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俏郎君在线阅读 - 第581章 敲诈勒索

第581章 敲诈勒索

        金鹰回归。

        它拖着上官婉儿迎着朝阳,洞穿霞雾,振翅飞翔而来。

        伴随它在头顶上盘旋三周,逐渐减,下降,落足刺藤城墙,掀起一阵霞雾翻涌乱舞风中。

        王浪军迎着逼人的劲风,泰然自若的目视着处在金鹰背上的上官婉儿,一副雀跃而担忧的俏脸,有些不解。

        这丫头不正常啊!

        搁在以往,这丫头那就是一个尖牙利嘴的角色。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隐忍不了?

        再说她这副模样,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反而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就奇了怪了?

        难道福临山基地出事了?

        以至于她没处理好而担忧自己责怪她?

        王浪军盯着她的俏脸,心有所思,但不得其解。

        而上官婉儿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金鹰背上滑到公子控制刺藤变刺藤地板的城墙上,小跑到公子身边,蹙眉说道:“公子,我们有麻烦了……”

        “哦,瞧你这左顾右盼的样子,是担心隔墙有耳么?”

        王浪军瞥见她审视城墙内的薛仁贵与众多劳作的俘虏兵,再转向墙外的魏征等人,流露出一副难言之隐的模样,越迷惑不解的说道。

        能出什么事,让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如此谨慎小心?

        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事情。

        搁在这丫头身上,太违和了。

        这丫头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是咋的了?

        上官婉儿感触到公子疑惑的情绪,压低声音说道:“公子,您对待敌人的态度不会变吧?”

        “咦,你这丫头今是怎么了?

        问个问题都这么奇怪,莫不是中邪了?”

        王浪军来气了,伸手抚摸她的额头,却被她伸手打开了,不高兴的说道。

        这丫头还长脾气了?

        不给公子面子,想翻天啊?

        上官婉儿被公子微怒的面容与眼神逼得低下头去,浑身不自在的扭捏着身子说道:“公子别闹,这么多人呢……”

        “好好说话,究竟谁闹了?”

        王浪军顿时把嗓门提高了三度,情绪上来了。

        嘿,这丫头竟敢倒打一耙?

        她想干什么?

        而上官婉儿意识到公子真的怒了,微微咬咬牙,轻启贝齿说道:“公子,您听了千万别生气啊!”

        “说,你再不说,就永远别说了。”

        王浪军冷哼一声,说着话转向城墙外面的魏征,见他们还没走,有些不高兴了。

        咋的了,还等着本公主管饭么?

        魏征眼见他敌视的目光,拱手行礼说道:“王浪军,还请告知皇上的近况……”

        “闭嘴,你这老东西有话好好说,别耍心眼。”

        这都什么人啊,王浪军很是烦躁,厌烦而鄙夷的呵斥,想套话还嫩点。

        魏征一愣,老脸一红,尴尬的打着哈哈说道:“口误,口误,你别见怪。

        只是我担心皇上遇害,于天下百姓有害无利。

        故而一时冲动,说漏嘴了。

        不过我真的想知道皇上有没有危险?”

        “嗯,原来是这样啊。

        我还以为你这老东西的脑瓜子秀逗了,不干人事,说人话了?

        原来是失心疯,傻叉了说傻话……”

        王浪军煞有其事的说道。

        再经他居高临下,压迫式的定论了魏征的症状,雷死不偿命。

        当即把魏征给说傻眼了。

        咋回事?

        前两句不是说的好好的吗?

        咋到了最后一句,完全不对味呢?

        这是定性的羞辱,岂有此理……

        只是还不等他回过味来,站在他身边的尉迟恭爆了粗口:“握草,王浪军你真不是东西。

        不仅骂人不带脏字,而且不顾皇上的死活。

        当众羞辱朝廷宰相。

        这种言行举止,从哪里体现出你自己给自己定性的仁义……”

        “老匹夫,你闭嘴,这里轮不到你来诋毁公子。

        公子之意,说的是你们鼠目寸光,不理解真相,还赖在这里嚼舌根,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不待公子答话,上官婉儿双手叉腰,撑得一身迷彩服完美的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英姿飒爽的训人。

        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说的尉迟恭面红脖子粗的,瞠目结舌,搭不上话了。

        而魏征差点被她的话给噎死,丢人丢大了。

        这是自欺欺人。

        当然,其实是他的关心则乱所致。

        再加上他想套王浪军的话,便于下步计划顺利展开。

        没曾想钻了死胡同,被一个小丫头噎死了。

        哪怕是这小丫头不知内情,但说的没错。

        毕竟王浪军的家人与皇上一行人被黑衣队包围了,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人家王浪军能不知道吗?

        而既然知道,家人有危险,王浪军岂能坐视不理?

        即使王浪军坐视不理,也会派遣金银双鹰去守护家人。

        确保家人的安全,无视其余人的死活。

        或是王浪军一直监视着整个战场,只是没露面而已。

        这个可能性很高。

        要知道,再王泰一家人第一次遇刺的时候,银鹰俯冲下来袭杀刺客,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银鹰随后护送王泰一家人入长安。

        兼及给王浪军传递消息,根本不稀奇。

        因此,王浪军得知战场上的情报,自是听得不他从中套话的言论,从而动怒羞辱人了。

        百密一疏,他自欺欺人的自欺欺辱了一回。

        不过他魏征练就一副滚刀肉,心思一动说道:“本相受教了。

        没想到王浪军另有新欢,且是个才女,可喜可贺!”

        “啐,老不休的瞎说什么……”

        “你这老东西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套话套上瘾了是不?”

        上官婉儿羞怒的呵斥,不及王浪军一句断吼,抽人的心都有了。

        这话也能乱说么?

        不知道这世道,女子守妇道,当面说不得这种话么?

        要不然让这丫头以后怎么嫁人?

        再说了,李二不是卖女儿,赐婚了么?

        这老东西再来一个错点鸳鸯谱,岂不是给李二脸上抹黑,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有些深奥……

        魏征似乎有所收获,打着哈哈说道:“哈哈,口误,告辞……”

        “哦,你这就走了啊?

        要不你对我治下的无量宫军民,管制的俘虏兵,兴建作坊来一个评价?”

        想走没门,王浪军怒了,没话找话的责难。

        魏征一愣傻眼了,意识到这是王浪军的陷阱,摇头说道:“不敢,本相不敢妄下定论。

        再说了,本相也看不见俘虏兵兴建作坊的景象,不敢乱说一通。

        就此别过……”

        “别介啊,我跟你们说啊,兴建作坊有三。

        第一,纺织厂,棉衣厂,羽绒服厂,结合种植棉花与饲养鸡鸭绵羊一条龙开。

        第二,大棚种植,与种子研中心,四季开花结果一条龙服务。

        第三,沼气池带来的燃能,肥料,以及开为蒸汽电,太阳能电等等一系列的开。

        这一切都将全面展。

        力争在这个冬季排上用场。

        让每一个军民享受冬日滑雪不寒冷,吃新鲜品,喝佳酿等等过神仙日子。

        但无量宫被你们破坏了,严重危机到十几万军民的生命。

        因此,你懂的?”

        王浪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说的魏征,尉迟恭越听越心驰神往,但听到最后想死的心都有了,在这等着呢?

        我说呢,他王浪军能有这么好心,告知秘密研成果?

        这是炫富,敲诈勒索,羞辱人……

        太气人,欺负人了!

        “你休想,分明是你扣压朝廷大军,图谋不轨……”

        “尉迟敬德,别说了,你再说下去,我们就回不去了……”

        “嘿嘿,你们先把赔偿款项捋清了,再走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