

        “你在给我说笑话呢?

        不知道由你镇守的无量宫,为什么沦落如今之局?

        敌人来犯,你不但畏战不出,脱卸责任,而且事后还在这里装清高,你还要不要脸?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这是想空手套白狼啊?”

        “我,我没有,我尽力了……”

        珩贤子抓狂徘徊在悬崖边缘,心神凌乱的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珩贤子自以为布置五行阵防护无量宫就安全了,无惧敌人来犯,即可坐收渔利。

        谁曾想闹成如今之局?

        珩贤子都懵了,哪里还知道怎么善后?

        王浪军嗤之以鼻:“够了,既然你这般无用,我们之间的约定自此作废。

        对了,收起你的冷言冷语。”

        “哼,作废就作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被人羞辱致死的?”

        珩贤子倒也不狠王浪军毁约,只怪自己无能,但心神上难免愤恨不甘,止步转身,气呼呼的冲王浪军嘶吼,气坏了。

        所幸英子把珩贤子拉到一旁,没人珩贤子闹下去,没法收场。

        不过很显然,王浪军陷入两难之境,既有可能受制于练气士群体,自有人乐看王浪军的笑话。

        王浪军眼见众人焦虑不安的神态,摇头说道:“你们不用太担心什么。

        说句不中听的话,万事皆有定数。

        须知我的处世待人方式,在于心诚则灵。

        以心相交,绝不勉强。

        特别是对身边的人,亲人,尤胜一筹,懂么?”

        “夫君的意思是公爹昨夜不愿进入无量宫,是公爹还不死心,还在想着打天下,自是不愿进入无量宫见夫君,以免尴尬起争执?”

        狄韵似乎明了,只是不能接受罢了。

        一面是王泰宁愿打天下,抛弃亲人的狠辣固执,令人心寒。

        一面是王浪军以心换心的冷漠视之,令人费解。

        两种截然相反的人性魅力,狄韵真不知道如何适应了。

        以前,狄韵与王浪军朝夕相处,心心相印,倒没怎么觉得王浪军的理性很冷酷。

        如今在王泰与王浪军之间的人性情感,掺和在权势名望之中升华,激化矛盾,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究竟谁对谁错,谁又能说的清呢?

        王浪军感触到狄韵远离自己的冷意,很淡,但也很敏锐,不禁蹙眉说道:“那是某人不甘心失败的选择。

        即使我提前阻止,他也不会甘心的,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糕。

        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该来的总会来,为什么不让他自我觉醒,醒悟属于他自己的正途?”

        “可是,可是公爹现已被练气士抓做人质,百般折辱,该怎么办啊?”

        “军儿,你就这么忍心那些人羞辱你爹爹,不闻不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