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漫漫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我的道……就是绝对的力量吗?

第七章 我的道……就是绝对的力量吗?

        轰隆隆!

        血祖那万丈真身掀起一阵阵的金色浪花在前方开路,后方三艘通天战舟,速度猛然爆发,紧跟在血祖身后,顺着这条通天河,直奔上方而去。

        更是在这前行时,几位元婴老祖下令,立刻在战舟上,都扬起了巨大的帆布,在那帆布上,赫然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

        逆河宗!!

        这是逆河宗,第一次在中游修真界亮出名号,随着狂风横扫,帆布哗哗作响,使得那三个字,更为醒目!

        望着那迎风招展的‘逆河宗’三个大字,程昊心里不由得有些默然,他这一生一路走来,修炼基本上独来独往,除了在遮天世界与林曦单独相处了三年时间之外,其余时间大多都是独自度过。

        有些人,受不了寂寞之苦,不愿意闭门苦修,喜欢在红尘中游荡,喜欢在历险中寻求机缘突破。而程昊,与他们不同,他喜欢安静的修炼,享受闭关的乐趣,因为这样的性格,他的朋友不多,结交的人物更是少之又少,更是对于那种以宗门为家、为宗门而战的心情很难理解。

        虽然他没有加入过宗门势力,也无法理解宗门之人对于自家门派的感情,但这并不妨碍程昊对于这些人的羡慕,那种修炼路上有师门长辈提携,有同门师兄弟一路前行的状况,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向往的!

        “可惜,每个世界我所能待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若是时间足够,加入一方宗门,体验一番宗门生活,未尝也不是一种修炼体验?”

        三艘通天战船继续向着前方疾驰着,程昊这几天并没有修炼,而是一直在沉思,在思考,在思索着自己接下来的道路。

        他这一身实力,来自于三个修炼体系:人仙武道,阳神仙道,以及道经上所记载的红尘仙道。

        暂时来说,人仙武道是他此时最强的一方面,自修炼以来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瓶颈,但如今却卡在了拳意实质这里,算上在遮天世界闭关的那两年,足足已经卡了五年的时间。

        一个瓶颈卡了五年时间,这还是程昊自修炼以来,所遇到最大的屏障,这一步若是迈步过去,他将会止步不前,一直被卡在此处。

        “这一步,就是对于道的探索,找不到自己的道,哪怕是阳神仙道,未来也只能止步于七劫鬼仙境界!”

        “阳神世界洪易有成为圣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大宏愿,大志向,这,是他的道;遮天世界,林曦有着为等哥哥归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执念,这份执念,就是她的道,而我的道,究竟在哪里?”

        程昊有些茫然,这几年时间,他曾多次想要将那镇压诸天万界的拳意化为实质,但总是在最后关头失败,无法彻底踏入那个境界。

        武道拳意,是一种精神意志方面的威能,也是一种唯心的力量,这种力量,前期可以单纯的依靠自我相信自我认同来发挥出威能,但到了后期,想要将这种唯心的力量化为实质,那就不仅仅只是相信就能做到,没有寻找到自身的道,没有道的指引,根本无法将其彻底化为实质!

        “河水是道,天空是道,宗门是道,人心是道,执念是道......大道三千,世间万事万物都是道,而最适合我的道,究竟又在哪里?”

        在程昊沉思中,逆河宗已经顺流而上,踏入了空河宗的地界,四大元婴老祖对着那空河宗的一位老者,深深的鞠躬。

        “风神子,拜见上宗!”

        “寒宗,拜见上宗!”

        “赤魂,拜见上宗!”

        “罗丹,拜见上宗!”

        在四人拜见空河院时,一个挺拔的身影,从空河院内,一步步走出,站在了半空中,那是一个老者,白苍苍,眼中露出沧桑之色。

        “这一战,不必多说,你们能有这一拜,老夫已知足,不过这是上游星空极道宗定下的规则,对与错,都不在你我二宗……”老者苦涩一笑,“但我只有一言相告,那就是你们……”

        闻言,逆河宗的四大元婴老祖做出低头聆听的架势,可就在这时,突然的,老者脸上瞬间冰冷至极,藏着怨毒,更出着凄厉的疯狂。

        “……都要死!!”

        几乎在这老者话语传出的瞬间,突然的,在三艘通天战舟四周,虚无赫然扭曲,竟有数万身影,刹那间从虚无中走出,这些人一个个修为不等,可速度却是极快,更擅长空间之法,居然闪烁间,直接杀上了战舟。

        很显然,之前老者说的那些话,只是在麻痹对手,为偷袭对方争取先机。

        而就在空河院起攻击的刹那,天空上有轰鸣回荡,一把巨大的剑,骤然间凝聚出来,眨眼就化作了无数大剑,足有数十万之多,掀起滔天的尖锐呼啸,向着四周冲杀而去。

        很显然,逆河宗也早已做好了准备,布下了剑阵,在敌人攻击的刹那,展开了反击。

        如此看来,逆河宗四位元婴老祖拜见上宗的话语,也是丝毫没有诚意,也仅仅只是为了替布置剑阵争取时间罢了。

        “一群老狐狸,各个心思狡诈,阴谋权术玩的炉火纯青,但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程昊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静静的屹立在血祖的头颅上,看着逆河宗与空河院的修士拼杀,心里,闪过一丝明悟。

        “实力不足,都没有完全战胜对方的把握,因此只能玩弄阴谋权术,但若是力量足够......”

        自言自语间,程昊转头看向了空河院的不远处,在那里,有一株通天巨树,弥漫着嗜血的气息,轻轻摇动,幻化出无数的叶子,直接阻挡了剑阵。

        凝望着那通天巨树,程昊心念一动,抬手一掌拍出,顿时间,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毁灭的气息弥漫在虚空中,一尊庞大到难以望见尽头的遮天巨掌,将整片天空完全挡住,在滚滚天雷声中,在那无数修士惊骇的目光中......轰然落下!

        轰!

        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传来,通天巨树直接化为灰灰,恐怖的音浪席卷四周,越过逆河宗的弟子,直接将空河院的修士灭杀大片,挥手之间,整个空河院,顿时无再战之力。

        “......若是力量足够,翻手间便可横推一切,什么阴谋权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目光随意的扫视着逆河宗弟子们脸上那惊骇欢喜的神情,以及空河院幸存弟子们那状若死灰般的表情,程昊若有所思的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眼眸中露出一丝迷茫之色。

        “那么我的道......就是绝对的力量吗?”